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头

二维码

阅读数: 13456 | 回复数: 4

发表于: 2016-07-06 11:46
中国多头
 

作者:徐玉婴
简介:《中国多头》内容为:当[百年一遇]撞上[三十周年],在外企与国企的夹缝中,习惯做多的浙商突然遭遇[突袭],引发一场期市、股市、楼市的多空对决,浙商多头思维遭遇挑战。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1:47

中国多头

我们身边的战争

127年前,61岁的中国首富胡雪岩做了个决定:他动用1000万两白银,要跟入侵中国的外国丝商打一场“大战”。这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商战,因为当时清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不过6000万两,而3年后慈禧太后“过生日”修颐和园,也不过花了这个数目。胡雪岩采用的策略是大量购进生丝,囤货居奇,只在4个月内,他便垄断了中国的生丝市场,外商想购一根生丝,都得由他点头。也就是为了这个点头,胡雪岩前后投入1500万两白银。此时,若外商扛不住,只得高价向他购买生丝,他便大赚;若胡雪岩扛不住,便得低价向外抛售,他便大亏,天堂与地狱就在那一刻无限接近。最后,还是胡雪岩滑落到了地狱,生丝大战胡雪岩惨败,3年之后,他在“天堂”杭州郁郁而终。

100年以降,胡雪岩的“战争”早成史书传奇,我在埋葬了胡雪岩的这座城市里阅读徐王婴的新著《中国多头》,不禁想起这段尘封往事。在我居所向南3公里,重修的胡雪岩故居黝黑地矗立在那里;从胡雪岩故居往东180公里,旧中国与新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依旧是座不夜的城市,60年前被取缔的上海证交所在1990年重新开市,业已成为金钱、欲望与黑幕的汇集地。百年以降,所有速朽和不朽的均已灰飞烟灭,那还有什么是不变的呢?答案可能就是“战争”,而且它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并不知道。

徐王婴在她的《中国多头》一书中讲述了诸多期货博弈的故事,个中关于大豆的传说可能是最为惊险的:2003年末,中美经贸关系紧张,中国政府宣布将向美国派出大豆、棉花等农产品的采购团。但当得知“中国大豆采购团”到来时,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豆期货价格剧烈攀升,在中国企业以高价买下不到一个月,豆价大跌50%!大多数中国本土大豆压榨企业亏损破产。随后,跨国粮商低价并购,本土榨油企业全面溃败。到2006年,在中国排名靠前的大豆企业中,只剩下“九三油脂”一家没有外资背景……

比这场国家主导的贸易战更惊险的是大豆期货的内战。2007年,由国内民资组成的浙商系看多大豆行情,在由国资背景的中粮系持续抛空的情况下大量吸纳,熬到2007年8月,浙商系大胜,浙商多头至少赚了7—8个亿,而空头司令中粮系的亏损超过15亿元。但到2009年3月,风云巨变,徐王婴在书中这样写道:“宁高宁接到有关部门平抑物价的指示,组织了一个值得信任的、极其保密的队伍,亲自督战指挥这场‘做空战’。3月3日晚他直接向操盘手下令,注入数倍于多头主力的资金,把豆油价格打下去。当天大跌之后,第二天又组织一批资金再进去,开盘就直接打到跌停。浙商多头在此役中伤亡惨重……此事极其秘密,连中粮的许多高层也未得知……”这样的故事若放在商战小说中,可能会成为吸引眼球的高潮所在,但在徐王婴这部半纪事的著作中,却是个冷冰冰的现实,它没有体温,仿佛在别处,回神时却发现就在身边。

期货是少数人的游戏,但又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联。就像在上面所述的大豆战争中,看似发生在城市里某些人中的故事,却已然影响到了黑龙江一个村庄中的农民决定出去打工,而不是在家里种大豆,因为种大豆实在没钱赚。就像弗里德曼说的:“全球化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零件”。徐王婴写作此书,一则是将一个为人陌生的群体放到了舞台上,但同时也包含了她希望我们认识这个时代另一面的含义。

我与徐王婴相识多年,一同生活在杭州,同临著名的京杭大运河,我看着她一步步走上多产的创作之路。她是一个聪慧而勤奋的人,几年前她告诉我,她要离开杭州到《上海证券报》工作,此时的她在杭州早已有了家庭和孩子,却依然保留了外出闯荡的勇气。不久后,她又回到杭州,在一家产权交易所工作,因了工作的关系,她接触到很多属于少数人的事情,这也构成了她写作此书的部分素材,更赋予了此书别样的魅力。但与这些相比,我更喜欢她在书中所传递出的思想、心得与发现,比如她借书中人物所说的:“政府有形的手最终还得让位于市场无形的手”;比如“所谓多头不死、空头不止,反之亦然。多头与空头,一盘永远下不完的棋……”朴实而智慧的文字,传递着一个江南女子对现代商业的思考。

吴晓波

2009年4月于杭州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1:47

中国多头

2008年。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与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大背景下,在雪灾与“5•12”四川大地震中表现出无疆大爱的浙商群体突然遭受“空袭”。

于是,媒体上出现了有关浙商“自杀”、“跑路”、“破产”、“倒闭”等消息。“浙商过冬”,成了2008年浙江经济界一个普遍的话题。

为什么来自大西洋海岸的“金融海啸”对浙商群体的影响远远超过了国内其他商帮?浙商,在这一次突然来袭的“空战”中又该如何应战?

本书以第三人称的手法,以财经记者晓墨的视线为线索,虚实结合,通过描写浙商在期市、股市、楼市的商战,揭示出浙商群体在改革开放30年中所形成的最突出的经营战略——全线做多。

的确,过去的30年,浙商以商贸起家,以低成本扩张并迅速做大。无论是实业投资还是资本投资,大多保持多头方向。正是因为浙商喜欢和擅长做多,才有了浙商企业普遍喜欢多元化的特点,也才有了浙商资本的快速积聚。

然而,30年后的浙商,已经进入全球化商战的时代。其对手,不仅仅有国内其他商帮,还有国内具有垄断优势的国有企业,更有大洋彼岸的跨国巨头。先前因国内的改革开放所形成的顺风顺水的气候、环境都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对冲基金、索罗斯基金等金融大鳄随时可能掀起巨浪,淹没毫无准备、头寸不足的草根浙商。

无独有偶。本书主人公——晓墨赴美游学前后,正值美国金融危机大爆发之际。作者捕捉到浙商在2008年期市、股市、楼市的“多空大战”中,沉着、机智、顽强地作战;还捕捉到美国总统大选、石油暴涨暴跌、雷曼倒闭、花旗分拆等国际风云的变幻,以及两者之间的微妙关系。

多头,是一种方向,还是一种战术,更是一种战略。

梳理浙商的作战方向或者战术策略,并不是作者所要表达的最终目的。

由战略看到商道——知其白、守其黑,知其雄、守其雌,知其阳、守其阴,所谓“道可道、非常道”。

这才是更重要的。

徐王婴

2009年3月于杭州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1:47

引子

终于穿越日光线的阻隔,自地球的西端飞回东面,降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机场了。走下机舱,晓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半个月的行程,美国之行让晓墨饱览了夏威夷旖旎的风光、加州火辣辣的阳光;感受了西点军校的安静;华尔街的神秘……

更大的收获还不在此。两个多月来,一直困扰着她的一些问题,竟然在地球的另一端找到些许端倪——截杀浙商多头的力量,一股隐形的力量,原来与华尔街的神经搭在一起!

华尔街,那条只有550英尺长的小街。高楼林立,教堂肃然,公墓沉静的小街。纽约股票交易所、花旗银行等大楼里,每天上演着多少人间的悲喜剧!

晓墨的同学们拍了好多好多照片,在华尔街,在自由岛,在联合国总部……。美国,对于他们这些EMBA的学员来说,是最好的实战案例课堂。

来自杭州的晓墨,参加的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EMBA海外游学考察活动。这次学校组织了北京班、上海班、河南班、杭州班、广州班等五个班的同学赴美游学。

其实,是因为各个班的学员大多是在职的企业老总,事务繁忙而抽不出身来,学校里只好将这么多个班级拼凑成一个考察团。

而晓墨的内心里是奔了华尔街去的。她想知道:什么才是华尔街的意志?家乡那些草根出生的企业家们,他们的企业生死与华尔街有着怎样的联系!

2008年10月7日夜晚。

从纽约飞回北京后,晓墨又从北京径直飞往杭州。再过两天,北京就要召开十七届三中全会了。晓墨很想感受一下这期间家乡的气氛。

从萧山机场回杭州市区,车子经过钱塘江大桥的时候,晓墨微微感到了一点寒意——已是子夜时分,江面的风,不经意间就渗透到人体内。

而飞机降落时是什么感觉?与夏威夷飞旧金山时似乎有着太大的落差——从降落中的机窗望出去,旧金山就像一座硕大的由金子镶嵌而成的棋盘;相形之下,萧山或者杭州的夜景还是要黯淡得多。

但这并不要紧。只要我们的经济仍然在上升的轨道,只要我们的企业仍然在追赶,只要我们的浙商朋友仍然在健康地发展……。

凌晨两点。

时差还没倒过来的晓墨,在经过17个小时的飞行之后仍然兴奋地睡不着!

“明天上午,我一定要看一看盘面!”

刻意不带电脑,半个月没上过网的晓墨知道:回国后,回到家,也就回到了现实,她心里惦念的事情终是放不下的。

10月8日。

打开盘面——绿惨惨的颜色扑面而来。无论是股市还是期货,全是一片惨绿色!

“百年一遇”的极端行情带着冬天令人窒息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国庆节后的6、7、8号,三天的盘面连起来看,更是惨不忍睹。先看期货,期货市场不但破天荒地出现了全线跌停的情形,而且橡胶、大豆、豆粕、豆油、沪铜5个主流期货品种出现了“三板跌停”。不得以,上海期货交易所对出现连续三跌停的橡胶0811、0901合约进行停牌处理,之后又对交易双方进行了强制平仓。

股市的情景跟期货比,也好不到哪里去。周一(10月6日)收盘的美国股市已连续第四个交易日收低,道琼斯工业股指数挫369.88点或3.58%,报9955.50点,这是从2004年10月来第一次收在万点下方。受美股拖累,欧洲、拉美、亚洲股市周一也遭受四年来最大重创。而俄罗斯媒体在10月7日报道,由于遭遇了“黑色星期一”,俄罗斯股市7日上午再次停止交易。

由于国庆长假躲过风险的A股市场,终于在节后的第一周用补跌来“响应”这一场全球性的股灾(国庆长假期间美股累计下跌达7%;之后的统计是:节后的这一周,国内A股市场五个交易日全线收阴,上证综指创自1996年12月实施涨跌幅限制以来的第二大单周跌幅)。

晓墨的心好象被刺了一下。“难道,是自己把华尔街的噩运带回中国了吗?”一向不迷信的她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虽然,她既不炒股也不玩期货;而她本人也不是企业家。

但作为奔走在中国民营经济第一线的财经记者,她一直关注着浙商群体的成长;关注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财经界的动态。

这一次,她将关注的焦点放在出没于期货市场、股票市场,以及房地产市场的浙商群体身上。

在这个百年一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历史背景下,中国改革开放恰逢三十周年。而30年改革开放中崛起的浙商群体,正当“小荷初露尖尖角”的少年时期,却遭遇了一次突然而至的“空袭”。

眼前闪现出十多天前在美国夏威夷珍珠港看到的画面。那海天一色、风景如画的珍珠港,历经劫难而复生存的珍珠港。

二十世纪初的美国海军,在前一个晚上还刚刚参加过歌舞晚会的年轻水兵们;谁会料到第二天会遭受突如其来的日军“偷袭”?

好在今天身在中国。一个有着5000多年历史文明,曾饱受沧桑又充满生机与神奇的东方大国。坐在杭州,这个西子姑娘般温婉的城市里,晓墨的内心里多少还有些底气。

10月9日—12日,人们期盼已久的十七届三中全会顺利召开,并且给中国经济界传来丝丝暖意。30年前,中国以农村家庭承包制为突破口掀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30年后的今天,再一次祭起了“推进农村改革”的大旗,掀开了中国又一轮改革开放的大幕!

电话玲声响起来。有人报料说浙江又有一家龙头企业倒下了。回国后,晓墨接到的第一个采访任务,其内容就事关企业的生死……
阅读全文:http://www.bookdna.cn/book-338.html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06 13:51

这本书还不错啊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