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13644 | 回复数: 10

V13 发表于: 2021-04-08 14:16
1章
 
 
 
罗西柚清醒过来的时候,入眼就是白茫茫的天花板,她心里盘算,到底是她捡了个便宜爹妈,还是凭白做了回金光闪闪的小圣母。
 
隔壁病房的欢言笑语还在断断续续传来,身上的伤口褪去麻药的疗效,疼痛一波波从腹部传至心脏,感觉像极了言情小说里那些柔弱又无能的女主角。
 
罗西柚双目放空看着输液管里透明的液体滴滴流进她的血液里,冰凉冰凉的。
 
罗曦茵,小她三岁的亲生妹妹,数月前被查出患有慢性白血病,需要移植骨髓才能活下去。但是,在来的及的时间内,找到可以匹配,并且不会产生GVHD(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合适的骨髓,就难如登天了。
 
即便罗家家世显赫,垄财万贯,也难以从阎王爷手里夺回罗曦茵的这条命。
 
“骨髓移植目前的成功率在百分之三十左右,一般血亲之间匹配成功的几率比较大,手术的风险也相对较小。像罗小姐这样的独生子女,没有办法从兄弟姐妹那里获得捐献,只能等合适的捐献者出现。我们和全国以及国外几所权威血液医院建立了捐献库网络同步,一有合适的骨髓,会马上为罗小姐进行匹配。”
 
几个月前,医生的一番话,让罗庆山想起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
 
那个被他们刻意遗忘,刚出生不久就被他们遗弃的,亲生女儿。
 
二十四年前,罗庆山还只是二十出头的,刚踏出校园,迈入社会没几年的毛头小子。年轻气盛,干劲有余,经验不足。在一次赌上家产的投资里输的一败涂地,落了个家财散尽的下场,除了满身债务,一无所有。
 
当时,小西柚出生还不到十二个月,从小康之家的幸福宝宝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贫穷继承者,只是不自知罢了。
 
正所谓祸不单行,在罗庆山破产不久,尚在襁褓的罗西柚就发了高烧。当时夫妻二人还在忙乱于收拾衰败的事业的烂摊子,没有多加注意,只是吃了点退烧药。后来宝宝一直哭,尤其是晚上,再量体温已经上了四十度。初为人母的宋青蓉当时就慌了,夫妇两人连夜把小西柚送进医院,医生确诊是肠胃性高烧。
 
因为没有及时就诊,病情很不容乐观。在医院守了三天,小西柚没有好转的迹象,生命体征间断性的消弱下去。本就绝望放弃之际,罗庆山又接到了从F市打来的电话,西柚的爷爷病危。几乎所有的不幸,在破产那一刻接踵而至,没有给罗氏夫妇半点喘息的时间。
 
“丢下你,真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对不起,西柚。”
 
“没关系。”
 
幸运的活下来,却同时不幸的被父母抛弃的西柚,被膝下无子女的护士长白绣收养回家,赶巧的是,护士长夫家也姓罗,因而也没有给西柚改名。
 
如今她刚过二十四岁生日,在一所985大学读研,到今年六月份可以就毕业了。四处求职实习的时候,被罗家人找到。
 
罗庆山后来东山再起,在F市闯出了更大的一片天,只是再没有回过那个小城,不敢。
 
“我们以为你活不下来了,那个时候,连下了两次病危通知。”罗庆山坐在沙发里,不惑之年,人有了一种纯熟的沉稳和内敛,加上几十年商场的磨练,不怒自威。
 
只是此时的罗庆山却没有了生意场的纵意潇洒,自小疼爱的女儿被病痛缠身,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已经折磨的他一夕间苍老了十几岁。好不容易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大女儿,却又被排山倒海袭来的愧疚和难过打击的节节败退。
 
他深深的吸了口烟,看了眼安静坐在对面沙发的西柚,继续说道:“后来,事业慢慢又有了起色,有了钱财人脉,也回去找过你,想着,可能你大难不死能活下来,我们一家又可以团聚。只是被告知,12号床已经病逝……”
 
那为什么现在又知道我没死,来找我了?西柚心里问,只是没有说出来。她知道,是因为那位名义上的舅舅偶然去青城谈工作,遇到了她。
 
若是平时,那位舅舅可能只是觉得同名同姓,稍稍感叹一下自己十几年前那位夭折的小侄女也就罢了。可此时罗曦茵正躺在病床上,生死攸关。仅仅一个微小,近乎于笑谈的机会,也会被重视起来,他们都那么疼爱罗曦茵。
 
当初没有给她改名字,不知道是福是祸。
 
“你妈受不了再一次的丧女之痛了,自曦茵出生,我们用了双倍的宠爱来疼她,把欠你的都还在她身上。潜意识里觉得对曦茵多好一分,就补偿了你一分。”
 
罗西柚垂下眸子,眼神里露出一种匪夷所思和淡淡的嘲讽。
 
多爱罗曦茵一分,就是补偿她一分?神逻辑。如果她当初真的死了,那这样的心理暗示也倒无所谓了,可她活着。
 
罗曦茵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吃着冰淇淋的时候,罗西柚穿着别人顶下来的旧衣服,踩着小马扎,放学后帮妈妈洗碗做家务。而如今,为了救罗曦茵,放弃了她二十四年的父母,重新站在了她面前。
 
但是能怎样呢?他们毕竟是她的亲生父母,生养之恩,血脉之情。罗曦茵是她的亲妹妹,她不能见死不救。
 
即便法律上,她有拒绝的权利。道德和人言,也会把她打入地狱。
 
“西柚,妈妈知道你委屈,可人活在世上哪个不受委屈不受罪?当初抱养你,一来是看你被丢弃无依无靠惹人心疼,二来也是出于私心,想老有所依。现在你亲生父母来接你回去,看你自己的决定,不用顾虑我们,无论你怎么做,我们都会支持的。”
 
白绣已经年近五十,因为身体不好,已经退休了,她摸着罗西柚的头发:“以后,有时间回来看看我们就好。毕竟听你叫了二十多来年的妈,多少,也有点舍不得。”
 
白绣的声音哽咽破碎,却还是对她笑着。
 
“西柚,你是妈的女儿。想家的时候就回来,妈还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里脊。”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来,罗西柚收起蔓延的思绪。移植骨髓的事,她是瞒着白绣的,只告诉她,是亲生父母想接她走。
 
这几个月,罗曦茵通过了第一阶段的化疗,做好了接受骨髓移植的准备。
 
她及时出现,成为了罗曦茵的人体器官库。手术很成功。医生这样告诉她,如果罗曦茵能够熬过术后的第三阶段化疗,以后应该可以正常生活。
 
“你是个好姐姐。”医生拍了拍她的头:“好好休息,你也得好好休养,不然以后会落病根的。”西柚虚弱的点点头,现在她的状态,不比隔壁病房的罗曦茵好多少。
 
罗庆山和宋青蓉先来探望的她,宋青蓉眼睛红红的,没有了平日里贵夫人的高贵精致,眉眼里都是担忧。
 
“西柚,西柚,我可怜的西柚……”宋青蓉握着她的手,一遍一遍的叫她的名字。据说,是因为宋青蓉怀她的时候特别喜欢吃西柚,就这么给她取名了。
 
生了罗曦茵的时候,虽然姐姐西柚已经不在了,但仍旧排了“西”字位。只是为免宋青蓉伤心,把“西”改成了“曦”。
 
西柚扯唇轻轻笑了一下,使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罗氏夫妇,对她,总归是愧疚多于爱的。毕竟二十多年没有见面,和陌生人没什么差别,光靠那看不见摸不着的血缘,能维持的了多久的感情呢。
 
“去看看曦茵吧,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西柚开口道,打破了冷场僵硬的氛围。罗氏夫妇点头,顺阶而下,嘱咐她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毕竟更牵挂着罗曦茵吧。
 
只是罗曦茵还有一直守候在手术室外的朋友,她却只有自己一个人。她的父母,她的朋友,都不知道她此时躺在病床上,孤零零的,孤零零的。西柚闭上眼睛,重新睡过去。
 
本书链接:https://www.9yread.com/book/10003017/2(链接可以直接点哦)更多福利及优惠信息欢迎关注九阅官方微信:九阅小说(jiuyuexiaoshuo),回复“福利”领书券免费看书哟~ 
  • 人赞过
查看更多
V11 发表于: 2021-04-08 14:28

厉害了
V9 发表于: 2021-04-08 14:29

不知道后续写得怎么样
V10 发表于: 2021-04-08 14:29

好看,喜欢这种文风的书
V10 发表于: 2021-04-08 14:30

作者大大,多多更新呀
V10 发表于: 2021-04-08 14:31

小说好看
V10 发表于: 2021-04-08 14:32

偶尔看看也挺好
V10 发表于: 2021-04-08 14:32

果然是一样的套路
V9 发表于: 2021-04-08 14:33

主角好酷
V11 发表于: 2021-04-08 14:34

心疼主角
V7 发表于: 2021-04-08 14:35

写得蛮真实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