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请你原谅我

二维码

阅读数: 16910 | 回复数: 5

发表于: 2016-07-27 19:11
妈妈请你原谅我
 
 


作者:曾维惠
简介:陆丹丹,今年十一岁,是一个五年级的学生,喜欢手工折纸,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她一直不理解做老师的妈妈为什么对自己那么严厉,她感到十分委屈。在母女关系稍微缓和时,妈妈又忽然要带她去见一个陌生的叔叔,她很害怕有陌生人介入她和妈妈两个人的生活。她越来越叛逆,和妈妈、别的老师以及那个叔叔作对,目的就是要惹恼妈妈,因此也闹出了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最后,因为一个契机,她学会了理解与原谅,真正地成长起来。小小女孩有哪些不愿明说的心事?单亲家庭中的母女矛盾如何化解?亲人之间如何传递爱和感恩?陆丹丹用她的亲身经历诠释了成长的烦恼与欣喜。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书号:9787533939397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19:37

第一卷 第1章 招募造反派

  初夏时节。花草树木都在夏日的阳光下疯狂地发枝展叶,开花结果。

  在城市的一角,有一个绿树成荫的居民小区,这里环境优美,非常适宜居住。陆丹丹和妈妈便住在这个小区里。

  城市的初夏夜晚,有一丝闷热。

  陆丹丹抱着睡衣,跑进卫生间,“砰”的一声,关上卫生间的门,把目瞪口呆的丹妈妈关在了门外。

  “哗哗哗——”卫生间里响起了水声。陆丹丹打开水龙头,站在淋浴头下,也没有抹沐浴露,只简单地冲洗了一下,便用浴巾胡乱地把身上的水擦干,又胡乱地穿上睡衣,从卫生间里出来。

  从卫生间里冲出来的陆丹丹,和丹妈妈撞了个正着。

  “你看你看,脖子上还有泡沫呢,都没洗干净……”丹妈妈一边唠叨,一边挡在陆丹丹的前面,她想让陆丹丹重回卫生间去,把脖子上的泡沫清洗干净。

  陆丹丹不等丹妈妈把话说完,便侧身从丹妈妈身旁挤过,跑进自己的房间,又“砰”的一声,把房间门关上了。

  “丹丹,丹丹……”丹妈妈敲着门,叫了几声,没听见陆丹丹的回应,便叹了一口气,到书房备课去了。

  在妈妈敲门的时候,陆丹丹一头钻进被窝里,用被子把自己的头蒙得紧紧的,她不想听到妈妈的叫声。

  丹妈妈离开后不久,陆丹丹赶紧把被子掀开,她已经被蒙得满头大汗了。陆丹丹坐在飘窗上,理了理凌乱的头发,重新绑好马尾辫,看着窗外的风景。

  小区的林荫道上,一个女孩儿挽着妈妈的手,在昏暗的灯光下,慢慢地走着。陆丹丹不屑地“哼”了一声,那神情,仿佛在说:“走个路,还要妈妈牵着手,都多大的人了……”

  陆丹丹记得,自己好久以前就不再牵着丹妈妈的手走路了,她甚至不再喜欢和丹妈妈一起出去散步,每当妈妈说:“丹丹,我们出去散步吧。”陆丹丹总会说:“你自个儿去吧,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要我陪……”

  陆丹丹老是觉得自己是个大孩子,而丹妈妈却是一个小孩子,仿佛还要依赖她一样。

  不过,更多的时候,陆丹丹会觉得丹妈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熊婆。嘘——这话可不能让妈妈听到,这是陆丹丹自己对丹妈妈的称谓。

  陆丹丹鄙视过了窗外那个牵着妈妈的手散步的女孩儿后,便起身来,一把抓起床头柜上那个毛绒大狗熊玩具,把它使劲地摔到床上,然后,指着大狗熊说:“瞧你这丑模样,还天天换着花样惩罚我……哼,我得给你点颜色看看!”

  陆丹丹拿起水彩笔,给大狗熊画了一个大大的黑眼圈。这个眼圈本来就很黑很黑的大狗熊,这下,那双眼睛仿佛两个黑洞一样,看起来丑极了。

  “哼,这下,你更丑了吧?”陆丹丹扔掉水彩笔,指着大狗熊说,“老熊婆,你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你赶紧向我求饶吧,看谁能帮你!”

  陆丹丹把大狗熊当成了丹妈妈,把大狗熊折腾了一通,然后,用被子把它盖了个严严实实,说:“你躺在被子里冒汗去吧。”

  陆丹丹折腾完了大狗熊,便拿出作业本,准备做作业。但是,陆丹丹磨来蹭去,就是不想做作业。最后,她在语文作业本上写了这样的文字:

  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拒绝做任何作业,请陆老师原谅。同时,我以此来对今天白天面壁思过一节课表示抗议!

  今天白天,陆丹丹一点也不开心,当然,陆丹丹的妈妈——五〈1〉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也一定不开心,因为陆丹丹既是她的女儿,也是她的学生,陆丹丹在班里闹情绪,她能开心吗?

  一大早,丹妈妈一进教室便看到黑板上写着几个字:

  招募造反派!

  丹妈妈看到这几个字极为生气,因为,现在已临近期末考试,而班里的同学都老不在迎考状态。她总觉得有一小股力量在扭着这个班,总有人惹是生非,让这个班时不时有大事小事发生,让丹妈妈头疼不已。现在,竟然还有人公开在班上招募造反派,想要公开造反,真是胆大妄为!

  “这是谁写的?!”丹妈妈站在讲台上,用力拍了一下讲桌,然后严厉地问。

  同学们都吓得把头埋得很低,生怕这个罪名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来。唯有陆丹丹,把头仰得高高的,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看。

  丹妈妈其实是一个极有威信的班主任,她所带的班,年年都被上级评为优秀班级,班上学生的成绩总评,年年都名列前茅。丹妈妈也非常关心学生,大家都不叫她陆老师,都亲热地叫她“丹妈妈”。班里的机灵鬼加淘气包丁小天曾在班里说:“丹妈妈呀,对我们真是‘铁匠铺卖豆腐——软硬兼施’。”

  不过,近年来,丹妈妈总感到力不从心,因为,近两年女儿陆丹丹在自己的班上总爱时不时地弄点或大或小的动静,让她感到特别不省心。所以,丹妈妈的脾气也渐渐暴躁起来,处理事情的时候,明明不想生气,但表现出来的,却是非常地生气。

  这不,今天,丹妈妈看到招募造反派的标语,便大发雷霆。丹妈妈拍过讲桌的手,隐隐作痛,因为用力过猛。

  “这是谁写的?!”丹妈妈又问了一遍,声调较上一次提高了许多。

  还是没有人回答。“戚飞扬,你作为一班之长,你应该知道这是谁写的吧?”丹妈妈紧盯着戚飞扬。

  戚飞扬抬起头来,摇了摇头,一脸的无辜。话又说回来,谁会当着班长的面做这种冒犯“皇威”的大事情呢?除非他想挨批。

  这时候,丹妈妈发现,机灵鬼丁小天那双小眼睛偷偷地瞄了陆丹丹一眼,然后捂住嘴,偷偷地笑了。不过,他没敢笑出声来。

  “夏子燕,你知道这是谁写的吗?”丹妈妈点了陆丹丹最好的朋友夏子燕的名。

  “我……我不知道啊……”夏子燕说这话的时候,头也不敢抬起来。这丫头,虽然平时做事风风火火的,偶尔和陆丹丹在一起也疯疯癫癫地来个小小的捣蛋,不过她比陆丹丹表现得要懂事得多,在丹妈妈面前,她也挺规矩。

  从丁小天和夏子燕的举动,丹妈妈基本确定,是她那宝贝女儿陆丹丹在招募造反派。

  “陆丹丹,你知道这是谁写的吗?”丹妈妈大声喝道。

  陆丹丹猛地站起身来,凳子朝后一推,“嘎”的一声,很响亮,吓得有几个胆小的同学差点叫出声来。

  “陆丹丹,你知道这是谁写的吗?”丹妈妈指着黑板上的字,又一次提高了声调。

  “我写的!”陆丹丹大声回答,她依旧把头仰得老高,看也不看丹妈妈一眼。

  又是陆丹丹的杰作!丹妈妈气得涨红了脸,扔下一句“跟我到办公室来”,便疾步走出了教室。丹妈妈需要换个地方,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

  现在,在这个班里,最让丹妈妈头疼的,就要数陆丹丹了。要是别的同学犯了错误,丹妈妈会语重心长地给他们讲道理,然后,一手扶着他们的肩膀,把他们送出办公室。这样,犯了错误的同学便会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并且恨不得马上就改正给丹妈妈看,以报答丹妈妈的语重心长之恩。

  然而,陆丹丹和丹妈妈,都以双重身份出现在对方面前:陆丹丹既是学生又是女儿,丹妈妈既是老师又是妈妈。这样一来,她们的交流就备受考验,尤其是在陆丹丹犯错误的时候,丹妈妈往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与此同时,陆丹丹也会死撑着不承认错误。她们之间,渐渐竖起了一堵高高的墙。

  陆丹丹来到了丹妈妈的办公室。

  “你招募造反派做什么?”丹妈妈问。

  “你明知故问。”陆丹丹的声音不大。

  “都快期末考试了,不好好复习,还想造反?”

  “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你吃喝拉撒都是我在管,怎么会与我无关?”丹妈妈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的吃喝拉撒,你也可以不管了。”

  “你!”陆丹丹的话,把丹妈妈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到教室里去,面壁思过,一节课。”丹妈妈扔下一句话,便出了办公室,朝教室走去。

  “我就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凭什么让我面壁思过?”陆丹丹大吼着,跑出了办公室。

  不过,陆丹丹宁愿到教室里面壁思过,也不愿意待在办公室里。那里的老师们会轮流给她做思想工作,什么妈妈一个人带你生活也不容易啊,什么替妈妈着想啊,什么女儿长大了要做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啊,什么……哎呀,反正都是替丹妈妈说话,从来都没有谁替自己说过半句话,所以,陆丹丹讨厌丹妈妈的办公室,她飞快地跑了出来。

  其实,在教室里面壁思过一节课,也挺好的。反正吧,不用记笔记,不用回答问题,不用跟着大家伙儿一起朗读……只管盯着墙壁,想看哪条缝儿就看哪条缝儿,想看哪个坑就看哪个坑,想把墙上的乱七八糟的纹路想成什么图案就想成什么图案……反正,对陆丹丹来说,面壁思过,也不是第一次了。

  为了表示自己对面壁思过的抗议,这一节课,陆丹丹故意打了十次喷嚏,并且每个喷嚏都震天响,非得要把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这里,她才罢休。其中有一个喷嚏,陆丹丹把尾音拖得好长好长,估计足足有三十秒。就冲这个喷嚏,丹妈妈恨不得把手中的教科书朝陆丹丹扔去。除了这十个震天响的喷嚏,陆丹丹还举手要求上厕所,她一共上了五次厕所。这一节课,丹妈妈被折腾得没有完成原定的教学计划。

  晚上,回到家里,丹妈妈本来准备好好地和陆丹丹谈一谈,但是,陆丹丹却一头扎进卫生间,马马虎虎地洗过澡,又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丹妈妈吃了个闭门羹。

  陆丹丹折腾完了大狗熊,在语文作业本上写了表示抗议的留言,便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可是,陆丹丹怎么也睡不着,便翻身起床,拿出日记本,开始写日记:

  尊敬的丹妈妈同志:

  晚上好!

  不过,我估计,此刻的你,一点儿也不好,因为我招募造反派的事,因为我面壁思过时打了十个喷嚏的事,因为我一节课上了五次厕所的事……反正吧,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好。不过,现在的我,挺开心的,因为,我刚刚把大狗熊教训了一通,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丹妈妈同志,我想给你提一个要求: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对我这么凶了。班里别的同学犯了错误,你都是语重心长地给他们讲道理,你总是摸摸他们的头,拍拍他们的肩膀,轻声细语地说:“老师相信你会改正的啊……”可是,你怎么对我就那么凶呢?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女儿。

  丹妈妈同志,这段时间,你对我的误会与偏见,可真不少啊。上次,我做清洁,被扣了分,你一口咬定是我故意不打扫彻底。真是的,在你眼中,我就是那样一个不负责的学生吗?我还是挺看重班级荣誉的。上次,我明明肚子疼,在数学课上去了两趟厕所,你却说我故意捣蛋,你也不调查清楚就这么冤枉我,要是我不忍着,那节数学课,我可能会上五次以上厕所。

  反正吧,丹妈妈同志,你对我就是有偏见,你就是喜欢误会我。

  我承认,我招募造反派这事做得不对,但是,你怎么就不检讨一下你自己呢?

  唉,今天这么一来,谁还敢加入我的造反派呀?我只有独自揭竿而起,独自造反了。既然成立不了造反派,那么,我就独自造反吧。丹妈妈同志,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晚安,好梦。

  陆丹丹

  猴年马月老鼠日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0:22

第一卷 第2章 玩失踪

  早晨,丹妈妈起了床,便敲响了陆丹丹的房门:“丹丹,闹铃没响吗?起床了,赶紧洗漱,读一会儿书,准备吃早餐……”

  每天早晨,丹妈妈都会在陆丹丹的房门前,说着几乎相同的话。以前,陆丹丹总是揉着那双还不想睁开的眼睛,慢吞吞地从被窝里钻出来,懒懒地换好衣服,歪歪斜斜地走到卫生间去洗漱,然后拉长腔调像唱歌一样地读一会儿书,便开始狼吞虎咽地吃早餐。

  说实在的,陆丹丹虽然不喜欢丹妈妈的唠叨,更不喜欢丹妈妈催她起床的声音,但是,她特别爱吃丹妈妈做的早餐。丹妈妈做的早餐,花样很多:香肠炒饭、肉丝炒饭、鸡蛋煎饼、油炸锅巴、番茄鸡蛋面、鸡汤素面、皮蛋瘦肉粥、八宝粥……一周有七天,七天的早餐基本不会重复。这一点,陆丹丹必须承认,她十分佩服丹妈妈。她曾和好朋友夏子燕戏言:“妈妈要抓住女儿,一定要先抓住女儿的胃哦。”

  今天,丹妈妈敲过门后,便去厨房做早餐去了。可是,丹妈妈快做好早餐了,还不见陆丹丹到卫生间洗漱的身影。丹妈妈又来到陆丹丹的房门前,敲了敲门,大喊:“丹丹,再不起床,要迟到了!”

  可是,陆丹丹的房间里鸦雀无声。丹妈妈转了一下门把手,奇怪的是,房门竟然被打开了。丹妈妈隐约感到了不对劲。以前,陆丹丹睡觉都是要反锁房门的,她绝对不允许丹妈妈半夜溜进来查房,她曾对夏子燕说:“我最害怕有人半夜溜进我房间,还伸出手来掖被子。每当那个时候,我会做一个梦:一个幽灵飘进了我的房间,它伸出手来,想要把我抓走……哎哟,可怕死了……”夏子燕笑着说:“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陆丹丹,竟然怕幽灵啊!”

  丹妈妈走进陆丹丹的房间一看,不好了,房间是空的,根本没有陆丹丹的影子。丹妈妈迅速地到书房和阳台都检查了一遍,也没有看到陆丹丹的影子。丹妈妈急了,她抓起电话,第一反应就是给夏子燕家打电话,看陆丹丹有没有去夏子燕家。

  “喂,是子燕吗?丹丹在你那里吗?啊……不在啊……她有没有告诉你,她去哪里了?啊,真不知道啊……”丹妈妈挂下电话,抓起手包,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丹妈妈一边挤公交车,一边不停地拨打着电话:“喂,丹丹在你那里吗?啊,不在啊……好的……有消息了告诉我啊……好的……”

  来到学校里,丹妈妈冲进教室,现在还比较早,教室里只有几个同学,他们都奇怪地看着慌了神的丹妈妈。

  “你们看见丹丹了吗?”丹妈妈着急地问。

  “没有。”几个同学都这么回答。

  “要是看到她了,给我打电话啊……”丹妈妈说完,转身跑出了教室。

  丹妈妈找遍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陆丹丹的身影。这时候,夏子燕来了,她着急地问丹妈妈:“找到丹丹了吗?”

  “没有,你也帮我找找啊,你是她最好的朋友,说不定她会和你联系的,谢谢了……”丹妈妈说完,便朝校外跑去。

  夏子燕纳闷了,这陆丹丹,在玩什么游戏呢?按她的性格,是不会轻易离家出走的呀。她曾说:“我才不离家出走呢,要是被人骗去卖了,就没有自由了,哈哈,待在家里多好呀,有丹妈妈管我的吃喝拉撒,有丹妈妈陪着我拌嘴,生活真是美好啊,哈哈!”夏子燕也转身出了校门,她要去人民公园、溜冰场等地方看看,那是她和陆丹丹经常去的地方,说不定陆丹丹这会儿正在那里没心没肺地玩呢。

  夏子燕在人民公园没有看到陆丹丹,便跑到溜冰场去找。在溜冰场,夏子燕遇见了丹妈妈,丹妈妈着急地说:“子燕,丹丹昨天和你说过她要离家出走吗?你知道她手里有多少钱吗?够坐车和吃饭吗……”

  “没有……她没有说要离家出走啊……”夏子燕气喘吁吁地说。

  “我去别处找,你如果找到了丹丹,一定先给我打电话啊。”丹妈妈一边说,一边又跑开了。

  唉,一向沉稳的丹妈妈,这回真的急疯了。

  丹妈妈返回到家里,来到了陆丹丹的房间。丹妈妈知道陆丹丹有写日记的习惯,她想从陆丹丹的日记里寻找到蛛丝马迹。

  然而,陆丹丹放日记本的抽屉上了锁。丹妈妈顾不上这许多了,她找来一把螺丝刀,把抽屉给撬开了。丹妈妈翻开了陆丹丹的日记本:

  丹妈妈同志,你真是越来越可怕了,白天,你是老熊婆,晚上,你是老妖婆,唉,我真是服了你了,你可不可以别那样贼眉鼠眼地盯着我呢?

  今天,我又被丹妈妈惩罚了。我不就是一首古诗没有及时背诵吗?犯得着惩罚我扫地吗?哼,我又不穿越回古代去,为什么还要背那些读不懂的古诗呢?真是好笑。

  老天爷!我怎么有这么一个丹妈妈呀!下辈子再投胎做人,一定不能做丹妈妈的女儿!老天爷,你知道这丹妈妈同志多么残酷吗?她对我越来越苛刻,我还是她的女儿吗?我有一点错,她就勃然大怒,对待我,就像对待敌人一样,唉,我陆丹丹,命苦啊……

  哼!凭什么要我哪样都做到最好?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我总是达不到你的要求,我不努力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电视里说,小孩儿是家长的脸面,我不优秀,你就没有脸面,是吧?我就要做一个不优秀的小孩儿,就让你没有脸面。

  几米说:小孩儿的错就是大人的错。我觉得这句话说得非常好。我为什么老是犯错误?肯定就是丹妈妈有错。难道不是吗?可是,每当我犯了错误,丹妈妈却要非常严厉地惩罚我,惩罚得比别的同学都厉害,我真是难以接受。

  ……

  反正吧,丹妈妈同志,你对我就是有偏见,你就是喜欢误会我。

  我承认,我招募造反派这事做得不对,但是,你怎么就不检讨一下你自己呢?

  唉,今天这么一来,谁还敢加入我的造反派呀,我只有独自揭竿而起,独自造反了。既然成立不了造反派,那么,我就独自造反吧。丹妈妈同志,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

  看着陆丹丹的日记,丹妈妈真是又急又气,急的是没有找到陆丹丹离家出走的蛛丝马迹,气的是丹丹竟然这么不理解自己,竟然一直怪自己把她管得太严了。唉,当个好妈妈,真是难啊!

  然而,丹妈妈不能停下来难过和责怪陆丹丹,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想办法找到陆丹丹。丹妈妈带着无比伤心和失望的心情,又跑出了家门。

  丹妈妈坐公交,倒地铁,但凡她带陆丹丹玩过的地方,都迫不及待地去看一看。她真希望在那些地方能找到陆丹丹。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现在,丹丹可是她最重要的人了。

  然而,丹妈妈在外奔波了一天,寻找了一天,心碎了一天,也没有找到陆丹丹。

  丹妈妈站在公交车的站台上,蹲下身,双手捂住脸,伤心地哭了起来。在家里,女儿和自己拌嘴,说气话,她都可以接受,毕竟,那么一个可爱的生命,在争吵中成长着,她一直相信:总有一天,女儿会变得非常优秀。所以,时时处处,她都严格要求女儿,希望她能比别的孩子优秀,将来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可如今,女儿非但不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还离家出走,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该怎么办啊?

  “阿姨,天黑了,坐车回家吧。”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一边说话,一边递给丹妈妈一张纸巾。

  牵着小女孩的手的年轻妈妈说:“回家吧,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想开些。”

  是啊,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想开些,还要寻找陆丹丹呢,如果自己有什么事,谁还会去帮她寻找宝贝女儿呢?

  丹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小区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小区里已经没有散步的人,许多窗户都已没有了灯光,人们渐渐睡去。

  丹妈妈走到自家房门前,掏出钥匙,费了好大劲,才打开了自家的房门。丹妈妈太疲惫了,她把钥匙塞进锁孔,竟然忘了应该往哪边转。来回转了好几圈,她才把门打开了。

  进了家门,看着陆丹丹房间那扇虚掩着的门,丹妈妈知道,陆丹丹还没有回家,如果陆丹丹在她的房间里,她一定会把房门反锁上。丹妈妈一头倒在沙发上,又无声地哭了起来。

  偌大一个家,以前,只有丹妈妈和陆丹丹,已略显冷清了,现在,女儿不知去向,就只剩下丹妈妈一个人,此刻,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世界上最伤心的人。

  在外奔波了一天,丹妈妈很累,她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她只是不断地流泪,感觉心在片片碎裂……

  突然,丹妈妈看到鞋架旁多了一双皮鞋,那个放陆丹丹拖鞋的位置,却是空着的。

  丹妈妈的心一阵狂跳,她几步就蹿到陆丹丹的房门前,推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门——

  陆丹丹竟然躺在床上,从她那均匀的呼吸可以判断出,她已经进入梦乡多时了。

  丹妈妈那颗悬了一天的心,终于落回了原位。此刻,她已经没有力气责怪眼前这个让她生气至极的女儿,她现在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软软地坐在了丹丹床前的地板上。

  丹妈妈伸出手来,她真想轻轻地抚摩一下女儿的脸颊,但她又怕惊醒了熟睡中的女儿,她的手停在半空中,犹豫了好久,又放回了原位。

  这些年来,丹妈妈一个人带着陆丹丹,生活也非常不容易。陆丹丹上幼儿园的时候,丹妈妈工作再忙,也要腾出时间来接送陆丹丹,还要挤时间陪她去游乐园。丹妈妈既当爹,又当妈,尽量让陆丹丹享受到童年的欢乐。

  陆丹丹上小学了,丹妈妈为了能更好地培养陆丹丹,便向学校提出申请,把陆丹丹放在了自己的班上。于是,在陆丹丹面前,她有了三重身份:妈妈、班主任、语文老师。

  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陆丹丹都非常听丹妈妈的话,成绩也非常优秀,这让丹妈妈感到十分欣慰。可是,从四年级开始,陆丹丹的脾气越来越大,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里,她都经常和丹妈妈顶撞,甚至故意和丹妈妈作对,唉,这叫丹妈妈感到十分头疼。

阅读原文:http://www.ijiwen.com/files/article/html/1/1693/index.html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9-13 10:35

作为一名妈妈,家里也有叛逆期小学女生,我感同深受。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9-29 10:35

aaac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10-29 21:55

找维新投票圆+Q3332536208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