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立雨中的那棵树

二维码

阅读数: 16130 | 回复数: 6

发表于: 2016-07-27 20:33
傲立雨中的那棵树
 
 


作者:邢涛;龚勋
简介:《傲立雨中的那棵树》入选的每一篇作品都兼具社会价值和艺术价值,既具有历久弥新的艺术魅力,又具备穿越时空的精神生命力,深受世界各国少年儿童读者的欢迎。经典的作品总是流传久远、常读常新,这是真正值得珍藏的精品。
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书号:9787533888787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0:35

第一卷 第1章 等信

  (美国)阿诺德·洛贝尔

  蟾蜍坐在一片沼泽前面。来了一只青蛙,他问:“出什么事了,蟾蜍?你看起来很伤心。”

  “是的,”蟾蜍说,“我在等信,可这总是使我不开心。”

  “为什么?”青蛙问。

  “因为我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信。我的信箱每天都是空的。这就是我伤心的原因。”青蛙和蟾蜍一起坐在沼泽前,他们都很伤心。

  一会儿,青蛙说:“蟾蜍,现在我要回家了,我要去做一件事。”青蛙迅速跑回家。他找出一支铅笔和一张纸,在纸上写了一会儿。然后又把纸装进信封,在信封上写上“一封写给蟾蜍的信”。青蛙跑出家门,看到一只蜗牛。“蜗牛,请把这封信给蟾蜍送去,放在他的信箱里。”蜗牛说:“没问题!我立刻就送去。”

  接着,青蛙跑到蟾蜍家。蟾蜍已经上床睡觉了。“蟾蜍,”青蛙说,“我觉得,你应该起来,再到外面等一会儿信。”

  “不,我已经等得很厌倦了。”

  青蛙看看蟾蜍挂在外面的信箱,蜗牛还没有送信过来。

  “蟾蜍,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有人可能要给你寄信来了。”

  “不,不,我已经不指望任何人给我寄信了。”

  “不过,蟾蜍,今天可能有人给你寄信来。”

  “别说傻话了,从来没人给我寄过信,今天也不会例外。”

  青蛙又看看窗外,蜗牛依然没有来。

  “青蛙,你为什么老是往窗外看?”蟾蜍问。

  “我在等信,我给你寄了一封信。”

  “你寄来了一封信?你在信里写了些什么?”

  青蛙说:“我写了——‘亲爱的蟾蜍,我很高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最好的朋友——青蛙。’”接着,青蛙和蟾蜍一起来到沼泽前等信,他们坐在那里,都很快乐。

  四天以后,蜗牛终于来到蟾蜍的家门口,交给蟾蜍一封青蛙寄来的信。蟾蜍高兴极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0:48

第一卷 第2章 花园

  (美国)阿诺德·洛贝尔

  青蛙正在他的花园里工作。蟾蜍从花园旁经过,说:“你有一个多么漂亮的花园啊,青蛙!”

  “是啊,它很漂亮,但这也意味着一份艰苦的工作。”

  “我也想有个花园。”

  “这里有一些花的种子,把它们撒在泥土中,很快你就会有一个花园的。”

  “多快?”

  “非常、非常快。”

  蟾蜍跑回家,撒下这些种子。

  “现在,种子,开始生长吧!”蟾蜍一边说着,一边来来回回地踱步。种子还没开始长呢。

  蟾蜍弯下腰,把脑袋贴近地面,大声说:“现在,种子,开始生长吧!”蟾蜍再次看了看地上,种子还没开始长呢。

  蟾蜍的脑袋几乎要贴在地上了,他攥紧拳头,大吼着:“现在,种子,开始生长吧!”

  青蛙大老远地赶过来,说:“这都是些什么噪音啊?”

  “我的种子长不出来了。”蟾蜍悲哀地说。

  “你叫得太响了,让可怜的种子害怕生长。”

  “种子害怕生长?”

  “当然,让它们独自待几天吧。让阳光照耀,让雨水落下,很快,你的种子就会开始生长了。”

  那天晚上,蟾蜍透过窗户往外看,说:“噢,我的种子还没开始生长。它们一定是害怕黑暗。”

  蟾蜍带着几支蜡烛走进花园,自言自语道:“我要给种子们讲一个故事,这样它们就不会害怕了。”蟾蜍坐在石头上,给种子们讲了一个长长的故事。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在给种子们唱歌;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在给种子们吟诗;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在给种子们奏乐。蟾蜍看了看地上,种子依然没有开始生长。

  “我该怎么办呢?”蟾蜍大喊,“这一定是全世界最胆小的种子,它们一定是被什么吓坏了!”蟾蜍感到非常累,然后他睡着了。

  “蟾蜍,蟾蜍,醒醒啊,”青蛙在叫,“看看你的花园!”

  蟾蜍瞄了一眼,小小的绿芽儿开始从土里冒出脑袋来了。

  “现在,我的种子终于不再害怕生长啦!”蟾蜍欢呼着。

  “你也将有一个漂亮的花园了。”青蛙笑着说。

  “是的,你是对的,青蛙。这真是一份非常艰苦的工作呢。”

  蟾蜍忙不迭地擦着汗说。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1:11

第一卷 第3章 皮皮爬树

  (瑞典)阿斯特丽德·林格伦

  皮皮是个奇怪而有趣的小姑娘,她满头红发,小辫子翘向两边,脸上还布满雀斑。

  皮皮家的院子很漂亮,说院子收拾得井井有条那当然有些过头,但是那里有着从未修剪过的美丽草坪和开满白色、黄色和粉红色花朵的玫瑰花,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芳香四溢。那里还长着许多果树,最好的是几棵古老的橡树和榆树,这些树很适合往上爬。

  杜米和阿妮卡很少爬树,因为他们的妈妈总是担心他们如果爬树会掉下来摔坏。

  这时,皮皮说:“我们爬这棵橡树好不好?”

  杜米非常喜欢皮皮的建议。阿妮卡有点儿犹豫,但是当她看到登着树上的“大疖子”就可以爬上去时,她也跃跃欲试了。

  在离地面两米左右的地方,这棵橡树分了两个树干,两个树干分开的地方好似一间小房子。没过多久,三个孩子就坐在上面了。他们的头顶上是橡树冠,就像一个巨大的绿色屋顶。

  “我们可以在这里喝咖啡,”皮皮说,“我下去烧点儿水。”

  杜米和阿妮卡拍着手,兴奋地说:“好啊。”

  没过多久,皮皮就把咖啡冲好了。甜饼是她前一天做好的。她站在橡树底下往上扔咖啡杯。杜米和阿妮卡在上面接。

  杯子被橡树挡住了,两个杯子都被摔碎了。皮皮又去取了一个新的,这次没有摔碎。随后又扔甜饼,甜饼在空中飞了好长时间。

  不过甜饼倒没有摔烂。最后,皮皮一只手托着咖啡壶爬上来,奶油装在一个瓶子里,糖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她把这些东西装在衣服的口袋里。

  杜米和阿妮卡觉得咖啡从来没有这么香过。平时他们不能喝咖啡,只有出去做客时才能喝,而现在他们当然是在做客了。

  阿妮卡把一点儿咖啡洒在膝盖上了。先是热乎乎、湿漉漉的,后来变得凉丝丝的。“不过没关系。”阿妮卡说。

  他们喝完咖啡以后,皮皮就往草地上扔杯子。

  “我想看看我们现在的瓷器有多结实。”皮皮说。一个杯子和三个盘子都没有坏,而那把咖啡壶仅仅掉了嘴儿。

  这时,皮皮又往高处爬了一点儿。“我看到地面了,”她喊起来,“树是空的!”

  树干上有一个大洞,树叶正好挡住了孩子们的视线,所以他们起初并没有看到。

  “噢,让我也爬上去看看吧!”杜米说。但是他没有得到回答。“皮皮,你在哪儿?”他不安地喊着。

  这时,他们听到皮皮的声音了,但不是从上边,而是从下边。

  声音好像是从地下发出来的。

  “我在树里啊。这个树洞一直通到地上。如果我从一条小缝往外看,就能看到外边草地上的咖啡壶。”

  “噢,你怎么上来呢?”阿妮卡说。

  “我再也不上去了!”皮皮说,“我要在这里一直待到退休。

  你们得从上边往下给我扔吃的。每天五六次。”

  阿妮卡开始哭了。

  “为什么伤心,为什么不高兴呢?”皮皮说,“别哭了,你们也下来吧,让我们玩在监狱里挨饿的游戏。”

  “我才不呢。”阿妮卡说。为了安全起见,她从树上爬下去了。

  “阿妮卡,我从缝里看见你了,”皮皮说,“别踩在咖啡壶上!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好心肠的咖啡壶,它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它肯定也不会伤害人了,因为它连嘴儿都没有了。”

  阿妮卡走到树干跟前,通过一条小缝看见了皮皮的一个指尖。

  她的心情好多了。但是她仍然很不安。“皮皮,你确实上不来了吗?”她问。

  皮皮的那个指头不见了,没过一分钟她的脸就从上面的树洞里露出来了。

  “如果我很努力的话,大概能吧。”皮皮一边说,一边用手扒开树叶。

  “上来这么容易,”还待在树上的杜米说,“我也想下去玩一会儿挨饿的游戏。”

  “不过,”皮皮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弄个梯子来。”

  她从洞里爬出来,很快从树上滑到地面。然后她跑去找来一把梯子,再把梯子搬到树上,然后放进树洞里。

  杜米迫不及待要下去。爬到树上面的洞口确实很困难,因为太高,但是杜米很勇敢,他爬进了黑洞洞的树干里。杜米不见了。阿妮卡想:不知道还会不会再看到他?她费力地通过树缝往里看。

  “阿妮卡,”她听到杜米的声音,“你想象不到这里有多舒服,你一定要下来。顺着梯子爬下来,一点儿也不危险。你只要下来一次,就再也不会害怕了。”

  “真的吗?”阿妮卡问。

  “绝对是真的。”杜米说。

  阿妮卡用颤抖的双腿重新往树上爬。在皮皮的帮助下,她爬完了最后一段。当她看到树洞里黑糊糊的时候,就往后退了一步。但是皮皮拉着她的手,鼓励她。

  “不要怕,阿妮卡,”她听到下边杜米的声音,“我现在看到你的腿了,如果你摔下来,我一定能接住你。”

  但是阿妮卡没有摔下去,而是平安地到了杜米那里。转眼之间,皮皮也下来了。

  “这里是多么有趣啊!”杜米说。

  阿妮卡也有同感。里边一点儿也不像她想象的那么黑,因为通过树缝,光线可以照进来。阿妮卡走过去,想试一试能不能看到外边草地上的咖啡壶。

  “我们还可以拿一根棍子通过缝儿来捅路过的人,他们一定以为闹鬼了。”

  想到这里,三个人高兴得拥抱起来。这时,他们听到杜米和阿妮卡家的开饭铃响了。

  “真糟糕,”杜米说,“现在我们必须得回家了。不过,我们明天一放学就来这里。”

  “好。”皮皮说。

  他们从梯子爬上去,皮皮在前面,阿妮卡在中间,杜米在最后。然后他们从树上爬下去,皮皮在最前面,阿妮卡在中间,最后是杜米。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6-07-27 21:26

第一卷 第4章 淘气包艾米尔(节选)

  (瑞典)阿斯特丽德·林格伦

  十一月的这一天,卡特侯尔特庄园将要举行家庭考问会。

  你可能不知道“家庭考问会”是什么意思,我猜可能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人们都要知道《圣经》上的一些故事,因此牧师就经常搞些考问会,了解一下大家记住了多少《圣经》上的教义。虽然考问会本身并没有什么意思,但是事后要搞的宴会可不错,全乡的人都可以参加。就连孤老院的老人,只要还能走得动,也都会赶去,因为考问会后可以放开肚皮大吃一顿。这可是一件美事!

  艾米尔的妈妈为此做了很多奶酪蛋糕,所有参加家庭考问会的人吃到了,都感到很满意。艾米尔也吃了不少。他刚刚吃完,他妈妈就走过来说:“艾米尔,好孩子,快去把鸡舍门关好!”

  母鸡们白天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外面游逛,但是一到晚上,人们却必须关上鸡舍门,以防狐狸溜进去。

  这时,天快黑了,还下起雨来。但艾米尔仍然觉得离开房间里闷热的空气、嘈杂的人声和奶酪蛋糕那么一小会儿,到外面走走挺美的。大部分母鸡都已经在鸡舍里的木架上蹲好了,只有瘸腿劳达和几只母鸡还在外面傻乎乎地溜达。艾米尔把它们也赶了进去,接着认真地插好了鸡舍的门。鸡舍旁边是猪圈,艾米尔匆匆忙忙地顺便看了小猪克龙一眼,并答应晚上给它带些宴会上的残汤剩饭来。

  “那些贪吃鬼们吃饱喝足之后,一定还是能剩下点什么的。”

  艾米尔说。

  小猪克龙哼叫着也好像对此满怀希望似的。“我过会儿就来。”艾米尔边说边细心地把猪圈栅门也挂上了。

  猪圈再过去是厕所,厕所在卡特侯尔特还有一个好听些的名字,叫特里赛房。特里赛是艾米尔爷爷那时候的一个长工的名字,他盖起了这间必不可少的房子。

  艾米尔也顺手挂上了特里赛房的房门。他干这件事时可真没动脑筋,他本来应该想到里面有人,因为门外面没挂上。但是艾米尔却什么也没想。他“砰”的一声就把门挂上了,然后轻快地跑了,一面跑还一面唱:“我插上了,我挂上了,现在我关上了所有的门!”

  艾米尔爸爸此时正坐在特里赛房里,听到那欢快的歌声,他急忙跑到门前,一试,完了,门被从外面挂住了。他连忙大喊:“艾米尔!”但是艾米尔唱得那么大声,那么聚精会神,什么也没听见。

  可怜的艾米尔爸爸气得肺都快炸了。怎么才能出去呢?他拼命敲门,又砸又打,可这有什么用呢?后来他干脆用脚踹,一脚踹过去,把脚趾头都踹弯了。那个特里赛干活儿干得真漂亮,门做得又结实又好,一点都没变形。好在艾米尔爸爸还没忘记自己是教区委员,还没骂人。他不仅生艾米尔的气,还生那个特里赛的气。特里赛竟连个像样的窗子也没做,只在门框上面做了一个小小的洞窗。

  艾米尔爸爸气冲冲地死盯着那个小窗口看了半天,洞窗太小了。他又狠狠地踢了几脚门,随后坐回到马桶上,等待着。

  他恶狠狠地等着需要到这间屋子里办事的人。“谁来谁倒霉。

  谁第一个来我就干掉他!”他这样想着。

  黑暗早已悄悄地来到特里赛房。艾米尔爸爸坐在那里等呀等,谁也没来。外面的雨点就像敲鼓似的打在房顶上,听起来是那么的烦人。艾米尔爸爸越想越气愤,他坐在黑暗的房子里,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其他人却坐在明亮的房里大吃大喝,这种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他必须出去!即使从那个小洞窗里钻出去也可以!

  “因为现在我发火了!”他从马桶旁站起来时大声喊道。

  特里赛房里有一只装旧报纸用的木箱子,艾米尔爸爸把它竖起来后站了上去。这箱子的高度正好,事情挺顺利的,他很容易就把那小窗框取了下来。他把头从窗口伸了出去,寻找救援。但是,外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豆大的雨点“扑扑”地打在他的脖颈上,又流进他的衬衣领子里。但是现在什么东西也挡不住艾米尔爸爸。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胳膊和肩膀挤了出去,接着又一点点地往外蹭。

  “只要人真的生了气,那就什么事情都能办得到!”他想。恰恰此时他被死死地卡住了。他手脚并用,又踢又打,但仅仅是把脚下的木箱子踢翻了。现在他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地挂在那里,既出不去又退不回来。可怜的人儿啊!

  一个教区委员上半身在滂沱大雨之中,下半身却在厕所里,这样子能干什么呢?大声呼救吗?绝对不行。他知道,要是这事传出去,就会成为全村的笑柄,因而他是绝不会大声呼救的。

  这时,艾米尔已经回到宴会席上了,牧师还在考问大家。随后,艾米尔又去逗妹妹小伊达。小伊达也厌倦了这个漫长的考问会,所以艾米尔领着她到门厅里玩。门厅里摆满了大的、小的套鞋,他们互相帮助试穿套鞋。艾米尔穿上牧师的套鞋并学着他的腔调说话,他学得像极了,逗得小伊达“咯咯”直笑。

  这时,艾米尔想起答应过给小猪克龙送剩饭。他跑到厨房转了一圈儿,把残汤剩饭一股脑儿地倒进一个桶里,然后一手提着马灯一手提着桶,冒着大雨跑出去了。他想让小猪克龙也高兴高兴。

  这时——唉,我一想起当时的情景就直打哆嗦——艾米尔一下就看到了他爸爸,他爸爸也看到了他——有时候真是什么事都会发生。可偏偏那么巧,铁链锁卡住了,居然打不开。“快去找阿尔弗莱德。”他爸爸咬牙切齿地喊道,“叫他带一公斤炸药来,我要炸平这房子!”

  阿尔弗莱德急匆匆地赶来了。他没带炸药来——艾米尔爸爸可能也不是真的要炸平这间房子。他带来了一把锯子,准备把锁锯开。

  阿尔弗莱德工作时,艾米尔跑去拿了把伞,然后爬上一个小梯子,紧张地用伞遮住爸爸,不让雨淋坏他。你不要以为艾米尔这会儿好过,艾米尔爸爸还在不停地发火,嚷嚷着他脱身后怎么整治艾米尔,对艾米尔为他打伞一点也不表示感谢。这有什么用?他认为,他的衣服早就湿透了,肯定会得感冒的。但是艾米尔说:“不会,您大概不会得感冒的,因为重要的是两脚保持干燥。”

  阿尔弗莱德也非常赞同地说:“重要的是两脚保持干燥,这话不假!”

  艾米尔爸爸的两脚还真是干的,他不能否认这个事实,但是他还是不满意。艾米尔真害怕爸爸脱身出来的那一时刻的到来。

  阿尔弗莱德在使劲地锯,艾米尔却在时刻准备着。阿尔弗莱德刚一锯好,就在艾米尔爸爸“扑通”一声掉在地板上的那一瞬间,艾米尔立刻把伞一扔,撒开腿全速向木工房冲去。他刚刚跑进木工房把门插上,他爸爸就赶到了。尽管他爸爸还很生气,却已经烦透了。所以,他只骂了几句就离开了。现在艾米尔爸爸的首要任务是回到宴会上去,在这之前他还得先溜进卧室,换几件干衣服。“你钻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么长时间?”艾米尔妈妈气呼呼地问丈夫。“回头再告诉你。”艾米尔爸爸闷闷不乐地回答。

  这时,卡特侯尔特家庭考问会结束了。

阅读原文:http://www.ijiwen.com/files/article/html/11/11345/index.html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19楼水阿姨19楼水阿姨

告知:中间2个楼层(2#、3#)被屏蔽了(为什么?展开明细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