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爱

二维码

阅读数: 17157 | 回复数: 1

发表于: 2016-07-27 19:30
无声的爱
 
 

作者:曾维惠
简介:哑桥是一个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的孤儿,被一个古镇里开中药铺的老奶奶收养。在老奶奶的悉心照顾和教育下,在古镇淳朴善良的民风熏陶下,他心灵手巧、尊老爱幼、乐于助人。帮老奶奶进山里采中药,把砍来的柴火无偿地分送给街坊邻居,勇敢地救助落水的女孩,不计前嫌地帮邻居扑灭大火却被烧伤……爱的教育、善的引导,演绎出动人的故事……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书号:9787533939380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2|评分共:1

发表于: 2016-07-27 20:11

第一卷 第1章 古镇哑桥,中山菊花

  “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

  笋溪河里,一只小船,载着满满的竹子,船头那位三十几岁的汉子,悠闲地吼着山歌,摇着船桨。伴着船桨在河水中响起的“哗啦、哗啦”声,汉子继续吼着他的山歌:“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哟嗬——嗬哟嗬嗬哟嗬——”

  小船在中山古镇渡口靠岸了。

  古镇这一排吊脚楼,成了笋溪河畔的一道风景线。吊脚楼上挂着的一个个红灯笼,仿佛在回望着古镇近千年的历史。

  汉子把两大捆竹子挪到岸上,再把一大捆竹子扛在肩上,一路小跑起来。汉子的脚步,移过中山古镇街上的一块块青石板,走过观音阁、万寿宫街、水巷子街,来到了一人巷街。

  汉子在“屈老仙斋”店铺前停下了脚步。

  “只求世上人无病,哪怕案头药有尘。”一副对联,挂在“屈老仙斋”的门框上,虽然刻字的木头已极为陈旧,但也格外醒目。

  “屈老仙斋”店铺门口,挂着簸箕、草鞋、笆篓、斗笠、蛐蛐笼等竹器,样样都编得小巧精致,堪称艺术品。屋檐下,整整齐齐地摆着一排花盆,花盆里种着的都是兰花。虽时值寒冬,但这些兰花,在主人的照顾下,依然充满着旺盛的生命力。

  店铺里面,靠墙摆着一列木柜。木柜上有许多小抽屉,抽屉上分别贴着标签,上写:决明子、柴胡、百合、黄芩、当归、山药、天麻、千日红……这是一列中药柜。柜台里,坐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一根淡紫色的发簪,把老人长长的银发挽成了一个发髻。老人一身布衣,上着深蓝色对襟棉袄,下着黑色棉裤,脚上则穿黑色千层底棉鞋。柜台上,摆着一把算盘,一本账簿。老人正在用她那枯树枝般的手指,拨弄着算盘珠儿,算珠儿与算珠儿相碰,发出清脆的“啪啪”声,从“屈老仙斋”里传出,在古镇的青石板上跳跃。

  “屈老仙人,竹子来喽!”汉子朝着“屈老仙斋”店铺里喊了一声。

  柜台里的老人就是屈老仙人。屈老仙人的小抽屉里的那些草药,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人们都称她为“救命神仙”。古镇上,没有谁能说得准老人到底有多少岁,据一个刚满百岁的老人讲:“我记得,我会拿竹竿打酸枣儿吃的时候,她就已经坐在柜台里卖药了……”

  人们也只知道老人姓屈,便叫她屈老仙人。好多年以来,屈老仙人的店铺外面,挂着的就是这块“屈老仙斋”牌匾,以及那副“只求世上人无病,哪怕案头药有尘”的对联。

  听到汉子的喊声,屈老仙人起身,朝里屋指了指。汉子明白屈老仙人的意思,他扛着竹子,进了店铺,朝里屋走去。

  汉子穿过屈老仙人的饭堂,便来到了天井里,把竹子横放下来。

  屈老仙人家的天井很大,地上有一口装有清澈的山泉水的石水缸,一个石凿的洗衣槽,两把放有蒲团的竹椅,墙壁上挂着一些工序未完的簸箕、草鞋、笆篓、斗笠、蛐蛐笼等,地上放着一些粗细不一的竹篾。抬头仰望,屈老仙人的家,还有一层阁楼。雕花扶梯、雕花窗户、雕花围栏,古朴、典雅。数十年前,是不是曾有一个美丽的女子,从天井,扶梯而上,倚栏沉思?

  汉子又回到店铺里的时候,屈老仙人递过一沓钱和一个草纸包,说:“邱老弟,辛苦你了!”

  汉子没有接屈老仙人手中的钱,他憨厚地笑了笑,说:“竹子是吃露水长的,不要钱。”

  “让你出力了。”屈老仙人拿着钱和草纸包的手,还停在空中。

  “我这身力气,不使出来,也没有用。”汉子说,“过几天,我再去给你装一船来。”

  屈老仙人收起钱,但坚持要把那个草纸包递给汉子。她说:“你们家菊花身子弱,这个你带回去,炖鸡汤喝。”

  汉子领了屈老仙人的盛情,接过草纸包,憨厚地笑了笑,出了“屈老仙斋”。

  汉子又回到渡口,扛起另一捆竹子,小跑起来。他跑过观音阁,跑过万寿宫街,跑过水巷子街,跑过一人巷街,跑过卷洞桥街,来到了月亮坝街,在“菊花绣坊”前停了下来。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递给汉子一块毛巾,说:“擦把汗,歇一歇,再扛到天井里去。”

  汉子姓邱,古镇人都叫他邱糍粑,他家有两家店铺——“菊花绣坊”和“邱糍粑坊”,这两块牌匾,是中山古镇上较为知名的招牌。

  女人是邱糍粑的媳妇,古镇人叫她邱绣花,她和自家男人一起,经营着“菊花绣坊”和“邱糍粑坊”这两个店铺。平日里,邱绣花主要负责绣坊的生意和绣品的生产,邱糍粑主要负责做和卖烟熏豆腐和石板糍粑。他们家的生意一直红火,让人眼馋。

  这时候,一个尖厉的声音,从“菊花绣坊”斜对面的“金嫂河水豆花铺”里传来:“哟,邱绣花,你家邱糍粑又劳动回来了?唉,你们家的烟熏豆腐和石板糍粑,可不知道砍败了人家多少竹林哟……”

  先闻其声,却不见其人啊,唯一抢眼的,是店铺门前那一锅热气腾腾的河水豆花。说话的人并没有露面。邱绣花想搭上一句话,邱糍粑扯了扯她的棉衣,小声说:“不要理她,吵吵闹闹的,影响生意。”

  一拨游人拥进了“菊花绣坊”和“邱糍粑坊”店铺,邱糍粑和邱绣花又忙碌开了。

  一个打扮精致的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从“金嫂河水豆花铺”里走出来:一头齐肩卷发,左额前别着一个闪亮的发卡,一件缎面小棉袄,一双缎面绣花鞋,一副看谁都不屑的神情。

  这人便是“金嫂河水豆花铺”的老板娘——金嫂。

  金嫂慢吞吞地走在古镇的青石板街上,一边走,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她家斜对门的“菊花绣坊”和“邱糍粑坊”店铺。

  这会儿,这两家店铺生意红火,邱绣花正在忙着给顾客找零钱,顾客们也正忙着挑选绣品:手机袋、零钱袋、储物篮、汽车挂件、布娃娃等。

  邱糍粑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我要十块烟熏豆腐,多放点辣椒。”

  “我要五块石板糍粑,多要点黄豆面。”

  “三块烟熏豆腐,四块石板糍粑。”

  “一块石板糍粑,一块烟熏豆腐,不要辣椒,要多点黄豆面。”

  ……

  邱糍粑忙而不乱:拨开炭火,把豆腐块整齐地摆放在篾箦上,认真地翻熏……那块又圆又大的石板上,也烤着好些石板糍粑……一块块拌好作料的烟熏豆腐装袋了,一块块滚滚烫的裹着黄豆面的石板糍粑装袋了……邱糍粑胸前那个大大的绣花口袋里,已经装满了零钱,汗珠儿爬满了他那溢满幸福的脸。

  这一拨顾客走了,邱绣花和邱糍粑坐在一起,开始清理刚刚收来的零钱。

  “嘁,多大的绣花口袋呀,一辈子也装不满吧。”金嫂酸不拉叽地说,“我小家小户的,一个小皮钱夹子就够用喽。”金嫂说完,摆弄着手里那个精致的钱夹子,翻来覆去地看。她主要是想显摆一下,看来这个皮质的钱夹子肯定价值不菲。

  邱绣花和邱糍粑没有理睬金嫂。

  “老板娘,我们吃豆花饭。”几个游客进了金嫂的店铺里。

  “来喽来喽。今天这生意呀,真是好得不得了哦……”金嫂故意把嗓门提得老高,表示自己要有收入了。

  金嫂忙着舀豆花,端调料,打饭……便没工夫来说闲言碎语了。

  “我还真巴不得她的生意天天爆满,这样,我们的耳根子也能清净些。”邱绣花说。

  “是。”邱糍粑说,“你可别搭理她,吵架不是好事。”

  “谁会理她呀,我吃饱了撑的。”邱绣花说。

  “咦,菊花呢?”邱糍粑问。

  “上山找兰花去了。”邱绣花说。

  “哑桥去了吗?”邱糍粑问。

  “去了,应该是采药去了。”邱绣花说。

  “这还好,有个照应。”邱糍粑这才放心了。

  ……

  山里,一块大岩石旁,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正在用小锄头刨地。男孩皮肤黝黑,嘴唇干裂,上身穿一件黑色的棉袄,用一根麻绳捆在腰间,下穿一条薄棉裤,脚穿一双麻鞋。少年的身旁,放着一个结实的大背篓,背篓里装着一些刚采的药材,有天门冬、黄精、何首乌等,还有几株刚挖出土的带着新鲜泥团儿的兰花。

  这会儿,男孩正在用小锄头专心地刨土,他在寻找什么宝贝呢?

  男孩刨开了那些岩石,刨开了岩石下面的泥土,刨出一个纺锤形的东西山海螺。男孩把刚出土的山海螺捧在手里,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男孩把山海螺放进背篓里,便起身,站在大岩石上,往远处看。

  远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正在用枯树枝轻轻地拨开林中的枯叶,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小姑娘的一头长发梳成了一根小辫儿,齐眉的刘海儿,让她显得格外文静。小姑娘身穿一件花布棉袄,脚穿一双绣花麻鞋,背着一个小背篓,背篓里装着一把小锄头,还有几株刚挖出土的兰花。

  男孩背着背篓,来到了小姑娘身旁。他从自己的背篓里拿出那几株兰花,放进了小姑娘的背篓里。小姑娘想了想,又把那些兰花从背篓里拿出来,分出一株留下,把另外的兰花全部放进了男孩的背篓里。

  男孩皱着眉头看着小姑娘,一副不理解的样子。小姑娘朝男孩打了个“钱”的手势,男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小姑娘的意思,是让男孩拿这些兰花去换钱。

  回家的路上,小姑娘走在前面,男孩慢慢跟在后面。他们穿过树林,下了山坡,一直走到古镇的石板街上。男孩目送小姑娘走进了月亮坝街,才一溜烟地消失了。

  男孩进了“屈老仙斋”。屈老仙人正在用戥子(一种称药用的小型杆秤)称着小抽屉里的中药,不足量的时候,添加一点,量大了的时候,抓起一点放回去,很多时候是刚刚合适,应该是熟能生巧吧。

  男孩没有打扰屈老仙人,径直进了里屋,到了天井里。男孩把背篓里的药材拿出来,摆放在洗衣槽里,等着屈老仙人来打理。

  男孩把挖来的兰花拿出来,准备种进花盆里。

  男孩不会说话,因为他是哑巴。

  小姑娘比哑巴多走了一段路,不声不响地钻进了“菊花绣坊”。

  “菊花,回来了?”正在绣花的邱绣花喊道。

  “嗯,回来了。”菊花小声地回答。

  “菊花回来了?”在“邱糍粑坊”店铺里忙碌着的邱糍粑来到了“菊花绣坊”。

  这时候,小姑娘已经进了里屋。她来到天井里,这个天井也很大,楼上的那一圈雕花围栏上,摆满了花盆。小姑娘拿出花盆和早就备好的石头、沙土,开始种兰花。

  小姑娘名叫邱菊。邱绣花生下女儿的时候,邱糍粑乐呵呵地采回一大捧野菊花,插在花瓶里,放在邱绣花的床头,算是犒劳邱绣花。邱绣花看着床头盛开的野菊花,便说:“这丫头,就叫邱菊吧。”

  这时候,“菊花绣坊”外,响起了金嫂的声音:“菊花,今天哑巴又帮你挖什么了?你躲那么快干啥呀?我又不抢你的东西……”

  金嫂来到“菊花绣坊”前,努力伸长脖子,仿佛想要把脑袋伸进“菊花绣坊”里,再伸到菊花家的天井里。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