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360 | 回复数: 0

发表于: 2017-09-06 17:20
生活庸常无趣,人人想着加戏 无节制的自情绪输出最难讨喜
 
  就像演员在拍戏时不太按台本走,强行给自己的角色加上一段剧本里并不存在的戏份,现代人在生活中也个个都是加戏高手。不遗余力刷存在感,致力于做人群中最闪亮的星,分分钟精分出好几个角色,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戏精。

  现代人无处安放的自我表达欲

  上周,朋友圈被腾讯公益发起的小朋友画廊活动刷屏了一天。只要花费一元,就可以在36幅画作中选择喜欢的一幅作为屏保照片。虽然活动争议声不小,但许多网友称:“我就是单纯愿意为那份共鸣买单。”而截图晒朋友圈,多数不过是在用每幅画的含义来演绎自己的心境。比如“都劝我放弃,可我还不甘心”的《大海》、“真的好想要自由啊”的《热气球的冒险》、“离职后,看啥都有了一点沧桑感”的《昏景》……这些戏精附体的现代人的自我加戏,就像前阵子刷屏的“我们是谁?”让各行各业都在漫画中找到了自己的“横店”。

  加戏,成了现代人的自我修养。以微信、微博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平台简直是异彩纷呈永不落幕的舞台。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快来看我多美多好多可爱多有趣多文艺多悲惨多辛苦”的戏码。大到英国脱欧、中印局势,小到天气预报、土鸡炖法。

  戏精体质不仅存在于普通人里,最近马东与许知远那段被无数人称之为“尬聊”的访谈,也有不少自我加戏成分。比如接受《十三邀》采访之前,马东正在玩一局“王者农药”。他一边死盯着屏幕,一边对许知远解释说:“我可不是因为你们拍摄,我装年轻。”——谁还不知道“马东割眼袋”的故事!整段访谈简直是各样的戏,就是不搭戏。

  不用花心思设计,信手拈来的自我加戏,奥斯卡小金人都配不上。

  泛滥的自我加戏重灾区

  每一个孤独的人,都想要鹤立鸡群,想让人看到你,注意你,认识你,而往往演出了自我加戏的灾难。

  社交体:显山露水式表演

  不仅在名人去世后转发一下TA的生前名言;参加聚会表情丰富的自拍,拍完各自面无表情地磨皮、瘦脸、加滤镜、发朋友圈;每次加班后,在朋友圈打卡,展示自己的认真和拼命;去吃饭、去机场、去喝咖啡、去看演出、去旅行……必须发地点定位,拍下门头、票据、瞎子都觉得醒目的Logo。还有在陌生人生活微博下的批评:要多喝热水,少吃甜食,不要当小三等等。

  点评区:没人care你的故事与酒

  不仅要在微博分享今天很努力地假装努力工作之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敲着语句不通的报告,翻资料,查档案,时不时打个电话沟通情况,还有在大众点评、网购评论区的自我介绍和情感故事分享:上次我和EX来吃饭的时候……以及网易云音乐评论区,满屏刷着自己的前任与现任,以为所有人都care你的故事与酒;更有淘宝评论区,不少人打着买家秀的名义发自拍,真让人怀疑是不是发错了地方。

  表演场:不合时宜的自我讲述

  演讲讲座话剧后的占用公共资源式发问,先说15分钟铺垫,其实没什么问题要问;选秀节目选手的辗转青春、身体状况和理想故事;婚礼、宴会等各种非工作场合和活动上的领导式致辞;会议中途来一段感人肺腑的家长里短,最后补充一句“不好意思,我只是感慨一下”……莫名其妙的自我讲述掺杂在形式单一的表演场合时,总会显得你的戏演过头了。

  适当克制,好过无节制倾诉
  “你见过内心戏很足的人是什么样的?”“每次写作业都觉得自己在批奏折。”虽然自我加戏有时能传达出风趣幽默,但“戏精们”大多是敏感的,他们习惯性以自己为中心,然后不自觉地把负能量放射散开。美剧《girls》里面有一句话,成熟是从控制表达欲开始。剧中,女主汉娜完全是一个表达欲爆棚的人,甚至会对着初识的大叔掏心窝子或者自恋式地自我吐露,而忽视了大叔脸上尴尬想要逃走的表情。

  如果看廉价的玛丽苏文,就能获得感动,何必费劲去读《红楼梦》?如果看电视上的穿越剧,就能学习历史,何必周末去泡图书馆?如果看5分钟的短视频,就能解构电影,又何必对着模糊的画质耽误两小时?“戏精”很容易沉浸在被感动或感伤里。“戏精”矫揉造作地对寻常的事物赋予了过多的意义,追求价值感和仪式感,以此来获得唾手可得的崇高,还有易如反掌的共鸣。

  实际上,除了表面的光鲜亮丽,年轻的内里往往喧嚣一片,有很多尴尬、孤独、焦虑和无所适从的时刻。但这些,都不是你无节制倾吐的借口。

生活庸常无趣,人人想着加戏 无节制的自情绪输出最难讨喜
 
那些不被待见的自我加持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爱表达是件好事,会表达却是难得的优势。以自我为中心的表达欲,是许多人难以掩盖的通病。分享自己假丧式的日常,在社交媒体上自说自话,还爱扮演各种假象来不断树立自信,人们通过自我加戏来怒刷存在感,却很可能不被待见。毕竟,取悦自己,永远比取悦别人容易。

  急于展现自己,却没有自我剖析的能力

  讲述人:少女小赵

  很多人其实一直有着很旺盛的表达欲,却很讨厌向他人解剖自我。明明私下里最擅长谈天说地,可从小到大最讨厌写的作文就是开学初的自我介绍,面试时候最紧张的环节就是分析下自己的优缺点。

  虽然很喜欢在微博碎碎念,或是混迹于豆瓣、知乎等社交媒体主动回答各种网友提问,发表自我见解,但多数情况下怀着“反正没有人看到“”就算有错也没人会在这里反驳”的想法按下发表键。其实,希望被理解被关注到,却又不敢正视自己,不懂得怎么去更好地表达,真的是很别扭的性格了。

  能说会道很简单,学着倾听却很难

  讲述人:烟雨瑶瑶

  压制住人类本来就有的表达欲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欲望,能做到耐心地倾听另一个人讲话并给出适当的回应很难。哪怕是面对自己不感兴趣的话题,也不让对方有所察觉,才是一种真诚的尊重。

  很多人总是迫不及待地想展示自己的意见与建议给倾诉者,沾沾自喜于自己的能说会道。但实际上,能规范自己的言行,时刻考虑他人的感受,不咄咄逼人,才是最善良的心性。

  以释放自我之名,强行增戏

  “自说自话”型表达的背后,极可能是人们借此来强行给自己加戏的需求。

  以假丧式日常博取关注:在遍地横行的丧文化冲击下,许多人开始张口闭口将“丧”挂在嘴边。于是,自我表达欲旺盛的人,开始如例行公事一般,每日分享无数的小丧。比如在微信聊天时发出各式各样的丧表情包,比如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丧式鸡汤,比如频繁使用的“什么都不想做”“一回家就躺尸”等口头禅。然而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丧气冲天,屏幕背后却往往是一脸淡定地锁上手机。丧,只不过是一种伪装。在强行用丧气包装的日常生活背后,是他们在博取关注与慰问的一种戏码。

  以自说自话怒刷存在感:“谢邀”之后,可以预想的便是满屏的自说自话。知乎上,某些所谓的大V的回答中,总是先以各种废话充数,然后才开始正式入题,还会配以各种夸张的语气词、符号及表情包,来宣告自己的权威。还有一些明明可以通过百度自行答疑解惑的问题,却偏要被人们放到各个社交媒体上进行提问,没能收获什么实际效用,倒刷了满满的存在感。自我表达欲极强的人,害怕被遗忘,于是时时在线,随传随到。但他们往往说着虚泛的空话,却不能提供更多切实的建议。

  以“热心”分享来树立自信:莫名其妙拉个班级群,在人们都还没搞清楚状况时便开始所谓的叙旧,并迫切地讲述起自己“体面”的近况;微信上能隔一个小时发表一条状态,分享的都是自己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却总能美化成鸡汤式的外壳,又或者动不动截个图来“撒狗粮”,完全不顾及朋友圈大半单身狗的心情。这类人可能过得并不像自己所展现的那面一样好,他们只是喜欢以实时分享来塑造一个更完美的自己。但真正坦率淡然的人,从不屑于做一个drama queen。

  七嘴八舌之“自我表达欲”

  @Ryan:我觉得任何事情没有深入思考,仅凭借主观直觉且拒绝自察、认错、学习的评论,很有浪费表达欲的嫌疑,没有价值。
  @北极熊熊熊:我大概是个另类。既不爱“演戏”,也不善于倾听,整天只想着做一个零存在感的舒服存在。

  在平和中寻得倾诉之径

  任何一种过于热烈的情感,都可能源于人们自身强烈的表达欲。这种自我展现虽是一种无可厚非的生理本能,很多时候却不招人待见。马东曾说过:“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因为教育、三观、个性、心境等不同,总能让你招致与他人难以契合的误解。

  避免让你的自我表达欲成为人际关系的“引爆弹”,不如给自己的情绪表达找一个更合适的出口。要倾诉、要共鸣、要争辩,还是要互相取暖,都可以少些激烈的言辞与方式,让自己调整到平和的最佳状态。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