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的江湖

二维码

阅读数: 17314 | 回复数: 6

发表于: 2016-07-06 13:35
新闻人的江湖
 

作者:章敬平
简介:《新闻人的江湖》内容简介:这是一个记者的新闻史。这是一个过渡时代的新闻史,这是一个记者草就的过渡时代的新闻野史。阅读它,你能看到记者的出路,你能看到新闻的唐突,你能看到意识形态的偏见,你能看到江湖已散的叹惋,你能看到媒体与时代的合谋.你能看到新闻与江湖的拼斗,你能看到放下枪炮比剑的“术”。你能看到竖起牌坊指路的“道”,你能看到且行且吟且醉的“我”,你能看到本土化对西方新闻思维的欺哄。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3:35

序 言

自1998年夏天那个大雨滂沱的午后,急急赶往合肥市中市区32号合肥晚报社递交派遣报到证的那一刻起,我已在新闻江湖漂泊流浪了11个年头。

这超出了我关于这份职业的心理预期。曾经,我希望自己能在从业十周年之前,结束一个新闻人的旅行。

是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由不得自己的事,从这本书的书名,就可以窥见一斑。

两年多以前,这本书打算以《新闻人的光荣与梦想》留名于世。岂料,出版商不同意,他觉得这个书名太宏大,太正点,多了点装腔作势,少了点率性随意。

想想也是,我既不是司马光,也不是威廉•曼彻斯特,写的不是《史记》,也不是《光荣与梦想》,何必正襟危坐,皱着眉头扮深刻?

我听从了出版商的意见,将本书更名为《新闻人的世界》。我觉得这样的书名平实,朴素,与我彼时的心境倒也吻合。

彼时,我刚刚从法学院拿到博士学位,对读书的认识,已从求生存过渡到求智慧,对人生的体悟,从重胜负转变为重苦乐,对新闻的感受,也从志业改变为职业。至于少年得志、出名要趁早之类的词句,我已不再那么执著。

你在本书中看到的那些一挥而就的、书生意气的“大我宣言”,大多是此前写出来的。此后,我已将新闻理想,淡化为新闻专业主义的方法论,我用“放下枪比剑”之类的比喻,劝勉自己不要混淆“术”与“道”的界限,任由虚词、大词败坏新闻业的规则。

此前此后的不同心态,就是本书以“术”和“道”命名第一、第二部分的缘起。

2007年秋,原想读博士后的我,不再夸大使命的我,去了《南方周末》,以一个笔名,继续我在新闻江湖的旅行,续写《新闻人的世界》。

一年后,我开始交稿。有趣的是,将书稿命名为《新闻人的世界》的那个出版商,改换了门庭,书稿不得不转手易人。

接手的浙江人民出版社,像女人反感男人的白面无须一样,讨厌书名的平淡寡味。喜欢从大众传播的角度考虑书名的他们,觉得“世界”一词,不能打动市场,要求我改。

版权是人家买去的,风险是人家承担的,不按人家的牌理出牌,似乎说不过去。

我妥协了,“世界”很快变成了“江湖”。他们说,好,这个词,水深,浪急,有深意。

既是江湖,就得有些匪气,有些侠气,有些书生气,有些殊胜因缘,有些缘聚缘散。于是,我以江湖弟子的口气,重新润色了每一章的标题和导语,并且信笔由缰地增写了本书的第三部分——“江湖中的我”。

反观眼下的书稿,还真生出些江湖豪情,多了几分性情,少了几分伪饰。

现在,我要站在第11年的时间节点上,给这本书撰写序文。在这电闪雷鸣、暴雨倾盆、不敢开空调不敢用电脑的夜晚,用钢笔在稿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地画,内心反倒宁静得近乎致远了,几年前在杭州、在我的一部新书的研讨会上的发言,涌上心头。

那一天,我跟大家说,驱除骄傲心,驱除虚妄心,常怀感恩心。

这一刻,我仍然想说这三个短句。

驱除骄傲心,于我,本来不应该是一个问题,因为我实在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资本。在讲究出身、门庭、名校、衙门的当下中国,我的家庭出身,我毕业的大学,我的第一份工作,虽不至于卑怯,委实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可我尚未泯灭的谦卑告诉我,过去的日子里,我总是不能彻底摆脱傲物、浮躁、轻狂的坏毛病。

本书一校的时候,我仔细翻看了一遍,若干篇章,文脉不同,或淡定,或张扬,若干细节,文气相悖,或踏实,或轻薄,它们矛盾地组合在一起,将我的坏毛病一览无遗地表现出来。

我不想去改正,它们是我个人心灵历史的轨迹,也是一个过渡时代的新闻记者在中国转型时期梦想、挣扎、彷徨、游移的见证。姑且立此存照吧,日后,我还可以从中看出我年轻时代的真实面目,不会在遗忘中吹嘘自己的过去。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3:35

第一部 江湖中的“道”:我们是,而且只能是记者

我们是记者,不是商人,也不是政治家;

我们是记者,不是学者,也不是小说家;

我们是记者,不是牧师,也不是革命家。

过去几年,我始终在为记者是什么不是什么而抓狂,陆陆续续的肯定和否定,是问道的声音,是对新闻价值观的追寻,我需要弄清楚,我为什么要做记者,我又为什么热爱新闻。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3:36

第一章 “看不到晚霞,也看不到晨曦”

“我们正处在既来自过去,又达不到将来的中间环节,我们既看不到黄昏的晚霞,也看不到黎明的微曦,未来的人啊,你们也许永远不可能理解我们。”

作为过渡时代的发言者,多年前记诵的赫尔岑的诗句,常常会触动我敏感的“新闻心”。我们不愿傍大款,也做不了世界新闻史上挂满勋章的扒粪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秉承理性建设性的态度和立场,与我们的国家一起拥抱全球化,在一个千年未有之变局中,与各种进步力量一道“咸与维新”。

本章中的四篇文章,第一篇是我一本老书的后记,喃喃自语地道明了我的认知,也暴露了我的软弱;后面三篇,是我为报纸杂志撰写的试刊词,或者记者节社论什么的,因为此类文章往往是以编辑部名义发布的宣言,所以,它们很豪言壮语,很大义凛然,很理想,很“大我”。
阅读全文:http://www.bookdna.cn/book-1315.html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4:35

这是一个记者的新闻史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2-09 15:27

怎么没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7-24 10:37

同问,怎么没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