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

二维码

阅读数: 8814 | 回复数: 11

发表于: 2017-07-19 13:44
猎人
 

【作者】九卿君
【简介】参加夫妻两三事节目,主持人问:“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做什么?”楼夏时:“干柴烈火,噼里啪啦。”季川:“斗地主。”主持人又问:“最喜欢对方哪一点?”楼夏时:“身材。”季川:“……饭量。”主持人抿嘴大笑:“觉得在一起最浪漫的事情?”楼夏时:“求婚。”

1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1 共获得金币 1

发表于: 2017-07-19 15:29

第一章
“开车。”
背后一道低沉的男音,紧接着脖子上一片冰凉,楼夏时不会天真的以为,朋友跟自己开玩笑,在深夜的停车场。
“好,兄台,刀你拿稳了。”
“肯定,走。”
脚下油门一踩,车子飞出去,楼夏时的开车技术不错,尤其是在被挟持的情况下,尽量开的快,早知今天这么倒霉,她也就不出门,或是听从闺蜜的意见,这么晚开毛车,不如直接打车回去。
深夜的马路,车辆稀少,是个飙车的好时候,她没心情想那么多,毕竟自己脖子上还有一把刀,一不小心脑袋就被削了。
透过镜子,只看见男人隐在一片黑色里,头上戴着黑色帽子,脸上是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熠熠生辉,脑子里蓦地想到这个词,她紧绷的神经开始松懈下来,看一个人的眼睛,可以隐隐约约了解这个人,他不是穷凶恶极,那样的人是不会有这样透彻的一双眼睛。
“那个,兄台,你到哪里下?”
“你喝酒了?”
驴头不对马嘴的一句回答,楼夏时“嗯”了声:“对,喝了点,不过头不晕。”
唔,声音也很好听,就是不知道口罩下的脸,是不是也不会让人失望。
她不是色女,只是职业的习惯,习惯性去打量一个人,从声音到长相,从身高到身材,从举动到言语,判断他的职业和家庭。
“好好开车,后面马上要追上来。”
她看了眼后视镜,后面跟上来一辆黑色轿车,正在狂追不舍,慢慢靠近,继续踩油门,距离拉开。
楼夏时看了眼前面平坦的大道,在这里肯定是不好甩开后面的尾巴,正考虑要不要走小路时,听见他低沉嘶哑带着不容抗拒的调子:“走巷子,前面右转。”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男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弯了下嘴角,真是个特殊的女人,一般女人见到脖子上的刀,吓都吓哭了,她还能轻轻松松调侃,确实是个奇人。
车子顺利钻进小巷子里,楼夏时减速,没有路灯,坑坑洼洼,车子颠簸的厉害,男人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又近了步,就在割到肉时,刀往后退了一寸。
“向左。”
“你上了人家老婆?”
“闭嘴。”
真是没意思,这点八卦都不肯透露,楼夏时觉得无趣,左转之后见后面车子没跟上来,又问了句:“你是杀手?”
“往右上大道。”
“哎哎哎,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又不会说出去。”
男人嘴角抽了抽,当做没听见,刀子更近一步:“别废话,开快点。”
“好好好,别激动。”
楼夏时一副痞痞的语气,跟个女流氓似得,车子开的要飞起来,她鼻子灵,似乎是闻到一丝丝的血腥味,他受伤了?更有意思。
后视镜里,看不见车子,她也不敢松懈,车子一直开了几条街:“你到哪里下,后面尾巴已经甩了。”
“前面路口。”
“好。”
楼夏时车子停在路口,还没回头车门开了,他利索的下去,脖子上的刀没了,也跟着下车,只看见他一手捂着胳膊,跑向不远处停着的一辆SUV上,车牌号被遮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0

第二章
这事情有意思了,楼夏时还想事情更有意思一点,上车一踩油门,跟上前面的SUV,血液里的因子在兴奋,许久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
小磊看了眼后面,暗自操了声:“老大,那娘们跟上来了。”
季川也看了眼后视镜,往手上绑绷带,鲜血很快湿了绷带,眸子却毫无波澜:“甩掉。”
“好,我说老大你都招惹了什么女人啊,这么凶猛,被人拿刀挟持,还屁颠颠的追上来,难不成想在体验一回。”
嘴上嘀咕着,不敢大意,立马提速,把后面的尾巴甩掉,楼夏时察觉到,也跟着加速,这带靠近她住处,知道前面有小路,猜到他会进去,提前做好准备,跟着开进去。
小磊一看车子就在后面,距离三米,顿时大惊,这娘们的车技不错啊。
“你说咱们要不下去恐吓她一下,让她知道这世界上坏人多。”
“别废话,开车。”
“老大,她这是穷追不舍。”
楼夏时也不知道追上了要干嘛,只是觉得好玩,还有被人拿刀挟持,说出去多丢人啊,想挽回面子,前提是建立在那人不是恶人的基础上。
季川看了眼后面,她确实是穷追不舍,貌似是很熟悉这一块。
“停车。”
“啊,老大真停车啊,我不过是说说,停下来打人不好吧,而且对方还是个女……”
他话还没说完,脚上一痛,车子猛地停下来,惯性让他下意识的往前冲,又被安全带拉回来,一扯一带间,胸腔疼得要死,闷闷的哼了几声,伏在方向盘上龇牙咧嘴。
楼夏时没料到前面车忽然停下来,忙踩了刹车,却也追尾了,心痛的同时看见前面车门打开,那个一身黑的男人下来了。
她看看自己身边,似乎没有防身的东西,不过还有手机,直接打开了定位系统,把地址发给蒋艾,接着给她发了条信息,这才下车来。
站在车前面看看追尾,她的车头凹进去,他的车屁股也是,不算严重。
抬头看着他,身材高大,足足比她高了有一个头,笔直的大块头站在车后面,顿时就有点压抑了,楼夏时微微的后悔,怎么脑子一热就追上来了,就应该早早地开车回家睡觉,当做什么没发生。
季川直接从她车前盖翻过来,看的楼夏时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几步,直到快挨着墙,身子微微的弓着,跟只随时准备战斗的猫咪一般。
“现在知道怕了?”
声音低沉里带着戏谑,这一出声,楼夏时就不怕了,非常的肯定,他不是恶人。
“你挟持了我,难道不该说声谢谢吗?”
坐在车里的小磊开着车窗竖起耳朵,听见这么一句,顿时笑趴在方向盘上,这女人有趣啊。
季川眸子变了色,越发的熠熠生辉,即使在暗黑的巷子里,楼夏时手一伸,指着自己的脖子:“你刚才的行为难道是君子所为,既然不是,我便是帮了你大忙,难道不该道歉。”
她紧盯着男人的眸子,无所谓的和他对视,就在觉得他会转身走人,不理会自己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说了声谢谢。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0

第三章
这一声谢谢,让楼夏时很是意外,随之眉飞色舞,跟着惬意的接了句“不谢”。
既然事情办完了,她也可以圆满收场了,虽然车头碰了让她觉得少许的心痛,才入手没多久就残了。
楼夏时转身朝车门走,就在手指搭到车门时,被他叫住,诧异的回头:“有事?”
季川点了下头,走到车旁,手一伸不知从里面拿了什么,一会走到她跟前递了过来,借着不算明亮的光,楼夏时低头扫了眼手里的纸条,上面一串电话号码,显然是他的。
“抱歉,我不约炮。”
“修车,打这个电话。”
同时开口,声音一高一低,一柔一刚,她顿住,灰溜溜的收了字条,又灰溜溜的倒车离开,到现在依旧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自作多情,大概就是那个样子,幸好当时夜色深啊,看不见脸上窘迫的表情。
如今躺在浴缸里,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依旧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就跟被扇了个响亮的耳光一般,何时这么悲剧过,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反正那个电话她是不会打,车子的费用会自己搞定,当时的情形,也有她的过错在里面。
洗好澡躺在床上,楼夏时依旧觉得今晚很狗血,开始的突然,结束亦是她没想到。
海峰是个大城市,即使现在已是凌晨三点,照旧有餐馆营业,门前生意火爆,现在人都喜欢半夜出来吃。
小磊推门进去寻了个好位置,十多分钟之后季川才进来,身上的衣服焕然一新,依旧是黑色,但干净不少,没有血腥味,面上的口罩也摘下来,露出完整的脸来。
“老大,你怎么就上了那个女人的车,真是个呛口小辣椒。”
“吃饭。”
“这菜不是还没上来,咱们俩聊天。”
说是聊天,多半是小磊在说话,季川只是偶尔答一下,一手搭在桌子上,一手垂在身侧,多数情况是沉默,小磊早已习惯他的风格,兀自说着。
“那妞不错,腰是腰,胸是胸,脸盘也好。”
季川眼皮子动动,扫了他一眼,小磊顿时噤声了,老大这是要他闭嘴,可他说的都是大实话啊。
“老大,今天被对方发现,会不会找上门来。”
“他不会找到。”
“我是说那个妞,车牌号可是一查就查到。”
“难为你聪明一回。”
赤果果的讥讽啊,小磊果断噤声,就差倒地打滚卖萌,老大的性格得改改,不然怎么找到女朋友,一天到晚开口就是讥讽,有哪个女人受得了。
“你说的很对,去查查。”
“明天我就去查,肯定三代以内都查来。”
季川揉揉发胀的太阳穴,对面聒噪的男人,让他一度无法集中精神,草草吃了几口,拿了车钥匙出门。
车屁股凹下去一部分,那也不影响他开车,油门一踩,等小磊出来,车子正好飞奔过去,他提着裤子去追,只看见车屁股消失在夜色里,无奈的在原地骂了几句,拦出租车走。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0

第四章
车子一早送过去,估计过两天才能去拿,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诧异的发现门竟然没关,这可不是她的风格,走之前门肯定是锁好的。
楼夏时初步断定,在她走了之后有人进这屋子,暗骂一声,什么时候被小偷惦记上了,立马从包里拿出防狼武器来,一手轻轻推开门,玄关处的鞋子摆放的整整齐齐,她放轻脚步,慢慢往里走。
从壁橱边上看了眼客厅,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操蛋的,小偷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东西扔的乱七八糟,连她换下来的脏袜子,也扔在地上。
从客厅穿过去,进了卧室,依旧是被翻得乱七八糟,她气的恨不得打人,放下防狼武器,进屋看损失,拉开梳妆台的抽屉,记得里面放了几条链子,果真是不在了,准备转身时,忽然看见镜子上映出一双鞋,就在门后面。
楼夏时顿时神经一抖,小偷还没走,不巧的被自己撞破了?
眼睛紧盯着镜子,一手在包里摸手机,若是小偷带了刀,一刀下去,自己也必死无疑了,打电话求救分明没用,此刻却也只能握紧手机,给蒋艾电话,让她第一时间来收尸。
大概是她僵硬的时间太久,隐在门后的人似乎要行动,正在慢慢推门,楼夏时赶紧去拿了台灯,就在他推门进来时,第一时间砸过去,很不幸的没砸中。
男人脸上带着口罩,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眼神却是阴狠的模样,大步朝她走来,她是拿起手边的东西就砸过去,枕头、被子,能砸的都砸了。
“密码是6个9,我都给你。”
男人也无动于衷,不是小偷吗,给他钱也不要。
“这里还有卡,我都可以给你。”
楼夏时把钱包里的卡一张纸扔过去,都掉在他脚边上,也不见他弯腰捡一下,分明是压根就不在意,一步步的朝她逼过来。
她已经是无路可退,身后就是墙,身子抵在上面,这里楼层过高,跳下去也是死路一条,而且还断胳膊断腿的。
“那个,兄台,有话好好说。”
她话刚说完,就被男人掐住脖子,按在墙壁上,脸迅速涨红,喘不过气来,一脚踢在他裤裆,男人没防备,哀嚎一声松手,疼得弯腰,一脸凶样的瞪着她。
楼夏时没时间停留,立马往门口跑,只要跑出去或许还有活路。
一步,两步,三步,门进来时没关,还有几步就出去,偏偏被他扑倒在地上,男人沉重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双手掐着她脖子,她觉得自己要死了,被他活活的掐死。
“呃……”
她极力的想发出声音求救,奈何一点也说不出来,渐渐稀薄的空气,让她难受的挣扎起来,男人压在她身上,钳制住手脚,楼夏时看着他阴狠的眼睛,心里无比的后悔,刚才那一脚要是在重点就好了,让他丫的断子绝孙。
意识慢慢模糊,这大概就是死亡的感觉,原来只要短短几分钟,一生就完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1

第五章
脖子上的力道忽然松开,她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捂着脖子睁眼,只看见两道打斗的身影,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走到一边去拿手机报警,妈蛋的,这小子一定要抓到,最好是进去蹲几年,来个菊花残,满地血。
“让开。”
楼夏时脑子一愣,被撞的往后倒,靠在墙上,小偷从门口飞奔出去,她手里的手机也掉在地上,摔的屏幕碎了,黑屏了。
忽然的变故,让她脑袋更疼了,捂着头看她的救命恩人,以为是对门的邻居,乍一跟他对上眼之后,蓦地记起来,就是那个男人,眼睛是不会欺骗人。
“你……”
嗓子疼得说不出话来,眼泪都要掉下来,刚才一系列的变故,现在忆起来真是惊险,她差一点就英年早逝了。
“没事?”
“我……”
说不出一句利索的话来,楼夏时咳嗽几声,脖子上的疼痛,让她对眼前人的带着几分感激。
“没事了。”
季川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几圈,最终别开,落在一室的狼藉上,大步走过去,把椅子扶起来,大件的东西被他三两下归位,看的楼夏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你怎么来了?”出乎意料,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人,忽然从天而降,还是救了她的性命,以救世主的姿态。
“路过。”
“你……骗鬼呢,调查我?”
季川并不回答,弯腰把地上乱七八糟的杂志整理好放在茶几上,蓦地碰到掉在地上的文胸,手一抖,也一并放到茶几上。
楼夏时看见,眼皮子一抖,先一步抢过来抱在怀里,又觉得这样不妥,背后身后。
“你到底是谁,跟着我几个意思,你说啊,不说就别想出去。”
季川蹲在地上捡东西,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她莫名的觉得心颤,不是害怕,是一种说不上来的东西,并不影响她的决定:“你不说我不会让你走。”
伸手拦在他跟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模样,直觉告诉她,跟这次小偷入室有关,她刚才差点不明不白死了,肯定是要弄清楚。
季川起身,高大的身子矗立在跟前,她下意识的抬头,就差是踮起脚尖,下一秒见他抬手,以为是要打自己,立马后退几步,谁知是摘了口罩。
宽阔的脑门,浓黑的眉,狭长的眼,高挺的鼻,薄唇紧抿,下巴线条流畅,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整个面貌,丝毫没有对不起他好听的声音,五官分开看并不出色,但是合在一起,浓浓的阳刚之气,这张脸怎么看也不像是杀手,倒像是军人。
季川察觉到她眼底细微的变动,薄唇弯了下,狭长的眸子敛下。
“现在你已经被盯上。”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被盯上,我无冤无仇,良好公民一个。”
“跟我走。”
什么驴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楼夏时微微的恼怒,这人分明就不告诉自己具体情况,那她凭什么要听他的。
“来龙去脉,你总该是要告诉我,还有你的职业,姓名,年龄,婚姻状况。”
“婚姻状况?”季川嘴里吐出这几个字,古铜色的脸上意外的出现一抹笑。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1

第六章
“很好笑吗,你若是已婚的话,就该跟我这个黄花大闺女保持点距离,不是吗?”
“黄花大闺女?”
“有问题?”
季川不语,一手插在口袋里,侧身擦过她肩膀,楼夏时以为他要走,扭头追上去,谁知他只是关了大门。
“喂……”
“季川。”
“啊。”这是在告诉她的名字,季川,名字听着倒挺利落的。
“艺名?”
“……”
这无言的表情是在告诉她是真名,季川,楼夏时在嘴里念了几遍,一手捂着受伤的脖子,一手扯住他袖子,高傲的扬着脖子,即使那儿很疼:“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
季川点头,身子随意靠在木柜子上,长腿交叠着,姿态里带着点痞气,又带着点受训后的循规蹈矩,一时间摸不准他的职业。
“那个小偷以为我们一伙的?”
“是。”
“他是来找东西?”
“是。”
“这些都是因为你引起?”
“是。”
楼夏时摸摸下巴,围着他转了几圈,事情她摸了个大概出来,多半是那天晚上,他钻进自己车里,这才连累了自己,害的她差点被活活掐死,死的不明不白。
“季川,你到底是什么职业,卧底警察?”
“不是。”
“那是什么?”
“跟我走。”
又是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以往身边可真没这样的人,老是忽略她的问题,楼夏时很不高兴,双手环胸,一副我不会跟你走的表情,要走你自己走。
转身去收拾家里,被小偷翻的乱七八糟,心情真是糟糕透了。
季川盯着她的背影几秒,默默垂下眼睑,也就是几秒,忽然跳下来大步走向她。
楼夏时听见脚步声回头,诧异看着他,嘴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他反手按在墙上。
“喂,操你大爷,你干嘛?”
“跟我回去,你要是不听话,就这样出去。”
“你王八蛋。”
还没人敢这么对她呢,楼夏时抬脚往后踢,还没碰到他裤脚,就被按住,他的腿抵着自己的,隔着薄薄的裤子,炽热的温度传来,让她动弹不得,好汉不吃眼前亏。
“你松手,我跟你走。”
“好。”
季川毫不犹豫的松手,楼夏时得了自由,正打算回踢他一脚,被他先一步察觉,再次按在墙壁上,侧脸紧贴着冰凉墙壁。
“操,你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吗?”
“对不起,没看见玉在哪儿。”
“你个文盲。”
“聒噪。”
季川蹙着眉头,顺手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段绳子,就势绑着她双手,楼夏时察觉到时,已经不能用气愤来形容,努力挣脱开,用了这辈子学过的所有脏话,全部往他脸上砸去。
他当做没听见,一扯绳子,她站立不稳,直直的朝他倒过去,季川见了,先一步让开,楼夏时“嘭”的撞到门上,想杀了他的心都有。
恶狠狠地放话:“季川,你最好能绑着我一辈子,咱们这梁子是结下了。”
“走。”
别的话也不说,拉着绳子开了门,楼夏时狼狈的跟在后面,被他牵着走,跟遛狗似得。
幸好在电梯里没遇到其他人,不然多丢脸啊,楼夏时站在电梯拐角,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季川也没空琢磨,拉着她出来。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1

第七章
一路跟遛狗似得出了楼梯口,在跟沙包似得塞进车里,他动作毫不怜香惜玉,粗鲁的要死,楼夏时脑袋撞到车门,疼得恨不得咬死她,为了防止她乱动,从车子后备箱竟然拿了布条来,直接将她捆绑在副驾驶上。
这人连布条都随时准备着,更是好奇他的职业,难道是绑匪,专门绑人的。
楼夏时挣扎了几下,丝毫挣脱不开,幸好还有腿可以动,努力抬起来,想狠狠踢过去,偏偏还差一节。
她就跟身上有虱子似得乱动,季川忙着发动车子,扭头看了她一眼:“不如省点力气。”
“季川,我上辈子杀了你全家?”
“女孩子还是要有女孩子的样子。”
“呵呵,嫌弃我说粗话?你又哪一点做的像个君子?”
楼夏时嘴巴厉害,经常噎的人说不出话来,但面对季川,她的毒蛇老是发挥不出来,就连蒋艾都说她嘴巴厉害,怎么能不毒茶他呢。
“喂,你绑的太紧了,我要喘不过来气。”
“那就别喘了。”
“你肯定没女朋友吧。”
季川并不回答,眼睛看着前方开车,他车速很快,一辆辆车被超过去,窗口吹进来的风,吹乱了楼夏时的头发,有一缕吹到她嘴角,被她吐出来。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看你这样子,也知道没女朋友,怜香惜玉都不懂,不会还是处男吧。”
她鄙视的话,已经是说的很不给面子,往男人的自尊心去戳,奈何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耐力好,定力也好。
楼夏时顿时有种鸡蛋砸石头的错觉,偏偏又不甘心:“这个社会,处男真不值钱,说出去只会让人觉得是身体有毛病,我说你不会是吧,要真是的话,赶紧治疗,现在医学这么发达,ED肯定能治好。”
她一番话说的抑扬顿挫,说完就眼巴巴的瞅着他,季川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车子却是越开越快,要不是在市区,真的是要飙车了。
楼夏时有点泄气,一脚踢着他车子,这车肯定是改装过,外面看着普通,里面的装备都是一流的,听发动机的声音也听出些来。
“季川,你要带我去哪?就算是绑架,也总该是知道吧?”
她软了下来,姿态也放低,季川依旧不说话,只留给她一个冷酷的侧脸,任由她言语攻击。
闹了这么久,也觉得累了,靠在座椅里,布条绑的确实不舒服,侧脸看着外面,这里她没来过,但知道离市区有些距离,属于新城区。
车子终于进了一处小区,新楼盘,住户并不多,车子一路嘶吼着进去,停在车库。
她是被他扯下去,牵着绳子拉着,她不走,他只要一使力气,拽的她踉跄。
“季川,你最好一辈子别放开我。”
“聒噪。”
给她的又是这两个字,今天一天内,他已经说了两遍,楼夏时不禁好奇起来,难道他的生活里没有女人?
一路被扯着上楼,从电梯出来,开了门把她推进去,一开始就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自然也不会害怕,看了眼玄关处的鞋子,直接踏进去。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1

第八章
彻底傻眼了,还没见过人这么装修房子,一眼望去,至少是四百平米的大房子,几乎是没什么家具,除了客厅的一组沙发,一个吧台,其他什么都没有,连沙发对面的电视也没有,光秃秃的墙面。
更奇葩的是每个房间都是用玻璃隔开,外面能看见里面的情形,这算什么装修???
楼夏时站在偌大的客厅,平复下内心,她到底是遇到了怎样的奇葩啊,买这么大的房子,肯定不会穷,可竟然装修的这么破烂,实在是不忍直视。
季川似乎并没发现她的脸色,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窝在一组单人沙发上,脱了外套扔在一边。
楼夏时看看自己身上,讨好的跑过去,蹲在他跟前,示意他赶紧解开了。
“我保证不跑,你解开吧,现在都在你的地盘。”
季川手一抬,绳子被解开,楼夏时起身活动了下筋骨,若是按照她以往的性子,现在肯定是要干架的。
深知是打不过他,武力不行,那就只能胡搅蛮缠了。
“我渴了。”
季川起身,大长腿好像是去了厨房,楼夏时看着他本身就不太整齐的家,生出种还可以更乱的想法来。
掀了沙发,扔了抱枕,砸了烟灰缸,接着准备去卧室大干一场,看见他从厨房出来,她立马往里面冲。
季川出来看见一片狼藉,眼皮子狠狠跳了几下,真是个不省心的女人,扔了可乐追过去。
楼夏时已经进了卧室,把他床上的被子全都扔在地上,抱起台灯往下砸,稀里哗啦,变成一堆碎玻璃,算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像样的东西,也毁在她手里。
她还准备干点其他的坏事,被她按住手,扭到背后,直接将她压在床上,她脸下是他床铺,鼻尖全是床上的味道。
“季川,这是你自找的。”
“欠揍。”
“你把我强行撸来,要是放到古代,你就是采花大盗,淫贼,要浸猪笼。”
季川咬咬后槽牙,女人是麻烦,这句话果真不假,不过才几个小时,就有种要扔出去的冲动。
“为了你的安全,在这里乖乖呆几天。”
“我若是不乖乖的呢?”
“那就一直绑着。”
“你变态。”
楼夏时一说话,嘴巴就会碰到他被单,张嘴呸呸了几声,季川揪着她衣领子把人拎起来,就要往门口走,被她一个后缩挣脱开,手里拎着的是她的外套。
为了挣脱,即使是不得已脱了外套,楼夏时也不觉得有什么,她做出格斗的姿势,要跟他大干一场。
以前跟着蒋艾去练过段时间,最终她成了黑带三段,自己一事无成,半路跑去搞摇滚。
“我们公公正正的打一场,不准偷袭。”
季川胸口上下鼓动,胸腔里的笑意,随意的立在那儿,一手还别在身后,眯眼瞄着她做出的格斗姿势,只有个空架子,花拳绣腿。
“输了你就安安分分的呆在这儿。”
“好,但是我赢了,你就要给我绑起来,两个小时。”
“好。”
见他答应的爽快,楼夏时隐隐的头皮发麻,怎么才能赢呢,目光从他腰上往下移,落在那儿,据说那里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若是伤到了,一时半会疼的直不起腰来。
虽然卑鄙了点,但总归是一条路,女人打架,本就不讲究套路,什么拽头发,掐,抠之类的,都是女人发明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女人也是大发明家。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2

第九章
“开始了。”
她喊了开始,跟着立马冲过去,虚晃了一个姿势,是要打他脸,实际上是为了抬腿踢跨。
季川抬手挡住攻势,眼睛一撇察觉她的意图,握住抬起的脚踝,一下子掀翻,楼夏时措不及防,身子直直的倒下,不忘记拉着垫背的,两人一起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季川压在她身上。
小磊听见声音走进来,看清床上的两人,在看见床下掉落的衣服,嘴巴顿时“0”了起来,忙扭过头:“不打扰你们培养感情,我这就走。”利索的关上门。
季川脸色发青,看了眼被他压在身下,头发凌乱,脸颊绯红的楼夏时,蹭的一下起身,楼夏时输了打架,本身就气恼的很,偏偏刚才又被摸了下,整个人跟只刺猬似得,满身的炮火味。
“你刚才摸哪儿呢?”
季川轻咳一声站在一边:“抱歉。”
“摸了女人的胸,说声对不起就完了?”
刚才被摸的感觉,她清楚着呢,虽然只是一下子,但压倒了,也摸到了,而且他肯定是知道,因为他起来之后不敢看自己,分明是心虚。
“不然呢,给你钱?”
楼夏时被噎的无言以对,以前只有她噎人的份,现在竟然被他噎的脸红脖子粗,死人,竟然说给她钱,当她是出来卖的。
“季川,你好样的。”
她气的身子发抖,坐在床沿瞪着他,季川摸了下耳朵,见她气的眼睛都要发红,二话不说伸手解开上衣纽扣,露出健硕的胸肌,楼夏时看的呼吸一支滞,她不是色女,但眼睛也在他身上移不开,美男是什么概念,之前一直定位是脸长得好看,但现在看着他精壮养眼的身材,才明白男人也可以卖肉,也可以这么性感。
胸前的那两个红色凸点,在空气中翘着,无比的性感,她不要脸的咽了口口水,脸蛋微微的发热,极力的逼自己镇定,不就是男人赤裸的上身,又不是没见过,显得太没世面。
“你好好地脱什么衣服?”
“给你摸回来。”
季川说的很是寻常,丝毫不是开玩笑,站在那儿等着她动手,楼夏时一愣,随即又笑了出来。
“你以为人人都爱占便宜?”
季川眉头蹙着,二话不说的穿好衣服出去,楼夏时跟在后面追出去,还想说什么,看见客厅站着的人,顿时觉得不太美妙,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回头看了眼卧室,刚才里面发生的什么,外面看的清清楚楚,难怪看他们的眼神如此的暧昧不堪。
“嫂子好。”
小磊巴结的跑过来,一声嫂子喊得格外的响亮,楼夏时乐了,季川脸黑。
“嘴巴真甜。”
“那是,嫂子要吃什么,我去买。”
“呵呵。”
楼夏时也不说吃什么,走过去拿起饮料,掰开喝两口,随意的盘腿坐着沙发上,怎么惬意怎么来:“先说说到底什么情况吧,既然要我呆在这里,我总该是要知道,不然我也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小磊看看老大,在看看面前颇有女王架势的女人,缓缓开口。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19 15:32

第十章
“长话短说吧。”
“差不多就这样。”
楼夏时消化了下,原来是这样:“你手里有证据,怎么不交给警察?”
“已经给了,只是现在还无法一锅端起,那些人贩子还有其他分支,就是要找机会一窝端了。”
“你说你们不是警察,那还管这些做什么?”
小磊缩了下脖子:“受人所托。”
楼夏时托着下巴看坐着不远处的季川,小磊在跟她说这些时,他始终是一言不发,闭着眼睛假寐,他身上有太多神秘的东西,让她忍不住想要去探寻,想知道的更多。
“你们俩是搭档?”
“嗯,他是我老大,我就是跑跑腿,嘿嘿。”小磊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乐呵呵的笑。
楼夏时垂着眼睑思考,自己这几天要怎么过,既然答应了在这里避难,肯定是不回去,可看看这里,连个娱乐项目也没有,恰好她手机也坏了。
“我需要呆多久?”
“这个要看情况,估计行动也就这十几天,请你忍耐下,你的一日三餐我负责了,你要吃什么我都可以办到。”
“哦,人肉叉烧包也可以?”
她存心调侃,小磊瞪大眼,吃惊的看着她,楼夏时拍拍他肩膀,换了个姿势托着脑袋:“说笑而已,人肉我还不想尝试。”
“呵呵,我就知道你是说笑的。”
楼夏时无趣的看着自己手指甲:“我若是要出去呢,可以吗?”
“可以,不过我得跟着你,就怕万一。”
“好。”
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歪歪斜斜坐着,沙发还算是舒服,指指卧室旁边的房间:“我晚上住那里?”
小磊点头:“你的衣服我会去买几身来,现在就将就点。”
“好。”
自己忽然被卷入莫名的逆流里,并没有多惊慌,反而觉得有趣,季川是受人之托,调查贩卖团伙案子,职业就是类似赏金猎人了。
这个职业,之前只是听说过,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他身手不错,也是从事这份工作的前提。
“你多大了?”
“25。”
“叫姐姐。”
小磊挠挠脑袋,靠过来小声开口:“嫂子。”
真是欠揍,楼夏时在他肩膀上不轻不重打了下,这孩子性子好多了,比季川好,不像有些人,黑着一张脸,什么话也不说。
楼夏时在沙发上窝了一会,小磊给她拿来伤药抹脖子,说是消淤血的。
“有心了。”
说话间瞥了眼季川,他还是刚才的姿势,窝在沙发里,似乎是睡着了,她蹙了下眉头,大步走开。
小磊是个生活能手,把一切都打点的好好的,换洗的衣物也买了几身来,喝水的杯子,洗漱用品,连姨妈巾也备了。
此刻她正在卧室里午休,房间四面都拉上窗帘,看不见外面,外面也看不见里面,躺在床上嘴里含着棒棒糖。
想着未来十多天怎么过,蓦地想到自己还有点事情没做完,立马爬起来出去。
“季川,季川,你给我出来。”
她站在客厅大嗓门的叫了几声,没人回应,难道都出去了,走到他卧室门口,对着门就是一脚,准备第二脚时里面蓦地开门。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20 13:45

更多精彩内容,扫二维码进入手机书城搜索书名观看呦~

猎人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