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

二维码

阅读数: 26492 | 回复数: 4

发表于: 2016-07-06 10:51
成吉思汗
作者:俞春放
简介:《成吉思汗》对成吉思汗的一生进行了概括,试图从不同侧面挖掘成吉思汗一些生活中的细节,深刻剖析人物心理,还原历史事实,通过一个一个小故事,向读者展现一个完整的成吉思汗形象。成吉思汗这个历史人物不仅识弯弓,能射大雕,还懂得调训大雕,他决不是一介武夫。他的历史地位不会低于“唐宗宋祖”,远比历代农民起义领袖伟大。他的伟大之处,不只是组织培育了伟大的蒙古军团,还在于他深具超前意识的国家行政管理理念和宏观地缘政治思想。他是军事天才,也是政治天才。他不是武夫,他是卓越领袖。<br>公元13世纪,成吉思汗统一了北方各游牧部落,建立了统一的大蒙古国,为元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br>《成吉思汗》全面介绍了成吉思汗能征惯战的一生。
出版: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阅读: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0:53

一、荒芜年代
1.订 亲
公元1176年。
这天,住在扯克彻儿山与赤忽儿吉山之间(即今之阿尔丹—诺木山和杜兰豁拉山,位于兀儿失温河西畔阔连湖与捕鱼儿湖之间)的翁吉剌惕部首领德薛禅,像往常一样走出自家用厚厚的毯子搭成的毯帐,不经意间向天际看了一眼。忽然,他发现远远走来两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中年人带着一个少年,看上去像是一对父子。德薛禅不由得多看了一眼。来人显然非同一般:中年人气宇轩昂,不怒自威;更难得的是那个少年,他的双目似乎燃烧着某种神秘的火焰,让人一跟他照面就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
德薛禅想起自己昨夜做的一个梦。这个梦做得有些奇怪,德薛禅梦见一只白海青鸟携带着日月从天而降,飞落到他的手上立定。他想这是一个好兆头,他认定在他面前的这两个人就是应梦而来的,是上天给他带来的福音。
事实证明德薛禅确实是独具慧眼。
这两个人,年长的叫做也速该把阿秃儿,是一位身经百战的著名的蒙古勇士,蒙古族乞颜部孛儿只斤氏的军事首领。那个少年,是他的长子,名叫铁木真,今年九岁。
九岁的铁木真当然还未像后来一样身材高大、四肢发达、前额宽阔、长胡须、“猫儿眼”,成长为威震四海的成吉思汗,可是要说他碌碌无名倒也不一定,事实上他的出生就是一个奇迹:他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也速该把阿秃儿和诃额仑夫人的长子,公元1167年出生在斡难河右岸迭里温孛勒答合。传说他从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时候,右手紧紧握着一个大血块,大家都认定这个孩子有些来历。历史学家的记载中也写到他年幼时就“目中有火,面上有光”,这种光甚至被认为是远祖之光,因为在几代以前光之精灵曾使成吉思汗的祖先阿兰豁阿怀孕。他的名字的来源也很有些意思。据说他的母亲诃额仑临产前夕,他的父亲也速该把阿秃儿在对塔塔儿人的战斗中俘获了塔塔儿部的一名叫铁木真兀格的头目,这位英勇的父亲就把铁木真这个有纪念意义的名字给了自己的大儿子。这个名字是“铁匠”的意思,当然,此“铁匠”非彼“铁匠”。这个“铁匠”所锻之铁名叫“世界”。在他长成后的岁月里,他成了世界的征服者,历史给了他一个锻造新亚洲的使命。
德薛禅热情地上去打招呼,知道也速该把阿秃儿是带铁木真到翁吉剌惕部来订亲的,不禁喜出望外。这不仅使他又一次想起了昨晚的梦,而且对于翁吉剌惕部来说,虽然一向以美女多而出名,但毕竟是一个二等部落,而乞颜部落却是王室部落。王室部落的首领亲自来他这里择女,自然有点喜从天降的味道。
在德薛禅的毯帐中,也速该把阿秃儿父子见到了德薛禅的女儿孛儿帖。孛儿帖比铁木真大一岁,今年十岁了,长得非常美丽,书上形容她的相貌时用了描写铁木真时同样的话语:“其面有光,其目有烨”。也速该只瞟了一眼孛儿帖,就心中暗暗欢喜,他想,这就是他要寻找的最佳儿媳妇人选。
当晚,也速该把阿秃儿父子就留在德薛禅家。到第二天早上,也速该把阿秃儿郑重地为儿子求婚。德薛禅同意了这门婚事,但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求先把铁木真留在自己家里,等两个孩子再长大一些,再把女儿嫁过去。
对于这一提议也速该把阿秃儿也没什么好反对的,但他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对德薛禅说:“可以。我就把孩子留在你们家了。不过我这孩子自幼怕狗,请不要让他被狗吓到。”
在得到德薛禅的再三保证后,也速该走上了回家的路途。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是铁木真最后一次看到父亲的背影。也速该在路上遇见了与他家有仇的塔塔儿人,生性粗豪的他早就把此事忘到九霄云外,他上去向他们要杯水喝。塔塔儿人却没有忘记与也速该有过的因战斗结下的恩怨,他们把慢性毒药混入给也速该喝的马奶酒中。也速该感谢了塔塔儿人的热情,却没有意识到死神的降临。直到三天后到家,药性发作,也速该才明白自己受人毒害,但为时已晚。临死之前,也速该把妻子儿女托给亲信蒙力克照顾。
2.杀 弟
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三种关系作用的结果:一是与社会环境及自然环境的关系;二是与他人的关系,包括家庭出身、亲朋好友等等;三是个人内在的气质、素养等等。我们不知道,九岁的铁木真在失去父亲之后,将如何在这块充满背叛与陷害、屠杀与掠夺的贫瘠土地上得以生存下去。
年幼的铁木真所面对的世界果然很残酷。蒙力克依着也速该的嘱咐,去把铁木真接了回来,可是他们家族已经不再是也速该在时的模样了,确切地说,在这块弱肉强食的土地上,什么想不到的事都有可能发生。泰亦赤兀惕部头目塔儿忽台乞邻秃黑鼓动人们抛弃了也速该把阿秃儿留下的孤儿寡妇,使他们陷入了非常悲惨的处境。母子们过着困苦的生活,这种困苦还渗透到精神层面,在铁木真和他的兄弟们内心形成了一种特别的精神气质。我们很难去对这种精神气质作出道德判断。可以说是社会的残酷迫使他们形成了他们内在的残酷与仇恨,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在这样的环境下,只有遵守丛林法则才可能在乱世中站稳脚跟。
这天,铁木真、合撒儿、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兄弟四人在斡难河畔钓鱼。也速该把阿秃儿一共有六个儿子。铁木真、合撒儿和另外两个是诃额仑夫人所生,而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却是另外的女人所生。这一现实实际上已经在他们兄弟之间埋下了不和的种子。
他们钓到了一条金色石鲸。这条小鱼非常漂亮,大家很喜欢。兄弟们争抢了起来,铁木真自然是和合撒儿团结一致的,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却也是“打仗亲兄弟”。你夺来,我夺去,兄弟四人谁也不肯让对方占到便宜。最后,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力气大,把鱼夺了过去。铁木真和合撒儿不干了,跑回家向母亲诃额仑告状。
但是作为一家之长的诃额仑夫人却把铁木真和合撒儿兄弟俩狠狠训了一顿:“大家都是同一个父亲的儿子,你们兄弟之间再不许这样争闹!你们必须同心一志,心里要时刻记着向泰亦赤兀惕人复仇!”
两个年轻人听了,满肚子的不服气。他们想,这个别克帖儿仗着自己力气大,今天抢一只云雀,明天抢一条鱼,长此以往,那还了得,咱们可不能老是受他们欺侮。
两人偷偷出门,向野外跑去……
别克帖儿坐在一座小山上看守着全家的马。马只有九匹,可是膘肥体壮,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
别克帖儿可能不知道,蓝天白云在此刻显得多么珍贵。
因为危险就像潜伏在草丛中的铁木真和合撒儿一样,正悄悄地向他靠近。
正在专心放牧的别克帖儿忽然感到有一点不对劲。没错,他的同父异母的大哥铁木真正拉圆了弓指向他的前胸。后背冷飕飕的,肯定是合撒儿也弯弓搭箭虎视眈眈。
反应过来的别克帖儿起先还想像诃额仑夫人那样以家族的利益来打动铁木真兄弟俩,可是很快他明白这会儿兄弟俩是玩真的了,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明白这一点,别克帖儿也不抵抗,盘腿坐了下来,向两位兄弟留下了自己最后的愿望:“咱们正受着泰亦赤兀惕人的欺辱,仇还没有报,你们为什么把我当做眼中钉?我们大家孤零零的,除了影子之外,没有别的朋友;除了马尾之外,没有别的鞭子。为什么要自相残杀?请你们不要杀弟弟别勒古台!”
铁木真、合撒儿二人一前一后地把他射杀了。
两兄弟回家,一进门,诃额仑夫人看了两人的神色就明白了,非常生气,狠狠地责骂了他们一顿。
虽然被母亲骂作是杀人魔鬼,但是铁木真杀了敢于顶撞他的弟弟,小小年纪就成了他所属氏族的首领……
3.被 擒
预料中的灾难还是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到了。
泰亦赤兀惕部一直对他们虎视眈眈。曾经,就是泰亦赤兀惕部头目塔儿忽台乞邻秃黑,鼓动人们抛弃了也速该把阿秃儿留下的孤儿寡妇,使他们陷入了悲惨的处境。现在,他想趁诃额仑和她的儿子们还没有力量报仇雪恨,把这些怀着深仇大恨的敌人们从草原上抹除。
倔犟桀骜的诃额仑带着儿女们以附近的丛林为藩寨,顽强地抵抗着来犯的敌人。
双方弓弦鸣响,羽箭交飞。来势汹汹的泰亦赤兀惕人倒也一时没法占到什么便宜。
见这势头,狡猾的泰亦赤兀惕人心生一计,开始向对方喊话:“你们不要再抵抗啦!我们这次来,只是为了你们的长兄铁木真,其他人我们无意加害!”
他们以为只要抓住了铁木真,对方群龙无首,就可以轻而易举被消灭了。
诃额仑夫人知道了铁木真在对方心目中的分量,她决定让铁木真一个人先逃出去。
铁木真快马加鞭,逃到温都儿山,山上林木茂密,易守难攻。泰亦赤兀惕人不敢轻易冒进,于是,他们紧紧地围住森林,准备守株待兔,铁木真总有饥渴难忍的时候吧。
这真是难挨的三天三夜啊。铁木真在密林里藏了三天三夜,泰亦赤兀惕人在林子外围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铁木真决定寻找一条出路。他牵着马向林边走去。不巧的是,他才走了没几步,马鞍掉下来了。铁木真想,这肯定是天意,是长生天(蒙古民族以“苍天”为永恒最高神,蒙语读作“腾格里”。)在保护他,不让他出去冒险。于是他原路返回密林,在林中又躲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后,饥肠辘辘的铁木真牵马又向林外走去。这次他走到林口都没事,可是一到林口,一块帐篷一般大的白色岩石突然从山上掉下来,滚到他面前,把他的路给挡住了。毫无疑问,这又是长生天的启示。于是他又原路返回,又在密林中坚持了三天三夜。
三个三天三夜过去了。与其饿死,不如冒险一试。铁木真准备赌一把。
我们很难说铁木真这一把算不算赌赢。
守在林外的泰亦赤兀惕人很容易就俘获了铁木真。但他们的头目塔儿忽台乞邻秃黑并没有像他起先设想的那样杀了铁木真,在那一刻他觉得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阻止了他……
4.越 狱
铁木真成了一个囚徒,每天扛着沉重的木枷,泰亦赤兀惕人紧紧地盯着他,不给他任何可趁的机会。这样的日子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但是机会很快就来了。
一天,泰亦赤兀惕人在斡难河畔大摆宴席,他们闹腾了整整一天,才心满意足地散去,只留下一个人看守铁木真。铁木真显然注意到了看守他的那个年轻人身体并不强壮,对他来说,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夜幕降临,一直在暗中等待时机的铁木真突然起身,捧起木枷就砸向看守他的年轻人。被砸中脑袋的年轻人没来得及叫喊一声,扑通一下就倒在地上。刚一得手,铁木真拔腿就跑。但是,逃入夜色中的铁木真马上意识到一个事实:天地虽大,要找一个藏身之所却并不那么容易。泰亦赤兀惕人很快就会发现他已经逃跑,并且马上派出人马来抓捕他,倒不如暂时先在斡难河里躲一下,等搜索的人马离开,再走不迟。想到这里,铁木真果断地跳入斡难河的芦苇丛中,脖子上的木枷虽然带来行动的不便,但此时倒好像一个救生圈一样,能让铁木真轻易地把身子藏在水下,只露出嘴脸在水面上,保持自由的呼吸。
果然,泰亦赤兀惕人沿着斡难河搜寻而来,一名叫锁儿罕失剌的人发现了藏身于水中的铁木真!
有些人的命运总是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发生转折,最绝望的时候往往正是希望的开始。濒临绝境的铁木真遇到的这个锁儿罕失剌只是跟随泰亦赤兀惕部的速勒都孙部人,他们部落对铁木真没有什么刻骨的家族仇恨。当他看到铁木真年轻的面孔时,怜悯之心不禁油然而生,于是施了个小小的计谋放走了铁木真,让他从速去寻找母亲兄弟。
锁儿罕失剌家曾经奉命看守铁木真,不过他们家可不像泰亦赤兀惕人那样对铁木真严加看管。锁儿罕失剌的两个儿子沉白和赤老温甚至帮铁木真去掉了木枷,使他能够好好地睡上一觉。有了这样的基础,加上锁儿罕失剌今天又放了他一马,一个大胆的念头在铁木真的脑海中油然而生:与其盲目逃命,不如棋走险着,先到锁儿罕失剌家暂避一时,倒不失为一个良策。
锁儿罕失剌见到铁木真大吃一惊。他断然不敢将铁木真收留在自己家中,一旦被人发现,那可是窝藏逃犯罪,是要被处死的。
不知是由于本身的英雄气概,还是看出了铁木真是人中龙凤,沉白和赤老温却不像他们的父亲那样担惊受怕,急着让铁木真离开。他们打开了铁木真脖子上的木枷,一把火就把木枷烧了。“鸟儿逃出樊笼,躲到了丛林中,丛林肯定会保护它。铁木真来投奔咱们,咱们又怎么能赶他走呢?”
三天过去了,泰亦赤兀惕人断定铁木真不可能这么神速地离开现场,肯定是有人窝藏了铁木真。他们开始逐家搜查,锁儿罕失剌家当然也不会被漏过。士兵们翻箱倒柜,爬上蹿下,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最后,他们的目光集中在房后的一辆羊毛车上。锁儿罕失剌在一边不动声色地看着,任由泰亦赤兀惕人把羊毛从车上扒下来。在车上的羊毛快被扒光的时候,他慢悠悠地说道:“这么热的天,羊毛车中哪个人能藏得住?恐怕不等你们发现,他自己先窒息死了。”
这话听上去十分在理,泰亦赤兀惕人果然就离开了。锁儿罕失剌暗叫一声“好险”,他知道自己这回算是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了,不过他是真的不敢再留铁木真在家里了。
幸运的是,离开锁儿罕失剌家后,铁木真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泰亦赤兀惕人。不久,他就在豁儿出恢山附近与母亲和兄弟们重逢了。
5.博尔术
八匹马在牧场上吃草。
这是铁木真家最主要的财产。铁木真家一共有九匹马,除了被别勒古台骑去猎旱獭的那匹劣马,其余的都在这里。
一群草原盗贼在悄悄靠近。
突然,这些盗贼将八匹马全部劫掠而去。事起仓促,铁木真兄弟几人徒步狂追,却哪里还追得上?
直到傍晚,别勒古台才带着那匹劣马回来。铁木真二话没说,跳上劣马就追踪而去。
这一走就是三天。到第三天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时,铁木真遇到了一位正在挤马奶的少年。
少年名叫博尔术,是阿鲁剌惕部纳忽伯颜的独子。
博尔术告诉铁木真,天亮前,有人赶着八匹马经过,其中一匹跟铁木真描述的一样,是银灰色的。
博尔术是个豪爽热情的少年。他看到铁木真的马已经筋疲力尽了,就为他牵来另一匹马;他想到铁木真一个人去找马,肯定是困难重重,于是自己也跟着铁木真走了。他甚至都没有去和父亲讲一声,甚至都没有把挤好的奶送进屋去,只把装满奶水的皮桶往地上一扔,就急匆匆地同铁木真起程了。
两人又走了三天。到第三天傍晚,他们终于发现了那八匹马正被关在一个营地内吃草。铁木真不想让他的朋友冒风险,于是就对博尔术说:“朋友,我的马找到了。你就到这里吧,我要去把马赶出来。”
博尔术慨然回答道:“我本来就是来给你做帮手的,现在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两人发一声喊,冲入栏内,赶了那八匹马就走。
盗马贼一看马被夺走了,赶紧飞马追来。其中一个人跑得还特别快,他骑着一匹白马,挥舞着套马竿,不一会儿就赶上了铁木真他们俩。
博尔术对铁木真大声喊道:“快!给我弓箭,让我把他杀了!”
“你快走,让我来。”铁木真让过博尔术,弯弓搭箭,瞄准敌人。
这时,那些盗马贼也纷纷赶了上来,看到铁木真这气势,一时倒也不敢上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双方僵持着。
渐渐地,盗马贼心生退意,毕竟天色已黑,在这么空旷的草原上,自己是占不到一点便宜的。想到这里,这些人纷纷拨转马头回去了。
脱险后的铁木真非常感激博尔术,他当即提出,要和博尔术分了这八匹马。博尔术正色道:“我只是念你困苦才帮了你,根本没有其他想法!再说了,我家里的财产足够我用了,你的马我是断断不会要的。”
博尔术的父亲纳忽伯颜看到两人回来也很高兴,他烤了一只羊羔,送给铁木真作旅途食物,并且叮嘱博尔术和铁木真两人今后要彼此相顾,不离不弃。两人也确实像老人所叮嘱的那样,一辈子都是好朋友。
铁木真终于安全地回到了家。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0:53

二、蒙古人之王
1.新婚的男人
让我们还是把时间往后翻几页吧。
大家还记得翁吉剌惕部首领德薛禅的女儿孛儿帖吗?对,就是铁木真九岁那年父亲带他去订亲的女主角。此时的孛儿帖,已经出落成一个远近闻名的大美女;铁木真呢,当然也长成高大健壮的男子汉了。他们两人顺理成章地结了婚。这位夫人虽然只是成吉思汗三妻四妾中的一位,但她的地位一直是不可动摇的。她不仅为成吉思汗生了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和拖雷四个虎子,而且她总是会在成吉思汗为一些事纠结,不知何去何从时,提供建设性的意见。
都说婚后的男人会更加成熟,婚后的铁木真也开始了他事实上的大踏步前进。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他现在最想做的是增强自己的军事实力。
计划的第一步,是去请他的朋友博尔术。就像上次帮铁木真去找马一样,博尔术又是连父亲也不禀报一声就出发了。博尔术就这样成了铁木真第一支大军的第一位元帅。
接下来,铁木真要恢复他父亲昔日结下的联盟。
首先想到的就是克列亦惕部的脱斡邻勒。脱斡邻勒是草原上最强有力的首领之一。当年,是铁木真的父亲也速该把阿秃儿帮助脱斡邻勒恢复了汗位,重登克列亦惕部王宝座。铁木真向脱斡邻勒表现出的尊敬让他感到十分受用:铁木真不仅送上了一件特别珍贵的礼物——孛儿帖陪嫁过来的一件黑貂皮袄,还向脱斡邻勒表示,自己的父亲与脱斡邻勒是安答(蒙古语,指结拜兄弟),自会把脱斡邻勒当做父亲一样。心情大好的脱斡邻勒当即保证帮助铁木真重振其父曾建立起的王国,他把自己定位为铁木真的保护人。铁木真显然也接受了这一身份。在后来的日子里,克列亦惕人一直根据脱斡邻勒许下的诺言支持铁木真,这种支持使成吉思汗得以战胜蒙古大多数部落。而铁木真也对脱斡邻勒忠诚不二,这种忠诚使脱斡邻勒得以粉碎了各种叛乱和入侵。
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来到了铁木真的身边,命运开始向这个年轻的强者展露它温柔的一面。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场意外降临到了这个刚刚恢复元气的氏族身上。
2.新娘被劫
这天,黎明刚刚来临,一家人正在安静的睡眠中,只有早起的下人开始在做家务。忽然,一阵急速的马蹄声自远而近奔腾而来。命运似乎总爱开些玩笑:以前,也速该把阿秃儿抢了篾儿乞惕人的新娘诃额仑夫人;今天,篾儿乞惕人一大早来突袭也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来抢几个妇女,特别是铁木真的新娘孛儿帖,以报当年的一箭之仇。
要想组织有效的抵抗对铁木真来讲还是有些难度的。虽然我们上面的叙述中似乎可以看出铁木真的春天已经来临,可是春天毕竟不是枝叶繁茂的夏天,春天里冒出来的小枝芽还是很脆弱的。虽然他有很好的外援,铁木真自身的硬件毕竟还有待加强,他的马还是只有九匹。他,他的母亲诃额仑以及怀抱的妹妹,他的弟弟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和别勒古台,加上博尔术和者勒蔑,每人乘一匹马,用来逃生还得带一匹备用,更不用说组织什么有效的抵抗了。我们注意到铁木真的夫人孛儿帖并没有出现在这份名单之中,跟很多历史演义中描写的那些成大事者一样,铁木真在危急关头放弃了自己的夫人。
豁阿黑臣确实是个忠心的侍妪,她找来一辆黑帐牛车,把可怜的孛儿帖藏在里面,然后沿着腾格里溪悄悄逃遁。可惜的是,天色已经渐渐亮了,没有夜色掩护的河谷把她们暴露在篾儿乞惕人面前。豁阿黑臣充分发挥了她的智慧,她告诉篾儿乞惕人,自己是铁木真的奴隶,刚刚从铁木真家剪完羊毛回家。她还把铁木真的家指给了篾儿乞惕人看。
趁着这个空当,豁阿黑臣拼命抽打牡牛,想尽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幸运之神没眷顾她们,没跑多远,车轴就断了,更不幸的是,刚才碰到的那些篾儿乞惕人又折回来了。原来,他们到了铁木真的营地后,只见到一些孩子和妇女,于是就又赶回来追豁阿黑臣。这个时候豁阿黑臣的机敏和冷静已没有用,篾儿乞惕人轻易地就发现了车中的孛儿帖。此时天已大亮,铁木真等人的马匹踏草留下的踪迹已清晰可见。篾儿乞惕人于是循踪向不儿罕合勒敦方向追去。他们来到不儿罕合勒敦山麓,绕山转了三圈,也没有发现铁木真等人是从何处钻入丛林的。
大概是出于某种复仇心理吧,篾儿乞惕人把孛儿帖送给一个名叫赤勒格儿孛阔的人。赤勒格儿孛阔是什么人呢?他是也客赤列都的弟弟。也客赤列都又是什么人呢?就是他抢去了诃额仑……
事实上铁木真等人一直就躲在森林里。按照我们常规的想法,中国古代的英雄豪杰,都是舍小家为大家的。比如三国时候刘备带着百姓从新野撤退,被曹操穷追不舍的时候,也是把老婆孩子丢在了百万敌军手中。幸好他还有一个英勇无敌的常山赵子龙,虽然夫人尽了节,好歹还把将来注定要做皇帝的阿斗给救了回来。但铁木真毕竟与孛儿帖新婚不久,连孩子都还没有,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铁木真在像所有的英雄那样做出了撇下妻子顾自逃命的行径之后,可能也还是后悔的。
3.夺回孛儿帖
这个时候该轮到脱斡邻勒出场了。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过,铁木真已正式认克列亦惕部王脱斡邻勒为养父,承认他是自己的保护人,那么到了现在,铁木真请脱斡邻勒帮忙夺回孛儿帖夫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事实证明脱斡邻勒还是尽到一个长辈的责任的。他对铁木真说,你今天找我来做的这件事,其实就是我去年答应过你的。我一定兴兵救回你的孛儿帖夫人,把那些篾儿乞惕人通通灭了。
当然这件事情做起来还是棘手的。因为篾儿乞惕部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部落联盟,他们的祖先也是蒙古人。所以脱斡邻勒答应出兵两万骑,作为联军的右翼,同时建议铁木真去说动自己的幼时结义的安答扎木合也出兵两万骑,作为联军的左翼。
扎木合当然是铁木真的好兄弟,他当即表示一定要把篾儿乞惕人打得丧魂落魄。而且扎木合还不是停留在口头上,他还当着铁木真使者的面制定了作战计划。从他的部署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成熟的指挥者。他知道篾儿乞惕人分成三部分,有行动时聚集到一起,行动结束就回到各自本部,所以扎木合就决定先暂时撇开兀洼思·篾儿乞惕部不管,集中力量先进攻以脱黑脱阿为首的兀都亦惕·篾儿乞惕部,因为它是三部之中最主要的一部。他还对行军路线作了明确的规定:脱斡邻勒率领克列亦惕军队从其住地库伦附近的黑林出发,与铁木真会合于不儿罕合勒敦山,然后开赴斡难河上游斡脱罕·孛斡儿只草原。扎木合本人则率众溯斡难河谷而上,来与他们会师。四万多骑兵要在不惊动敌人的情况下穿越那么多山峡河谷,说来确非易事。当铁木真与脱斡邻勒神不知鬼不觉地赶到指定的地点时,扎木合已经在那里等了他们三天了。
三支部队一会师,就像龙卷风似的扑向兀都亦惕·篾儿乞惕部首领脱黑脱阿的营地。虽然脱黑脱阿得人通报带了几个亲信趁乱逃走了,但数万铁骑的突然夜袭,还是把篾儿乞惕部营地打得一片混乱。除了脱黑脱阿和几个亲信,部落里的一切,包括蒙古包、各家人丁、家什、食物储备等通通落入了联军之手。
这一切现在都不是铁木真关心的了,他的心全在孛儿帖身上。或许真有所谓的心有灵犀吧,与豁阿黑臣乘车逃命的孛儿帖似乎听到了铁木真的召唤。她不顾车子还在疾驰,毅然跳下车子,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
月华如水。在明亮如白昼的月光下跨马而来的,不就是她心中的大英雄铁木真吗?
孛儿帖回到铁木真身边时,已经怀了篾儿乞惕部人赤勒格儿孛阔的骨肉。虽然孛儿帖对此颇感难为情,但铁木真似乎并不在意。孛儿帖回到家后不久就生下了男孩术赤。我们都知道,术赤一直就被算作是成吉思汗的长子。
赤勒格儿孛阔感叹自己没那个坐拥孛儿帖的命,感叹自己因福得祸,给族人带来无尽的灾难。也确实,这场战争把篾儿乞惕人杀得大伤元气,也使他们与铁木真之间结下了不可消解的仇恨。在此后的岁月里,他们参加了所有反对成吉思汗的联盟,一直同成吉思汗作对。
当然历史就像戏剧,在主角的命运已经明朗之后,我们还要点一下配角的最终去向。实际上当初被篾儿乞惕人掳去的铁木真家中的女眷并不只是孛儿帖一人,还有也速该把阿秃儿之别妻、别勒古台之生母速赤吉勒。这位速赤吉勒曾被人告知一个预言,说她的儿子将来会成为一个亲王。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此时此景,她想到自己已经被迫与一个粗俗的篾儿乞惕人同居,觉得自己再没有面目见自己的儿子了。所以当儿子别勒古台千辛万苦,找到她所在的那个蒙古包,从右门进去时,她却穿上一件旧羊皮袄迅速地从左门跑了出去,躲入了密林中。找不到母亲的别勒古台显然情绪已经失控,只要看到任何逃跑者或者俘虏,一律张弓射杀。他一边放箭杀人一边喊叫着:“还我母亲!”作为配角,他们的故事大致只能这样收场,没有人会来为他们付出更多的努力。但其实这还算好的,至少我们在翻检历史时还看到了这一幕。而大多数的百姓人家,早就随着战争的结束而烟消云散,虽然我们常说历史是由这些老百姓创造的。
4.扎木合
衷心感谢“皇天”“后土”,衷心感谢“父汗”脱斡邻勒,衷心感谢安答扎木合。衷心感谢完了以后,联军就分了手。不过铁木真和扎木合这一对发小还是先叙了叙旧才分的手,总之是既回顾了童年时代,又互赠了战利品,或者说是他们在回顾友谊的基础上,正式订立了盟约。订立盟约的这天,他俩在此前蒙古的最后一位汗忽图剌宣告就职的松树下跳舞,晚上还在一起睡觉。这一行为是富有象征意义的,似乎预示着他俩将复兴这个蒙古王国。这一组合充满了理想的成分,他们互称安答,在他们的政治联盟中加入了兄弟情深的意味。但对于政治而言,“兄弟”这个词,既可能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兄弟,也可能是玄武门政变中的兄弟。不管怎么样,他们的这种紧密的联盟持续了一年半,他们正在着手复兴蒙古王国。但实际上这一对联盟从一开始就是不稳定的:铁木真出身王族,但是力量相对较弱;扎木合出身平常,但无疑是在当时的蒙古各力量中最具话语权的。所以这两个盟友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想排斥掉对方,独自复兴草原帝国。
但是他们俩到底是怎样决裂的呢?说起来就很有戏剧性了。
孟春,两位逐草而居的“盟兄弟”在一个地方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带领部落的男女老幼去寻找新的牧场。走着走着,扎木合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依山扎营,那么就对牧马者有益;如果临河扎营呢,那么就对牧羊者有益。”
不管扎木合讲话是否富有深意,总之铁木真觉得他讲话是富有深意的。但铁木真没弄明白他的深意,于是就去请教他的母亲诃额仑。没等诃额仑夫人开口,孛儿帖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听说扎木合安答这个人有点喜新厌旧的。他今天说出这样的话,我看是针对我们的。不如今夜就离开他往别处去。”
不要小看孛儿帖,她对铁木真的影响还真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这么说吧,当铁木真一时无法作出决断的时候,都是由孛儿帖来作出的。而且一旦孛儿帖发表了看法,铁木真便会不顾一切地照孛儿帖的意见行动。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有一种什么神秘的力量,我们更愿意看做是两人在大事情大方向上的一致。所谓分久必合,各部落在这种时候有统一的愿望也是在情理之中。就看谁能够在这种历史的关键点上把握住民心所向,成为历史的掌舵者。扎木合和铁木真显然是两个极具竞争力的人选。铁木真看清了自己的位置,孛儿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都意识到了需在行动中占先机。
夜幕降临,铁木真选择了继续赶路。途中冲撞了宿敌泰亦赤兀惕人的一个部落。泰亦赤兀惕人仓促奔逃,铁木真则继续前行。
事实上这次行军不仅是铁木真的选择,也是他部下的选择。有些人选择了扎木合,另有一些人则选择了铁木真。太阳冉冉升起,在照亮大地的同时,是否也使这些历史的群体看清了自己的选择。
在那些跟随铁木真而来的人中,有一个人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这个人名叫豁儿赤。豁儿赤原是扎木合部落联盟中的巴阿邻部人,他弃扎木合而来投奔铁木真是要告诉铁木真一句话。他对铁木真说:“是天神显灵让我来跟随你的。”他还给铁木真讲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他见到一头雪白的母牛,绕扎木合房车,用犄角触车却把自己的一个角给折了,这头母牛愤怒地向扎木合吼着,要扎木合还它的角;另外还有一头无角白色犍牛,高擎帐房下木桩,跟着铁木真大车叫着,说是天地相商,令铁木真为国主,它是载国来献给铁木真的。铁木真显然是很需要这种神秘的预言的,就像很多相似的历史一样,世俗的力量再强大,有时也是需要宗教的神秘力量的。铁木真当即答应他说,如果真如所言,自己得以主国,那么就让豁儿赤为万户官。但豁儿赤的胃口还不止于此,他还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对美女的选择权,要求自选三十名美女,二是他还要求铁木真封他为萨满。萨满说穿了就是神-人之间的中介,是萨满神在氏族的代理和化身。这就意味着,在处理未来蒙古帝国的一切国家大事中,他豁儿赤作为萨满应是居首要地位者之一。铁木真似乎也没有不答应他要求的理由。
从决裂的当晚到随后的几天中,又有一些氏族和人员经过一番权衡之后前来投靠铁木真。在这些归附铁木真的人当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与铁木真有着近亲关系的几位蒙古亲王的到来。这几位亲王是:铁木真的叔叔答里台,铁木真的堂兄弟忽察儿,与铁木真的亲戚关系比以上二人稍远一些的主儿勤氏首领薛扯别乞和泰出,以及前蒙古王国的最后一位汗忽图剌之子阿勒坛。
这几个人书写了一页新的历史:他们公推铁木真为成吉思汗。
5.蒙古人之王
记得有一个电视剧演到这一段的时候让铁木真好好地谦虚了一把,然后这些亲王急了,赌咒发誓表示一定衷心拥护铁木真。但是我觉得这样写不好看,因为这样一来,铁木真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有小心眼的人,不可爱,他身上那种贵族气就出不来了。不过话说回来,作为一种背景介绍,用一种小小的场面来点一下,也是未尝不可的。我们也不妨来做一下这方面的工作。
事实上在当时,虽然部落间的仇杀还在继续,但正如上面指出的那样,逐渐恢复了元气的蒙古此时最需要的是一个有资格的人出来把各部落联合起来。现在,拥有这种资格的人都已经会聚到了一起,要推举一个蒙古人之王。所以这次推举还是具有权威性的。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亲王推举铁木真是否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摆设,而各人肚子里还有着各自的小九九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些亲王也就缺少了一点审时度势的眼光。事实上在这个时候,各部落之间起码得有一个在统一战争中能担当责任的战争指挥者。铁木真和扎木合都曾经出现在这些亲王的视野中。但通过综合比较,铁木真的得分明显要高一点。首先,铁木真是王室后裔,但扎木合不是,他的来历有不明之处。虽然英雄不问出处,如果扎木合在人品方面得分有大优势的话,还有可能最终胜出的。可是偏偏在大家眼里,扎木合的人品是有些问题的,无情、无信、无义,几乎所有用来批评一个人的形容词都用得上。铁木真这位选手就不一样,虽然是王室后裔,但一向亲民,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而且人品、才智都不成问题。综上所述,这些蒙古亲王拥戴铁木真称汗确实是真心实意的。
他们的誓言也很有意思,把它翻译成现代汉语大意是这样的:“我等愿意立你铁木真为汗。你成了汗,我们就是你的先锋,到前线去破阵杀敌;抢来的美女全部送到你的帐下;抢来的好马良骥也都奉献给你。围猎,我们做你的先驱;战争,我们做你的前锋。如果我们违反了你的号令,你可以剥夺我们的家财与妻妾,砍下我们的黑头;在太平日子里,如果我们毁弃成约,你就把我们赶到远离亲人的荒野之地去吧。”
立下誓言后,他们便扶铁木真坐上毡毯,宣布他为汗,号成吉思汗。
这个誓言表明,这几位蒙古亲王对成吉思汗的要求,还只是作为一个战争的指挥者和狩猎的首领。但成吉思汗不这么想,他要做的是去组织起一个王国。成吉思汗一上台,就分职任事,委派官职。他对这些人动之以情:“你们离开扎木合到我这里来,让我很开心。如果我真能得老天的护佑而得到天下的话,你们就都是我的忠臣良将,是我们帝国的元老,是我铁木真终生的好友!”这番话说得还真是很打动人的。蒙古史诗中最优秀的战略家速别额台听了成吉思汗的话就向他保证说:“我愿像老鼠一样警觉,来守护你的财产;像乌鸦一样勤奋,来帮你聚敛财物;像盖毡或风毡一样守护着你的身体。”
成吉思汗还任命了一批弓箭手,名为“箭筒士”,均是全心全意忠于他的武士,命他的两名忠臣孛兀儿出和者勒蔑为“箭筒士”长。这两名“箭筒士”长在成吉思汗看来,从一开始就已经跟随着他,就像他的影子一样,始终不离不弃,所以其地位也是在诸人之上的。
安顿好了内部,还有外交关系。外交关系也很重要。
成吉思汗首先去找的就是脱斡邻勒。脱斡邻勒不知是因为秉性善良还是缺乏政治眼光,总之他对铁木真立为汗一事十分高兴,表示将永远支持铁木真。而历史常识告诉我们,这个时候是讲不得亲情的,如果把成吉思汗比作一头老虎的话,养老虎的人是应该时刻保持警惕的。
去找扎木合时铁木真感到有些纠结。说起来,那天晚上光凭孛儿帖的一句话就跟扎木合不辞而别,和昔日的安答中断了宣过誓的友谊,顺带还诱走了扎木合的一些忠实追随者,这说起来多少有些上不了台面。如果扎木合是个泛泛之辈倒也算了,成吉思汗估计也用不着像现在这么纠结。但扎木合的实力放在那里,不要说成吉思汗,就是脱斡邻勒见到他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在这种情况下,成吉思汗可不想与扎木合矛盾激化,称汗之事是肯定要报于扎木合知道的。使者们估计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去的,但札木合的反应让他们大出意外:扎木合在使者面前责备了阿勒坛和忽察儿两位亲王。不过他责备的不是他们拥立铁木真为汗,而是责备他们不该把这件好事拖到现在。谁也不知道扎木合的这种态度是基于童年的情意,还是他也不想与铁木真早早地撕破脸皮。扎木合还让两位使者给阿勒坛和忽察儿二人带句话去:想当初我与铁木真安答还未分手的时候,你们俩怎么就不立铁木真安答为汗,反而要让我们两兄弟分手呢?你们现在立铁木真为汗又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不管扎木合对阿勒坛和忽察儿有多少的冷嘲热讽,但他的反应总算是在成吉思汗可接受范围之内的。铁木真被拥立为汗,也已成了既成事实。所有的契约都会在某一天失效,这基本上已经是一个用不着去求证的真理。成吉思汗与那些亲王之间的决裂那是迟早的事,但好歹现在大家全都相安无事。
可是变故还是来得太快,扎木合与成吉思汗的冲突很快就爆发了。

阅读全文:http://www.bookdna.cn/book-193.html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2:43

一代天骄啊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10-12 13:45

蒙古之王,上帝之鞭!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