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2913 | 回复数: 2

发表于: 2018-05-10 15:51
拒绝卖身: 妖娆田妻,种田撩汉!
 
    第一章买媳妇
 
    “快追,你们几个大男人连一个小丫头都抓不住,丢大发了。”
 
    耳边有聒噪的声音叫嚣着,罗蔓蔓恍惚中觉得屁股给人踹了一脚,有硬物落地的声音。
 
    “贱蹄子,还敢跑,看老娘这次抓到了不往死里打。”拳脚如雨点般的落下,好疼,痛……
 
    罗蔓蔓痛苦的卷缩在地上缩成一团。
 
    “叫你跑,敢在老娘手下耍花样,看我不打死你。”
 
    路人围观议论纷纷:“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打的可真狠,会不会出人命啊,这是抓到小偷还是怎么了。”有人小声的支吾。
 
    有个人见萧亦明好奇,附在他耳边小声支吾:“兄台,你是外乡来的吧,这艳娘你都不知道吧,整个石龙镇谁不知道艳娘的大名。她可是百花楼出了名的老嬷,要是有姑娘进了她的百花楼不乖乖听话的话,少不了毒打什么的,估计这姑娘就是不从逃了被抓到的,这下小命不保了。”
 
    萧亦明将手中的扁担放下,站在围观群众里,看着地上卷缩一团的人儿,面色蜡黄,瘦不拉几的。这老嬷嬷也确实可恶,连这样的丑丫头也不放过?想到这他眉头紧缩了下。直到地上的人儿没有了动静,路人这才回神惊呼,“怎么不动了,该不会死了吧……”“哎呦,这下要出人命了喂,摊上大事了。”罗蔓蔓费力的睁开眸子,印入眼底的是一群凶神恶煞大男人对着她踢打,还有个涂满胭脂水粉的老女人叫嚣的声音,“臭丫头别装死了,老娘知道你没死。”
 
    浑身一个抖索,妈呀,这是什么鬼地方,什么死不死的,她一个刚毕业建筑系的高材生,正要步入社会大显身手呢?又怎么会死?
 
    她明明去挤公交准备找工作来的,貌似出了车祸,她就……
 
    难道她穿了,不是……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呦呵,你睁开眼了,臭丫头,命够硬的,来人把她给我带回去,老娘有的是时间收拾你。”
 
    艳娘使了个眼色,立马就有两个孔武有力的家丁上前将浑身是伤,虚弱无力的罗蔓蔓拖起。
 
    萧亦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向来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主,但刚才那女子清亮的眼神让他晃了一下心神。
 
    鬼使神差的他丢开身上的两个箩筐,一个上前拦到:“慢着。”
 
    艳娘将眼前拦路青年斜眼打量了一番,见他虽一身布衣,却无法掩盖他俊朗的面容,五官分明,身材挺拔,估摸着二十出头的年纪。
 
    “干嘛,哪里来的穷小子,想找死吗?”艳娘扯着一张老脸,脸上的粉末速速的掉落。
 
    萧亦明惊讶自己的冲动,看了一下奄奄一息的人,道:“我,我要买她。”
 
    “你要买她?这话可真新鲜,看你这穷样,你能出多少钱?”
 
    艳娘戏谑的勾唇,围着萧亦明转了一圈,这衣服都打了几个补丁,一看就是个穷光蛋。
 
    “我……这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大姐你看行不行。”
 
    萧亦明将身上的身家都拿了出来,七七八八的碎银再加上几串铜板,刚好十两银子多一点。
 
    这可是他这段时间存的钱,本来想来镇上买些家具的……
 
    艳娘不客气的夺过钱袋来,放在手心数了数。
 
    “才十两银子,也想买人?做梦,除非你能拿出十五银子,少一个子都不卖。”
 
    “大姐,你想想看,如果你不卖,打死了摊上一条人命不说,你一分钱也捞不到,再说这丫头又丑又瘦的,你看着办吧。
 
    哎,我也就这脑袋一热才助人为乐,既然大姐不卖,那我就算了。”
 
    萧亦明是在赌,反正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他也没多余的钱了。
 
    他挑起担子准备走的时候,就见艳娘纠结了一下喊道:“算了,小伙子,看你也是个实在人,好了,就卖给你了。这是卖身契,拿好了,货物一出,概不退货。”
 
    艳娘接过一袋子的碎银咬了咬,乐颠颠的走了。
 
    卷缩在地上的罗蔓蔓将这一连串的话尽收眼底,正琢磨着自个目前的状态时,就被一双大手扶起,她抬眼看了一下救命恩人。
 
    见他眉目俊朗,肤色有些小麦色,他一身青色的粗布衣着身也掩盖不了他的英气。
 
    这打扮貌似古代男子,再看周围的布置古色古香的,像是个古代的小镇。
 
    周围有路人正要散去:“兄弟啊,你真是个好人,不过这丑丫头你买回去做什么?”
 
    “不是买来当媳妇吧……”
 
    萧亦明对路人笑了笑,对着罗蔓蔓露出一口洁白的牙笑的腼腆:“你,你叫什么名字?你还好吧,能起来吗?”
 
    罗蔓蔓挣扎着起来,扯着干巴巴的唇说道:“我叫罗蔓蔓……”
 
    浑身痛,根本没力气。
 
    罗蔓蔓,这名字好听。
 
    萧亦明像是知道了她的窘境,一把将她抱起,罗蔓蔓一低呼:“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这人生地不熟的,她很怕刚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窝。
 
    “既然你被我买下来,那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媳妇我们回家。”
 
    虽然这丫头黑了点瘦了些丑了些,但那双眸子就像天上的星星,闪耀动人。
 
    罗蔓蔓受了伤,不敢乱动,眼下没弄清这边的环境还是走一步算一步。
 
    萧亦明一手抱她,一手挑着担子,一路上走的坦坦荡荡,倒也不怕别人议论。
 
    来到一个猪肉摊位时,萧亦明将罗蔓蔓放到一旁的车板上。
 
    “亦明啊,东西都卖完了啊,这……这姑娘是谁啊?”猪肉小贩好奇道。
 
    “这是我刚买的媳妇。”萧亦明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你怎么买了这样子的,买媳妇这事怎么能图便宜呢?”小贩皱眉打量了一下,这又瘦又黑的,怎么能下口呢?
 
    小贩跟这萧亦明也算熟,萧亦明可是南山村穷的出名的单身汉,样貌是英俊,有不少姑娘明着暗里喜欢他。
 
    但是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姑娘们就算再喜欢也不愿意嫁个穷光蛋吃苦。
 
    这不都二十多岁了,还没娶到媳妇,但是要买也要买个漂亮的啊,可惜那副好相貌就要被一头猪给供了啊。
 
    “黄大哥,我先走了,我娘还等我回去吃饭呢?”
 
    “哎,那你小心点。”
 
    萧亦明推着板车,迈着大步,就听到罗蔓蔓肚子咕咕的响起。
 
    “你饿了吗?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你等会,我给你买包子去。”咧嘴一笑,就不见了身影。”
 
    “又香又好吃的包子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好吃不要钱。”包子小贩卖力的吆喝着。
 
    “来两个肉包子。”
 
    “好咧。”
 
    萧亦明花了三文钱买了两个肉包子,他全身上下就剩这一串铜板了,可要省着花了。“给你,吃吧。”
 
    罗蔓蔓接过包子,眼底一阵酸楚,这青年为什么对她那么好,不过她还真是饿了。张嘴咬了一口,油从嘴角流出。这古代的肉包子真是个大馅肉足,真好吃,估计是真饿了,罗蔓蔓狼吞虎咽三两口就解决完了。
 
    出了镇,沿着乡村小路,一路上有山风吹来倒也是凉爽。
 
    罗蔓蔓一路上躺在板车上都闷不吭声,瞧自个身上的一声粗布衣,就有些接受不了。
 
    她绝对是魂穿了,不知道她这个堂堂建筑系的系花现在是什么模样。
 
    古朴的乡村,群山环绕,树木青翠,一条弯弯小溪流顺着稻田蜿蜒而下。
 
    现在接近傍晚,天边除了有彩霞,还有炊烟袅袅。
 
    萧亦明推着板车一路缓缓前行,碰到下地劳作的叔叔婶婶,都热情的招呼。
 
    “亦明,镇上回来了啊。哎呦这女人是谁啊?看着面生呢?”
 
    同村的刘婆看到了,眼睛那个亮:“亦明啊,这该不会是你买的媳妇吧。”
 
    同样在地里干活的王二货,将锄头抛了几下地,擦汗问道:“亦明啊,还真是买了媳妇啊,咋也不买个好看的,估计这很便宜吧。”
 
    南山村可是石龙镇里十三个村里最穷的村庄,这里村民男多女少,很多穷光棍娶不到媳妇都是去镇上买来的,大伙对此也见怪不怪了。
 
    萧亦明只是腼腆的笑了笑,也不接话,推着板车继续走。
 
    “呦,这小子还害羞了,不理人。”
 
    “得了,改天再去萧家热闹热闹去。”
 
    虽然花光身上的所有积蓄,但萧亦明还是开心的,这下他终于有媳妇了,乐的走路都是飘得,超自家方向走去。
 
    很快,萧家买媳妇的事情就在村里传开了。
 
    萧亦明将平板车停好在后院里,乐颠颠的喊了一声:“娘”“哎,亦明啊,你回来了。”萧大娘打开院门,只见萧亦明抱着一名陌生女子过来。那名女子又黑又瘦,那种瘦像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她卷缩在儿子的怀里,在萧大娘疑惑目光下,局促不安。萧大娘瞅了一眼道,“儿啊,这女子哪来的?”萧亦明说道,“她是我买来的媳妇。”“花了多少银子。”萧大娘其实也想帮儿子买个媳妇,不过眼前这个也太差劲了些。“娘,不多,花了十两。”萧亦明乐呵呵的说道,像是捡了个大便宜。可不是吗,村上的女子,不管是丑的老的都要十五两以上,眼前这个还算是便宜了的。“是挺便宜的,娘本来想让你多攒些钱买个好的。”
 
    第二章 穷的响叮当
 
    萧亦明道:“蔓蔓不过是瘦了点,黑了点,养养也不难看的。”那小巧的轮廓,和那双灿若星子的眼睛,他看着看着就有些莫名的动心。“好了,你自个不嫌弃就好,娘随你。好了,别站在门口,进来吧。”
 
    萧亦明将罗蔓蔓放在屋里的坑上,帮她盖好被子:“你先睡会,我等下叫大夫给你看看,看身上伤哪了。”
 
    罗蔓蔓点点头,这带有异味的被褥,让她邹眉了一下,看着黑漆漆的房檐和黄泥粉的墙,还有床头那陈旧的衣柜。
 
    整个屋子空荡残破的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这个家可真穷,穷的响叮当。
 
    没过多久,屋里就有了动静,是两阵前后不一的脚步声。
 
    萧亦明指了指坑上闭目养神的罗蔓蔓说:“常大夫,你给我媳妇看看吧,她浑身都是伤。”
 
    萧大娘这时也做好了饭,跟着进来:“有劳常大夫了,大老远的还让您跑一趟。”
 
    常大夫放下药箱子,笑呵呵道:“亦明你到是对媳妇不错。”
 
    萧亦明刚买媳妇的事情他刚听说了。
 
    常大夫给罗蔓蔓诊断了一下,又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缕着胡子道:
 
    “就是脚骨有些错位了,矫正回来就没什么大事,还有身上的伤都是皮外伤,擦点药就好了。”
 
    “那常大夫赶紧给矫正一下,开点药吧。”萧亦明心疼媳妇的劲,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呦。
 
    只听见罗蔓蔓杀猪一般的嚎叫,就听见常大夫笑道:“矫正好了。”
 
    接着他就开了点药,“亦明,这是三天喝的药,她身子很虚,需要调理下,还有擦的药,等下我叫人送来。”
 
    “行,大夫一共几钱?”
 
    “哎,看你家也不容易,就收你五十文吧。”
 
    “我……常大夫,我现在手头有些紧,容我宽限几天。“萧亦明面露难色,口袋里是还有几十文,但要是支付了药钱,就没菜下锅了……
 
    常大夫也知道这是萧家新买的媳妇,估计也用完了积蓄,“好吧,就宽你几天。”
 
    “哎,常大夫真是好人,要不留下来吃个晚饭吧。”萧大娘也是客套的喊了声,这粗茶淡饭的,还真不好意思招待客人。
 
    “不用了,家里婆娘做好了饭,还等着我回去呢?”常大夫摆了摆手就拿起药箱子回去了。
 
    送来了外伤药。
 
    萧亦明拿起了母亲平时用的药罐子去了院子就在煎药。
 
    他手法很是熟练,母亲平时身体也不太好,这些事情他早就熟络。萧大娘来到院子看着他忙碌,道:“亦明,先吃饭吧。”
 
    “娘,马上就煎好了,您先吃吧。”
 
    萧大娘眼里闪过不满,这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吗,她可有些不乐意了。
 
    “让你去吃就赶紧去,都累了一天了,这里我来弄。”萧大娘抢过他手中的扇子,将他往屋里推。
 
    “咳咳……那个……娘,您吃过了没。”
 
    “吃过了,你快去吧。”
 
    萧亦明来到厨房,拿起桌上的糙米和一碗咸菜和豆腐乳,就狼吞虎咽的下肚,说实话,他早就饿了。
 
    “蔓蔓啊,你醒了啊,怎么起来了。”萧大娘端起桌子上的粗瓷碗,满脸关怀:“来,趁热把这碗药喝了。”
 
    黑乎乎的药碗倒影着那妇人苍老蜡黄的面容,聂于她慈爱的眼光,罗蔓蔓皱眉一口灌下去。
 
    好苦,舌尖传来的苦涩让她发麻。
 
    “蔓蔓,喝了药就会好的。”
 
    萧大娘慈爱的说完,将形容枯槁的手覆盖在她的小手上。
 
    罗蔓蔓这一看不要紧,当她发觉又黑又瘦的小手居然是出自她身上时,整个人气的差点没背气。
 
    她可是出了名的建筑系系花,她该不会是穿到丑八怪的身上吧。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看这手这么丑,估计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罗蔓蔓这一整天都是呆愣状态,这会猛的清醒。
 
    挣扎着从破旧的棉被里爬起,站立不稳的在屋里四处找镜子,这个时代的镜子应该是铜镜。
 
    萧大娘看她摇晃着四处张望,像是找什么东西:“蔓蔓,你找什么东西?”
 
    “那个,家里的铜镜放哪里了?”婆婆那两个字她暂时说不出口。
 
    “铜镜啊,哎,家里穷哪里买的起,你是想看脸上的气色是吗?外面的大水缸有水,你去照照吧。”
 
    罗蔓蔓心里一阵酸楚,这家里也忒穷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走出泥泞的小屋,跨过门槛,果然屋外有一个大水缸,盛满一缸水,赶紧凑过去照照,这一照想死的心都有了。
 
    天哪,这是她吗?因病态原本黝黑的脸蛋苍白,消瘦的脸,一头干巴巴的头发,还有那豆芽菜的身体。
 
    罗蔓蔓被自己丑哭,死劲捏了捏脸,很痛,这不是做梦。
 
    不死心的又再次瞅了瞅,发现就这眼睛水汪汪的顺眼点,其他一无是处。
 
    由众多男生追捧的系花沦落到一个乡村丑姑,心里落差巨大。
 
    看看这具身体也不过十四五岁的年龄,就这么早早的嫁人。
 
    哎,车祸还能捡回一条命,那就咬牙知足吧。
 
    她发誓她是黑了点,瘦了点,丑了点,但她坚信三分容貌七分打扮,她一定让自己活出个人样。
 
    “蔓蔓,你怎么出来了。”吃完饭的萧亦明刚出院子就看到一脸痛苦纠结的罗蔓蔓。
 
    以为她身上哪里痛,忙疾步过来虚寒问暖。
 
    “我没事……”罗蔓蔓避开他的接触,虽然这男人长得不赖,但和陌生人亲密接触,还望蔓蔓做不到啊。
 
    抬眼,就看萧亦明对她抿唇一笑。
 
    他眉毛英挺,一双眼珠乌黑发亮,眸光里飘荡着关怀,皮肤有些小麦色,薄唇上扬,一看就是个腼腆的男子,他一身粗布衣,洗的发白,还有几个布丁。
 
    罗蔓蔓有些酸楚,都穷成这样了,还肯花钱救她这个无关的人。
 
    如果没有遇到他,罗蔓蔓不敢想象自己未知的命运,但这不代表她能接受他,她会报恩的,但不会以身相许。
 
    “你,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来快回屋里躺着。”萧亦明二话不说的扶起罗蔓蔓去了里屋。
 
    屋里有一股怪味,像是很久没有见阳光的汗味夹带着汗臭味,里屋有一张长长的土坑。
 
    罗蔓蔓皱眉,“我,我以后就睡这个房间吗?还有其他房间吗?”
 
    她的意思,不想和他共处一室。
 
    萧亦明抓了抓头发,领悟到了她的意思,估计这媳妇暂时还接受不了她。
 
    也好,她现在身子不好,他也不敢要她,先培养培养感情先吧。
 
    反正光棍那么多年了,不在乎眼下这些时日。
 
    “有,不过那间屋子好久没收拾了。”
 
    “我,那我去那房间睡。”罗蔓蔓说着走出了房间,四处望了望,入眼的都是破旧的家具,缺了角的桌子,和少跟腿的椅子。
 
    这家是真的穷,她暗自咬牙要好好的报答救命恩人,凭着她的智慧,致富不敢说,但脱贫绝对没问题。
 
    吱呀一声罗蔓蔓推开不远处一间紧闭的木门,门一打开,有一股灰尘味道扑面而来,让她轻咳了声。
 
    低头还能看到墙角布满蜘蛛网,不过这间房间的家具稍微新了点。
 
    “媳妇,你确定晚上睡这里,要不明天我帮你收拾收拾你再……””不用,暂时收拾下,将就一宿先吧。”
 
    罗蔓蔓当自己是客人,可不好意思去睡主人的主卧室。
 
    “媳妇你真倔,我来帮你打扫。”萧亦明忙拿起扫把仔细打扫。
 
    两人忙了一个时辰终于将屋子简单的整理了一番,萧亦明抱了一床干净点的被子过来,帮她铺好了床。
 
    忙会了这么久,罗蔓蔓觉得自己又累又饿。
 
    “差点忘了,媳妇还没吃晚饭呢?”萧亦明一拍脑袋,也顾不得满头大汗,就拉着她去了厨房。
 
    厨房不大,长方形灶台旁挨着一张长方形的木桌。
 
    桌上一碗糙米饭和一叠咸菜,还有一碗乳豆腐。
 
    要是往日,罗蔓蔓可看不上这菜,不过眼下饿了,自然吃什么都是香的。
 
    罗蔓蔓吃饭的动作斯条慢理的,一举一动都很优雅,给人感觉像是大户人家的千金。
 
    “媳妇,你吃饭的动作真好看。”萧亦明咧嘴笑道,见罗蔓蔓吃好了,又赶紧舀水到锅里,盖好盖子,就要往灶里扔柴火。
 
    “我给你烧点热水,你洗洗就睡吧。”
 
    “谢谢你……亦明……”
 
    “客气啥啊,媳妇。”萧亦明腼腆的脸上又是勾唇傻笑。
 
    罗蔓蔓脸色一囧,他老是媳妇媳妇的叫,听着可真尴尬,可她又说不出不让他叫媳妇的话。
 
    在厨房走了几步,觉得无聊的罗蔓蔓拿起碗准备清洗的时候,就见一双大手抢去了碗:“媳妇,等你好了,再干活也不迟,好了,热水好了,可以去洗了。”
 
    说完,体贴的将锅里煮好的沸水舀到木桶里,然后提着木桶到了屋内。
 
    “媳妇,是不是还洗头发,我帮你多打些水。”说完,放了皂荚液放在凳子上,笑着将门关好,轻脚离去。
 
    看的出来,这个“丈夫”虽然腼腆了些,对她还是相当不错。
 
    第三章 两口子好着呢
 
    哎,既来之则安之吧,罗蔓蔓在心里哀嚎了几下,算是接受现实了。
 
    她先拿了个木盆,打了些热水兑了些冷水捧着木盆去了院子里。
 
    将头发浸湿后一遍遍的用皂荚液搓洗着头发,洗了三盆温水,将头发洗干净后,用手拧干头发里的水,拿毛巾擦拭了下,用毛巾包住。
 
    院子外屋里没有了萧亦明的身影,见他屋里的油灯亮着……
 
    罗蔓蔓转身又拎了桶冷水,去了屋里,将另一桶的热水倒入浴桶里,然后再倒入冷水,见水温热刚好。
 
    “哎,这古代就是麻烦,沐个浴都这么麻烦……”想起现代的她,一定是被化成了骨灰,哎……
 
    活的就是最大的知足,她脱了身上这件脏破的衣物,迈入浴桶内。
 
    泡在浴桶内一会,开始搓洗身子,见有一层污垢搓洗出来,罗蔓蔓皱眉,这原主也太不讲卫生了。
 
    将皂荚液抹在身体上,反复搓洗着,清清凉凉的到是很是舒爽。
 
    刚穿好衣服,就见木门响起了敲门声,传来了萧亦明的声音:“蔓蔓,你洗好了吗?”
 
    他也是注意到了这边没有了流水声才来询问的。
 
    罗蔓蔓理好衣服,打开门问:“什么事?”
 
    见媳妇身上的衣服明显的大了,萧亦明说道:“我帮你把浴桶的水倒掉,累了一天了,你去睡吧。
 
    对了,等集市的时候,我带你去街上买几身衣服,我娘的衣服你穿着大了。”
 
    罗蔓蔓看着他忙着将浴桶的水倒掉,心里别扭的不好意思,这萧亦明还真是古代的好老公模范,可是她不想消受啊。
 
    “没事,这衣服我穿的挺好的。”她知道萧亦明为了买她,可是花了全部的家当,眼下哪里还有钱给她买衣服。
 
    “媳妇,你先去睡吧,这几天我会多赚点钱,给你买身好的。”萧亦明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的灿烂,罗蔓蔓不语,回应一个笑容。
 
    夜静悄悄的,罗蔓蔓躺着坑上,闻着棉被的清香,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床棉被还是挺新的。
 
    她只是一个外来的,结果萧家把什么好的都让她用了,她发誓要尽快适应这个环境,好好报答恩人。
 
    次日,清晨。
 
    窗外有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罗蔓蔓的睡眠本来不浅的,不过这陌生的环境让她一夜无眠,这会厨房那点动静早就惊醒了。
 
    她推开窗户,让光线洒进来,下意思往手上望去,差点忘记何处何地。
 
    看外面的天色,隐约有露珠味道,估计是早晨六点半的样子。
 
    从被窝里爬起,罗蔓蔓悉悉索索的开始穿好衣服,来到屋里屋外打量,没发现萧亦明的身影。
 
    到是厨房里,萧大娘在炒米粥,粗糙的米粒在锅里翻炒着,散发着香味。
 
    “蔓蔓起来了,怎么不睡一会?”萧大娘到是慈爱,对她和颜悦色。
 
    这让罗蔓蔓的心放松下来,还好这个名义上的婆婆不是太难相处。
 
    “那个……萧……亦明呢?”没办法,这个男人自己就熟悉点,所以有点像婴儿认人般。
 
    萧大娘却是将锅里的米炒的差不多,倒入适量的水开始煮粥,呵呵捂嘴笑道:“亦明去山里砍树去了,这会估计快回来了。”
 
    “哦……”蔓蔓点头就要去厨房帮忙,就见萧大娘说:“蔓蔓,我快好了,你去看看亦明回来了没。”
 
    “哎,那我出去看看。”罗蔓蔓应道,沿着门口的小路出去望了望。
 
    这一路下来,眼睛不停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村庄还挺大的,估摸着有白来户人家。
 
    看家家户户房子的基本都是泥房土瓦片,只有萧家是茅草顶,看来萧家是出了名的穷啊。
 
    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养家禽,有养鸡养鸭的,养羊养牛的,更有养猪养狗的。
 
    沿着坑坑洼洼的小路边,一眼望去都是肥沃的稻田。
 
    这边的萧亦明扛着一颗大树,正往回走,路过村中央的一口大榕树下,那里围着一堆刚从地里回来磕牙闲聊的村民。
 
    “呦,亦明啊,听说你有媳妇了。”
 
    “是啊……”萧亦明正应道。
 
    就眼尖的发现乡村小路上的渐行渐进的媳妇,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挥手兴奋道:“媳妇,媳妇……我在这里。”
 
    “呦,这两口子好着呢?”有村民开始打趣。
 
    这时罗蔓蔓消瘦的身影也越走越近,待差不多时,萧亦明上前一把抓住罗蔓蔓的手,那个兴奋,对旁人介绍。
 
    “这是我媳妇蔓蔓。”相对于罗蔓蔓的扭捏,萧亦明落落大方。
 
    “这娶了媳妇的人了,感觉就是不一样。”同村的王二狗贼笑道。
 
    虽说这女人瘦了点黑了点,但是女人媳了灯往坑上一躺不都一样嘛。
 
    “亦明啊,是不是钱不够啊,早说啊 ,三姑一定要你买个好看的。”
 
    三姑有些遗憾,这小子就是穷了点,相貌还是不错的。
 
    这村里也有不少姑娘暗恋他呢?这鲜草怎么就插在牛粪上了呢?真是糟蹋了。
 
    “三姑,你这话就不对了,人家买媳妇是自家的事情,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你就不懂了。”
 
    “就你懂,不懂装懂。”三姑没好气反驳。
 
    “三姑,你别说,这事我还真懂。”王二狗笑的那个叫暧昧。
 
    围着两人转悠了一圈,“看亦明眼底的光芒,就知道很喜欢这个媳妇儿。”
 
    萧亦明只是笑笑,也不反驳,牵着罗蔓蔓的手温热温热的,小手软乎乎的,谁说他的媳妇丑了,养胖点,再白点就是比村花都差不多了多少。
 
    两人踩着小路准备返回。
 
    人群中就见一张咬牙切齿的脸:“亦明哥,你真的买媳妇了。”再一剁脚,又不见了那身影。
 
    一看那娇羞又恼又气的小模样,罗蔓蔓估摸着这姑娘喜欢萧亦明哩!
 
    见周围没有人了,罗蔓蔓赶紧挣脱萧亦明的手,别说这男人身材挺拔,力气还挺大,单手扛棵大树在肩膀上再用另一只手牵她都不费劲。
 
    “那个,你还是专心点扛树吧。”
 
    “媳妇儿害羞了呢?”
 
    “这么一颗大树,你要用来做什么?”罗蔓蔓十分好奇。
 
    “等会你就知道了。”
 
    到了院子里,萧亦明将肩上的大树放下,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泥土。
 
    罗蔓蔓见状,忙拿了个盆子在院子里的水缸里舀了点水,端到他跟前,说:“快洗洗手吧,大娘还等着我们吃早饭呢?”
 
    “好咧。”萧亦明对于罗蔓蔓的体贴还是很受用的。
 
    罗蔓蔓这会算是看清楚了这这座屋子的整体结构,茅草做屋顶,黄泥石墙。
 
    虽然简陋,面积还挺大,一共是两个里屋,一个厨房,外加一个客厅。
 
    院子这边有鸡棚,看样子养了几只鸡。院内有一堆劈好的柴火,以及那晾衣衫用的空竹杆。
 
    萧大娘这会也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忙招呼道:“亦明,蔓蔓,过来吃早饭了。”
 
    “来了?”两人应道进了厨房,就见一张斑驳的木桌上摆放着三碗香喷喷的炒米粥和一碗咸菜还有一个荷包煎鸡蛋。
 
    “来媳妇,快来吃早饭吧。”萧亦明将碟子里唯一的一个荷包蛋夹到了碗里。
 
    “这……”只有一个荷包蛋,应该给萧大娘吃才对,毕竟是长辈。
 
    谁知罗蔓蔓的筷子刚夹起就被另一双筷子打住,萧亦明像是知道她的想法,忙解释说:“那个,娘说你太瘦了,需要补补。”
 
    回她的依旧是憨厚的笑脸。
 
    娘说了,媳妇太瘦了,得补补养好身子才能生大胖小子,这鸡蛋是自家养的鸡生的蛋,营养自然高。
 
    平时萧大娘都是舍不得吃,都是收集起来拿到集市卖的, 这会倒也是舍得。
 
    罗蔓蔓咬了一口荷包蛋,香脆可口,这糙米粥也是香喷喷的。
 
    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眼底险些涌出泪花了,这淳朴贫穷的家啊。
 
    “娘,媳妇太瘦了,改天杀只鸡给媳妇补补。”萧亦明又道。
 
    “哎,好的,你这小子到是疼媳妇。”萧大娘有些吃味。
 
    到是为了早点抱上孙子她也是蛮拼的,村里像萧亦明这年纪的,孩子都打酱油了,她能不心急吗?
 
    吃完早饭,三人各有心思。
 
    厨房里这边萧大娘包了,罗蔓蔓也没有抢着干,到是萧亦明吃完早饭就去院子里忙碌了。
 
    罗蔓蔓叹了口气,还是将门口的那一盆脏衣服拿去洗了,踩着泥泞的乡村小道往小溪边走去。
 
    群山环绕,树木青翠,弯弯的小溪流顺着稻田蜿蜒而下,
 
    罗蔓蔓一路缓缓前行,碰到下地劳作的村民,都热情的招呼:“这是萧大娘家的媳妇吧?”
 
    “听说是叫什么蔓蔓,真勤快啊,来洗衣服了。”
 
    “听说你生病了,好点了吗?”
 
    “恩,好多了,谢谢关心。”淳朴的乡民,让她心中划过暖流。
 
    来到小溪边已有几个妇女在洗衣,反正她也不认识,罗蔓蔓也不管。
 
    将木盆里的脏衣服先拿出来,在盆里放入一些皂角再加入水浸泡衣服一会。
 
    然后拿出一件衣服死劲搓干,再用棒槌使劲打。
 
原文链接:https://www.9yread.com/book/10005854/4(链接可以直接点哦)
更多福利及优惠信息欢迎关注九阅官方微信:九阅小说(jiuyuexiaoshuo),回复“福利”领书券免费看书哟~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3|评分共:1

发表于: 2018-05-10 20:25

谢谢分享推荐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5-16 11:42

好。。…。…。……。……。……。…。……。………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