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1247 | 回复数: 0

发表于: 2017-06-22 17:03
   以找茬为乐趣,以乱怼为消遣 网络第一添堵师——Internet Trolls
 
    你一定没少遇见过在评论区不讲理的人

  网络宣泄成本低,诱发了大批Internet Trolls肆无忌惮地隔着屏幕欺负人。他们有的凭借自己的刻板印象,站队匆匆;有的热衷和事情本身无关的话题,强行带歪节奏。不明其中水深火热的吃瓜群众有深深的无力感,更担心一不小心就被动陷入一场骂仗中去。

  风格迥异的网络“仇恨者”

  或许Internet Trolls手动拉仇恨的时候不讲方式方法,但他们在无形间自动划分出了许多不同的类型。

  马拉松爱好者:你总能在评论区刷到长度堪比高考作文的声势壮大的言论,只是仔细一看,根本搞不懂评论者究竟想表达什么。更可怕的是,一旦有人胆敢回复,Ta必将跟对方你来我往怼上好几个回合,不到人家弃之不理就不放弃。他们喜欢做评论收尾的那个人,好像最后一个发声的人就算笑到了最后。即使整个争论过程与回复者都不在同一频道,马拉松爱好者也要坚持证明自己赢了。

  语法/拼写警察:以“连个基本单词都拼不对,你的观点能对吗”“的地得都分不清,还要在这里狡辩”的形式出现,分分钟把拼写错误、语法问题上升到智力层面,从而抹杀对方的讨论资格。他们的评论一定都是仔仔细细检查过八百遍,精确到每一个标点的,所以一旦对方在这方面出现漏洞,难免会遭到基于强盗逻辑的“降维打击”,目的是彰显自己无端的智商优越感。

  甩锅达人:一旦大道理说尽仍怼不过对方,就运用“认真你就输了”“你开心就好”“懒得跟你这种人扯”等道德高处不胜寒式收尾。以示自己“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宽容。接下来,就是从原本就事论事转而指责对方不讲道理加胡言乱语,而“宽宏大量”的Ta本人,苦口婆心唯有选择原谅。一瞬间将自己抬上正义的高地,看似回避问题,实则又挑起了新的争端。

  吐槽才能带来快感,他们究竟在怼什么?

  他们的言论常带着偏见,偏激和匪夷所思程度让人觉得不会是出自一个正常人之口。

  地域炮:新闻报道里一旦出现当事人来自哪里,下面的留言必定会跳出“××地方的人都这样”的地域炮射手。福建人的口音、河南的窨井盖、北京三百分上名校……地域炮的威力在于一竿打翻一船人。在现实生活中得多自卑,才会只剩下在偏见上捡自尊呢?对于这些地域炮,带着一丝傲娇的幽默自嘲,可能就是最好的反击了。

  性别歧视:“你们女人就是麻烦”“一定又是女司机”“最怕跟女老板合作”……有人说,性别歧视是男权社会最后的恐惧。当然,把“男人就应该××”“一点也不像个男人样”挂在嘴边的直女癌患者也不算少数。

  撕×成瘾:有一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只要看到不爽的评论就上前撕×。关键是激烈地争论事情本身也就算了,但他们似乎只在意尬脏话的快感,纯属找事。经济条件欠佳的是“穷×”,接地气一点的是“土鳖”,仿佛只有吐槽才能带来快感。

以找茬为乐趣,以乱怼为消遣 网络第一添堵师——Internet Trolls
 
要么就范,要么反抗?
Internet trolls,手握键盘带不来真实满足感

  在网络社交媒体中,Internet trolls无孔不入,或用语言随意抒发不满,或对网络评论区里的恶意情绪一呼百应。他们之所以在社交网络横行,究其原因,还是“读书太少,刷手机太多”。

  Internet trolls众生相

  当我们每个人都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在网络中自由行走时,我们很可能正演变成一个troll。

  换个地方撒气:长期生活在现实的重压下,难免需要发泄,而见不到摸不着的网络就给了Internet trolls最好的发泄和隐匿平台。将抱怨的情绪发泄到网络中是成本最低的自我安慰的方式。况且几个鸡肋般的字换来网上一堆“同行”的附和,这样的认同感也给正逢职场失意的Internet trolls一阵颅内高潮。

  “废柴英雄”的幻想:总有一群人无风不起浪,淹没在办公室里、地铁里,寡言少语纯属生活中的闷棍,但当一条热腾腾的新闻蹦到他们的手机上时,就是他们张牙舞爪开始针砭时弊的时候。在网络上肆意挥洒情绪,这类人手握键盘就能给自己一种除暴安良的满足感。

  关键词式作死: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本身并不关心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看句子,只看关键词,一言不合就随意发泄,其实有时候说的根本就不是被围观的那件事。他们的最大癖好就是抓住别人的漏洞、把柄狂批狠斗,永远自我感觉良好,以找茬为乐趣,以乱怼为消遣。

  Internet trolls冷知识

  随着网络社交媒体的兴起,Internet trolls也成为一种烦人的群体,但在开启嘴炮行为前他们也是自有套路。

  攻击高峰:周日、周一22:00-03:00

  那些在网络上随意辱骂、抨击别人的行为,很多情况下在心情坏的时候特别容易出现。一项来自斯坦福和康奈尔大学的研究结果显示,周日和周一的晚上10点到凌晨3点是最容易产生情绪恶劣充满攻击性的互联网言论的时机,这可能跟周一来临的例行焦虑招致心情不佳有关。此前还有一项关于twitter的调查也显示,人们最容易在网上受欺负的时间是周日傍晚。也就是说周一恐惧症可怕起来,网络处处是凶险。

  网络社区:恶意情绪培植区

  网络是一个虚拟空间,更是触发嘴炮行为的传染倾向之地。在社区恶意情绪高涨的情况下,人们发表trolling言论的可能性是平时的两倍。简单讲就是当一则恶意评论起了头,各路网民便会一呼百应。而如果是个正常人不痛不痒地抢了沙发,便很少会发生这种天雷地火的场面。

  中国trolls全球杀伤力:中游水平

  Internet trolls不是中国特有的,每个国家都有。近日,微软发布了一个名为DCI(Digital Civility Index,数字文明指数)的调查报告,通过对行为举止、侵犯骚扰、损毁声誉、色情暴力等行为数据统计后进行综合打分,得分越高代表网络暴力越严重。根据这份数据,全球平均网络指数是65,中国得到67分,排名第八,处于中游水平。

  要么就范,要么反抗?

  如今去微博、百度贴吧、直播平台等逛一圈,你将会带着满身戾气回来。原因无非是那些出没于网络里的Internet trolls看起来像正义化身,主持公正的钦差大臣,然而并不能解决问题,相反都在回避问题的关键,挑起争端。除了让问题变得更加尖锐,他们并没有起到任何积极作用。在无法获得认同感时,人们要么“就范”要么“反抗”,可如果遇上热门话题自己可以先冷静下,多分析下问题的本质,远比一时爽快的怼要好得多,就像Ignite Social Media的分析总监Ryan Sweeney在采访中说的那样:“科技革命已经超越了文明讨论演讲的速度。希望文明最终能追赶上科技的步伐”。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