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恋恋不舍

二维码

阅读数: 17268 | 回复数: 14

发表于: 2017-07-19 13:13
重生之恋恋不舍
 
【作者】恣意江湖
【简介】江月,十足的妖孽,他身边的桃花,可以用“落英缤纷”来描述。爱上一个妖孽,注定不能全身而退。前世,剪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今生,剪年要珍爱生命,远离江月,却发现,妖孽还就非要赖上她了!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3|评分共:1

发表于: 2017-07-19 13:52

第一章 激烈的争执(1)
    剪年喜欢看游记,那些没办法用脚亲自走过的地方,就用眼睛看,在脑子里想。
    翻开一本才买的书,开篇写的第一个城市就是在一夕之间灭亡的庞贝古城。
    游记中写道
    ——庞贝古城在一千九百年前由于火山灰的堆积而毁灭。
    ——在后来挖掘出来的遗迹里,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当时的模样。
    ——甚至连妓 院里的淫 荡字画都还保存完好。
   妓院这种设施果然不仅古老原始,而且遍及世界各地,人类的需求过了千万年依旧不变——食色性也。
江月伸手过来搂住剪年的时候,她正在为庞贝古城的毁灭而动容,作者对古城遗址的详细描述非常吸引人,她不想放开手上的书。
    江月胳膊用力勾了几下,感觉到她兀自坐着没有配合的意思,半撑起上半身,抬手就抽起她手上的书,丢掉了。
    剪年蹙眉瞪着他,眼里都是不满。
    三伏天里,正是热得厉害的时候,江月睡觉不爱穿衣服。
    剪年私心里觉得看书是一件特正经的事儿,就算睡觉不穿,看书的时候也一定要穿件衣服。
    江月浑然不顾剪年抗拒的眼神,伸手扯了扯她睡衣上的两根细细肩带。
    剪年觉得很热,闷热。
    那雨都已经酝酿一天整了,还是不落下来。
    床尾的旧电扇在转动,“呵啦呵啦”地响着,破旧的难听声响,和她难堪的处境,交相辉映着。
    剪年抬腿踢了一下江月大腿说:“太热了。”
    江月含糊地说:“哪年不是这么热。”
    是啊,哪年不是这么热。
    和江月认识都十五年了,每一年的夏天,都是这么热过来的,为什么今天她就是觉得分外焦躁呢?
    难耐的到底是这样的天气,还是这样的生活?
    剪年全身都开始出汗,还有江月的汗水,混在一起,粘腻的感觉,让她更觉得不痛快。
    她用力推开江月说:“我说太热了,我不要!”
    江月的身体看着就很瘦,剪年真用力推上去的那一下,直被他的骨头硌得手疼
——他比看起来还瘦。
    他被推开之后跪坐在铺着凉席的床上,先是有点莫名,继而一笑。
    江月白皙的皮肤在节能灯的照耀下看起来白得几近透明,他本就生了一张极好看的脸,就像当年他只是清浅一笑就引得剪年对他一见钟情,继而对他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一样。
    十五年后的现在,剪年依旧拿他完全没辙。
    江月笑着说:“年年,我时间有限。”
    然后便俯身下去亲 吻她的小腿。
    剪年最怕他这样,每次都像是有电流一路从腿部直窜上头部,直到心都开始发颤,让她再无力思考别的事情。
    江月看着瘦,力气还是比剪年大得多,所以他要将她摆成何种姿势,都是他说了算。
    白天,江月睡觉,剪年上班。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3:54

第二章 激烈的争执(2)
    江月的工作是从晚上十点开始的,两人重合的时间大多是在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这两个小时,没有意外的话,总是江月在乐此不疲地折腾剪年。
    从在一起的那天开始,剪年就觉得江月的体力好得不可思议,欲望又很强烈,她常常在想, “自走炮”简直是为江月量身定做的词。
    江月冲好凉,选了件迷幻花纹的衣服穿上,背着琴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剪年就那样趴在床上没有动,腰间还缠着她的睡衣。
    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临走叮嘱道:“把席子擦一下再睡吧,会凉快一些。”
    剪年无声地哭了。
    这生活像一个泥沼,她却只能越陷越深;这生活没有未来,她却因眷恋着他而不舍得离开
——这样的生活何时才是尽头?而她,真的有不同的选择吗?
    她就那样趴着,哭累了,睡着了。
    醒来,是被大雨声吵醒的。
    酝酿了一天的雨,终于落了下来,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带着雨味的风,浑浊压抑的空气都变得清透了起来。
    看看时间,半夜一点,江月还没回来。
    正常,他在一家夜场驻唱,工作结束以后会和乐队朋友在一起喝酒,偶尔也会一起“溜冰”,常常不到两点不回家。
    剪年以前也管过,让他不要嗑药了,家产都磕光了以后,现在就靠着乐队的收入买,有时候就是干蹭着朋友嗑一点。
    一个男人,赚钱,只够嗑药,从不养家,这日子,怎么过?未来又在哪里?
    剪年才二十六岁,正当年华,退可嫁人,进可努力生活。可是江月是真的废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性和药了。
    剪年起身换了衣服,拿了把伞去夜场接他。
    今天这天气,还是早点把他捞回来睡觉的好。
    从出租屋出来以后,是一条没有任何路灯的山沟石板路,路很长,很曲折,走到正马路边上要大约二十分钟。
    山沟两边的房屋早已经熄灭了灯火,天地间一片漆黑。
    剪年撑着伞,脚步平稳,走惯了的路,她不需要灯光都能顺利地走出去。
    这地方,是偏僻的自建房,可是安静,租金便宜,离江月驻唱的地方也近便。
    剪年小时候在农村里长大,黑灯瞎火的路她走得多了,现在摸黑走起这小巷子来也并不怕。
一点多,夜店里的客人们也已经玩嗨了,开始狂欢。
    江月的工作时间只到十二点,工作结束以后乐队的人会在老板提供的一个隐秘角落里喝点酒,或是玩点药。
    剪年忍受着震耳欲聋的音乐,穿过群魔乱舞的客人,找到江月的时候,他正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浓妆女人,伏在她脖颈间轻嗅着,女人很亲昵地抚着他的脸,昂着头,给他空间以便于他贴得更近一些。
    剪年走近一些才看到他鼻翼边上沾着一点白色的粉末,她对药不是很懂,但是桌上放着的工具已经不是她见过的“冰”的范畴了。她知道就算是“冰”那种软性药品,后劲都很足,他现在竟然开始吸粉了。
    江月瞄到了剪年,却像是没看到一般,恍恍惚惚的样子,头稍微转了一下便又伏在身边女生的肩膀上了。
张鸿儒还稍微有点清醒,推了江月一把提醒道:“你老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4:00

第三章 激烈的争执(3)
    其他的人都嗨翻了,个个双眼无神,没有焦距,就算是亲妈来了都不认识。
    还有几个乐队成员同样搂着年轻的妹子。
    剪年站在那里,气得浑身发抖,她将湿淋淋的雨伞往江月脸上一丢,吼道:“江月!你这辈子不是死在药上就是死在女人身上!我俩完了!”
    江月长了一张妖颜惑众的脸,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尤其是在夜场这种地方,他高挑的身材很显眼,也很受欢迎。如果他想泡妞,只需要随便进去晃一圈,但凡是他看得上眼的,基本上是手到擒来。
    江月长年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在夜色的掩映下,他苍白得像个吸血贵族,他是暗夜的宠儿,夜晚又暗藏着无尽的诱惑。
    剪年是江月身上的一颗痣,生在那里,长在那里,既然生长出来了,那就是他的东西了。不管当年她是如何使尽手段才能留在他的身边,如今她再想要逃离,他是不会放手的。
    剪年刚跑出夜场就被暴雨从头浇了个透,她抹开脸上搭着的头发,朝着出租屋的方向疾走。
    江月追上来一把就拽住了她的胳膊,她挣扎了几次都没能挣扎开。
    在剪年一阵剧烈的挣脱和反抗之后,江月突然弯腰、躬身,捂着腹部半响没动了。他最近常常腹痛,剪年叫他去医院检查,他也不去,只当是胃病,天天在吃药,他一天到晚也没正经好好吃过饭,胃疼也是有可能的。
    当他疼过那一阵以后两手圈了剪年抱着说:“年年,不要生气嘛。”
    剪年使劲挣扎道:“我不是生气!我是要跟你分手!”
   “年年,这种话你别老说,伤感情的。”
    大雨滂沱,打得剪年浑身都疼,江月却像是无知无觉一般,依旧对她嬉皮笑脸。他语音模糊,身上滚烫。
    剪年知道,人在嗑药之后总是特别亢奋,性 欲很强,睡不着,必须找人狂欢。
    她猛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大声地控诉道:“江月,就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没有了。家人、朋友、还有我们的孩子,全都没有了。我前半生已经为你失去了一切,我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江月却依旧嬉笑着说:“孩子是你不想要的啊,怎么现在又来说这事呢?”
    剪年哭了起来,但是在大雨中,看不见她的泪水:“如果不是你和安雨濛去旅行,我不会一气之下把孩子打掉的!”
   “你想要的话,我们就再要一个嘛,这个事情好办。”
   “我不要!我的人生已经因为你而一团糟了,和你在一起注定没有未来,就连你我也不要了!”
    失去是痛,新生是痛,都是痛,但是,在选择新生的时候,起码,未来还存有希望。
    江月的神智好像有一瞬的清醒,他语气失落地说:“你要离开了?要留下我一个人吗?”
   “我被你蹉跎到现在,再也耽误不起了,你放过我吧。”
    江月伸手想摸她,却被她躲开了,他呓语般地说:“不行啊,年年。我们说好了要一起下地狱的呢?”
    剪年正哭得肝肠寸断,右边忽然响起一声低沉的喇叭声。
    这个路段,是西城最长的一条坡道,还是个T字路口。这里发生车祸的频率高得都上了社会版头条,政府后期专门在路上安装了大量减速带,但是外地的车辆不熟悉当地路线,往往不知道这里是个T型路口。
    剪年和江月站着的地方有一颗巨大的法国梧桐,货车失速冲过来的时候,剪年下意识地推了江月一把,江月却选择了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剪年听到了梧桐树断裂的声音,大货车继而又撞上了挡土墙的声音,还有江月的声音.
    他说:“你不要有事,不要有事,我不带你去地狱,我一个人去。年年,醒一醒,醒一醒。”
    在那个下着大暴雨的夜里,剪年在失去意识之前耳中听到的却唯有江月的声音。不同于他嗑药以后神志不清的含糊话语,而是十分清晰的一字一句,他说:“该死的人是我,不是她,求你不要带她走。”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4:02

第四章 谁没有琉璃心事(1)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走在路上——海子
    金秋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温柔地漫进教室里,照得右边比左边来得明亮。窗外有稀落的蝉鸣,窗内是朝气蓬勃的学生。
    剪年站在讲台上,等着做自我介绍,台下的学生们都穿着统一的校服,镶红边的白色T恤衫。
    在等待的过程中,剪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江月,他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和前排的男生小声说着什么。
    江月是全班最高的男生,第一眼看上去就特别的干净、白皙,他有一张漂亮的脸,能将白色T恤都穿出时尚的感觉,更遑论他一笑如花开的灿烂。
    那一天,剪年穿着爸爸买给她的新裙子,可是,久未见她的爸爸却不知道她已经长高了很多,那裙子买小了。
    剪年穿着腰线高到了肋骨处的裙子,万分尴尬地站在讲台上,和她爱了一世的江月初次相遇。
    爱情来的那样猝不及防,以至于她在那一瞬间就跌入了爱的深渊,然后花了一生一世来倾尽所有,许下愿望,执意痴缠的结果,终于还是走向了双双毁灭的结局。
    对于这一场,开幕得太早,凋零得太快的爱情,剪年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所想的是:“若有来生,惟愿与你不相识。”
    剪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皆是耀眼的光。她身旁的那位同学正在作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李梦,之前就读于解放路小学,今天开始转到六年级三班,很高兴认识大家。”
    耳听得似曾相识的话语,匆匆一瞥台下都是熟悉的同学们稚嫩的脸,剪年慌乱地左顾右盼起来,直到罗老师出声提醒道:“剪年同学,该你作自我介绍了。”
    剪年表情慌张,张口欲言却只是无声地开合了几下,没能说出一个字。
    罗老师以为她太紧张了,安抚道:“剪年同学,不要紧张,简单地自我介绍让大家认识你就好了。同学们给她一点掌声鼓励一下!”
    教室里响起整齐而热烈的掌声,旁边的李梦轻轻碰了下剪年的手背,小声地说:“你就说你是哪个学校转学来的就可以了。”
    剪年感觉到李梦皮肤的温度,才终于确信,她此刻并不是在做梦,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她重生了。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剪年心绪如麻,一团乱糟糟。她深吸了几口气,强自镇定下来,简单地介绍以后就轮到后面的同学了。她赶紧望了一眼时光旁边的位置,果然,那张课桌是空的。
    前世,剪年就是时光的同桌,那时候她觉得,这是她一生里遇到的第一件好事,因为江月坐在时光的背后,她可以近距离地和心仪的男生频繁接触了。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她对江月那是避之唯恐不及,开口问罗老师道:“请问,我可以和李梦同学换座位吗?”
    已经被安排到第一排坐好了的李梦惊诧地抬头望着罗老师。
    罗老师问道:“李梦你愿意和剪年换座位吗?”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4:03

第五章 谁没有琉璃心事(2)
    李梦怯怯生生地说:“罗老师,坐那么远的话我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
    罗老师好心地问道:“剪年同学,你也是近视吗?”
    剪年第一次对她左右视力都超过1.5这件事感到很无奈,而对老师撒谎这种事,她也并不愿意做。
    江月拍了一下时光的肩膀,时光稍微后仰了身体,江月便附在他耳后笑着说了什么。
    就算听不见,剪年光是看到江月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在说:“那个转学生可真土啊。”
    剪年太了解江月了,他在嘲笑人的时候,只有左边的嘴角会上翘。
    时光是个很乖的孩子,他听江月说完以后依旧是面无表情没有搭话。时光不喜欢评价别人,江月是他的朋友,他愿意听江月说话,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认同了江月的观点。
    剪年没有换成座位,有些丧气。
    江月看她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小声对时光说:“转学生都土得掉渣了,你没嫌弃她都不错了,她居然还挑肥拣瘦的。你说她为什么不愿意和你坐同桌?”
    正说着,剪年就在时光身边坐下了。
    时光友好地说:“你好,剪年同学。”
    剪年没有出声,只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江月撑着下巴望着前排那个看起来脸很臭的转学生,不知道她坐了全班最好的一个位置到底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要知道,自从时光的同桌转学走了以后,多少女生想换到这个座位上来都失败了,她倒好,捡了个大便宜还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
    处理完转学生的事情,罗老师开始上课,开学第一天,照例是要说一些暑假已经过完了,大家要收收心了,该好好学习了的话。末了就让同学们把暑假作业交到各个小组长的手上,今天放学之前由小组长检查完毕,没有完成作业的学生,要将名字报到罗老师处。
    接下来的课就是这学期带三班课的各科老师来和大家打招呼,一并收走了暑假作业,也都没有正式开始上新课,最后安排了大家进行大扫除,学校派人检查过关了就可以放学了。
    一模一样的流程,一模一样的事,剪年又经历了一遍。这感觉,就好像坐在电影院看一部已经看过一遍的电影,她记得所有的情节,甚至结局,却又不能够快进,还是必须坐在那里一分一秒地看下去。
    时光发现他的新同桌不太好相处,不管老师讲什么话她看起来都没有在听的样子,只冷着脸想她自己的事。
    剪年直到此刻才算是完全冷静了下来,她已经确信,现在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事,都是前世已经发生过的。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一定要将这一生,完完全全地改写过来。
    剪年现在就读的这所英华学校是一所私立贵族小学,在那个年代,“贵族”两个字尚且还没被用到烂大街的地步,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当然是学费贵和封闭式管理两件事。
    在这所学校就读的学生大多是做生意赚了钱的暴发户家里的孩子,家长们大多文化水平不高,又都忙着赚钱或者玩乐,不想接送孩子,也没办法辅导孩子的作业,于是砸钱送他们来这里读书,一切就都交给老师负责照顾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4:05

第六章 谁没有琉璃心事(3)
    剪年在转学以前五年小学,一直都在很偏僻的乡下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上学。
    前不久她的爸爸和妈妈办妥了离了婚的手续,她被判给了爸爸抚养,乡下的姥爷家就再也呆不下去了。 剪年还有个弟弟,剪筠。他自小就在爸妈身边长大,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在城里读书,现在公立学校里读四年级。
    以前,剪年的爸爸在城里靠打工赚钱,收入着实不高。
    剪年要读小学的时候弟弟在读幼儿园,那时候家里供一个孩子在城里读书已经是极限了,更何况剪年的户口没有解决,没有小学给她上。考虑到弟弟还小,更需要父母照顾,就把剪年送到乡下去上学了。
    前些年,剪年的爸爸下海经商,生意做得很不错,去年在城里也买起了别墅,就算有了钱,也是完全没有想起要把剪年的户口给解决了,接到城里来读书的事。
    直到两夫妻在写离婚协议的时候他们才谈到了剪年的问题。
    至于剪年的爸爸为什么会将这个他其实都快遗忘了的女儿留在身边呢?主要还是因为他太要面子了,容不得旁人说他剪彦武这么有能力、牛逼哄哄的一个老板竟连两个孩子都养不起,或是他就只要儿子这种话。
    这次把剪年转到城里来读书,更多的是大张旗鼓地要做给旁人看,于是新衣服买起、贵族学校上起。
    但凡是在亲朋面前提起来的时候,大家都会说他剪彦武是个有大爱的父亲,两个孩子全都归他养,还不要前妻给他赡养费,又花大价钱把女儿送到贵族学校里去读书,条条说起来都是倍有面子的事儿。
    可是外人看热闹,只有作为当事人的剪年知道,他爸从小就是嫌弃她的。
    从剪彦武对待剪年母亲的态度就不难看出,他从心底里就是看不起女人的,他觉得女人都得靠男人才能生活得下去,作为男性附属品的女性是没有发言权的,所以在家里,从来都是剪彦武一个人说了算。
    剪年之所以会读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是因为剪彦武找不到可以插班进公立学校去的关系,他又不愿意让人看笑话说他的孩子没书读,所以宁可花钱解决问题,到头来还可以落得一身的美名。
    剪年所就读的六年级三班里,有一个很坚固的小团体,一共六个人。他们都是在一个村子里长大的小伙伴,几人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起读书,时至今日,已经有八年的深厚友谊了。
    那里说着是个“村”,其实也是过去的事了,自从政府发展城南的规划出台以后,那个村子里的每一户人都得到了政府赔偿的土地,现在家家户户都是有楼房的人了。
    那个村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恰恰就在全市最好的初中和省市点高中之间的地方。原本还因为和重点高中之间隔着一条河,交通不便没有发展起来,后来政府建了一座桥,各项开发和配套设施很快就都跟上了以后,那里的房子就成了响当当不愁租的学区房。
    村民们将自己家里多余的房屋租给陪读的家长们,他们就算是啥事儿都不干也可以过着衣食无忧的富裕生活。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4:07

第七章 时光 . 时光(1)
    这个六人小团体里面,只有一个女生,就是安雨濛。
    安雨濛的爸爸是个包工头,跟本村人的关系本来就很好,上次政府占地赔偿的事让他承包了很多工程,大赚一笔之余,他还瞅准了机会,将一些没钱盖楼的村民们的地基便宜买过来以后通通盖成了七层楼。
    现在只要提说村里面谁最富裕,那必须是拥有一整排楼房的安工家里啊。
    安雨濛家里用的所有东西,都是当时市面上很稀罕的原装进口货,平日里她也会大方地带些进口的糖果来和朋友们分享,最近她更是得意,因为她家里又新买了一台背投电视。
    去过她家里玩的同学到班上来说起的时候,都是既羡慕且夸张地比划着说根本就没见过那么巨大的电视,后来就传成了说是有一整扇窗户那么大的一台电视。
    教室里的窗户那可是有两米见方的大小,没去过安雨濛家里的同学们也就神往极了。
    本来安雨濛长得就很可爱,穿得还很洋气,出手又很大方,经常请全班同学吃东西,在班上的地位原本就是众星拱月一样的存在,如今更是如日中天,谁都想和她做朋友,对她都是分外客气和谦让。
    安雨濛什么都不缺,她更是谁都不怕,可要说起她唯一的软肋,那就是江月。
    从小安雨濛就很喜欢江月,所以小团体虽然唯她马首是瞻,可她什么都听江月的,变相的就成了是江月说了算。
    前世,剪年削尖了脑袋都想挤入他们的小团体里,加之又和安雨濛喜欢上同一个男生,以至于后来两人关系恶化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最让剪年没有料到的是,在她和江月同居了多年以后,安雨濛依旧没有死心,最终如愿和江月一起泰国双飞七日游的时候,还故意发了照片给剪年看。
    前世的夺爱之痛,失子之伤,就算是已经隔世的现在想来,依旧痛彻心扉。
    时光莫名地看着转学生冷凝着的脸上严肃的表情,还有她课桌上握得紧紧的拳头,他好心地提醒道:“剪年同学,我们组的任务是擦窗户。”
    剪年终于回神,说了声谢谢就朝着教室最后面的置物柜走去,她准确地打开了放抹布的柜门,拿了一张就走。
    时光见她雷厉风行地起身走了,又精准地找到了打扫用具,有些惊讶,不过也并未多想,低头开始检查大家交上来的语文作业,作为小组长,他有很多事要做。
    江月懒洋洋地洗好抹布,慢条斯理地走回来的时候发现,每一个窗户前都站着两个人在忙碌,他正想袖手到一旁去偷懒,看着大家劳动完就好的,结果路过的时候看到剪年爬到了凳子上去,她举高了手正在擦顶上边的窗户。
    江月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赶忙小声说:“转学生你下来,我上去擦。”
    剪年这一生最不想搭理的人就是他,动作稍微停了一下之后就不再理会,继续大马金刀地擦着窗户。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4:08

第八章 时光 . 时光(2)
    江月左右一看,发现没人注意到这边,他伸手拽着剪年的裙摆往下一拉说:“你快下来,内x都露出来了。”
    那两个字江月说得实在太轻了,剪年没听清楚,但是想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她站在凳子上愣了一下,看来这裙子的长度比她想的还要来得更短一些。
    江月其实稍微有一点恐高,站上去可以,但是会有点发抖,这件事,剪年知道,所以她下来之后没有走,而是站在那里帮他扶着凳子。
    安雨濛那一组负责擦桌椅,她的劳动任务向来都是小跟班景山同学任劳任怨地全承包了,她没事可做,看到江月在擦窗户就晃出去找他玩,结果转出来就看到剪年在帮他扶凳子。
    所有一切接近江月的异性,都是她安雨濛的敌人。
    安雨濛走过去,蛮横地挤了一下剪年说:“我来吧。”
    剪年被她挤得身子一歪,顺手扯了一下凳子,连带着江月也跟着晃了一下,江月吓了一跳,忙叫道:“别动,别动啊!”
    安雨濛不满地说:“都跟你说让我来了,你倒是让开啊!”
    江月已经擦完了玻璃,跳下来笑道:“安安,你们组已经打扫完了?”
    安雨濛也不和剪年争执了,凑上去说:“景山在忙活呢,走,我陪你洗抹布去。”
    剪年将踩脏了的凳子擦干净摆放回教室里,打扫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最后是张鸿儒和许坚白那组人在负责拖地。
    时光一直坐在教室里认真地检查作业,他将检查完毕的作业放在一沓,一会儿要分发给大家,还有一沓是作文,他需要送到罗老师的办公室里去。
    时光抱着作文往外走的时候许坚白给张鸿儒使了个眼色,两人推着拖把就快速地朝他跑了过去,嘴上说着:“小心了,小心了!”
    时光刚一侧头,拖把已经抵到了他的脚上,本来两人只是想恶作剧吓吓他开个玩笑,可也不知道是谁的力道没有拿捏好,直接将他绊倒了。
    剪年想回座位上收拾好东西就到外面去等着不进来了,刚走到时光身侧,就见他被绊倒了,想也没想地,剪年一侧身就将肩膀抵了上去,她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扶着时光的腰,成功救了他。
    时光比剪年只高一点,此刻剪年的肩膀抵在他的肩窝,两人之间就算隔着一沓作文本,距离也还是太近了。
    许坚白是个大嗓门,又为眼前的一幕兴奋不已,大声惊呼道:“转学生和时光抱抱了!!”
    这一声远远地传了出去,在教室里忙着将椅子搬到桌面上的同学,在教室外劳动完毕的同学,通通听到了,不管是门口还是玻璃外面,同学们都在好奇地围观着。
    一想到那么多人在看,时光的脸,瞬时就红了个透。
    剪年却是毫不介意一脸大方,她将时光扶着站好,轻笑了一下说:“小心一点,时光。”
    时光从见到剪年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她像是有万千心事,她一直沉着脸,不言不语地,这还是时光第一次看到她露出略微轻松的表情。而时光更觉得,剪年分明是第一次喊他的名字,却像是已经叫过了千百回般的熟悉,竟是不假思索地就说出了口。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4:10

第九章 时光 . 时光(3)
    剪年完全不觉得她和时光抱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一脸淡定地走到座位上收拾书包去了。
    时光抱着作业,直直地走了出去,他连道谢的话都没有说,是因为他的心跳得实在太快了,他怕一张口,那颗心就要飞出去,不再属于他了。
    卫生检查完毕以后时间尚早,罗老师通知大家明天正式开始上课,今天晚上八点要查宿舍卫生,全员必须到位。至于接下来的时间,让大家自由安排。
    剪年昨天才从乡下来到城里,所有的东西都还是打包状态没有拆开,听到放学的通知就背着书包赶忙回家了。
    江月和安雨濛回到教室里的时候大家都走得七七八八了,许坚白火速添油加醋地描绘了时光和转学生抱在一起的事情。
    时光闻言,很是不自在了起来,背着书包就先走了,江月追上去嬉笑着调侃道:“你还不好意思了?其实,转学生那种土包子根本就不能归入女生那一档嘛,完全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啦。”
    安雨濛趁机附和道:“对!而且看起来很穷酸的样子。”
    景山马上附议表忠心:“安安说得没错。”
    许坚白和张鸿儒肆意地嘲笑起来:“你们给时光留点面子啦,那可是他抱的第一个女生啊。”
   “对的,指不定时光还想负责呢,你们这样讲会让他感到为难的。”
    时光已经完全羞红了脸,他们不提还好,一提就让他想起刚才剪年抱着他的时候,胸 部压在他手上的感觉,虽然只有一瞬间,可他还是清楚地感觉到了不同于男生的柔 软。
    时光有些羞恼地反抗道:“剪年同学是好心帮我,你们好过分啊!”
    就算时光急得面红耳赤,也没办法和小伙伴们解释清楚,于是甩下他们埋头就跑到前面去了,许坚白和张鸿儒率先追了上去说:“开玩笑而已嘛。”
   “你不是真的这么小气吧?”
    安雨濛看时光很认真的样子,有些不满地努嘴道:“哼,时光都记得转学生的名字了,他俩坐同桌,一个穷酸味扑鼻,一个臭气熏天,真是天生一对!”
    江月蹙眉,压低了声音说:“安安,我没有闻到。”
    安雨濛惊诧地提高了音量说:“你的鼻子是坏的吗?他的身上明明很臭啊!”
    好巧不巧的,剪年家租的房子刚好就近在那个村里,所以她的回家路线和六人小团体是重合的,本来她先走了一步是在前面的,但是他们几个人一路打打闹闹地跑起来了,偏生还超过了她。
    刚才他们闹得那样大声,每句话她都听到了,对于这些低龄、幼稚的言论剪年根本毫不介意,可是安雨濛说时光很臭的话,她就不能忍了。
    剪年伸手拍了一下安雨濛的肩膀,她转过来看到是剪年的时候马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肩膀,有些愠怒地说:“你干嘛?别碰我!”
    剪年望定安雨濛的双眼,一字一句坚定地说:“那是河风的味道。”
    末了她又追问道:“你们不是朋友吗?”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4:11

第十章 没有避风的港湾(1)
    安雨濛觉得剪年的眼神有一点点可怕,不仅直愣愣地望着她,让她感到很不舒服,而且看她的眼神也实在是太过凌厉了,像是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安雨濛被瞪得有点心慌,不自觉地朝着江月那边靠近了一点,嘴上却还是强硬地说:“你谁啊!管得着嘛你?”
    剪年正准备呛声回去,江月却先插话了,他一脸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河风的味道啊,难怪我觉得很熟悉呢。”
    江月对剪年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就是——交给我吧。
    江月率先朝前走去,安雨濛马上跟了上去,他爽朗地笑着说:“安安,你家以前就住得离河岸比较远所以不知道,我们住在河床上的人都很熟悉那个味道啦,难怪闻起来不会觉得奇怪。”
    只要是江月说的话,安雨濛都无条件地认同,于是兴奋地和他聊着“河风”的事。
    前世的时候,剪年各种死皮赖脸、死缠烂打,才终于加入了小团体,和大家相处以后她才知道,安雨濛根本就不把江月以外的任何人放在眼里。
    安雨濛就是天生公主病,觉得所有人都应该让着她、照顾她、对她好。江月偏生特别会哄女孩子,这些年自然是将安雨濛降得服服帖帖。
    时光比较内敛,平日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数他话最少,江月偏偏和他的关系最好。
    也不知道安雨濛是吃了剪年的飞醋,还是五个男生里只有时光是唯一不对她百依百顺的人的关系,反正近来她看时光是越来越不顺眼了。
    以前村子里只有一所幼儿园,安雨濛就是在那里和大家认识的,后来他们六个人关系特别好。时光的家就建在河床上,也就离幼儿园最远,每天早上都是他起得最早,然后一家一家地去喊小伙伴们,大家一起去上学。
    后来,城南发展计划实施以后,所有的家庭都获得了拆迁赔偿,唯独时光家和拆迁部门没有谈妥,于是变成了钉子户。
    高大的河堤建起来以后又建了很大一座桥,整个村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前那些青砖白墙的平房都变成了外观整齐划一的居民楼。
    时光家就变得极其尴尬了,两岸的河堤将他的家和整条江都围在了里面,以前村民都在宽阔的河床上建房子,看起来也就并不奇怪,现在整条江上只剩下他们一家人,那就不仅是诡异,还像是被隔离了一样,出行也很不方便了。
    时光家这些年和政府之间一直在拉锯着,发展到现在,水电也早就已经被断掉了,饮用水都成了大问题。好在河对岸的那座山上有一股地下水,长年有涓细的水流不断涌出,时光家就靠到那里接水回来储存起来饮用。
    住在河床上,洗衣服倒是很方便,那么大一条江在他家面前,清衣服都特别干净。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些年村里的人口密度不断增加,污水的排放和生活垃圾也在急剧增涨,原本清澈的江水也已经变得越发浑浊了起来。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23:52

全文呢?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20 13:53

更多精彩内容,扫二维码进入手机书城搜索书名观看呦~

重生之恋恋不舍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8-09 08:53

怎么就这几章?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10-23 13:51

坐等更新[/谢主隆恩]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