阅读数: 891 | 回复数: 2

发表于: 2017-07-14 17:03 Android客户端
王健林今天都不玩微信,张瑞敏12年前能玩QQ?

12年前的2004年,在CCTV年度经济人物评选上,马化腾向在座的嘉宾介绍QQ的未来,节目的最后,主持人半开玩笑对马化腾说,面对这么优质的客户请发动猛烈攻势,你能说服张瑞敏使用QQ吗?



当时还是个生瓜蛋子的马化腾一脸理工男的青涩,用着潮汕口音意气风发地说,“QQ是一种新的互联网沟通工具,提高了沟通的便捷性,互联网以后肯定会深入人们的生活,这种新的沟通方式将成为他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不过,张瑞敏却笑着婉拒说,“现在没有说服我,谢谢你刚才精彩的介绍”。

今年是腾讯成立的18周年,这些天来,随着腾讯市值的飙升,这个小片段也不胫而走,并且还演化成了一系列的新版本——比如说,马化腾向张瑞敏推销QQ被拒,马化腾让张瑞敏收购QQ被拒。

?
其实当年马化腾确实曾经希望把QQ卖给新浪,但经过一系列好事者的拼凑之后,互联网野史就这样以讹传讹最后越描越黑。

有好事者还对这个本是为了丰富电视视觉的片段进行了一系列“莫欺少年穷”的解读,这倒是和前几天马云面试肯德基被刷终于报仇买下肯德基的故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成为了互联网上被网友们用来刷微博、发微信,自我励志的小段子。

看完这一系列段子化、野史化的解读确实还是挺感慨的。且不说马化腾当时30秒中的时间里确实没有说出过多新颖的观点,而且对于企业家而言,的确没有过多精力去用于社交产品上的“无效社交”。

马化腾推销QQ被拒的段子中前面还有一系列被人们忽视的铺垫——主持人问马化腾,QQ是哪个人群主要在使用。马化腾声音都有些发抖,用些许的颤音说,主要是青少年特别喜欢,在3.5亿用户中,85%都是30岁以下。

的确,2004年的QQ刚刚起步,QQ当时更多是年轻人所喜爱,主要用于唠嗑、网恋,和商务、办公几乎无关。大多数职场人士用的都是用电子邮件、MSN。2008年MSN高峰期的市场份额曾超过60%。

QQ真正走上快车道被职场人士所普遍使用至少是在2010年以后。当时大学老师上课时甚至说,“用QQ的都是小屁孩,白领都用MSN。” 这还和后期QQ加入的各种辅助办公功能密切相关。

所以说,要张瑞敏用QQ等于是2012年的时候让马云天天上陌陌和陌生人聊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像张瑞敏这样的企业家每年需要阅读100余本各色有关企业发展和战略规划的书籍,平均2-3天就有一本书下肚,不会有耗费在QQ上的无效社交。所以你在12年前能看到马化腾向张瑞敏推荐QQ被拒,而在去年还能看见王健林对媒体谈到,他基本上不用微信,微信要回复的太多了,耽误时间。

?
王健林说,他对互联网的感知和了解都是通过漫长的会议来展开的,“常常二三十人坐一起讨论,不知开了多少次了。做技术的人认为行,但做商务的人都认为不靠谱,这个方式肯定不靠谱。做技术的说出来,我们做商业的一听觉得这事有感觉。”

当时王健林的这个说法也在互联网上被人嘲笑。但这种笑话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个想起了一个笑话——乞丐说:“如果当了皇帝,咱就下令,村东边这条街上的粪全归咱,谁去拾就是犯法。”另一个乞丐瞪了他一眼,说:“如果我当了皇帝,就一个金斧子,天天用金斧子上山砍柴。”

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我们认知世界的方式是通过微信、微博、QQ的。这是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我们可以拥有965的工作,在茶余饭后可以在微信、微博上吐槽张瑞敏“不懂”互联网思维,可以嘲笑王健林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甚至还可以调侃马云长得太难看就像个骗子。

但对企业家而言,他们的时间都是争分夺秒的,每一分钟的时间,每一焦耳的精力都是经过了精确分配的。企业家他们获取信息都是有选择的。

这就像是《纸牌屋》里的那对总统夫妇,由于日理万机,他们每天的睡眠时间都只有3-4个小时,而且这三四个小时都是间隔着的。如果你嘲笑他们这种睡眠“不养生”,笑话可就闹大了。

所以你在吐槽张瑞敏“不懂”互联网思维的时候,张瑞敏正在和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战略管理大师加里·哈默谈笑风生;你在嘲笑王健林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时,王健林正在和高层领导人商量北京房价下个月还应该涨多少;你在调侃马云长得太难看时,马云早已经飞越重洋在美国和奥巴马共进午餐。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不仅是张瑞敏不用QQ,王健林不用微信。周鸿祎在2013年的时候曾经还说,“我做不了教父级企业家,我不用微信!”而马云则说,“宁可死在来往的路上,也绝不活在微信的群里。”

这里面固然有企业家们保护自家产品的考虑,更是企业家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普通人完全不同。无论是张瑞敏,还是王健林亦或是马云、周鸿祎他们都是变革者。就像他们的日常生活、社会行为不能用我们这种普通人的目光去评价。用我们普通人的思维去看待企业家的生活,会显得很可笑。

坦率来说,每当看见有关马云一怒买下肯德基,马化腾推销QQ被拒这样的“励志故事”或是“励志笑话”时,总会有一丝丝的悲哀。

因为这种故事更像是屌丝的春药,屌丝们无法完成逆袭,只能在微博、微信上靠调侃他人来激励自己,却丝毫不知道马云、马化腾、张瑞敏这个社会阶层的人的思维方式、认知角度。这就好比那两个乞丐幻想自己当皇帝之后到底是要去用金斧子还是要去包场拾粪球。

这种笑话的背后其实其实已经反映出了社会阶层之间的认知差异。真正可怕的不是财富差距,而是认知层面的阶梯式断崖。也难怪,最近流行的《北京折叠》,这本魔幻现实主义的科幻小说会引发如此大的轰动和震撼。

在《北京折叠》中社会分成了三个层次,第一层次的人每天有24个小时,这24个小时都在制定社会规则,推动社会变革。而第三层次的穷人每天沉迷在网络垃圾信息之中,消耗掉自己仅有的8个小时。穷人们自始至终没有被社会剥削,但他们创造不出价值,无法参与社会运作,只能统统被“折叠”到晚上,尽量减少对社会的资源消耗。

没人想成为被折叠起来的那个群体,但如果只能靠着互联网的春药来自我励志,恐怕离被“折叠”也不远了。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2|评分共:2

发表于: 2017-07-14 17:04

谢谢分享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6 12:16 Android客户端

谢谢楼主分享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