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遇

二维码

阅读数: 17338 | 回复数: 13

发表于: 2017-07-19 13:35
不期而遇
 

【作者】九卿君
【简介】16岁的陶子问16岁的边岩:“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边岩笑拽着她的麻花辫:“因为你傻啊。”话落,陶子撸起袖子追着打。直到很多年后的不期而遇28岁的陶子再次问28岁的边岩:“你为什么还喜欢我啊?”边岩叹气,唇间溢出一抹白烟:“因为我傻啊。”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3|评分共:1

发表于: 2017-07-19 15:09

第一章
毕业等于失业,毕业等于分手,这些亘古不变的真理在某些程度上是成立的,最起码在陶子的身子是成立的,转而一想,自己也不算太倒霉,分手了,也失业了,何尝不是一次改变人生的机会呢,所以她出国了,如今顶着海龟的名头,走到哪里都有这么个光环。
她自己是不觉得有什么,也就是被资本主义熏陶了几年而已,多吃了几个汉堡,但是对于当初只高中毕业就下来艰苦创业的陶铭来说,这可是了不得的,逢人就说我女儿啊,在美国读了几年书,拿了一堆证书回来了,多长脸啊。
每次陶子听见他这么跟人说,都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其实那几张证书压根也不怎么值钱,但在他眼里就跟金子差不多,还特意放在书房。
每次想到那几张证书,陶子偶尔也会感慨,若是当年没出国会是怎样的光景,也只是刚畅想,闹钟呜呜呜的叫起。
关掉闹钟,掀开被子直挺挺的在床上躺两分钟,然后一鼓作气起来。
28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年纪有点大,被归结为大龄剩女,而这个世界对男女的衡量标准总是不一样,30岁不结婚的男人,可以解释为了事业,但30岁不结婚的女人,就会被邻居说成这丫头不会是有病吧。
呵呵哒,每次陶子被问到怎么到现在还不结婚,她都想张口吼一句:“关你屁事啊。”也仅仅是想想,这么多年的家教让她吼不出口,只是浅浅的抿着嘴角笑,露出可笑的小虎牙:“就是没碰到啊。”
就是没遇到啊,多少大龄男女都是用这句话解释的啊。
洗漱完准备出门,忽然被陶铭叫住:“晚上几点回来,要跟你王阿姨吃饭。”
“我大概回不来了,你和妈去吧,不用等我。”说完不等他说什么,直接一扭头就跑了,小高跟鞋也丝毫不影响她的步伐,都说高跟鞋是女人最好的朋友,果真不假,只要穿上它,怎么也会多一点气质来。
周一地铁上人多,陶子好不容易挤上去,等到公司楼下,对着停在路边的车窗玻璃左右看看,还不错,发型没乱,衣服也很好,挤了挤胸,一扭头踩着高跟鞋进了公司。
这是她人生的第一份正式工作,缴纳五险一金的,签订了五年的工作合同,陶子很满意这份工作,最起码工资很好,比其他家的都高。
早上刚踏进办公室,吃早饭的吃早饭,打领带的打领带,化妆的化妆,陶子打开电脑,随手拿了本杂志翻翻。
作为摄影师,她平时也没多大的爱好,就是喜欢看看杂志,随便拍拍无厘头的照片,日子过的清净的跟尼姑似得。
“陶子,一组的摄像是不是你跟?”
“嗯,怎么了?”
“你赚大发了,跟的是大明星申梓昆。”落落在旁边叽叽喳喳,陶子这才听清楚了,申梓昆不就是那个号称360度无死角,身高190的超级男模,前两年因为参加真人秀节目身价大涨,现在开始进军电影界,年纪轻轻就拿了几个大奖,算是影视界的一匹黑马,只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和他们扯上关系。
“听着就挺热血的,等我近距离观察之后回来告诉你真人怎样。”
“好好好,记得回来好好形容,不低于1000字。”
陶子是真的挺兴奋的,看帅哥谁不喜欢啊,而且还是大帅哥,自然是满心欢喜的,收拾收拾就去了摄影棚。
对方的人已经到了,就是不见申梓昆,大明星都是有点架子的,陶子表示理解,在摆弄着相机。
熊玲玲好不容易把大明星从床上挖起来,又从车上把人拉过来,可谓是应尽了方法。
“就几张照片,拍完了就可以回去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09

第二章
申梓昆不乐意的瞥了她一眼:“摄影师呢,我怎么没看见,不会是还来吧。”
陶子听见有人点她名字,主动招手:“嗨喽,我就是摄影师。”第一次见到申梓昆真人,穿了套白色休闲装,个子真心高,真人比照片上更好看,很有灵性,五官十分立体,他这样的长相,多半是混血吧,不然五官怎么会这么深邃呢?
这是她平生遇见的第二个五官深邃的男人,至于第一个,她并不想回忆起,因为那会牵扯太多的回忆,说白了就是矫情。
“你就是摄影师?”
“对,先化妆吧。”
申梓昆看着面前的小矮人,心里很想笑,唔,其实也没那么矮,也就是矮了一个头吧,个子矮,脸也小,看着真的很不专业,视线撇过去之后,申梓昆蓦地想到什么,又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正好和陶子四目相对,陶子朝他眨巴了几下眼睛,满脸的疑惑。
申梓昆再次别开脸,大步走了,化妆师在等他。
陶子继续弄着相机,偶尔看向那边,申梓昆在化妆,他旁边站着个年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忙前忙后的,大概就是他的助理吧。
从她目前的观察来看,虽然这人长得好看,但脾气也大的很,是个不好相处的主子,但愿一会的拍摄不要出问题才好。
十分钟之后,拍摄开始,陶子先试拍了一组,出来的效果很不错,确实是号称360无死角的人,不管怎么拍都很好看。
“换套衣服。”助理出来说话,陶子收了相机,等他换了衣服之后在拍,趁着时间去电脑上看图片,挑选了几张出来,他的助理正好过来,把电脑转过去给她看看。
“这几张可以吗?”
“嗯,可以,但是他侧脸更漂亮,多拍点侧脸。”
“好,没问题。”
申梓昆衣服换好了,坐在木质的椅子上,灯光师在调灯光,朦朦胧胧的光打在他身上,更衬托的他有股忧郁味道,细碎的发,遮住半边眉宇,高挺的鼻,完美的下巴,加上灯光的效果,真是营造出不同的感觉来。
陶子快速按着快门,找准角度一阵拍,他接着换了个动作,下巴搭在椅背上,外套松松垮垮披在身上,一只手垂在身侧,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这么大个子的男人,竟然也会有慵懒的味道,不愧是演员,天生就可以制造出不同的气场来。
“可以了。”
陶子喊了声,申梓昆立马起身,换了副表情,长腿向着她走来,他个子高,会给人一种压力。
“让我看看照片。”
“稍等下。”
陶子拿了电脑过来,把照片放出来给他看:“这是原始照片,等刊登杂志时还会在修图,会更好看。”
“就这样,也不怎样。”
他一开口,陶子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这是几个意思。
“呵呵,照片经过后期之后会更好。”
“我有这么丑吗?”
陶子抬头对上他毫无表情的视线,真是个难伺候的主子,气氛几分尴尬,正想着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时,他的助理忽然冲过来了。
带着一阵风的冲过来,直接把申梓昆撞的往后退了一两步,这是带了多大的力气啊。
申梓昆气呼呼的伸出两根手指着她:“熊大你……”
熊玲玲看也看不看他,对着陶子弯腰道歉:“抱歉摄影师,他就是这样龟毛,不用理会他,照片照的很好,我们很满意,谢谢了。”
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她有几分好奇,不过还是笑了起来:“满意就好,哈哈,满意就好。”
等她刚说完,熊玲玲就拉着申梓昆走了,去换衣服,接下来还要拍一组照片。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10

第三章
陶子看着他们的背影,女人的直觉觉得这对挺有意思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故事了,她记得杂志上报道说申梓昆是单身来着,没有女朋友,也没有不良嗜好,好像还说他有背景,至于是什么背景,一直没被扒出来。
下一组照片很快拍完了,申梓昆换了衣服卸妆之后跟着助理离开,陶子收拾收拾也回去,在心里打着腹稿一会见了落落之后怎么告诉她,申梓昆有多么的帅。
电梯门开了,进来两个人,陶子抬抬眼皮子,只看见他们后背,西装笔挺,看背影是个帅锅,看男人,她喜欢从腰开始看,往上看他上身,然后是脖子,接着是脸,脸长得好不好很重要,谁叫现在是看脸社会呢,拼的就是颜值。
看完上面在看下面,臀,大长腿,腿长很重要,腿型也重要,万一是罗圈腿就不美观了,很显然这两人的腿都很修长,腿型也很好,没有硬伤。
现在只剩下脸没看到了,因为是背对着她的,看不到,陶子也不打量了,低头看着手机。
“咚~~”
电梯忽然发出声响,她穿着高跟鞋身子一歪,自然的撞到电梯壁,啊啊啊~~疼的要死啊,但疼痛远不及忽然停下的电梯来的惊悚。
里面的灯也灭了,黑乎乎的一团,陶子蹲在地上摸手机,刚才电梯一震,手里的手机顺势滑出去了。
摸着摸着,摸到一只脚,男人的脚,忙收了手重新摸,这次又摸到了一只脚。
陶子觉得自己太倒霉了,怎么老是摸到男人的脚,忙跟着道歉:“抱歉,我在找手机。”
“小姐,你的手机跟我的脚长得一样?”
她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这男人的声音怎么会那么熟悉,蹲在地上继续摸手机,忽然头顶一束光落了下来,她蹲在地上仰头看过去,世界好像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几秒,周围点点的光都落在她的眼里,包括男人英俊的脸,忽明忽暗。
低头沉思了三秒,陶子很快抬头,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发生了,曾经把她甩掉的男人再次出现,而且看样子过得比自己还好。
这是种怎样的心情,就跟吃了苍蝇一样,准确找到地上手机,快速起身,瞥了眼他旁边的男人,话就脱口而出:“好久不见,你出柜了?”
等说完就后悔了,也太口无遮拦了,陶子抓着手机,往后稍稍退了一步,打量着这个所谓的前男友,蓦地想到一个问题,他怎么会在这里,不应该呆在某个山沟沟里吗?
“陶子,你的智商还是这样感人。”许久不出声的边岩终于动了下嘴唇,接着拿着手机照向旁边,按了紧急通知的按钮。
什么叫智商感人,意思就是你是SB,陶子是这样理解的,翻翻白眼捏着拳头,论口才,她曾经说不过他,论武力,她不管是曾经还是未来都赢不了他,也只能在心里谩骂,嘴巴毒舌了不起啊。
站在一边的雷诺一目光在叫做陶子女人身上扫了一圈,默默地低头,握拳捂着嘴轻笑了下。
“那个,这电梯不会忽然掉下去吧。”
“你要不乌鸦嘴应该不会。”
陶子呵呵笑了两声,她已经感觉到边岩对她浓浓的嘲讽以及厌恶了,是不是男人对前女友都是这种语气和表情呢,甚至生出种当初老子是眼瞎了,才会看上她的情绪来。
哈哈,明天见啊,大家已经知道谁是男主了吧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10

第四章
她不知道此刻边岩是怎样的情绪,反正不会是愉快的,陶子也不愉快,她自己今天是踩了狗屎,诸事不顺。
“好吧,但愿我不是乌鸦嘴。”
就在她话落,电梯毫无预兆的往下掉,失重的她再次撞到电梯壁,就算她是女汉子,也颇有点承受不住,坐在地上捂着额头。
雷诺一在黑暗中看了她一眼:“你还好吗?”
陶子:“你来撞下看看。”一丘之貉,他和边岩肯定是一丘之貉,自然语气也不是很好。
“我没那个嗜好,呵呵。”
陶子捂着脑袋决定不理会他们,算是自己今天倒霉了,遇到前任和前任的“女”朋友。
边岩拿着手机再次照亮,看见她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捂着脑袋,大概是真的撞得不轻,往前一步蹲在她跟前:“能起来吗?”
“不能。”
“好,那你坐着吧。”
“……”
陶子再次语塞,本以为他过来是要示好,顺便拉自己起来呢,谁知道是这样,真是万万没想到。
等了五分钟之后,外面终于有声音了,大声问他们还好吗。
“你们有几个人。”
“两男一女。”
“好,不要着急。”
陶子现在站起来了,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电梯里的灯亮了,照的四处都是白乎乎的,她这才看清边岩的脸,以前是招蜂引蝶,现在已经升级为祸水。
白了,他皮肤看着比以前白了些,所以气质也就略有不同,之前是硬朗,现在是硬朗里带了丝儒雅,加上一身笔挺的西装,怎么看都是个成功人士啊。
看来她曾经还是很有眼光的,也和这样的男人谈过恋爱,唔,仔细算算,他的所有第一次都给自己拿来了。
“看够了?”
“嗯,没长残,鉴定完毕。”
“你也是。”
陶子立马眉开眼笑,最喜欢被人夸颜值高了,小时候长得漂亮的,最怕到大了长残了,幸好她一直是颗正苗,就算是吃了几年高热量的汉堡,依旧保持着苗条的身材。
“那个,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路过。”
边岩惜字如金,说完扭头扯了下领带,正好电梯上面被打通,修理工对着下面的他们开口:“谁先上来?”
陶子看向他们,在看看自己穿的裙子,岂不是还会走光。
“诺一,你先。”
雷诺一朝陶子笑笑,在腰间系着带子,被上面人拉了上去,现在还剩下他们俩,陶子弯腰扯扯裙子,就听见边岩说:“我先吧。”
她以为听错了,又听见他说:“你最后吧。”
“你……”
“下一个。”
带子扔下来,边岩慢条斯理的在腰间系着带子,他身手很好,轻轻一拉,人就爬上去了,眼下只剩下她一个,也不用担心上去的姿势不好看抑或是走光了。
带子下来系在腰上,直接上去了,艰难的爬上来,第一时间整理衣服,整理头发,应该不会太乱。
看向不远处,边岩和叫做诺一的男人在说话,她才不会自讨没趣呢,直接踩着高跟鞋走开,他们之间真是应了那句话,相见不如不见。
“陶子,回来了,申梓昆呢?”
“当然是回家了,不然还跟我上来啊。”落落支着下巴靠在桌上,打探情况来了。
“真人怎样?”
“帅到让你想犯罪。”
“我的天哪,看来是颜值爆表啊,下次他要是再来拍摄,我就算是翘班也要去看看。”
陶子揉着脑袋,申梓昆顶多是欣赏下,但如今却有个人让她欣赏着并气愤着。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10

第五章
“今天班上新来一个学生,下面请她上来自我介绍。”
班主任说完之后,轮到她了,陶子站在门口,手绞着衣角,背着书包走到讲台上,看着下面一个个黑脑袋,都好奇的集中了精力看她,一紧张我叫陶子就变成了我叫饺子。
下面同学都在笑,笑的东倒西歪,拍桌子的,拍板凳的,陶子更是窘迫了,红着一张小脸,手抠着另一只手的掌心。
“陶子同学,你到底是叫陶子还是叫饺子啊?”下面坐在最后面的一个男孩子笑着开口。
“我叫陶子。”年少的她小心的开口,说完努力扯出一抹笑,字正腔圆,下面笑声渐渐止了,只听到刚才说话的男生再次开口:“一定是她早上吃了饺子,哈哈哈。”
落下去的笑声再次起伏,班主任这时出来圆场::“都别笑了,陶子你坐在那边。”
手一指,是最后两排,她个子一般高,坐在那儿也差不多,背着书包走过去,同桌是一个男生,她四处看了看,只有这里有张空座位。
陶子第一天转来,本着对同学和谐相处,主动搭话:“你好,我叫陶子。”
边岩看了她一眼:“边岩。”接着拿过小说书塞进语文书里面,聚精会神的看。
当时的陶子对边岩的第一印象,傲慢,自大,挺帅的,大概是问题少年,在她没转学来的时候,班上也有几个他这样的学生,经常打架,上课捣乱,是年级主任办公室的常客。
一节课很快就过来,下课班主任走了,她坐在椅子上收拾东西,之前问她是不是叫饺子的男人过来找边岩,她才知道原来他叫秦淮然,个子高高的。
“喂,新来的,你从哪个学校转来的?”
陶子很友好的告诉他学校:“没听过,你不是本地人?”
“嗯,我不是。”她是随着父母做生意搬来的,之前那边是个小地方,已经读到高二,到这边从高一开始读,因为课本不一样。
“告诉哥哥早上吃了什么饺子?”
陶子脸色又开始转红了,不好意思的抿着唇,边岩推了下秦淮然,他从桌子上掉下去:“还有书吗?”
“什么书?”
“这个。”
摊开了这才看清,原来是金庸的武侠书,秦淮然摇头:“我还有一本男人看的杂志,你要吗?”
男人看的杂志,当时她不知道,杂志还分男人看和的女人看,好奇的看着秦淮然,屁颠屁颠的从书包里拿过来献给了边岩,边岩翻开第一页,里面是个比基尼女人,陶子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捂着脸指着边岩:“你看色情杂志。”
边岩跟看外星人似得看她,最后合起杂志丢给了秦淮然,推开椅子去厕所了,秦淮然不明所以的拿着杂志,笑呵呵的问她:“陶子,要看吗?”
她一捂脸:“不看,快拿走。”
“哈哈哈,别害羞,她有的你都有。”
当时单纯的她,脸立马别开,发现坐在这一块基本上都是男生,后面也是两个男生,在玩手机打游戏,陶子刚掏出手机,秦淮然就跑了过来:“号码多少啊,我记下。”
“152XXXXXXXX。”
“好,你也记下我的。”
就这样和秦淮然换了号码,因为转学来的,老师都格外的照顾她,经常让她回答问题,她文科好,理科不好,严重偏科。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11

第六章
有次回答一个数学问题,她站起来后压根不知怎么解题,茫然的看着黑板上的题目,恨不得看出一个洞来,低头看见旁边边岩扯了下她的袖子,然后递过来一张纸,上面是解题步骤,顿时松了口气,照着念了一遍。
“很好,坐下吧。”
“谢谢。”
陶子说完,边岩继续看着小说,下课之后为了表示友好,陶子把自己的饼干和他分享:“吃吧,夹心饼干。”
“不用。”
“你不喜欢吃甜食啊,我这里还有咸的。”
拿出另外一包放在桌上,边岩长手伸了过来,原来他真的不喜欢吃甜食。
秦淮然也过来,看见他们俩在吃饼干,顺手就拿了一包走:“你们这小日子过得多悠哉啊,还有下午茶吃。”
“下节课什么课?”
“怎么了?”
“去打球啊。”
陶子看了下课表,下节课是音乐课,要去音乐教室上课,忙在抽屉里拿书:“你们不去吗?”
“不了,老师要是问到我们,就说在办公室。”
边岩这么说和秦淮然拿着篮球跑出去,当时的她也不会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让他们之间有了更深层次的接触。
上音乐课,教室空了两张椅子,老师问起之后陶子就按照边岩吩咐的说,当时老师没说什么,谁知道等到下课之后,他们三个就被班主任叫走了。
陶子是第一次,老师只训了几句就不说了,边岩和秦淮然是这里常客了。
“翘课去打球?”
“报告老师,是的。”秦淮然说的可响亮了,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也看了过来,他们身上还是球服,和边岩都是一身汗,刚用水洗过,身上还滴答答着水。
“这是第几次了?”
边岩伸出四个手指头,班主任气呼呼的拿着鸡毛掸子招呼在他们身上,一个个皮厚肉糙,也不怕打:“自己犯错,还要连累陶子,还有下次就叫家长。”
“老师,我爸妈太忙了,你要不叫我爷爷吧,他年纪大了,退休在家,时间比较多。”
秦淮然刚说完,班主任鸡毛掸子又落在他身上,疼的嗷嗷叫,陶子站在一边看着他们被打,心里想着,自己下次可别犯傻了。
“出去吧,老规矩,陶子你跟他们一起。”
“好,老师再见。”
老规矩,什么老规矩啊,她还愣着,边岩过来扯了下她袖子,带着她出去,一到门外,秦淮然就开始哇哇大叫了,撸着袖子说手上都是灭绝师太的鸡毛掸印子。
边岩也好不到哪里去,伸手拍了下她的肩膀:“晚上一起打扫卫生。”
“啊?”
“惩罚啊,也就打扫卫生,没事的。”
秦淮然还在哇哇大叫,边岩回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不叫了,陶子走在他们前面,边岩腿长,先一步推开门进去。
等到晚上放学,陶子跟边岩去打扫卫生,在教学楼后面的一个小花园,位置比较偏,陶子刚转学来还是第一次来这边,站在石板路上看四周的景物。
边岩拿过她手里的扫把:“去坐着吧,等我一会。”
刚开始还以为他不拿扫把是不打算打扫呢,谁知道是拿过她手里的,陶子还没反应过来,边岩捡起地上的扑克牌漂亮的飞到秦淮然跟前:“快打扫。”
秦淮然跟个小媳妇似的,坐在地上忸怩了一会才扫地:“陶子,跟我说说你们那边啊,好像是个古镇吧?”
“嗯,是的,虽然是小地方但风景很好,每年很多人去旅游。”她家在古镇上,门前就是一条河,木船,木浆,石磨,从小她就很熟悉,喜欢坐在小板凳上看缓缓的水流和来来去去的游客,每到夏天天气炎热时,每家都会做老冰棍,里面放了酸溜溜的梅子,吃进嘴里又酸又甜,卖给游客很便宜,五毛钱一个。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11

第七章
“古镇上都有什么啊?”
“小桥,流水啊。”
“那边是南方,妹纸是不是说话都吴侬软语,细腰大胸、柔情似水啊。”
陶子刚还沉浸在回忆家乡的思绪里,下一秒一勾嘴角恨恨道:“秦淮然,你真的是想太多。”
“哈哈,边岩,你说是不是啊?”
边岩操起扫把朝着他就扔了过去,秦淮然被砸的哇哇大叫,跳着脚跑开。
陶子坐在一边等他们打扫完,基本上都是边岩在弄,他穿着校服,袖子撸了上去,露出一小截手臂。
等到打扫完之后,陶子肚子咕咕叫,走到校门口被秦淮然嘲笑:“你看着这么瘦,怎么那么能吃,中午吃了那么多,还有饼干,现在又饿了。”
陶子一开始还会不好意思,现在混熟了,也不理会他的嘲笑:“我请你们去吃鸡排吧。”
边岩拉着秦淮然:“走。”
陶子买了三份,一人一份走在路上,她要坐公交车回去,他们也是,学校对面不远处就有站牌,三人走到那边停下。
“陶子,你家住哪?”
她报了个小区,就听见秦淮然咋呼呼的说和边岩家住在一起。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所以边岩你要是有女朋友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边岩打掉他搭在肩膀上的手,指着公交车:“来了,上去吧。”
车上人多,陶子背着书包拽着椅背,边岩在旁边,秦淮然在后面。
前面转弯,她没扶好,一下子往左边倒,踩到一个大妈,大妈张口就骂,陶子以前都是在镇上读书,平时都是自己踩自行车上学,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下就蒙住了,脸红通通的抖着唇道歉。
“喂,大婶,没听见她已经道歉了,要是真觉得吃了亏,我让你踩回来。”
边岩压低了调出声,说的大妈直瞪眼,大声嚷嚷现在学生都什么素质啊,正好下一站到了,大妈也下去了,陶子还是觉得不还意思,好像车上人都看这边。
“没事了,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不能这么包子。”边岩说着站在她身后,伸手拉住她左右两边的栏杆,这样子她就好像是被他圈了起来一样,不管怎么倒都不会踩到别人。
和边岩、秦淮然的关系就这样好起来,每天中午一起吃饭,晚上放学一起回去,中途陶子先下车,她还需要在转一辆公交车。
其实学校离她家并不近,但来这里做生意的陶铭听说这所学校最好,所以就坚决花钱把她弄了进来。
在学校上课两个月,马上要迎来第二次月考,第一次月考陶子考了班上25名,真是个好数字,被秦淮然笑话了很久,他自己考了32名,边岩在他前面是30名,班上一共45人,虽然他们看着也不学习,但也没垫底,还是挺神奇的。
“陶子,马上就第二次月考了,你准备好了吗?”
“没,最近没时间。”
因为她迷上了一本言情小说,最近看的精彩呢,哪有时间复习。
“糟糕了,昨天灭绝师太说今天要古诗词默写。”
陶子才想起这事情,昨晚她在干什么,躲在被窝里偷偷看小说,忘得一干二净。
“怎办,我也没看。”
忙拿出语文书抱佛脚,但课间吵闹,哪能背下去啊,捣了下旁边的边岩:“你背了吗?”
“没。”
“啊,你不担心啊,写不出来怎办?”
边岩指指桌子:“我有秘密武器。”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11

第八章
陶子伸头看过去,这才发现他桌子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小抄,古诗词都在桌上:“你什么时候写的?”
“上节课啊。”
对,上节课是数学课,他一直在桌上写压根就没注意,陶子决定也跟他学习,一点点的抄在桌上,写的密密麻麻。
等到上课灭绝师太叫默写,她偷偷的移开本子看桌子,第一次作弊,太紧张了,一直看灭绝师太在哪里,有没有注意到她。
“别看。”边岩小声提醒。
“啊?”
“别老是看老师。”
“哦。”
没一会灭绝师太开口:“叫你们默写,别都看着我,我脸上有答案啊。”
陶子在心里偷偷笑,移开本子看下面,写到哪句了,还没找到下一句,就听见灭绝师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陶子,下课跟我去办公室。”
她哭丧着脸都要哭了,要不要这么悲惨,手里的本子被灭绝师太绝情的抽走,回头边岩朝她做口型:“笨~~”
回忆太沉重,压的人喘不过来气,陶子躺在床上睡不着,一下下抚着胸口,随手拿过旁边手机,已凌晨一点,自从回国之后她很少会失眠,今晚倒是例外了。
归结为都是那该死的回忆,又或许是时隔五年之后再次重逢边岩,前人都说分了手的男女再次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和边岩属于再次见面,他不仅出柜了,而且还过得比你好。
对于出柜这条,陶子是完全没想到的,她以为他会按照父母意思结婚,然后生个大胖小子,一家人幸福美满,等某天在名都再次遇到时,他会牵着孩子说:“儿子,这是你陶阿姨。”
偏偏一切都偏离了,他没结婚,但是弯了,唔,有点可惜,这么帅气,基因肯定不错,若是这样一直弯下去,岂不是浪费了。
还有他现在这个时候怎么会在这里,不应该是在部队里,当初是谁哭着喊着要去的,真是矫情哟~~
翻个身催眠自己赶快睡觉,女人过了这个点还不睡觉会老的很快,为了自己的颜值以及未来着想,还是赶紧入睡。
早上去上班,陶铭问她最近怎么不出去玩,陶子撇撇嘴,和她玩的好的也没多少了,她出国几年,很多人都断了联系,估计多半都结婚了,也有了其他的朋友,别人的圈子,就算是挤进去了也玩的不好。
“我最近比较忙,等忙完这阵子就好。”
“你也别老是工作,要是钱不够花,爸爸给你。”
以前的陶子最喜欢的就是这句了,花钱从来不节约,现在已经知道赚钱不易,所以花钱也会思考,是不是值得花,有没有在浪费。
“不用了,你女儿的工资还可以养活自己。”
说完不看陶铭直接下楼,算着日子,过几天胡东秀也该回来了,去一趟非洲,估计回来也黑的跟碳差不多。
真搞不懂她怎么非要去非洲,就不能去马尔代夫或者是巴厘岛之类浪漫小资的地方,也是奇了怪。
一早例会,阿灰在下面问她昨天是不是她给申大明星拍照的,陶子点点头:“嗯,是啊。”
“你惨了,我刚才听说那个申梓昆打电话来投诉了,说摄影师及其不专业,而且态度差。”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12

第九章
有这回事?陶子自认为昨天没得罪他吧,态度也很好啊:“你没搞错吧。”
“哼,我怎么可能搞错。”阿灰每次激动时都会翘着兰花指,虽然长了张男人的脸,但实在是太娘炮,办公室送了他一个名号,灰娘娘。
“好吧,若是投诉的话,总监肯定会来找我麻烦。”
“你就祈祷吧,最好申梓昆别把事情闹大了,不然你也麻烦。”
这种事情一般只要对方不闹大,公司都不会怎么说,这年头谁不会被投诉啊,也是常有的事情。
但怕就怕在,对方要把事情闹大了,等到会议结束之后,陶子刚站起,总监就过来叫她等一下。
这是麻烦要来了,灰娘娘做了个阿弥陀佛的手势走了,叶安扯着笑回头看总监:“什么事啊总监?”
总监孔梵,年芳三十有二,大龄剩女一枚,据说在其二十七岁那岁,被前任男友悔婚抛弃,之后性情大变,变身女强人,一直单身到现在,因为其工作作风,被下属称之为孔男人。
哎,又是一个被前任伤心伤肺的女人,陶子自己也被甩过,所以特别能够理解。
“陶子,从你进公司以来,工作能力和其他方面的表现,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这次事情确实是有点做过了,申梓昆怎么说也是大明星,大明星都是有脾气的,现在不仅投诉你,而且他经纪人也明确表示,若是摄影师不道歉,接下来不会在跟我们公司合作。”
这是让她去道歉的意思,但她压根就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他,而且那天不是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叫她去道歉,这人是脑子不正常,还是脑子都用来养金鱼了。
“陶子,你怎么说?”
“总监,不瞒你那边的拍摄进行的很顺利,我以为大家合作都是比较开心的,至于对方说我工作上的问题,我也不觉得有。”
孔梵本是耐着性子说,如今听见执迷不悟,也紧绷着脸:“陶子,现在不管你当时怎样做,既然对方投诉了,他是大明星,公司也需要和他合作,而我们惹不起他,你也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吧。”
这是暗示她快去道歉,别害的公司失去了这么好的合作机会,入职场这么久,陶子也明白几分,在社会上走就是看实力,看背景,没有这些,你就是被人搓来搓去的份。
“好,我去道歉。”
“嗯,态度好些,这事情也就过去了。”
孔梵拍拍她肩膀,还是很看好她的,在国外留学几年,手里也有不少奖项,做事情也挺有分寸的,还是挺不错的。
“去吧,记得说点好话,其实那些大明星也就是希望咱们普通人能够捧他,把他衬托的高高在上才好。”
陶子抿着嘴角笑笑离开,真是郁闷,怎么就让她碰到这样的事情,尽管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她归结为是倒霉,人倒霉的时候就算是喝点水也会塞牙缝的,所以也就释怀了。
刚到办公室灰娘娘就来打听情况了:“孔男人婆说了什么?”
“没什么。”
“对方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既然都投诉了,怎么会这么容易放过我呢。”
阿灰嘴巴“0”了下,接着拍拍她肩膀:“民不与官斗,你懂的。”
呵呵,这句话她以前不懂,但现在进入职场之后,慢慢懂了,客户是上帝,尤其是那些有名气的大客户。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12

第十章
陶子坐在椅子上查申梓昆的联系方式,发现只查到他的助理和经纪人的,那天那个女孩子给她感觉还不错,陶子决定先给她电话。
熊玲玲,也就是申梓昆口中的熊大,一个很有意思的女孩子,萝莉外表,却有一颗汉子的心,电话只响了三次之后就被接起。
陶子先自我介绍,顺便将自己用意说了翻,姑娘立马倒戈,在电话里说申梓昆不是人,义正言辞的指责他的不是,最后一句我帮你看看他的行程安排。
“那就先谢谢熊小姐了。”
“客气,客气。”
挂了电话,陶子就开始等着熊玲玲的电话了,这件事情还是早点结束为妙,可不想每天被孔男人盯着。
“陶子,外面有你的快递。”
“好,马上来。”
女人每次签网购快递心情指数是五颗星,若是在工作中签快递,会发现连带着工作都轻松起来,拿着快递回来,熊玲玲的电话来了,告诉她申梓昆晚上在某个地方吃饭,而且还是一人,这么好的机会,陶子当然会去。
私下解决总比杀到他公司去好,不然多丢脸啊,下班之后,陶子算着时间踩点去了,站在店外面,整理好情绪进去。
在店里转悠了一圈,寻找某个骚包的男人,难道还没到,正要走时忽然想起二楼还有包间。
于是陶子开始一间间的找,一次次装作走错包间,最后终于找到他。
什么是演技派,她觉得自己才是呢,先看了一眼包间里陈设,接着目光落到穿着休闲服的他身上,一咬牙推门进去,直挺挺的朝着申梓昆走过去,走到离他一米的位置停下。
“申先生,你好,我是陶子。”
申梓昆手里拿着掌上电脑,闻声慢慢抬头瞅了下她,那一眼在陶子眼里,跟看物品似得打量,随后在慢慢嘴角一勾:“哦,我记得你,摄影师小姐。”
“……”草草草,这才是演技派好不好,分明是他先投诉自己,现在倒弄的跟自己和友好似得,不愧是影帝啊,这奖没白拿。
陶子暗自吸气:“申先生,我今天来是为了关于你对于投诉的事情。”
“哦,有这回事情?”
申梓昆眉头上挑,眼尾微微的耷拉着,一副无辜的表情,陶子ORZ,这是要闹成哪样啊?下一秒,立马顺着楼梯滚下来。
“看来是一场误会啊,不知申先生可否把这个误会解开。”
“没问题,我一直很欣赏陶摄影师的作品,既然来了,不介意和我一起吃饭吧。”申梓昆看着她笑的跟朵花似得,陶子手下面默默抓住衣角,过了半响也笑呵呵的:“好啊,和申先生吃饭是我的荣幸才对。”
“不过我今天还约了一个人,陶摄影师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介意呢,不会的,不会的。”
“那就好。”
申梓昆看了下时间:“也该到了。”
听他这么说着,陶子下意识的看向门口,半掩着的门不久之后被推开,她微眯着眼,歪着头看过去,三秒之后收回视线,端正的坐好。
前人有没有告诉她若是和前任在若干年之后重逢在桌上,该怎么办呢?
看向申梓昆,他和边岩也认识?
“我的朋友来了,边岩,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摄影师陶小姐。”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20 13:51

更多精彩内容,扫二维码进入手机书城搜索书名观看呦~

不期而遇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8-07 14:12

慢慢看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8-08 15:23

[s6002][s6002][s6002]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