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轨

二维码

阅读数: 5569 | 回复数: 13

发表于: 2017-07-19 13:43
脱轨
 

【作者】九卿君
【简介】主持人问:“爱情是什么?”崔流苏托着下巴眨眼:“不知道呢,看不见摸不着的。”沈韩扯着嘴角:“崔流苏,你这个笨蛋。”白楠枫抬抬无框眼镜,低了一个调:“楼上滚犊子,你骂谁呢?”主持人:“……”综上所述,这是一个爱情故事,哈哈哈~~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6

第一章
大雪过后的宜兴,夜晚透着一股安静且异样的宁和,和平时比起来,更惹人怜爱,似是一个安静的姑娘,静悄悄的立在那儿。
雪停了,风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调皮的地吹着,每年也就这个时候风最厉害,吹在脸上,如刀割般。
崔流苏裹紧了大衣,立在一根路灯下,灯光将她的影子,映在雪地里,胖乎乎的,跟只大熊一般,她觉得有趣,抱头做了两个奇怪的动作,察觉到路边人跟看蛇精病似的看她,流苏立马停了动作,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假装要打电话。
等人走了之后,慢慢呼出一口气,搓了几下手,在原地转了两圈。
路边上就是一家精菜馆,不少客人从里面出来,有些喝醉了,扶着树干就吐了起来,崔流苏回头看了眼,继续站在路灯下。
“头儿,外面有美女不成?”
虞虎从后面过来,一巴掌拍在沈韩肩膀上,和他站在一排,看着玻璃窗外,来来往往的人,哪有美女啊。
沈韩用夹着烟的手掸开他的手,往旁边走了一步,靠在窗户上。
“我出来抽根烟。”
沈韩是老烟枪了,虞虎是知道的,其实他自己也是老烟枪,但最近感冒,嗓子疼的厉害,去医院看病,女医生嘱咐他这几天最好不要抽烟,不然也是受罪。
虞虎这才歇了几天,但此刻见沈韩吞云吐雾的,心里痒痒的,也有点馋了。
沈韩看出他的意思,从口袋掏了根烟扔给他,又摸出打火机,“啪嗒”一声,橘色的小火苗就窜了出来。
“还是来一根舒服啊,不然心里痒痒的,就跟有虫子在抓似的。”
沈韩呵了声,继续看着窗外,大雪过后,树枝上落了不少雪,现在风吹过,有些承受不住,簌簌落下,黑白交织着,在夜色中,倒也显得美丽。
“头儿,大冷天的,你说那个姑娘站在那儿傻做什么呢,大晚上有也不回去睡觉。”
对于虞虎的这个问题,沈韩还真回答不了呢,从他站在这儿开始,就看见窗外站在路灯下的姑娘,自然也包括她的一系列无节操的动作。
女人的心思,比海底针还海底针,他自认为没这个能力去拆破。
“或许她在等人吧。”
“不会是在等男朋友吧,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大冷天的,让一姑娘等他。”
虞虎目前还没女朋友,自然也就对那些不怜香惜玉的男人十分气愤,保持一种你不珍惜让我来的架势。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7

第二章
沈韩深深吸了口烟,吐出漂亮的眼圈,修长的食指在玻璃上嘚嘚嘚敲着:“也许等的不是男朋友,而是同事呢?或者是朋友。”
“头儿,我们是不是太无聊了啊,在这里讨论这个。”
“是你先开始。”
沈韩低头看了眼手表,他出来有些时间了,现在也该进去了。
“走吧。”
“等我抽完这根。”
虞虎狠狠吸了一口,打算把这根烟速战速决了,沈韩脚步顿了下,打算等他一起回去,人继续靠在玻璃窗上,扭头看着外面。
女人还站在路灯下,大概是冷了,低头搓着手,准备收回目光,忽然看见路灯柱子上的大雪团,如断了弦的落下。
虞虎一支烟抽完,刚想说回去吧,旁边的头儿忽然大步从他后面跑开,嘴里喊着怎么了,目光也瞥见外面,紧跟着也跑出去。
落满雪的人行道上,到处是脚印子,沈韩一脚浅一脚深的跑过去,路灯下的影子近了,女人身子软软的躺在地上,头上还有大块的雪,脚边上也是。
虞虎觉得人民警察这职业有时候也挺坑爹的,专爱管闲事,上次帮人送了只被车撞的狗去宠物店,弄到半夜回家,这次直接送了个女人去医院,而且是个昏迷的女人。
医生:“这是你女朋友?”
虞虎猛地一阵摇头。
医生:“哦,是你的啊,那你把她外套脱了,我好测量血压。”
虞虎看着沈韩,沈韩也看着虞虎,最后沈韩不得已把她外套脱了,羽绒服里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毛衣,低领的,露出漂亮的锁骨。
沈韩直接别开目光,视线落在她脸上,很快也移开。
“把你女朋友的袖子撸起来。”
“好。”
撸起袖子,她的手很细,大拇指和食指就能掐过来,也难怪瘦成这样,被雪团一砸就晕了,沈韩觉得好笑,瘦是人家的事情,他关心个什么劲,又不是他女朋友。
“你们让开点,我来检查。”
沈韩和虞虎都出去了,站在医院走廊里,沈韩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走到一边去接。
“对,我和虎子在外面……不回去了……你们吃吧……明早去案发现场……好,挂了。”
一通电话不到两分钟,沈韩接完电话回来,虞虎坐在走廊椅子上打哈气:“你回去吧,这边我看着。”
“头儿,这是她手机,你看看要不找家属来吧。”
“好,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事情。”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7

第三章
虞虎思考一番,爽快答应,这几天组里为了案子,几乎都在加班,他昨晚也就睡了三个多小时,现在着实是困了。
拍拍头儿肩膀:“我先回了,你等家属来了之后也回去吧。”
“好。”
等虞虎走了之后,沈韩捏着白色的三星手机,不是今年的最新款,点开之后并没有密码锁,找到通讯录,职业的敏感度,很快找到女人的父母,看着上面的号码,一眼看出是外地的。
默默将手机揣进口袋里,扒拉几下头发。
周围很安静,也很暖和,但脑袋有点晕,还有点疼,这是崔流苏醒来的第一感觉。
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是躺着的,而且还不是躺在自己的屋子里,白色天花板,白色墙壁,空气里隐隐约约着消毒水味。
崔流苏终于恍然大悟,啊了声,抱着被子坐了起来,摸了摸脑袋,记忆停留在被砸晕的那一刻,还真是倒霉啊,不就是站在路灯下,结果被上面落下的积雪砸晕了。
还有谁,会有她这么倒霉的,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人站着。
一瞬间惊的差点尖叫出来,这人是哪来的,怎么无声无息的。
沈韩不过是转了个身,就把床上女人吓得跟见鬼似的,小脸煞白煞白的,还真是不明白,女人胆子怎么这么小呢。
“醒了?”
“你是,你怎么进来?”
沈韩见她身子缩在一起,被子也紧紧盖在身上,顿时有了调侃她的兴趣来,一手插在口袋里,往前走了几步:“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恩公。”
崔流苏还在紧紧拉着被子,在听见“恩公”两字时,蓦地“扑哧”一声笑出来,还真是幽默呢。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让我以身相许?”
她能接出这句话,倒是让他挺意外的,沈韩拉过椅子坐下, 随意靠在椅背上,动作落在崔流苏眼里,觉得这男人绅士里带着点痞味,一时间猜不出他的职业来。
不过眼下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是该回家了,现在都几点了啊。
掀开被子下床,穿好鞋子,准备找外套,沈韩顺手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递过去。
“今天谢谢你送我过来,我一会把医药费给你吧。”
“成,直接打到我账号吧。”
“好。”
崔流苏摸了下脑袋,被雪团砸到的地方,现在肿起来了,一个大包,也不知道明天能看不出来不,她明天还有重要事情呢。
“走吧。”
“等下。”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7

第四章
沈韩在后面捡起她掉落的手套,放在她掌心,崔流苏接过,胡乱的扎着乱糟糟的头发,沈韩走在她后面,只看见她两只手在脑袋后面乱扎,最后落下一撮头发,大概是不知道,就那么剩了下来。
两人站在医院门口,寒风依旧凛冽,吹在脸上真疼,崔流苏掏出口罩戴上,又戴了帽子,整个人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夜晚,显得格外的亮,回头跟他说话:“我给你招辆车吧。”
沈韩还真没被人这么照顾过,扯着嘴角微微一笑,三份魅惑,四分无奈,被当作一个女人似的。
“不用了,你自己打车走吧。”
崔流苏觉得过意不去,都是因为自己才弄的这么晚:“别拒绝了。”
“不,我不是拒绝你,只是我还想在吹会风。”
这下在崔流苏更不明白了,站在台阶下看他,自己穿的是厚重的羽绒服,帽子口罩都戴了,还觉得冷呢,但他只穿了一件驼色的大衣,衣服还敞着,露出里面的黑色羊毛衫。
身体笔直的站着,一手插在口袋,一手垂在身侧,英俊的脸上没有过多表情,晚风将他衣摆吹的翻飞,难道真的是因为性别不一样,男人都比较扛冻些?
“那,好吧,我先走了,你……注意安全哦。”
沈韩更是笑出声来,语调上扬,痞痞的反问句:“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崔流苏跺脚回头:“现在早不流行强jian女人了,强jian男人才是王道啊。”
沈韩在心里操蛋了声,嘴里一直念着,男人强jian男人才是王道,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个女人已经走了,出租车屁股消失在夜色里。
他在台阶上站了会,走进夜色里,最后拦了辆出租车离开。
…………
宜兴城属于省城,也是滨江城市,两面靠海,近几年旅游业发展的如火如荼,连带着房地产也大力发展,海边建了一栋栋别墅洋房。
偏偏这样一个美丽城市,最近一直占据着头条,不是因为城市发展,而是一条轰动全国的新闻。
XX高校在校生在失踪半月后终于找到,但找到的却是一堆骨头,这种结果,不管是作为家长还是老师,都是无法接受的,到底凶手是谁,竟然下这样的狠手。
崔流苏穿好衣服,梳了个高高的马尾,关掉电视,武装整齐之后准备出门,今天除了重要的事情之外,还有就要去买手机,她的手机很不幸的离家出走了。
站在公交站台好不容易等来了车,发现东西没带齐,又跑回去拿,最后只好打车走。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7

第五章
老远看见薛默默站在警局门口,崔流苏赶紧付了钱下车,一路小跑着过去。
薛默默见了她,张嘴就来了句:“你昨晚和哪个男人去浪了啊?”
她被问的莫名其妙:“我昨晚一直在家里。”
“你少来,我一早给你电话,是个男人接的。”而且听声音,还是个不错的男人。
崔流苏的手机,昨晚就掉了,大概是谁捡到了吧。
“先不说这个,快进去采访,别让人抢了先。”
薛默默也赶紧拉着她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说:“我也是刚拿到的小道消息,据说现在被分尸的头颅已经找到,就在昨天,但是在哪里找到还不知道呢,上面让我们拿到新闻,绝对是可以吸引观众的视线。”
崔流苏紧跟着点头:“但我觉得,未必能拿到。”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拿不到呢?”
薛默默来电台比她时间长,算是她师姐了,而且她很有人脉,经常能搞来各种小道消息,就连上司白楠枫有时候也对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会你去缠着刑警队长,我去找他们的部下。”
“好。”
“咱们分头行动哈。”
两人站在警局里,现在是上班时间,警局里不少人,有来报案家里被偷的,也有来报案老人走失的,崔流苏过去找人问了刑警队长,被告知还在外面呢,人没回来。
薛默默也是聋拉着脑袋,刑警队今天一早全都出去了,归期不定,今天来的真是不走时啊。
“我们要不等一等吧。”
薛默默看看时间:“我下午还有点事情呢,要是不完成,疯子要弄死我了。”疯子是上司白楠枫的外号,之所以称之为疯子,是因为他的高要求,对下属的苛刻,崔流苏为此被他虐哭了好几次。
真不是她爱哭啊,而是实在太严苛,以至于到现在还是大龄剩男,尽管长了一副好皮囊,台里暗恋他的女记者也不少,最后都阵亡了。
“你先走吧,我在这边等。”
薛默默最后觉得也只能这样了,等了一个小时之后离开,崔流苏继续坐在椅子上等,因为她脖子上还挂着台里的记者证,警局的工作人员倒也对她挺客气的,给她端茶递水的,还给她叫了午饭。
这一等就是一天,临近傍晚,警局工作人员告诉她,刑警队长要回来了。
崔流苏站在门口,伸长了脖子看,头顶暖色的灯光落在身上,呼出的热气,瞬间变成了团白气,搓手张望了两眼,看见警车驶了过来。
一路小跑着过去,里面下来四个男人,夜色朦胧,她脚步顿了下。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7

第六章
虞虎拢着身上的大外套,说说笑笑,忽然看见跑来的女人,一拍大腿,兴奋的拉着要走的沈韩:“头儿,小姑娘来报恩了。”
说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大家都听见了,八卦的孙英立马扭着脑袋问报什么恩啊。
“救命之恩,我猜会不会是以身相许啊。”
沈韩笑笑,关了车门,抬脚要往门口走,被虞虎拉住:“头儿,你要是不要的话,就给我吧。”
他呵了声,掸开他手:“虎子,你是不是肥皂剧看多了,脑子里尽是些乱七八糟的。”
旁边的孙英听了,笑的大呼你不懂单身狗的痛。
崔流苏走近了,在人群里一眼看见走在前面的男人,小心肝毫无预兆的跳了下,一张白嫩嫩的小脸顿时红了红,这不就是昨晚的“恩公”。
看样子,她是猜到他的职业了,只是太出乎自己意料了。
沈韩走近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个东西,直接递了过去,崔流苏顿了下。
“你的手机,昨晚忘记给你了。”
后面的孙英见了,搂着虞虎说别去打扰小两口亲密,两人就靠在车上,企图听些八卦。
“哦,谢谢你,我以为丢了呢。”
沈韩看见她脖子上的工作证,有些明白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她。
“你是台里的记者?”
“对,我今天来是为了采访关于高校碎尸案。”
沈韩眸色微转:“沈韩。”
崔流苏半响回过神来,刚才他是报了自己的名字,也忙报了自己名字:“崔流苏。”
其实她并不喜欢自我介绍,原因就是她这奇怪的名字,给人印象第一种就想到了《倾城之恋》里的白流苏,当时母亲雷盈女士给她取这个名字,也正是因为看了那本小说,觉得白流苏真是个奇女子,所以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
“嗯,跟我进来吧。”
崔流苏心里松了口气,真怕他会拒绝自己,脸上露出笑,喜滋滋的跟在他后面,回头看了眼靠在车上的两个男人,也朝他们笑了笑。
虞虎心肝一抖,忙拍拍旁边的孙英:“刚才美女朝我们笑了?”
孙英理理衣服,站直了身体:“嗯,别会错意,人家对你没意思。”
虞虎深受打击,给了孙英那犊子一脚,昂着脖子大步往门口走。
崔流苏跟在沈韩身后,他可真是高啊,足足高了快一个头了,身板笔直的,步子迈的也大,她在后面几乎是跟不上,一路小跑着。
沈韩察觉到后面人的窘迫,放缓了步子,刚进局子,里面人都跟他打招呼,崔流苏跟着他上了三楼,推门进去,里面是一间办公室。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8

第七章
他脚步停了下,让她等下,自己进去拿个东西。
崔流苏站在走廊里,四处打量了翻,警局的环境还是不错的,不到一分钟,沈韩出来了。
“跟我来吧。”
两人进了一间房,看着似是会议室之类的,沈韩拉开一张椅子,示意她先坐下。
转身在饮水机前倒了两杯热水,热气腾腾的,崔流苏说了声谢谢,手捧着热水,真暖和啊。
“你想采访什么?”
“听说碎尸案,有了进展?”
“对,不过有关于案子深度的东西,我是不会告诉你。”
沈韩坐在前面,一只手斜斜的放在桌上,指尖夹了一根香烟,但始终没点燃。
“我只想知道,是不是头颅找到了?”
“对,确实找到了。”他答的漫不经心,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微垂着眼睑,似是在回答她问题时,还想着其他事情,这让崔流苏挺懊恼的。
“谢谢,我可以要求去现场看看吗?”
“可以,不过在刊登照片之前,需要经过警方同意。”
“好,可以的。”
沈韩换了个姿势坐着,落在崔流苏眼里,觉得他冰冷英俊的外表,更像是黑社会的头头,而不是人民警察,所以啊,有时候看人外表,还真是件不靠谱的事情。
“什么时间沈警官方便?”
“明天吧,早上七点,不要迟到。”
“可以的,另外沈警官可以留个号码吗?”
崔流苏明明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很是寻常,怎么他就忽然目光熠熠的看着她呢,难道是以为自己拿着工作当幌子,要他的电话号码。
“好。”
他报了一串号码出来,崔流苏赶紧记在本子上,存到手机里,回拨了过去:“这是我号码。”
“嗯,崔记者还有什么问题?”
“碎尸案,目前有怀疑是哪种情况的他杀吗?”
“抱歉,关于破案的事情,我无可奉告。”
哎,早就猜到了,是不会从他嘴里撬出什么来的,怎么还不死心呢,这样回去,估计疯子会灭了她吧。
“是我逾越了,我们明天七点见吧。”
“好。”
崔流苏松了口气,起身站起,顺手拿过包挎在肩膀上,见他点燃了香烟,神色几分寂寥,依旧冰冷的难以靠近,她只看了眼后,别开脑袋,真不明白,一个人脸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情绪。
拉开门出去,等关门声落下,沈韩掐灭了烟,起身站在窗前,外面天色已黑,道路上落满积雪,湿答答,车辆都减缓速度,开的跟电瓶车差不多的速度。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8

第八章
大概是今天烟抽多了,嘴巴里一股苦味,喝了口水,正好门口有响声。
虞虎推门进来,只看见头儿站在窗前,咳咳两声:“小姑娘呢,走啦?”
“刚走,你若是现在追出去,也许还能追到。”
“你们还真以为我看上人家啦,不过是玩笑话,那小姑娘是电台记者?”
“嗯,过来采访。”
虞虎见头儿脸上跟冰渣子似的,晓得他是怎么了,不仅他知道,只要是在局子里做了三年以上的都知道。
“上面来领导了,出去见见吧。”
…………
崔流苏从警局出来,站在公交站台上,疯子的电话就来了,她做了个祷告的手势之后才敢接电话。
电话里,白楠枫问她现在人在哪里,还在地球不。
“总监,我正在回去的路上。”
“听你说话的语气,是没采访到内容吧。”
她不过是说话比平时低了一个调子,就被他猜到了,她一直把白楠枫当作神一样的人物,只因为他就跟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似的。
“对,抱歉,不过我明天可以跟他们去现场看看。”
“好,等你回来在说。”
挂了电话,正好公车也来了,坐在车上,崔流苏想着一会怎么说呢,对于这个严厉的上司,她一直被虐着,但也确实成长的很快。
和她一起毕业的学生,现在很多还在跑腿,而她基本上可以独立完成案件了,这一切都要归结为白楠枫的功劳。
电视台在市中心最繁华地带,她下车之后直奔过去,刷卡上楼,已过下班时间,办公室显得空荡荡的,不少人都回去了,也有些在加班,搁下东西进了办公室。
之前听默默说过,白楠枫在电台有人,但看他平时工作谨慎的样子,似乎也不像啊。
“总监,今晚又加班啊?”
“你这么关心我,倒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白楠枫的长相属于温润型,笑起来眉眼微微的上挑,只要不是工作时,倒也显得挺平易近人的,是个关爱下属的好上司。
“外面很冷吧。”
“是啊,不过雪已经停了。”
她身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脱,裹的跟北极熊似的,屋子里温度高,此刻有点热,松了松脖子上的围巾,落在白楠枫眼里,眸光移开。
“流苏,你一会还有事情?”
她心里“咯噔”一声:“没有啊。”
“正好,跟我出去一趟。”
崔流苏不知上司要带她去哪,拿了包跟在后面,上了他的坐骑,四个圈的,包搁在腿上,掏出手机给默默微信。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8

第九章
“今天见到了刑警队长,觉得怎样?”
没料到白楠枫会八卦的问她这个问题,崔流苏看着车窗外回忆起来:“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很多,而且人也很英俊,就是表情有点冷,不像警察,倒是像黑社会。”
白楠枫在心里笑笑:“这就是你的评价,外貌协会。”
“我没深接触过,看的第一眼就是外貌啊,你们男人平时看女人不也是看第一眼,漂不漂亮啊。”
现在不是工作时间,胆子也肥了,和上司吹起牛来。
“那是其他男人,倒不包括我。”
“总监,一直好奇,到底什么样的女人会入得了你的眼,不过你若是拿平时工作上对我们的严厉去要求你女朋友的话,多半没女人愿意的。”
崔流苏只是这么一说,说完就看手机,也没去看白楠枫微微郁结的脸色。
车子停在一家茶社门口,两人一前一后进去,白楠枫穿的是件棕色的呢子大衣,给她拉开门,示意她先进去。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见个朋友。”
难道是工作上的朋友,崔流苏跟在他身后,上楼又走了十多步,终于到了,推开门进去。
包间里有人,在他们推门进去出了声,而且是个女人。
崔流苏站在门口,看着盘腿坐着的年轻女人,扭头看了白楠枫一眼。
“你带个女人来什么意思?”
女人激烈的质问声,让她明白,自己大概是炮灰吧,这个女人和白楠枫有一腿?
柳青青抬手就要把杯子扔过去,被白楠枫拦住,微怒的扯了下嘴角:“青青,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已经说的很委婉了。”
“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我看也不怎样。”
崔流苏一头雾水呢,白楠枫朝她使眼色,她明白了,是希望自己假扮下,上司遇到感情上的问题,需要自己帮忙,她觉得还是帮下吧。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而已。”
“我跟你说话了吗?”
“我刚刚也没跟你说话啊。”
崔流苏还是有点小脾气的,而且就算她说错话,也是白楠枫准许的,又不会怪她,只是叫做青青的女人不是挺好看的,除了脾气不怎好之外。
“你们说吧,我去外面看看。”
白楠枫点头:“你在外面等我会,我一会就来,别走远。”
崔流苏得了命令,立马退出去,顺便关上门,走了几步之外,才不去听他们说话呢。
过了五分钟之后,白楠枫出来了,事情大概是办好了,神色挺好的。
“走吧,今天谢谢了,之前没告诉你,就是怕你不肯答应。”
“总监,有没有人说过你像只狐狸啊。”
他摸摸鼻子:“你是第一个。”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28

第十章
白楠枫走在前面,回头看了她一眼,只看见她毛茸茸的脑袋,外面风大,她喜欢缩着脖子,看起来真像熊了。
“总监,刚才那个不会是你前女友吧。”
“不是,青梅竹马,刚从国外回来,弄的我头大,才想到这招。”
“其实你应该带其他女人去的,找个漂亮的,直接秒杀啊。”
白楠枫还真没的想那么多,看见对面的小吃店:“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宵夜,就当作刚才友情演出的报酬。”
“好啊。”
吃货是不会拒绝这么个好意的,率先走在前面,等吃完回家已经快10点了,捂着饱饱的肚子,站在镜子前祈祷自己不会长肉。
安慰完自己真的不会长肉之后,去洗澡,直接爬上床。
做记者,没入行之前,觉得是份闪亮的职业,等真的入行了,才发现根本就是个坑啊,起的比鸡还早。
一早爬起来,闭眼摸到卫生间,洗漱好,套了外套就往外面跑,等到了警局,还早了十五分钟。
想到自己没吃饭,在警局旁边超市买了个面包,站在树下一边吃一边看着时间。
七点,一辆黑色悍马停在她面前,崔流苏后退了一小步,继续低头咬着面包。
紧接着响起喇叭声,她吓了一跳抬头,就看见降下的车窗里的男人。
“上车。”
冷冷的声音,她一个机灵,拉开车门上去,系好安全带,然后扭头看他,已经发动车子,如断了的弦直接窜了出去。
车子开的跟飙车似的,崔流苏没坐过这样的车,一路上都在胆战心惊,就怕自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小脸煞白,唇也紧抿着,身子缩在一起。
沈韩见了觉得好笑,车速却没降下来,过了大桥,道路上车少了,崔流苏没之前那么害怕了,找了话题。
“沈警官的车技真不错啊。”
“害怕?”
“不,只是没坐过这么快的车。”
“崔记者,你知道男人为什么喜欢开快车吗?”
她托着脑袋想想:“大概是觉得刺激吧,就跟男人喜欢出轨一样。”
沈韩:“……”
他没想到,她的话竟让他无言以对。
“沈警官,我们去郊区?”
“嗯,大概还有半个小时。”
按照他的车速,还要半个小时,是真的挺远的,骨头是在市区被发现,装在一个大号行李箱里,周围砌上水泥,头颅却被抛在了郊区。
剩下的是肉体组织,还没被找到,或者已经被绞碎扔进海里也说不准,凶手到底是多恨啊,把人分成这样。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20 13:49

更多精彩内容,扫二维码进入手机书城搜索书名观看呦~
 
 

脱轨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8-22 14:58

后面的内容呢?怎么没有看到更新?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9-08 14:41

男猪脚是沈?男二号是白?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