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心灯的暖流

二维码

阅读数: 26001 | 回复数: 4

发表于: 2016-07-27 20:32
点亮心灯的暖流
 
 


作者:邢涛;龚勋
简介:本书这些作品或轻松幽默,或纯美感人,或富含智慧,或思想深邃,或回味隽永,无不呈现出青春脉动的蓬勃生气,传递出平凡生活的动人意趣,充满着青少年激情成长的喜怒哀乐……
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书号:9787533890865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0:38

第一卷 第1章 闹鬼的航天服

  (英国)阿瑟·克拉克

  我是一位宇宙航天卫星控制中心的技术工作人员。

  这天,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在观察舱填写工作进度报告。

  这个观察舱是从航天站主体上突出来的,是一间圆顶的办公室。观察舱的顶部和大部分墙壁都是用玻璃做的。虽然它的光照特别好,但在这里,我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工作。

  从这儿,我可以看到建筑队在距离观察舱只有十几米的地方修建航天站——我们需要建造更多的航天站,以便适应越来越多的宇宙航天活动。对施工者来说,修建航天站并不用耗费很大的精力,因为所有的程序都是由计算机完成的,施工者只要利用计算机控制好每块材料安放的具体位置就行了,如同玩大型积木游戏一般。

  在航天站的下面,大约三万公里处,就是蔚蓝色的地球。从这儿看去,它显得分外妖娆美丽。

  这时,电话响了,是卫星控制中心在呼叫。

  “你好,我是站长,请问有什么事?”我接起电话说。那边发出了请求:“我们这边的雷达显示,在离你们航天站三公里的地方,有一个物体正在发射电磁波,可它几乎是不动的。它的具体位置位于天狼星的西五度,请你提供一下有关它的观察报告。”

  通话结束后,我开始对那个电磁波进行探测。一般情况下,物体飞行轨道能与航天站的轨道准确吻合的应该不是流星,而往往是航天站的某个物件脱离了主体——大概是一些物件没有固定牢,从航天站里飞出去了。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当我拿起望远镜进行寻找时,很快就发觉自己完全错了。虽然那个物体确实是人造的,但并不是我们航天站丢失的物件。

  于是,我立即将这个信息反馈给卫星控制中心:“找到那个物体了,它是一颗锥形的实验卫星,总共有四根天线。依据设计形式来看,它应该是20世纪60年代初美国发射的。我记得,当时因为发报机损坏,他们与好几颗实验卫星都失去联系了。”

  卫星控制中心马上翻阅了历史档案,确认了我的猜想。从上世60年代到目前为止,美国的确有几个实验卫星失踪了。但美国却对这些卫星的去向毫不关心,并声称这些实验卫星是不会对空间的所有活动造成任何麻烦的。

  幸好卫星控制中心比较具有责任感:“我们绝不能再让它消失了。即便是被遗弃了,它对太空航行来说,始终是一个威胁!最好是能有人把它收回来,让它脱离轨道。”我猜到,他所说的“有人”一定是指我,因为我不敢从目前组织严密的建筑队中抽任何一个人出来!事实上,我们早已落后于整个计划,工程每往后拖一天就意味着要多消耗一百万美元。地球上的所有媒体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期望有一天能通过我们播放节目,为受众提供真正的世界性服务-从北极到南极,跨越整个地球。“我去把它取回来。”我回答说。虽然我说得好像要为人类做一件大好事似的,但是我私下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我出来差不多有两周了,每次在通往过渡密封室的途中,我唯一能遇到的工作人员就是汤米——一只猫。在距离地球遥远的地方,能养点儿动物确实对人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但目前能适应失重环境的动物实在是太少了。当我准备爬进航天服时,汤米开始哀伤地叫个不停。可我实在是太匆忙了,根本没时间逗它玩。

  现在,我也许应该告诉你,在航天站使用的航天服和人们在月球上使用的完全不同。事实上,航天站的航天服相当于一种小型的航天船,但它只能容纳一个人。它的形状是圆柱形的,大约两米长,由纳米材料制成。航天服里装有一个小功率的喷气式发动机,必要的时候,它会把我们推出航天站进行短途飞行。航天服的上端有一对仿佛手风琴般的袖子,我们可以将手臂放进去。此外,我们的航天服一般是个人固定使用的。如果使用者离开了航天站,那航天服就会被重新编号,然后再转给新主人使用。

  穿好航天服后,我立刻打开了动力设备,并检测各个仪表。一切正常。我把透明头罩固定好,将自己密封起来。由于这是一次短途旅程,所以我并没有检查航天服的储存柜子——航天服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柜子,用来在执行长时间任务时储备食物和设备等物品。

  准备完毕后,传输带将我送进了过渡密封室。接着,抽气机开始抽气,让室内的气压下降至零。随着舱门的打开,我慢慢地飘向了太空。在太空中,最大的威胁来自太阳,它能在一瞬间将我的眼睛烧掉,让我再也不能看到任何东西。我小心地将航天服里的滤光器打开,以避免太阳光带来的伤害。同时,我将头罩上的遮篷设置为“自动”状态。这样,无论怎样动,我的眼睛都能得到保护。

  很快,我就找到了目标。那颗卫星闪着银白色的光,这光让它在群星中显得格外醒目。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之后,便踩下了射流操纵的脚锃。在小功率火箭的推动下,我开始慢慢地接近那颗实验卫星。十秒钟后,我关闭了动力,剩下的路程仅靠滑行就可以了。滑行通常只能持续约五分钟,而我就要在这点儿时间内把卫星“打捞”回来。

  航天服里从来没有安静过,我随时都能听到氧气流动时发出的“咝咝”声,还有风扇和马达的“嗖嗖”声,甚至还能隐约听到自己呼吸和心跳发出的声音。

  可是,这时,我忽然听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那是一种断断续续的“乒乓”声,时而还伴有一阵噼里啪啦的怪声,仿佛有某些东西正在航天服里不停地运动着一般。

  我不由得愣住了,并立即屏住呼吸,仔细倾听,希望找出这个声音的来源。可是,航天服里的控制台上显示每个仪表都很正常,而刻度盘上的指针也看不出有任何问题。另外,预警危险的红灯也没有闪耀。这些都说明这个怪声并不是因为机械装置的故障造成的。这时,我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这个时候,来自卫星控制中心的报警信号开始不停地闪烁,这是在提醒我应该要尽快赶回航天站。突然,我开始强烈地怀疑起来,这种怪声或许是某些生命在活动时发出的……突然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企图进入到我的航天服里来。我感到害怕极了,一边继续坚持工作,一边疯了似的快速旋转航天服,以便能仔细检查我的周围。可是除了眼前这个耀眼的卫星之外,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物体。最后,我确信那声音不是来自太空的,因为那声音愈来愈清晰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伯尼·萨默斯死去的地点——和我目前所处的位置非常接近。我所能想到的一切瞬间将我推向了恐惧的边缘,所有的一切几乎令我疯狂了。

  我是从同事那里听说有关伯尼的事情的。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故,可谓是空前绝后的。当时,他的航天服突然同时发生了三个可怕的致命故障:氧气调节器坏掉了,压力快速升高;保险阀门无法打开;一个不良焊接点在高温下开始熔化。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他的航天服竟然敞开了,而伯尼本人则从航天服里摔了出去,被抛向了浩瀚的太空……这一切真是太可怕了!

  此时,我的大脑里产生了一个极其可怕的猜想:伯尼虽然是由于航天服故障才死的,但那航天服非常昂贵,所以如此贵重的东西即便是损坏了也不可能被丢掉。航天中心会把损坏的航天服修理好,然后重新编上号,再给另外一个人使用。我不禁猜想,现在我穿的这个航天服,或许就是当初伯尼遇难时穿的那个!

  天啊!我感到自己正在慢慢地接近死亡。我不断提醒自己必须保持冷静,并竭尽所能安定下来,然后在操作平台上找到通话器。

  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还是尝试了好几次之后才按对了键,终于把发报机转到了紧急波段。

  我气喘吁吁地大声说:“我的航天服发生故障了!请帮忙核查一下档案,看我的航天服之前有没有出过什么问题,这非常重要……”

  我很急切,一直讲个没完,对方说我几乎都把麦克风给嚷坏了。可当我独自一人飘荡在太空之中时,突然有什么东西在脖子后面的玻璃上轻轻地拍了一下,我怎能不惊叫起来?!

  尽管已经系好安全带,我还是在航天服的控制板上狠狠地撞了一下。我不觉得痛,因为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上面了。几分钟之后,营救队终于赶来了。当时我已经完全被恐惧情绪所左右,整个身体都失去了知觉,甚至都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小心地将我带回了航天站,并细心地为我包扎了头上的伤口。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开始慢慢地苏醒过来。在整个卫星控制中心,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当时,所有的医生都围在我的床边,可是,他们对我的惊吓好像并不关心,因为他们都在忙着和三只小花猫玩耍——那是航天站里的汤米刚刚在我的航天服的存储柜里生下来的。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1:12

第一卷 第2章 不久就有两个我吗

  (美国)埃里克·维绍斯

  请假想,和平常一样,早晨,你很晚才起床,你想快点儿去洗澡间,可门是关着的。

  “里面是谁?快出来!”你一边喊着一边敲门。

  “我就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声音在里面回答。

  这时,门开了,你的面前竟站着一个“你”!

  “我刚刚用了你的牙刷,你不会不高兴的,对吧?”这个“你”!

  一边高兴地说,一边从你的身边挤过去,“可现在请你原谅我,因为我得赶着去学校了,马上要迟到啦!”

  说完,这个“你”便匆匆忙忙地走了。

  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吗?

  有一天,突然有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你的面前!你可以和他互换角色,他就好像是你的双胞胎兄弟一样。

  但是,现在你可以暂时放心,你仍旧可以继续使用你自己的牙刷,因为上文提到的只是克隆技术。

  或许你已经在报纸上阅读过,可能也在电视里看过,但这种技术还不能用在人类身上。

  克隆是一种能让某些植物或是生物被复制的技术。不,这当然不是魔术,这个技术是真实存在的,但并非易事。

  1996年7月5日,一只羊在苏格兰出生了,它的名字叫多利。多利是另外一只雌性羊的复制品,它的母亲比多利早七个月出生,多利并没有父亲。

  你一定想弄清楚,世上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那么,你必须首先弄明白自己是怎样产生的。

  你父亲的一个精子让你母亲的一个卵子受精,它们的过程是这样的:你父亲将一种液体喷到你母亲的肚子里,这种液体里含有许多个小精子。精子是一种带有长尾巴的小生物,它们的个子非常小,小到几乎看不到。

  接着,这些小精子会争先恐后地朝着你母亲的卵子奔去。“胜利者”就将脑袋钻进卵子的软膜里,然后甩掉尾巴,因为这时它已经不需要尾巴了。

  精子到达卵子的内部后,脑袋的膜便开始溶化。它的小脑袋里有一个东西,叫精子核,精子核在卵子内部开始慢慢释放出来。

  这个精子核里包含着你父亲的遗传物质,这些遗传物质能使你得到从你父亲那儿能得到的全部特性的基因,也许是眼睛的颜色,也有可能是语言的才能。

  如果你能弹得一手好琴,这也很有可能是从你母亲那儿遗传来的。因为这方面的才能很可能就包含在她的卵子核里。

  你父亲的精子核和你母亲的卵子核互相结合,并将它们的遗传基因和遗传物质结合起来。两个核结合后,便使卵子开始受精。接着,受精后的卵子开始不断分裂:先分裂成两个细胞,四个,八个,等等。

  等到九个多月后,你就长得足够大了,可以作为一个成形的婴儿离开你母亲的肚子。

  由此说来,你身体的一半来自于父亲,另一半则来自于母亲。

  但尽管这样,你仍旧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人。因为他们的遗传因子在受精时,许多基因已经被重新组合了。

  有的时候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既不像父亲又不像母亲,而像另一个人。

  比如说你继承了你叔父的鼻子,或是你外婆头发的颜色,因为你和他们有着血缘关系。

  如此说来,你和他们的部分遗传基因是一样的。当然,虽然你身上带有父母的遗传物质,但是它们之中只有极少数物质才会形成你的性格。

  每个人大约有三万个基因,而每一次分娩都代表遗传基因的又一次组合,没有哪一个人会简单地复制着他的母亲或是他的父亲,更没有哪一个人会长得和另一个人一模一样。

  且慢,这儿有一个例外:早期的胚胎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分裂成了两个细胞群体,它们并不待在一起,而是每个群体各自长成一个完整的人。

  这两个人从一个受精的卵子中生出,他们具有一模一样的遗传基因,人们称之为单卵双胞胎。

  他们不仅长得非常相像,而且大部分也有相同的爱好、喜欢的音乐或是食物,其他许多方面也非常相似,哪怕他们并没有在一起长大,甚至是分开了几十年。

  纵然单卵双胞胎长得很像,但他们依然不是一样的人。

  这和下面的情况有关:他们在出生的时候,就和你一样,还没有发育成熟。他们的认知和学习,以及不同的阅历,还有在生活中遇到的各种事情,等等,这一切都会对他们性格的形式造成一定的影响。

  那这和克隆又有什么关系呢?

  克隆就好像制造一对双胞胎一样,只是克隆的个体不是偶然产生的,而是科学家们在实验室里,利用一个正常的体细胞通过技术手段制造出来的。

  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

  你所有的细胞都来自于一个受精卵子,所以,在每一个体细胞内部,无论是头发细胞,还是皮肤细胞,都拥有完全一样的基因。

  可为什么所有的细胞又是不一样的呢?

  原来,这是因为在细胞里,只有部分基因被激活了,而其余的基因都还在打瞌睡呢。

  即使这样,每个细胞还是有着从你父亲母亲那儿遗传来的一套完整的基因。

  人们如果想制造出一个完全相同的生物来,那只有一个可行的办法:人们必须首先从母亲(或是父亲)体内提取出一个正常的体细胞,然后从中提出基因,并将它们塞入一个空的卵子中——人们已经将这个卵子中的独有基因取出来了。

  接着,这个卵子发育成一个新生物,虽然它没有受精的过程。

  和一个普通的、有半个基因相配的卵子不同,这个用智慧制造出来的卵子有着整套的基因,即使它没有经过一个精子核的受精过程。这个生物,事实上是其母亲(或是父亲)的人工复制品,被称为克隆个体。

  多利就是这么一个克隆个体。

  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只克隆羊,它和你不一样——由来自一半母亲的基因和一半父亲的基因组合而成,而彻彻底底是它母亲的复制品。

  多利是这样出来的:科学家取出一个充满了基因的体细胞的核,这个体细胞是从多利母亲的乳房上取出来的。科学家将这个体细胞核植入另一只羊的已去了核的一个卵子内。(科学家本可以取一个多利母亲的卵子的,但其中的关键并不在于卵子。)最后,这个卵子又被植入多利母亲的子宫内,因此,多利并没有父亲。

  但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科学家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时间去制造一件复制品?羊不是到处都有吗?

  科学家们研究克隆技术,并不是为了单纯地制造复制品,而是因为他们想先从羊身上探索生物是怎样生成的。

  他们想知道为什么最开始细胞完全相同的卵受精后,到后来会形成完全不同的细胞和身体的各个组成部分-胳膊、腿儿、眼睛、头发……想知道为什么有的人高大而有的人矮小?为什么有的人会得病而有的人不会得病?为什么有些人非常聪明而有些人却很愚笨?

  实话说,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许多有价值的东西。即使多利的出生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成功,但事情并非是人们单凭研究克隆技术就能揭开基因的秘密的。

  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样才能将奇妙的生物复制品推向全世界。

  第一,目前,克隆技术还不是很成熟,因为不是每一次克隆实验都能取得巨大成功。

  在多利出生之前,科学家们已经进行过了两百多次克隆羊的实验,都没有获得成功。

  第二,这样的克隆动物一旦自己繁殖下一代,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看起来非常健康的克隆老鼠生下了一只患有肥胖症的幼崽。或许,这是因为去核的卵和陌生的卵结合时有些冲突的原因,科学家们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这样,我们还是要将研究进行下去。

  我们如果能由此发现体内疾病产生的原因,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我们如果能弄清一个细胞为什么产生分裂,为什么在以后长成肿瘤,那我们也就能阻止它的生长了。还有一些其他疾病,比如糖尿病,或是肾脏病,也许也能利用克隆技术克隆一些健康的体细胞,从而使病人得到治疗。

  因此,英国政府曾颁布了一条法令,只准许特殊形式的克隆,即“治疗克隆”。

  从此,不再只是克隆羊或是别的动物,人的卵子也可以开始进行克隆。不过,这些克隆卵子,不能再植入一个女人的子宫里面,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它们会长成一个活生生的孩子来。

  这些卵子只能在实验室里进行培育,直到它们发育成某种身体组织,比如心脏或是肝脏细胞。克隆科学家们希望,有一天能借助这些细胞来培育出一个完整的器官来,那时,人们便可以用它们来替换一个得了病的脏器。

  对于人的细胞复制品,一般只允许发育几天。接着,这些复制品就必须被毁掉。因为在全世界的各类价值观,还有各种宗教中,认为克隆一个完整的人是非常不道德的,他们认为这是对创世的一种不遵守与侵犯。另外,克隆人的技术能不能实现,还远远不是很有把握的事。

  即便这样,有几个科学家已经向全世界预告,他们将要让克隆的孩子出生。他们的行为得到了那些无法生育,却非常想要拥有孩子的女人和男人们的称赞。

  你的父母们会同意让别人为你制造一个你的复制品吗?或是人们让早已逝去的人类复活,就像电影里演出的一样?我们能不能让亚历山大大帝或是让希特勒复活?

  你们大可不必担心,各国已经严格禁止克隆人的行为。另外,我们的技术还远没有发展到这般程度。

  然而,克隆人的技术终将在某天成为可能,于是,克隆人的行为最后将无法被长久地严禁下去。

  如果有一天真到了这样的地步,那克隆人就必须同其他人一样,应该享有相同的权利。因为虽然他们是别人的复制品,但他们仍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其独立的程度甚至比双胞胎还要来得强烈!

  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时刻来到了这个世上,他们拥有了一个全新的人生经验,因此,他们的独立性也会愈加强烈。

  即使这样,将来,当你遇到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时,你一定会犯嘀咕:“像我这样的普通人,科学家到底有没有价值进行这个实验?”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或许,我们可以发现许多很具价值的东西,它们能帮我们治疗疾病。但我也明白,我们这样做其实也是在玩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我们如果克隆在我们价值观内认为是很珍贵的遗传物质,并利用技术让其他遗传物质淘汰的话,我想,我们这样做很可能会犯下严重的错误。

  因为大自然总是比我们更有远见的,所以我们人类必须始终尽力维护它的多样性以及基因的多样性。这些多样性给大自然带来了不同的种族、文化、气质以及社会,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不一样,才使全人类能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了如此长的时间。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1:13

第一卷 第3章 思乡

  (德国)艾兴多尔夫

  你知道在树丛里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假寐,

  午夜时分的时候,

  仿佛梦境一般,花园突然唱起歌来。

  有时,透过安静的夜空,

  歌声慢慢地飘到眼前,

  这时,我的内心开始呼唤:啊,我亲爱的兄弟!

  别人是多么陌生,

  我不安地漂泊异乡,

  我们同意一起漫游,

  快些对我伸出一双忠诚的手!

  我们同意一起迁徙,

  直至我们风尘仆仆地听着神秘的魔幻之曲,

  跪拜在老父的坟前。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2:13

第一卷 第4章 柔弱的人

  (俄国)安东·契诃夫

  前几天,我抽时间叫来了孩子的家庭教师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我请她到我的办公室来结算一下她的工钱。

  她一进门,我便对她说:“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您请坐!

  现在,让我们算一算您的工钱吧。我想,您应该要用钱,可您太拘泥于礼节了,自己是不肯轻易开口的……嗯……我们之前是和您讲妥的,每月三十卢布……”

  “先生,是四十卢布……”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小声回答。

  “不,是三十卢布……你看,我这里是有记载的,我向来都是按照三十卢布来支付教师的工资的……嗯,我看看,您在这里呆了两个月……”

  “不,先生,应该是两个月加五天……”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的声音更小了。

  “是整整两个月……你仔细看看,我这里就是这样记载的。那么,这就是说,我应该支付六十卢布……再扣除九个星期日……实际上,星期日您没有和柯里雅在一块儿学习,那个时候,你们只不过是在游玩……另外,其中还度过了三个节日……”

  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骤然间涨红了脸,她低着头,无力地牵动着衣襟,但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三个节日的工钱应该一起扣除,所以要扣十二卢布……这儿写着柯里雅生病了,有四天没有学习……那些天您只和瓦里雅一个人学习了……再加上,您牙痛了三天,我妻子批准您午饭后休息了……十二加七等于十九,这个要扣除……还剩下……嗯……四十一卢布,您说对吧?”

  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的左眼已经微微发红,眼泪慢慢地润湿了她的眼睛,她的下巴不停地在颤抖。突然,她神经质地咳嗽起来,然后轻轻地擤了擤鼻涕,从始至终——她都一言不发!

  “还有,年底的时候,您打破了一只带底碟的配套茶杯,这个得扣除两卢布……这茶杯价值连城,它是我们的传家之宝……哦,上帝保佑您!我们的财产因为您而处处损失!然后,由于您的粗心大意,柯里雅爬树了,他还撕破了贵重的礼服……这个要扣除十卢布……还有,女仆偷走了瓦里雅的一双皮鞋,这个也是出于您的玩忽职守,您应该对一切负责,您是拿了工钱的啊!所以,这就是说,还得扣除五卢布……是的,一月九日您还从我这里预支了九卢布,您没忘记吧……”

  “我没支过!”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的声音有点儿沙哑了。

  “可我这里明明有记载!”

  “嗯……那就算这样吧,也行。”

  “这么看来,四十一减去二十七等于十四。”

  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两眼充满了泪水,她那修长而俊美的小鼻子上挂满了汗珠,多么令人怜悯的小姑娘啊!

  过了一会儿,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有一次,我只从您夫人那里预支了三卢布……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支过了……”

  “是这样吗?那么说,是我这里漏记了!得从十四卢布里再扣除……好啦,这是您的钱,最可爱的姑娘!对啦,还有预支的三卢布……三卢布……又三卢布……一卢布再加一卢布……好了,您请收下吧!”

  我把十一卢布递给了她,她伸出双手小心地接了过去,并喃喃地说道:“谢谢。”

  我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从座椅上一跃而起,并开始在屋内不停地踱来踱去,一股强烈的憎恶感使我变得不安起来。

  “您为什么说‘谢谢’?”我问。

  “因为给钱……”

  “可是我明明洗劫了您,天啊,我是在抢劫!我偷了您的钱!

  可您为什么还说‘谢谢’?”

  “如果是在别处,一分钱都不会给。”

  “不给?哈哈!我在和您开玩笑!这玩笑对您来说确实是太残酷了……我会给您应得的八十卢布!您看,我已事先装在信封里了!可是,您为什么不抗议呢?为什么要沉默不语?难道生在这个世界上,应该要这么软弱吗?”

  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只是苦笑了一下,而我却从她的神情中看到了答案,那就是“可以”。

  后来,我请她宽恕我开的这个残酷的玩笑,然后把八十卢布递给了她。她有些羞怯地点了一下数,然后就出去了……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禁沉思道:“想在这个世上做一个有权势的强者,原来是如此的轻而易举!”

阅读原文:http://www.ijiwen.com/files/article/html/11/11344/index.html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