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美的相遇

二维码

阅读数: 18402 | 回复数: 7

发表于: 2016-07-27 20:28
人生最美的相遇
 


作者:邢涛;龚勋
简介:《人生最美的相遇》这些作品或轻松幽默,或纯美感人,或富含智慧,或思想深邃,或回味隽永,无不呈现出青春脉动的蓬勃生气,传递出平凡生活的动人意趣,充满着青少年激情成长的喜怒哀乐……
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书号:9787533890469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0:42

第一卷 第1章 远亲

  (苏联)阿·阿列克辛

  在我家,夜里有时会响起不同寻常的铃声,不是很长很长,就是很短很短,这些都是长途电话,是爸爸过去的病人或者他的大学同学打来的。听爸爸和他们谈话的腔调,仿佛我们家里谁也没躺下睡觉似的。妈妈很诧异,爸爸却一本正经地解释说:

  “他们知道这时候家里准有人!这能怪他们吗?”

  要不就说:“这能怪他们吗?是从很远的地方打来的,那儿已经是早晨了,应当理解他们。”

  “不过还是应该让他们知道,我们这边还是夜里。”妈妈说。

  “这能怪他们吗?”这是爸爸的口头禅。

  有一次,妈妈说:“你真该当个辩护人。”

  “这总比当控诉人好。”爸爸说。

  “那要看具体情况!”妈妈反驳道。

  不过,爸爸还是继续当他的外科医生。

  有时夜里在很长的或很短的铃声响过之后,我们就知道了,爸爸的朋友要到我们城里来。

  碰到这种情况,爸爸总是说:“好啊,你从车站直接到我家来吧!我家有折叠床。”

  “幸好只有一张,”妈妈叹了口气,“真是些怪人!就算推辞一下,装装样子也好呀,总该客气客气吧!又不是没有旅馆。”

  “旅馆里住不进,”爸爸回答道,“再说,谁都愿意和亲近的人待在一起。”“样子都记不得啦。”

  第二天,外婆就要教训爸爸了,不过,和平时一样,用的是外婆特有的方法。

  她说:“我们那个邻居的丈夫总是和妻子商量好,在大事情上从亲近的人?你恐怕连他的到来不一个人做主。”

  这时,爸爸就该领会到,他也不该如此自作主张。

  “比你只高两班的那个彼嘉已经成了教授啦。”外婆说,“一心一意搞学问,从不让别人来打扰他。”

  爸爸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如果他不再把别的城市里的朋友请回家来,那么,他很快也能成为教授了。

  ……当深夜又传来长长的、断断续续的电话铃声时,当然,家里人都醒了,妈妈对我说:“准备折叠床!”

  她的判断是对的。没过一会儿,爸爸就对着话筒说道:

  “这不成问题!让他来吧……就住在我这儿,我找几个专家给他看看,会会诊!如果需要的话……”放下听筒,他立刻对妈妈解释说:“她的儿子得了重病……”

  “他们城里就没有医生?”

  “那是个小城市,没有大专家。”

  “一定要大专家吗?”

  “如果是他病了,”爸爸向我这边点了点头,“你能不担惊受怕吗?她在电话里都哭了,请求我给她的儿子看看……这能怪她吗?”

  妈妈叹了口气,一句话也没说。

  清早,妈妈问道:

  “这个妇女是谁……就是那个打电话的?”

  “远亲。”

  “很远吗?”

  “好像很远。”

  “她到底算是你的什么人呢?”

  吃早饭时,爸爸一直在想,但就是没想起来。

  “我只知道,是父亲那边儿的……”他说,“不过,如果她的孩子病得很重,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过了三天,她的孩子来了,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他说:“我用名字加父称来称呼您,因为母亲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了。”

  “真巧!我们也想不起来了,”妈妈说。

  “这是什么话?”爸爸反驳了,“我们总是亲戚嘛,我就知道,是父亲这边的亲戚。”

  来客说:“我理解,远亲不如近邻。譬如说,熟人总不会不认识,而远亲则有可能一辈子也没见过,更没交谈过。说实话,如果不是他们把初步诊断结果告诉了妈妈,我是不想来打扰你们的,我必须尽快向妈妈证明,他们的初步诊断结果是错误的。”

  “那么到底……怎么说的?”妈妈问道,“是什么病?”

  “就是那种病。”来人答道。他叫伊格纳季,少有的名字。

  “什么……‘那种病’?”妈妈不懂。

  “喏,就是不知道病源,却知道经常性结局的那种病。”

  “为什么是‘经常性’的?”外婆不同意地说,“在这个领域内已经有了许多新发明。”

  “是的,的确是这样。”爸爸大声证实道,虽然他平时说话总是很轻,而且当外婆谈起医学时,他总是走到走廊上抽烟。这一次,他却留在房间里了。

  除了偏头疼,外婆这辈子还没得过其他病,但她总怕亲人中有谁生病。

  她详细地研究各种报刊上刊登的《医生讲话》,在这以后,好几天之内,你一定不能在家里咳嗽或打喷嚏。

  因为外婆一定会说:“我读过的那篇文章里,那些人就是从一般的咳嗽开始发病的。”

  此时,她对伊格纳季说:“您绝对不像得那种病的人,他们的怀疑肯定是错的。我有三个熟人都得过那种病,您完全不像他们。

  再说,他们也都治好了,就是给他们割掉了……情况很好!”

  爸爸问:“您怎么知道初步诊断结果的?”

  “有一次,医生一下子都来了,他们试图让我相信我的病不严重。我本来并不着急,他们却竭力安慰我,令人生疑。后来,我偷偷看了他们写的病历,不过并不害怕。在诊断旁边还画了个大问号,喏。如果医生打的是问号,那我自己为什么要打惊叹号呢?

  但不知为什么,他们告诉了母亲,这下我可火了!干吗要告诉她呢?”

  爸爸说:“从手续上来说,他们是对的,应当通知亲属。”

  “但是他们通知的不是亲属,是我母亲!”伊格纳季喊道。

  “因此我就来了,为了让她相信,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就来打扰你们了。不过,你们不用操心,我可以睡在厨房里,或者用折叠床睡在走廊上。”

  “让他睡折叠床……”妈妈说着,向我这边点了点头。

  “您睡床,就在这儿,在这个房间里。”

  “请别为我麻烦,要不,我就会以为诊断已经得到证实了。”

  伊格纳季说。

  “你们知道,”他又说了,“是妈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的……我没有父亲,她可真不容易啊,先前,我们老是算啊,算啊:

  ‘还有两年中学,然后五年大学,就是说,一共七年!’后来,中学、大学都少用了一年,总算大学毕业了,走上工作岗位了,可忽然……难道这可能吗?母亲盼了多少年啊!总算盼到了,可我却给了她这样一份礼物……从我这方面来说,这是可怕的忘恩负义啊!

  最好能快点给她拍份电报:‘良性。即回。’”

  “她不会相信电报的。”妈妈说。

  “我发过誓,一定要将真实结果告诉她。她就有这么个弱点……喜欢发誓。所以我呢,一有什么事情,就用我的健康起誓,而她说:‘用我的健康起誓!这样你就不会骗我了。’以前我竭力回避,这次却顺从了她的心意。”

  第二天清晨,爸爸把伊格纳季领到一个学院去,再从那儿去爸爸的医院。

  爸爸告诉我们:“晚上你们就能知道结果了。”

  “不,打电话到我的工作单位去吧,”妈妈说,“如果我有事不在房间里,你就请人转告:一切都好。”

  “或者事情很糟。”伊格纳季精神十足地说。

  “这绝不可能,”妈妈喊了起来,“我相信……”

  “任何一种疾病都是可以与之斗争的。”爸爸说。

  “能战胜吗?”伊格纳季问。

  “当然……能战胜!做母亲的,当然会很焦急地等着你的消息!这能怪她吗?但您是个男子汉,应当相信,这种病在多数情况下是可以战胜的。”

  “但最好不要得这种病。”伊格纳季说。

  他一直微笑着,但我知道,他的内心是焦急不安的。

  我请求说:“您也把结果告诉我。”

  爸爸点了点头。

  第五节课后本来是有摄影小组活动的,但是我没有留下。外婆通常都是晚上来帮妈妈操持家务,但这次白天就来了。她用抹布擦了电话机,还有放电话机的圆桌,然后把走廊上圆桌旁的东西都擦了一遍。

  外婆家里没有电话,因此,当晚上外婆在我家帮忙操持家务的时候,旁人就别想给我们打通电话了。每次通话以后,外婆总要告诉我们她和谁通话了,她就有这么个习惯,而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是我学生时代的女朋友。”并且总要叹一口气。她有那么多学生时代的朋友,仿佛不久前她刚上十年级,其实,她还是在革命前上的中学。

  但是那一天,她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她在等待,我也在等待。我们终于等到了,爸爸打电话来了。平时,外婆不喜欢我干涉大人的事情,这一次,她却把爸爸说的每句话都转述给我听。

  “伊格纳季没得那种病,已经确诊了。他病得很重,要做复杂的手术,但不是那种病!真是谢天谢地!”外婆说着,走到房间里,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显得十分疲倦。

  我也立刻感到累得要命……但在半个小时或者四十分钟以后,又响起了不同寻常的铃声,先是很长很长的,后来又是很短很短的,我冲进走廊,一把抓起听筒。

  “这是从伊格纳季住的那个城市打来的。”我告诉外婆,“叫我等一会儿,不要挂上听筒。我要先告诉他的母亲……我先说!”

  外婆说:“我们邻居家的小孩从来不抢在大人前面做事。”

  由此我应得出结论:必须将听筒交给她。但是,我没有做这个动作,她也没有从沙发上站起来,而是带着询问的眼光抬起了头……她对我让步了。

  “他会好的!”我对着听筒大声喊道,“他没得那种病,已经确诊了,没得那种病。我以我的健康发誓,也以您的健康发誓!……”伊格纳季的母亲在电话的另一端哭了。

  这时传来了接线员的声音,她想说什么,但只说了一个字:

  “您……”然后就沉默不语了,虽然长途电话接线员是可以随意插话的。

  伊格纳季的母亲还在哭着。于是,我大声地喊了起来:

  “他病得很重!要做复杂的手术!但是没得那种病!我用我的健康发誓,也用您的健康发誓!您别着急,他会好起来的!”

  在学校里,我们常常以《我的志愿》为题写作文。

  为了避免重复,我第一次写的是我希望成为地质学家,第二次是要成为生物学家,第三次则要成为宇航员。实际上,我还没有选定职业。

  那天,我也还没有明确长大以后究竟想干什么。但是,我想,如果从手术室或X光透视室里走出来,看见做母亲的那专注的目光里流露出担心与期待的神情时,能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他没有生命危险……会好起来的,请别担心……他会好的!”那该多棒啊!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1:16

第一卷 第2章 爸爸最值钱

  (美国)阿尔特·布赫瓦尔德

  一天,我从儿子房门口经过时,听见他正在打字。

  “想写点什么呢?”我问他。

  “正在写回忆录,写写做你儿子的感受。”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甜丝丝的,“写吧,但愿在书中我的形象还不坏。”

  “放心吧,错不了!”他说,“嗨,爸爸,商量件事。你把我关进牛棚,用你的皮带狠狠抽我,像这样的事,我应该在书中写几次啊?”

  这使我愕然。“我从没把你关进牛棚,也没用皮带抽过你啊!

  再说,我们家压根儿没有牛棚啊。”

  “我的编辑说,要想使书有销路,我应该描述诸如此类的事:

  当我做错事的时候,你狠狠地揍我,然后把我关进厕所。”

  “可我从来没有把你关起来啊!”

  “那是事实。但编辑指望我的故事能使读者大开眼界,就像加里·克罗斯比和克里斯蒂娜·克劳索德写的关于他们父母的故事那样。他认为读者想了解的是你的私生活,你的真面目。现在儿辈们都在写这方面的书,而且都是畅销货。假如我也把你描述成一个堕落的父亲,你不会反对吧?”

  “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是的,必须这样。我已经从出版商那里预支了一万美元,他们的条件是我必须揭露你的隐私。你可以读一读我写的第二章。内容嘛,是你在一次演讲台上闹出了大笑话,会后你酩酊大醉地回到家里,把家里人都从床上轰了起来,逼着我们刷地板。”

  “你知道得很清楚,我从没这么干过。”

  “哎呀,我的爸爸!这只不过是一本书而已。我的编辑喜欢这样的书。他最中意第三章了,那一章中,你对妈妈拳打脚踢,大耍威风。”

  “什么?我揍了你妈妈?”

  “我并不是说你真的伤害了妈妈。另外,我还写了我们几个小孩习惯藏在毛毯底下,这样我们就听不到母亲挨打时那种声嘶力竭的叫声了。”

  “天啊,我从未打过你妈妈啊!”

  “可我不能这么照搬事实。编辑说过,成年人是不会花十五六美元去买《桑尼布鲁克农场的丽贝卡》(一本颇受美国儿童欢迎的读物)的。”

  “好吧,就算我用皮带抽了你,揍了你妈妈。除此之外,我还做了些什么?”

  “哦,对了,我正在第四章中写你拈花惹草的事呢。假如我写你经常在凌晨三点钟把那些歌舞女郎领进家门,你说人们会不会相信呢?”

  “我敢肯定,人们会相信的。但即使这是一本畅销书,难道你不认为这太离谱了吗?”

  “这是编辑的主意。平时,你没有粗暴待人的坏名声,这样一写,读者才会真正感到惊奇、刺激。这对我不会有什么损害的。”

  “对你是没什么损害,但对我可如同下地狱了!”我再也按捺不住,冲他吼叫起来,“那我究竟做了点好事没有?”“有。其中有一章我特别写到你为我买了第一辆自行车,但编辑让我删去了。因为我也写了圣诞节的事。那次,我跟你顶嘴,气得你把一碗土豆泥扣在我的脑门上。编辑说这样两码事写在一起会把读者搞糊涂的。”

  “那你为什么不写就因为你数学考试得了‘良好’,我就用冷水把你从头淋到脚?”

  “你说得好。那我就这样写:一次我得了肺炎住院,你这位当爸爸的甚至连看都不看我。”

  “看来你是想把你的父亲以一万美元出售了?”

  “当然不只是为了钱。编辑说如果我把一切都捅出去,那就连巴巴拉·瓦尔德斯都会在他主持的电视节目里采访我,那时我就再也不用依靠你来生活了。”

  “好吧,如果这本书真会带给你那么多的好处,你就写下去吧。要我帮忙吗?”“太好啦,就一件事。你能不能给我买一台打字机?如果我能提高打字速度,这本书就能在圣诞节前完稿。一旦我的代理人把这本书的版权交给电影制片商,我就立刻把钱还给你。”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1:17

第一卷 第3章 花豆煮熟时

  (日本)安房直子

  小夜没有妈妈。

  小夜生下来没多久,妈妈就回娘家去了。那是一个要翻过许多座大山、有非常好看的梅花的村子。不过,没有一个人——就连小夜的爸爸,也没有去过那里。

  “因为那是山姥的村子。”小夜的奶奶说,“你妈妈,是山姥的女儿啊。”所谓的山姥,其实是山之精。山之精与人,完全是两码事。可这完全是两码事的两个人,为什么会结合到一起呢?

  小夜和奶奶待在宝温泉,奶奶正在用一口大锅煮花豆。爸爸昨天就去北浦镇采购食品了。这时宝温泉里没有一个客人,因为下雨,大山深处的温泉旅馆显得更加寂静了。

  奶奶打开锅盖,一边“哗哗”地往煮得软软的花豆锅里倒砂糖,一边说:“你要是想听你爸爸是怎么见到你妈妈的,奶奶可以讲给你听,不过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山上还没有通公路,宝温泉也没有通巴士,只有奶奶和你年轻的爸爸两个人经营着宝温泉。那时候,不管去什么地方,你爸爸都要背着东西走山上的羊肠小道。不过,你爸爸浑身是劲,不管多重的东西,他一下就能背起来,而且健步如飞。嗬,翻过那三森岭,翻过蕨菜山,一直到北浦去买裙带菜、买鱼,回来时还背着满满一袋豆子呢!奶奶就像这样煮给客人吃。北浦的豆子,多好吃啊,大豆也好,小豆也好,白色的菜豆也好,煮得软软的,可真是一道美味啊。有的客人忘不了奶奶煮的豆子的味道,来住了一次又一次呢。

  就因为这个缘故,你爸爸从北浦回来时,总是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囊。背囊太重了,有时就想歇一下,坐在蕨菜山当中的石头上,抽支烟,擦把汗,然后再走。

  可是有一回,你爸爸正坐在那里抽烟,听到有人“三吉”“三吉”地叫他。三吉——你爸爸,就应了一声。可想不到,突然就起了风,枯叶“哗哗”掉了一地,三吉一看,枯叶上竟坐着一只狐狸,正在抽烟。三吉笑了,“噗”地吐了一口烟,站了起来。可没想到,那只狐狸也“噗”地吐了一口烟,站了起来:“能匀给我一点儿豆子吗?”

  三吉假装没听见,背起了背囊就准备离开。可他刚一迈步,狐狸就从后头跟了上来:“匀给我点儿豆子吧,匀给我点儿豆子吧……”

  因为太吵,三吉回过头来,把脸一沉:“狐狸吃什么豆子呢?”听他这么一问,狐狸说:“明天,是我的婚礼。”

  “是吗?”三吉停住了脚步,然后回过头问,“狐狸的婚礼也煮红豆饭吗?”

  狐狸点点头:“当然了,煮一大锅,给山里的狐狸吃。”

  三吉突然变得高兴起来,“真好啊!你要娶媳妇了?”

  狐狸神气活现地说:“是啊。三吉还没娶媳妇吗?”

  “嗯,我还早呢。”

  “那样的话,我给你拜拜天吧,求你娶一个好媳妇!今天你给我多少粒小豆,我就为你拜多少次。”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就不能再拒绝了。三吉把背囊从背上卸了下来,从里头掏出装小豆的袋子,爽快地把袋子给了狐狸。

  狐狸喜出望外,恭恭敬敬地抱着袋子,消失在枯树林里。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三吉在蕨菜山一带三天两头就会被叫到名字。

  “三吉,三吉……”抬头一看,这回大枯树上落着一两百只伯劳,乱哄哄地嚷着,“匀给我们大豆!匀给我们大豆!”

  “没有大豆!”三吉这样吼了一嗓子,就跑了起来。可是想不到,伯劳一起飞了起来,像黑芝麻粒似的散到天空中,“大豆!大豆!”嚷个不停。

  想要三吉豆子的,还不只是狐狸和伯劳。采购鱼干的时候,黄鼠狼就一直跟在三吉的后头,烦死人了。还有,就在正月前,他还被要黑豆的鬼怪追赶过。那次,三吉也被叫了名字,扭头一看,一个巨大的鬼怪正死死地盯着他。三吉吓得快要跳起来了,刚要逃,可想不到那个鬼怪竟用冷静的声音说:“不要以为我白要啊,一盒黑豆换一盒银杏果吧!”“……”

  “要不,一盒黑豆换三盒银杏果!”

  就这样,换的银杏果渐渐增多起来。三吉强忍住笑,一直等银杏果增加到了五盒,这才大声地说:“好吧,就用一盒黑豆换五盒银杏果吧!”

  然后,他把背囊卸了下来,用双手捧出平平的一把、恰好一盒黑豆,倒进了鬼怪挎在肩上的皮包里。于是,鬼怪也从包里用巨大的双手捧出一大把、恰好五盒银杏果,倒进了三吉的背囊里。然后,鬼怪的大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说:“太好啦。这下正月的准备就全都完成了。”

  三吉一边扎紧背囊的口,一边问:“鬼怪家正月里也煮黑豆?”

  “不久前才娶的媳妇,可会煮黑豆了。”说完,鬼怪就晃晃悠悠地挎着那个包,走下山了。目送着鬼怪的背影,三吉心里别提多羡慕了。于是,他想起上回那只狐狸说过的话来。

  过了一些日子,当宝温泉的梅花开了的时候,又有人在山道上叫“三吉”了。与往日不同,这回是一个温柔的女子的声音。三吉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红色和服的漂亮姑娘站在那里。见三吉吃了一惊,姑娘笑着说:“请匀给我一点儿花豆吧。”

  三吉用双手掬起大粒的花豆,朝姑娘递去。姑娘看着花豆说:

  “请倒进我的袖兜里。”

  三吉把花豆轻轻倒进了姑娘的袖兜里。可想不到,那姑娘捂住袖兜,竟“哗啦、哗啦”地甩了起来:“你看我的袖兜里……”

  三吉战战兢兢地朝袖兜里看去,只见里面是一片小小的花豆田,开满了淡紫色的花。豆花那薄绸一样的花瓣,正在随风摇晃。

  “这、这……”

  三吉大吃一惊。

  姑娘在他耳边悄声说:“一起来种这豆田吧!”

  然后,她捂住袖口一甩袖兜,袖兜里又“哗啦、哗啦”地响起了豆子的声音,再一打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又变成了花豆。姑娘孩子似的往上一跳,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跑远了。她一边在枯树林里的路上轻盈地跑,一边喊:“我妈妈会很高兴的啊!”

  这就是小夜的爸爸和小夜的妈妈见面时的故事。故事还没讲完,小夜的奶奶站了起来,打开锅盖,看看花豆煮得怎么样了。她夹起一粒尝了尝,倒了些砂糖进去,然后又坐到小夜的面前。

  小夜大声问:“妈妈的妈妈,吃了爸爸匀的花豆?”

  “小夜妈妈的妈妈,是一个特别喜欢花豆的山姥。一吃花豆就高兴,送别人什么礼物都行。所以,那一年的春天,她给我们送来了好多冬花茎、土当归什么的。‘收人家这么多东西,行吗?’奶奶问。三吉笑了笑说:‘那我再多送去点儿花豆不就行了嘛!’那倒也是,于是奶奶从仓房里拿出一口大锅,煮了满满一大锅花豆,交给了三吉。”

  “山姥高兴吗?”

  “当然高兴了。因为高兴过头了,作为谢礼,这回把宝贝女儿都送了过来。”

  “啊呀,那不就是妈妈嘛?”

  “就这样,一个漂亮媳妇来到了这个家里。媳妇很勤快,不管是旅馆的活儿,还是家里的活儿,都干得非常出色,还在后院开了一片花豆田。媳妇种的豆田,开出了紫色的花,然后就收获了好多好多鼓鼓的豆子,一粒粒比北浦的豆子大多了,又漂亮,又好吃,都是宝温泉的宝贝疙瘩。而且没多久,媳妇又为宝温泉添了另外一个宝贝疙瘩,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那就是小夜。”

  小夜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小夜出生的时候,大家不知有多高兴啊。山姥送来的是用通草编的摇篮和年糕。那年糕实在太好吃了,三吉一次就吃了七个。

  可小夜的妈妈从吃了年糕那天起,突然就不说话了,也不干活了,整天只是呆呆地眺望着遥远的大山。从山姥家嫁到宝温泉,已经三年了,你妈妈还没有回过一次娘家呢……‘去看看山姥吧!’奶奶说。你妈妈高兴地点了点头,可还是默不作声地吃着山姥的年糕。

  到了黄昏,你妈妈忽然不见了。后来听别人说,在那天的黄昏,有人看见一个女人张开双臂,像风一样冲过了吊桥。”

  “后来……妈妈真的变成了风吗……”

  “嗯,吃了山姥年糕的小夜妈妈的确变成了风。这样,她才能用最快的速度去看她想念的山姥,又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我们家。

  她也没办法呀,因为她爱着两边的所有人啊。”

  小夜点点头,朝窗外看去。雾一样的雨,还在无休无止地下个不停,远山笼罩在一片紫色的暮霭之中。

  “好啦,花豆煮熟了。”奶奶直起身,把锅从火上搬了下来,打开锅盖,轻轻夹起豆子尝了尝,然后,给小夜盛了一小盘。

  小夜一边吃着花豆,一边久久地想着山那边变成了风的妈妈的故事。她觉得风在抚摸她的脸庞,这种感觉比吃花豆还要甜美哩。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2:26

第一卷 第4章 经过推敲的语言

  (日本)大江健三郎

  很早以前,我们一家人曾回四国的山村老家探亲。光与祖母熟悉以后,两个人经常待在一起。

  但是,回东京的那天,女儿在飞机上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因为光临走时对祖母大声说道:“奶奶,请死得精精神神的!”

  祖母回答说:“是呀,精神起来,好好地死去。可是,光,奶奶舍不得你走啊!”

  过了几天,光和妹妹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打电话给祖母,更正他说的这句话。他打电话的时候,全家人都聚在他身旁,想听一听祖母的反应。

  “实在对不起,我说错了。我要说的是:奶奶,请活得精精神神的!”

  电话那头的祖母高兴地笑起来。不久以后,祖母得了一场大病,幸运的是,很快就痊愈了。她对一直照顾她的女儿——我的妹妹-说道:“我生病的时候,没想到是光原先说的那句话最能激励我:请死得精精神神的!我一想起光说这句话时的声音,心里就有了勇气。说不定多亏了这句话我才活了下来。”

  光在家里的时候,总是沉默寡言。回到乡下,大概祖母无意识地对他谈起自己已经上了年纪,这一辈子什么事都经历过,只有死是头一回,这是人生大事,一定要认真对待之类的话。女儿也时常听祖母的这种唠叨。光听了以后,对自己心中浮现出来的想法反复推敲琢磨——推敲的方式就如同在黎明前的昏暗中捕捉不时冒出水面的水泡那样——并形成一句话藏在了心里,当感觉到分别的依依不舍时,不禁脱口而出。

  残疾孙子反复推敲的这句话给祖母增加了战胜疾病的力量。我也要牢记光的这句话,准备迎接自己即将来临的这一天。

阅读原文:http://www.ijiwen.com/files/article/html/11/11342/index.html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9-12 22:49

是一个好人的故事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7-02-03 14:37

引用:原回帖由 小颖777 于 2016-07-27 21:17 发表

1
  (日本)安房直子

  小夜没有妈妈。

  小夜生下来没多久,妈妈就回娘家去了。那是一个要翻过许多座大山、有非常好看的梅花的村子。不过,没有一个人——就连小夜的爸爸,也没有去过那里。

  ... 查看原回帖>>
怎么才能看完整的小说呢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19楼水阿姨19楼水阿姨

告知:中间1个楼层(3#)被屏蔽了(为什么?展开明细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