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好好地长大

二维码

阅读数: 12981 | 回复数: 3

发表于: 2016-07-27 19:23
我要好好地长大
 
 


作者:曾维惠
简介:长江边长大的小镇男孩谷子,虽然自幼家境贫寒,却始终积极乐观,对未来充满了无限憧憬。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令他的生活从此改变:大火不仅毁了他那本就贫穷的家,更毁了他那稚嫩的脸庞……面对重重打击,谷子能否找回自信,战胜困难,重建美好的家园呢?故事以长江边一个民风淳朴的小镇为背景展开,书中的优美文字,将长江边令人神往的特色风光、令人回味的风土人情,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小镇男孩谷子面对种种困难时所表现出的乐观而坚强的态度,以及其努力建设自己心灵家园的励志故事,无不传达出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书号:9787533939168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19:56

第一卷 第1章 一场大火,映红了长江

  夏日的长江,江水猛涨,江面几乎比冬日里宽了一倍。河滩、卵石,都被江水淹没,要挨到秋天,它们才能重新露头,与阳光亲吻,与人们为伴。

  长江的上游,有一个民风淳朴的小镇。小镇离县城较近,近些年来各方面都发展较快,林立的高楼、宽阔的街道、繁密的商铺……再加上几条原始的青石板街,令这个小镇既有现代气息,也有古朴的味道。

  石板街的尽头,孤零零地立着一座平房,有砖砌的墙、瓦盖的顶、篱笆围成的小院,那扇木质大门,显得有些破旧。刚入夜,院子里,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正在“嚓嚓嚓”地切着猪草。

  “谷子,切完没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在门外喊。

  “谷子,走,到轿子石去玩吧。”另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一边喊,一边来到了谷子切猪草的地方,“要不要我们来帮你切猪草?”

  “别别别,切伤了你的手,我还得付医药费。”那个被称作“谷子”的男孩一边切猪草,一边说。

  “虎哥,你们家养猪吗?你还会切猪草?”女孩说,“只怕你们家养的都是珍珠吧?”

  “小月,如果说我们家养珍珠的话,你们家就是养妖怪的了。”被称作“虎哥”的男孩笑着说。

  “是,你说得非常对,因为你们家卖珍珠项链,我们家卖脸谱、木偶这些玩具。”小月说。

  谷子切完了猪草,拌上饲料,给圈里的两头猪送去。将猪食倒进食槽里后,他便洗干净了双手,说:“走!”

  谷子之所以把这“走”字说得这么响亮,是因为他已经煮好稀饭凉在锅里了,空心菜也洗干净放在灶台上了。晚上,爸爸妈妈回家来,炒个菜便可以吃饭了。

  谷子、小月和虎哥沿着长江边走着,再穿过一片斑竹林,经过观音岩,爬到了轿子石上。这块能容得下七八个人的岩石身处高位,坐在上面,如同坐在豪华的轿子里一样,能俯瞰长江,因此人们称它为“轿子石”。

  夏天的夜晚,爬上轿子石,吹着风,看着倒映在江水中的小镇的灯火闪烁着美丽的光芒,会让人忘记烦恼,心情舒畅。

  “下周就期末考试了。”小月说,“这个暑假一过,我们就是六年级的学生了,真好!”

  “哎哟哟,求求你了,小月大人,这么美好的时刻,能不能不说考试呀?多影响心情。”虎哥说。一听这话,就知道虎哥的成绩不那么拔尖儿。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好好考试吧,至少要对得起夏老师呢,她多关心我们呀。”谷子说。

  “也是。”虎哥说,“反正我能保证不交白卷,把该填的空全部填满。”

  “嘁,你这不是坑阅卷老师吗?所有的空都得看一眼,但所有的答案都是错误的,哈哈哈!”小月笑着说。

  虎哥笑了:“哎哟哟,我不至于那么差吧……”

  轿子石上,传来欢快的笑声。这笑声,逗得江心的水也一颤一颤,鱼鳞样的波纹,四散开去,令这长江的夜,看上去格外美好。

  笑过之后,谷子拿出刚刚摘的一片竹叶,两手分别捏着竹叶的两端,把竹叶的中间部分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我们的夜莺,又开始唱歌了。”小月说。她一直把谷子称作“夜莺”,因为谷子最喜欢在夏日的夜晚,用竹叶吹出好听的旋律。

  趁谷子不注意,虎哥轻轻地挠了挠谷子的腋窝。谷子一笑,手一松,虎哥便轻而易举地抢过了谷子手中的那片竹叶。虎哥也学着谷子的模样,开始吹竹叶。可是,小月和谷子听到的不是优美的旋律,而只是“噗噗噗”的声音。

  小月站起身来,对着长江,仿佛在进行诗歌朗诵:“在这美好的夜晚,在这豪华的轿子上,有一只想当音乐家的老虎,正在‘噗噗噗’地放着臭屁……”

  “哈哈!”小月的诗歌朗诵,把谷子和虎哥都逗笑了。

  “谷子,带网兜没有?我们去网鱼。”虎哥问谷子。

  “没带呢。”谷子说。

  “明知故问,这么大的一个网兜,带没带,能看见的呀。”小月说。

  “唉,要是带了渔网,就好玩儿喽。”虎哥觉得有些可惜,这样好的夜晚却不能网鱼。

  “没有带在身上,但是藏在土匪洞里了。”谷子笑着说。

  从轿子石上下来,谷子直奔观音岩上的土匪洞。这长江边上的观音岩,不仅有人们喜欢去求福求财求平安的观音,在那一排崖壁上,还有许多石洞,传说那是多年以前土匪们的杰作。谷子爬上观音岩,钻进一个土匪洞里,拿出了他的网兜。原来,头一天,谷子一个人来网鱼后,就顺便把渔网藏进了观音岩的一个土匪洞里。

  夏日的夜晚,在江边戏水的人比较多。劳累了一天,来江边吹吹风,玩玩水,真是惬意!谷子、小月和虎哥走了好一段路,来到了一处少有人戏水的地方,开始网鱼。

  谷子的网兜刚刚入水,便听到高音喇叭在吼:“接上级通知,长江水位将暴涨,请大家赶紧离开江边,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大家都见过江水暴涨的情形——冷不丁一个浪头打来,就把你卷进江中……着实很吓人。

  “唉,运气不好,走吧。”谷子一边收网兜,一边说,“回家吧。”

  谷子刚走进小院,便看到了停在小院里的三轮车,他知道,爸爸回家来了。今天是星期六,镇上的中学没有上晚自习,三轮车不会有多少生意,所以,爸爸提前收工回家来了。

  谷子进了屋,见爸爸正坐在凳子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吐出的烟雾一圈儿一圈儿地萦绕在他的头顶。

  “回来了?我正愁着呢,听说江水要涨,我害怕你到江边去了……”谷子爸爸不太会表达,他又说,“你回来就好。”

  谷子爸爸个头高大,憨厚老实,也不会算计,不管是蹬三轮还是到集市上卖东西,都傻乎乎的,时常被那些不老实的人算计,镇上的人们都叫他“傻大”。傻大除了经营地里的那点庄稼,便是没日没夜地蹬三轮车,挣钱贴补家用。他没有什么爱好,就喜欢抽旱烟。傻大抽的旱烟叶,是他自己种的,拿一小块地来种旱烟,收获的烟叶,足够他抽上一年。

  “谷子,要涨水呢,不要去江边……”一个声音从小院里传来。是谷子的妈妈回来了,她进院门的第一句话,便是叮咛谷子不要去江边。

  谷子妈妈个头矮小,背着一个装有擦鞋工具的小背篓,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显得非常吃力。谷子赶紧跑过去,接下了妈妈背上的小背篓。

  因为谷子爸爸的缘故,人们都把谷子妈妈称作“傻大婶”。傻大婶有严重的风湿病,发病的时候,她全身疼得只能躺在床上呻吟。一年四季,谷子家都会飘出一股药香味儿,傻大婶离不开中药,一帖一帖的中药,把谷子家本就不多的收入,全熬进了中药铺里。

  傻大和傻大婶是中年得子,如今傻大已经五十来岁,傻大婶也快五十岁了,生活的磨难,使得他们的头发已经花白。平日里,傻大和傻大婶除了靠着经营地里不多的庄稼收获一些粮食和蔬菜来供一日三餐之用外,还养了两头猪,打算卖一头,自家吃一头。一家人节衣缩食,虽然没有积蓄,但日子还能将就着过。

  傻大婶走进厨房,不一会儿,一大盘空心菜,便摆在了餐桌上。在昏黄的灯光下,一家三口围着餐桌,三碗稀饭就着一盘空心菜,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

  这个夜晚,伴着大浪拍打江岸的声音,劳累了一天的傻大和傻大婶,还有怀着梦想的谷子,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救火啊,救火啊!”

  “快拿水来……”

  “赶快救娃娃啊……”

  ……

  一场大火,在石板街尽头的那座平房燃起,映红了江心……

  一夜的折腾……

  天,微微亮。

  屋顶,没有燃尽的木椽,还冒着烟。小院的地上,一片狼藉。烧得只剩下一角的被子或衣服,散落一地,虽然抢出来了,但再也没办法用了。屋子里,本就不多的几样旧的木制家具,已化为灰烬。

  折腾了一夜的人们,纷纷回家去了。小院里,只剩下傻大。他坐在地上,垂着头,怀里抱着一件被烧得只剩下一只袖子的棉袄,满是烟灰的脸上,有几道泪痕。他眼中空洞无物,一脸茫然……

  此刻,谷子正躺在医院里,傻大婶坐在他的病床边,悄悄地抹泪。

  谷子本已从大火中逃出来了,但又突然冲进火中,仿佛要去抢救什么东西……谷子被救出来后,已昏迷不醒,人们赶紧把他送到了医院。

  火灾过后,政府拨给傻大家一笔扶贫款,在街坊的帮助下,他们勉强把屋顶修补好,能遮风避雨了。邻居们虽然送来了旧家具、衣服、日用品等,但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如今已一贫如洗,再加上要付谷子的住院费,这日子该怎么维持下去呢?

  夏老师和小月、虎哥等同学,到医院里去看望谷子。小月特意采了一束蓝色的鸢尾花,用一个玻璃瓶插好,放在谷子的床头柜上。

  躺在病床上的谷子,脸上身上缠满了纱布,只有一双忧郁的眼睛露在外面。

  “谷子,快点好起来,我们还等着你去网鱼呢。”虎哥说。

  “谷子,我摘了竹叶给你带来,你想吹的时候,就吹好听的歌儿啊。”小月从口袋里拿出几片竹叶,放在谷子的床头。

  “谷子,什么也别想,听医生的话,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夏老师说。

  夏老师是谷子的班主任,年轻,责任心强,关心学生,深得孩子们的喜欢,谷子、小月和虎哥都非常听她的话。

  “病人需要安静地休养,你们都早些回去吧。”护士说。

  于是,夏老师只好带着小月和虎哥离开了谷子的病房。

  傻大婶对谷子说:“谷子,不怕,有妈妈在……”

  谷子睁着那双大眼睛,望着天花板……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0:59

第一卷 第2章 流泪的斑竹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谷子从医院回到了家里。

  这个家,已经不是谷子记忆中的家。吃饭用的桌子、凳子、床……还有好多生活用具,都和以前的不一样了。

  谷子想找一样东西,但是,他没有找到。

  在医院的时候,谷子住的病房里,还住着一个治腿伤的小姑娘。小姑娘很爱美,每天都要对着小镜子,看头发梳得是不是漂亮,看自己在镜子里扮的鬼脸是不是惹人喜欢……在谷子拆去脸上纱布后的第一天,他伸出手,准备去拿小姑娘放在床头柜上的小镜子的时候,傻大婶赶紧抢过镜子,递给小姑娘的妈妈,说:“把这个……收起来吧……”

  小姑娘的妈妈看了谷子一眼,赶紧把小镜子揣在了衣服口袋里,还用手捏着,仿佛生怕谷子抢去似的。

  那一刻,谷子的心凉了……

  后来,在走廊上休息的时候,谷子会对着玻璃门看自己的脸……虽然玻璃门照出来的影子不如镜子那么清晰,但是,谷子知道,自己的脸伤得很严重。有一天,谷子走过医生办公室门口,听到医生正在和妈妈说可以到大医院去植皮换肤的事。谷子家穷,哪有钱植皮换肤啊!

  谷子回到家里,他想找到镜子,仔细看一看自己的脸到底伤成什么样子了。可是,他翻遍了家里所有的角落,都没有找到。

  谷子知道,是爸爸妈妈故意把镜子藏起来了。老实憨厚的爸爸妈妈以为谷子看不到脸上的疤痕,便不会伤心了。

  可谷子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来到院子里盛水的石缸面前,把头探进水缸,马上就看到了自己的脸。谷子的脸上,有几条大大的蚯蚓,横着、竖着、斜着……谷子伸出手去,“啪”的一声拍打在水面上,缸里的水溅起水花,荡漾开来,缸里的那张脸,没有了……谷子闭上双眼,颓然地坐在地上,眼中一片茫然……

  谷子不再寻找镜子了。他甚至拒绝去水缸里舀水,连看见盛有清汤或清水的碗和盆子,他都有想要逃跑的欲望。

  一天中午,小月和虎哥来找谷子聊天,可是,谷子在屋里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便赶紧躲进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起来,不让小月和虎哥进去。

  “谷子,轿子石上可凉快了,晚上,我们一起去吹吹风吧。”小月说。

  “谷子,吃过晚饭,我们一起去网鱼吧!那个网兜还在土匪洞里,昨天我和小月还网了不少小鱼儿呢。”虎哥说。

  ……

  不管小月和虎哥怎么说,谷子就是不开门。

  小月和虎哥走了,傻大和傻大婶还没有回来。谷子拿起一件衣裳顶在头上,就像要遮住烈日似的向外跑去。他一路疯跑,经过一段石板路,沿着长江边,跑过斑竹林,跑过观音岩,跑到轿子石下,一口气就登上了轿子石。一路上,谷子没有遇上路人,这么炎热的天,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谁会在外面行走呢?

  火辣辣的太阳,把轿子石烤得滚烫滚烫,谷子感觉有一股热浪包裹着他,仿佛很快就要将他熔化……“啊,熔化了吧,反正我已经绝望了,我这张丑陋的脸,怎么见人啊……熔化了吧……”

  谷子站在轿子石上,望着波涛汹涌的长江,放声大哭起来。是啊,以前,家境虽然贫寒了些,但爸爸妈妈都勤劳,都爱谷子,一家人还算顺利、还算幸福。可是现在,一场无情的大火,把他变成了这副模样,他能不伤心吗?

  谷子朝前走了几步,站在了轿子石的边缘。如果再朝前一步……谷子又朝前迈出了半步,他真的无法接受自己这张脸,无法想象将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轿子石啊轿子石,曾经给过谷子多少友谊和欢乐的轿子石,而今,怎么不能为谷子分担一些痛苦呢?

  谷子转过身来,疯一般跑下轿子石,朝长江边跑去……

  烈日下,河滩边的长江水也是滚烫的。谷子朝江心走了几步,他感受到了水的冰凉。谷子继续朝前走,啊,要是这冰凉的长江水将自己淹没……可谷子是长江的孩子,他会游泳啊,长江水怎能轻易将他淹没呢?谷子知道不远处有一个大漩涡……谷子朝大漩涡走去……

  忽然,谷子仿佛看到了爸爸,他正蹬着三轮车,在费劲地上坡……谷子仿佛看到了妈妈,她正在巴望着,希望有人能坐到她的小凳子上,说一声“擦皮鞋”……谷子仿佛看到了小月和虎哥,还有夏老师……

  谷子回转身来,又一阵疯跑,朝观音岩奔去。

  谷子躺在观音岩上的土匪洞里,闭上眼睛,任眼泪顺着眼角滑到了耳朵根子……恍惚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出现在谷子的眼前。谷子睁开眼睛,啊,一簇红色的花儿,正把它的笑脸探进了土匪洞里。

  真的还是假的?莫非是看花眼了吗?谷子坐起身来,又揉了揉眼睛。啊,是真的,这个土匪洞口,竟然生长着一株美人蕉,那一簇红色的花朵,正在美丽地绽放。

  这么贫瘠的崖壁上,竟然可以绽放出这样美丽的花朵!谷子惊呆了。他凝望着这簇红色的花儿,久久地……

  谷子从土匪洞里出来后,来到了斑竹林里。

  夏天的斑竹林,是个乘凉的好地方。密密匝匝的斑竹枝丫,遮住了毒辣辣的阳光,林子内一片浓荫。

  谷子背靠着一棵斑竹,摘下一片竹叶,放在嘴边,吹了起来……这旋律,是那么的忧伤,那么的悲凉……在这忧伤的旋律中,谷子想着自己的脸……谷子扔下竹叶,抱着一棵斑竹,再一次伤心地哭了起来……

  “啊,斑竹,你也流泪了吗?”谷子发现,斑竹真的流泪了,青青的竹节上,那一滴滴紫褐色的眼泪,一滴连着一滴,大小不一,形态各异……

  谷子仿佛听见斑竹在对他说:“谷子,不哭,不就是脸上有点疤吗?你瞧,我的身上,有多少紫褐色的疤呀,但我还是开心地生长着,人们不但喜欢来观看我,等我长大后,还可以用我来做笔杆、竹扇、拐杖,我幸福着呢……”

  谷子抚摩着斑竹的眼泪,他不哭了。这些紫褐色的斑点,真是越看越可爱,越看越漂亮,如果真把它们做成了笔杆、竹扇、拐杖,一定更加漂亮……谷子继续抚摩着斑竹的眼泪,他对斑竹说:“好吧,我们都不哭了……”

  背靠着一棵斑竹,谷子坐了下来。这么热的天里,谷子疯跑、哭泣,他累了,靠着一棵斑竹,睡着了……

  迷糊中,谷子觉得有虫子在他的脸上、脖子上爬,痒痒的……

  谷子醒了,他睁开眼,发现小月正拿着一根狗尾巴草,在挠他的痒痒呢。

  小月见谷子被自己挠醒了,便笑了起来:“哈哈,我们到处找你,原来,你躲在这里睡觉呢。”

  “起来吧,夏老师在你们家等你呢。”虎哥说。

  谷子没有再躲避小月和虎哥,他站起身来,跟着他们,朝家里走去。感谢崖壁上绽放的美人蕉!感谢流泪的斑竹!回到家里,夏老师果然在院子里等着谷子。“谷子,快来,我在路边捡了一盆葱兰,给你带来了。”夏老师说。

  这盆葱兰,大概是别人扔出来的,盆里的土已经干裂开来,葱兰的叶子凌乱地耷拉在花盆里,那些花骨朵儿也毫无生气。

  谷子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给葱兰浇水。他拿起水瓢,在水缸里舀起一瓢水,开始浇花。

  经历了轿子石上的那半步,经历了长江边上走向漩涡的脚步,经历了土匪洞口的美人蕉,经历了流泪的斑竹,谷子已经不怕能照出人影儿的水缸了。

  “谷子,现在不能给它浇水。”夏老师说,“现在给花浇水,因为外界的温度高,会导致水温过高,而伤了花的根。”

  “噢。”谷子应了一声。

  “等到深夜或明天早晨,再给它浇水吧。”夏老师说,“给花儿浇水,可是早金晚银哦。”

  “嗯。”谷子又应了一声。他轻轻地抚摩着葱兰的叶子,仿佛在说:“放心吧,我会让你开花的。”

  看着谷子的神情,夏老师、小月和虎哥都会心地笑了。

  经过谷子的精心照顾,葱兰重现生机。那线形的叶子,绿得那么生动,绿得那么有力量,仿佛正在努力地向上生长、生长。没过几天,葱兰开花了,白色的花瓣,托着黄色的花蕊,宛若一个美丽的仙子,在夏风中舞蹈着。

  看着绽放开来的葱兰,谷子笑了。

  “谷子,笑什么呢?”是夏老师来了。

  “葱兰开花了。”谷子说。

  “呀,开得多么美丽啊!”夏老师说,“谷子,其实我们也就像这葱兰一样呢,只要一心向往着美丽,只要有阳光和雨露的滋润,就一定可以绽放出美丽……”

  谷子觉得夏老师说的话有点深奥,但他仿佛又听懂了夏老师所说的话的含义,他在心里说:“谢谢您,夏老师!”

  谷子开始愿意出门了。他背着背篓,到地里割猪草,摘成熟的番茄、丝瓜、南瓜等;赶在傻大和傻大婶收工回来之前,他会把饭做好,把猪也喂得饱饱的。

  眼见着谷子不像以前那么在意自己脸上的疤痕,傻大和傻大婶的心,稍稍放宽了些。不过,背着谷子,他们依旧唉声叹气:家徒四壁,要还谷子住院欠下的医药费,还要添置不少家什……晚上,他们虽然很疲倦,但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睡。生活的重担啊,压得谷子一家喘不过气来。

  这一天傍晚,小月和虎哥来约谷子去江边网鱼。今天的运气真是好啊,每网一次,网兜里都会有不少鱼儿跳来跳去,最后跳进了谷子的渔篓里。

  “够了够了,网多了也吃不完,留在江里让它们长大吧。”谷子说。

  “对,如果太贪心了,当心我们下次再来的时候,鱼儿们都不进我们的网兜了哦。”小月说。

  “哈哈,如果鱼儿们不进我们的网兜,我们就把小月当作肥鱼儿,哈哈哈!”虎哥说。

  “嘁,等开学了,我号召全班女生一起来吃烤虎宴,把你烤着吃。”小月说。

  “哎哟,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虎哥做出求饶的样子。

  ……

  回家的路上,洒满了小月和虎哥的欢笑声,谷子也忍不住笑了好几回。

  回到家里,谷子准备做炸鱼。可是,他打开油罐一看,里面没有几滴油了……谷子叹了一口气。

  “你们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小月说完,便飞快地跑了。

  于是,谷子和虎哥便开始剖鱼儿。谷子剖鱼儿的动作很娴熟:右手拿一把剪刀,剪破鱼儿的肚子,左手的食指伸进去,往外一钩,就把鱼儿的内脏钩出来了。做这活儿,虎哥就不如谷子,他只能在一旁帮着给谷子递要剖的鱼儿。

  当小月回来的时候,她的手里提着半桶菜籽油。小月把油递给谷子,说:“这是我们家新榨出来的菜籽油。”

  “把这些鱼儿炸好,剩下的油,你提回去吧。”谷子一边用水冲洗刚剖过的鱼儿,一边对小月说,“炸这些小鱼儿,也用不了半桶油啊。”

  “我才不往回拿呢。”小月说,“往后,我可要天天跑到你们家来吃油炸鱼哦。”

  “对对对,天天来,还有我呢。”虎哥也凑热闹。

  其实,小月是想借此机会,把这些菜籽油送给谷子家。聪明的谷子当然知道小月的意思,但他也没有理由拒绝小月要天天来吃油炸鱼儿的想法,便不再说什么,就开始炸鱼儿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油炸鱼儿这手艺,小月和虎哥都不会,他们只能在旁边干瞪眼,尖叫。

  “哧溜——”又一条鱼儿进油锅了。

  谷子用手中的筷子不停地翻着油锅里的小鱼儿,以防它们被炸煳,既不好看又不好吃——炸煳了的鱼儿,绝对是苦味儿的。

  “哟,馋猫,竟然偷吃。”虎哥大吼起来。

  哈,原来小月竟然馋得用手拈起一条刚起锅的鱼儿,放进了嘴里。

  “哎哟,好烫!”小月赶紧把嘴里的鱼儿吐出来,用手接住。

  “哈哈哈,这就是馋嘴的好下场。”虎哥大笑起来。

  “别急,等我全炸好了,再用咸菜炒一炒,会更好吃。”

  谷子一边炸鱼儿,一边说。

  油炸鱼儿,终于全部出锅了。谷子把最大的几条鱼儿夹出来,放进了一个盘子里。

  “这个……”虎哥想问为什么。

  “闭嘴!”小月掐了虎哥一下,还瞪了他一眼,小声说,“谷子肯定有安排。”

  谷子拿出一些咸菜来,切成丝儿,和着剩下的小鱼儿,又炒了起来。

  噢,香喷喷的咸菜炒鱼儿终于上桌了。谷子说:“今天,我煮了很多稀饭,你们就在这里吃吧。”

  “好好好!”小月说,“我都馋得不得了了,赶紧吃吧。”

  “哎,我说陆小月同志,你有点礼貌好不好?谷子的爸爸妈妈还没有回来呢。”

  “噢,那好吧,我们就等等吧。”小月扮了个鬼脸,便坐下来,一动不动地盯着冒着热气、散发着香味的油炸鱼儿。

  “以往这个时候,爸爸妈妈都该回来了。”谷子说。

  果然,谷子的话音刚落,傻大和傻大婶就回到自家的小院里来了。

  “好香!”傻大一边停靠三轮车一边说。

  “谷子,什么菜啊?这么香。”傻大婶一边把装有擦鞋工具的小背篓放下来一边问。

  傻大和傻大婶一进屋,就见饭桌上摆着一小盆咸菜炒油炸鱼儿,还有五碗稀饭。

  傻大婶把谷子拉到一边,悄悄地问:“哪来那么多的油啊?油罐里不是没有了吗……”

  “小月带来的。”谷子说。

  “唉!”傻大婶说,“那都是人家的啊……总归要自己有啊……”

  说实在的,自从遭遇了火灾,这个原本就省吃俭用的家庭,更加节约了——他们舍不得买肉吃,炒菜的时候,也尽量节约用油。

  不过,今天的晚餐,有了这一小盆油炸鱼儿炒咸菜,傻大和傻大婶还是感到很欣慰。他们坐下来,和这三个孩子一起,津津有味地吃起晚饭来。

  晚饭过后,小月和虎哥便各自回家去了。谷子收拾好碗筷后,把挑选出来的那些油炸鱼儿连同盘子一起,放进了一个干净的塑料袋里,出了家门,朝夏老师家走去……

阅读原文:http://www.ijiwen.com/files/article/html/1/1694/index.html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12-23 10:46

[s2014]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