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6544 | 回复数: 1

发表于: 2018-07-09 10:56
结婚第二天,小三挺着有孕的肚子来她面前耀武扬威…
 
    第一章买醉
 
    魅影是海城最顶级的酒吧。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这里就成了无数男女宣泄欲望的场所。今晚,台上的DJ放着动感舞曲,台下男男女女随着音律肆意疯狂的扭动起身体来,让整个酒吧的气氛high到爆。
 
    酒吧的吧台处,木青舒在猛灌了自己一杯酒后,酒劲上来,红着眼眶对身旁的闺蜜江小珊喊道,“小姗,你快恭喜我。我今天终于结婚了……还把自己嫁给了我最喜欢的江慕城。”
 
    她这么一喊,立刻就引来了酒吧里无数男人注目的目光。
 
    而当他们看到穿着一身洁白婚纱不停灌自己酒的木青舒时,许多男人都对她产生了兴趣。出入酒吧的女人各式各样,他们没少见,但穿着婚纱来酒吧喝酒的新娘绝对是第一次见。
 
    她像一朵开在幽暗角落里的玉兰花,清新脱俗。轻而易举的就能勾起男人骨子里最纯粹的邪恶因子,让人恨不得撕碎她的婚纱,和这样的女人有个美妙的夜晚。
 
    “看?看什么看!都给老娘滚开!”江小姗将那些企图上前搭讪的男人凶巴巴的呵斥了一顿,转头看见木青舒又端起一杯酒往嘴里灌,她恨铁不成钢的一把抢下她手里的酒杯,嫌弃道,“木青舒,江慕城就是个混蛋,他都让你成了一出大笑话,你TMD有必要把自己吊死在他这棵歪脖子树上吗?我要是你,早就去报复他们那对狗男女了。”
 
    木青舒又从江小姗手里把酒杯抢回来,一口气把酒杯里的酒灌下,然后将酒杯往吧台用力一拍。
 
    打了个酒嗝,混沌的脑袋里就只剩下江小姗说的“报复”两个字了。她睁着迷糊的眼睛附和她的话,“小姗,你说的没错。我不能在江慕城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我要报复他……”
 
    江小姗刚要夸她终于想明白了,包里的手机就响了。酒吧里的环境太过嘈杂,怕听不清电话,江小姗拿着手机对着木青舒嘱咐道,“小舒,你乖乖坐在这里等我几分钟。我接完电话就回来送你回家。”
 
    木青舒胡乱的点着头,已经喝醉酒的她满脑子只剩下要怎么报复江慕城这个念头了。
 
    她再又灌了自己一杯酒后,终于壮着胆子往吧台一拍,向侍应生问道,“你们这里有男公关吗?”
 
    侍应生被她的话轻噎了下,他在魅影酒吧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人在新婚夜穿着漂亮的婚纱来酒吧喝酒的,并且还奇特到一开口就点男公关的。
 
    她丈夫呢?
 
    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木青舒见他没有回答自己,以为他没有理解她的话。便又道,“鸭子,你们这里有鸭子吗?”
 
    虽然觉得木青舒太过古怪,但她毕竟是客人。侍应生不敢得罪她还是拿出了钥匙,“客人,您先去306房间,后面的事我们会安排的。”
 
    木青舒将钥匙往手心里一攥,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吧台。期间有许多男人上前想要跟她搭讪,都被她给推开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总之,在推开一扇门后,她就进了一间包间。包间里的光线不是很亮,她的目光在包间里环视了一圈后就看到了坐在沙发里的男人。
 
    男人两条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身子深陷在沙发里。一张脸隐匿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楚,但他周身弥绕着阴冷肃杀的气息让他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
 
    这样的男人一眼看去就是个危险的男人。
 
    若是木青舒没有喝醉酒,见到这样的男人,她可能早就找借口离开了。
 
    但在酒精和仇恨的催使下,她满脑子只剩下报复江慕城这个想法。她嘿嘿憨笑了两声,向那危险的男人走去。
 
    “你就是酒吧给我安排的鸭子吧。”
 
    鸭子?
 
    男人锋利的眉角轻轻一挑,一双精黯的桃花眼里掠过一抹阴鸷。
 
    “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
 
    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昭示着男人对突然闯进包间的木青舒的厌恶。
 
    一阵酒劲顶上来,木青舒头昏目眩。她没有听清楚男人的话,只将身子往他坐着的沙发处一挨,凑近他,伸手就去摸男人的脸。
 
    指腹下男人的五官轮廓深邃立体,是她喜欢的类型。
 
    摸完脸她的手一路向下,隔着衣服又把手放在男人的胸膛口。
 
    柔软的指腹很快的感受到了男人胸膛向外喷张的那种紧.致张力感,这是那些缺乏锻炼的男人所不能拥有的。
 
    木青舒很满意酒吧给她安排的这个鸭子。
 
    可男人似乎极为厌恶被女人触碰。他精黯桃花眼里的阴鸷之色渐浓,几乎是粗暴的直接将木青舒往地上一推,起身迈着两条长腿就往包间的门口走去。
 
    蓦的,他右手臂就又被木青舒扯住。他锋利的眉角一拧,想要甩开木青舒的手。却在下一刻,高大的身子被一股蛮力横冲直撞的推到了墙壁边。
 
    他后退一步,笔挺的后背就抵到了墙壁。
 
    木青舒向前一步,贴住他的身子。
 
    男人阴鸷的目光像两片轻薄又锋利的刀片似的射向木青舒,再开口说话时声音里已经冰冷一片了,“这位小姐,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是鸭子你还问我做什么?”木青舒一只手挑起男人凌厉的下巴,另一只手野蛮的去扯他衣服的领子。可乱扯了一通后也只扯下手工衬衫领口最上处的一颗纽扣,其他的再怎么扯都扯不下来。
 
    木青舒出格的话语、恣意的举动都像是在挑衅男人。男人隐匿在阴影中的脸庞罩起了密密层层的乌云,他两只铁臂一扯,毫不怜惜的再次将已经贴在他身上的木青舒狠狠推倒在地。
 
    大腿处传来的锐利疼痛感刺的木青舒脑子清明了片刻。跌坐在地上的她几次起身却都没能成功的站起来。这让她生出一种无力的挫败感。而这种挫败感又让她想起了她在江慕城那里受到的委屈。
 
    晶莹的眼泪猛砸落下来,她双手捧着脸哭的极为伤心。“为什么会这样……江慕城那混蛋明明向我表白过喜欢我的,还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可今天我们结婚,他丢下我这个新娘就跑去见白薇了。大庭广众之下我这个新娘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话……为什么他的感情说变就变留下我在原地伤心难过。”
 
    “从我认识他到现在,我为了他逼着自己读了我最讨厌的专业;他被人袭击时,是我第一个冲出去替他挡枪的;他受伤需要输血时,我二话不说让护士抽了我的血……我们认识了七年,我能为他做的都做了。可他烦我,恨我,骂我蛇蝎心肠,还让我快点去死。他心里只有他的白薇……”
 
    男人离去的脚步轻轻一顿,精黯的桃花眼轻闪了下。
 
    江慕城?挡枪?
 
    “他江慕城以为我木青舒一辈子都会爱着他。他做梦去吧!他可以给我戴绿帽子,难道我就得守一辈子的活寡?我也会找其他男人的……”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等男人再垂眸看她时,就发现她水盈盈的眼睛里蓄满了亮晶晶、水汪汪的雾气,鼻子、脸颊两处也都哭的红通通的,整个人看着好似委屈无比。
 
    男人精黯的桃花眼眼尾处掠过一抹阴狠。
 
    愚蠢的女人,嘴里嚷着要报复丈夫,却又只会哭哭啼啼。
 
    没得救了!
 
    男人再次向她投去一抹轻鄙的目光,转身不准备再在她身上多浪费一秒的时间。可醉酒的木青舒见他要离开,在一种混乱的意识形态下将心一横,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踮起脚尖,两只手臂在男人的脖颈上一环,突然主动吻住即将要离去的男人。
 
    男人身子陡然一僵。
 
    木青舒又一用力,两人一起跌倒在沙发上。
 
    木青舒笨拙的撬开他的牙关,带着一种报复似的决心生涩地咬着他的唇……
 
    第二章 反应
 
    男人身子陡然一僵。
 
    一种陌生而激烈的渴求冲击着男人,让他顿时想要从这个大胆的女人那里得到更多。
 
    他两只大手把纤柔的她用力一搂,迅速翻个身,木青舒转而就被他沉沉压到下面,属于男人的凌冽气息瞬间强势的覆侵了她的双唇。
 
    木青舒不喜欢被这样强势地吻着,她都被他吻的头晕目眩,呼吸不畅。
 
    霍地,她伸手推拒他。
 
    可男人高大伟岸,柔弱的木青舒根本就推不动他。在感觉到自己快要被窒息后,木青舒忍着气,等他舌尖翻搅过来的时候狠狠的切咬他的唇。
 
    “嘶——”
 
    男人倒抽着凉气,倏然撤出。
 
    可是刚刚与她的绵缠时那种唇瓣软柔相贴的触感令他意犹未尽,他忍不住轻轻抿着薄削的嘴唇,想留住她给自己带来的那一丝绵甜感。
 
    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对女人有这么迫切的冲动。
 
    他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的放过她?双手将她圈进怀中,他俯下头再次激烈的撬开她的贝齿,在她唇内的每一处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木青舒又被他吻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她这次动作更加猛烈的推搡捶打他。男人不得不暂时放开她。
 
    “都接吻两次了还不会换气,你个笨女人。难怪你丈夫对你没有兴趣。”
 
    男人略带嫌弃的凉薄话语刺激到了醉醺醺的木青舒,她将脖子一梗,抬起她那萦绕着醺然水雾的眼眸,轻咬着唇,不甘心道,“你胡说,我才不笨,不就是睡觉嘛。她白薇有的我也有,她白薇会的我也会。我现在马上做给你看……”
 
    木青舒说着就开始伸手去拉婚纱的拉链。
 
    男人之前并没有仔细去注意木青舒的容貌。现在仔细一看,见她虽然没有什么倾世之貌,可胜在肌肤雪白,纤睫莹翘。她盯着人看时,羽睫扇动,透出一番别致的风情。
 
    还有她的眼睛,水润润的,波光流转间,说不出的魅惑撩人。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嘴角的两处酒窝。只要她的嘴角轻轻一扬,整张脸就变得格外明艳动人。
 
    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个小恶魔。
 
    男人精黯的桃花眼愈发幽暗深邃。
 
    她醉的太厉害了,以至于在后背摸索了好一番都没有能成功的把拉链拉下来。后来她干脆就不去管那婚纱的拉链,直接不管不顾,一双手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腰。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覆在她柔软的唇瓣上,来回轻碾着,眼神渐渐炙热起来。
 
    “女人,是你主动来挑衅我的,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男人说话的声音变得格外沙哑危险,盯看着她的那种眼神像头猛兽那样发出幽幽寒光,好似要把她吞入腹那样。
 
    木青舒依旧沉浸在报复江慕城的的情绪中,她无意识的点着头,附和着男人的话。
 
    男人大手往木青舒的纤腰紧紧一箍,另一只手将她的一双手腕反剪到背后,霸道的吻如飓风般的再次席卷了她。
 
    木青舒被他吻的昏天暗地,像一汪柔水似的糯糯靠在男人的怀中。
 
    而这时男人带着薄茧的手已经掀起婚纱,沿着木青舒的笔直腿儿向上……
 
    扫兴的是包间门口这时却传来一阵嘈杂声。
 
    很快包间的房门就被人从外踹开。江小姗跑了进来。
 
    江小姗一下子就看见了衣衫不整软靠在男人怀里的木青舒。江小姗吓了一跳,赶紧上前要把木青舒拖走,“对不起先生,这是我朋友。她今晚喝醉酒了,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请你多见谅。”
 
    已经到嘴的食物居然就这样要被人抢走,男人邪隽的脸部线条骤然绷紧,阴幽的瞳孔渗出锐利的锋光,两只铁臂将怀中的女人箍的更紧。
 
    感受到他投射在她身上锐利的目光,江小姗抬头去看男人。但男人似是不想暴露自己。他身子往后一倾,一张脸隐匿在阴影之中,整个人显得神秘而高贵。
 
    江小姗头皮微微发麻,心里把木青舒给臭骂了一顿。她不就是只离开几分钟而已嘛,她这个不争气的闺蜜就给跑男洗手间来了,还衣衫不整的窝在一个男人怀里。
 
    男人把木青舒的身子箍的很紧,江小姗努力了好几回,都没能从他怀里成功的将木青舒抢过来。不得已,她只能轻拍了拍她的脸颊,“喂,小舒,你快醒醒。”
 
    男人的怀抱太过温暖,让木青舒有种跋山涉水后找到依靠的舒适感。她紧闭着眼睛只想在这样温暖的怀里好好的睡上一觉,迷迷糊糊之间,似乎有人在拍打着她的脸颊。
 
    她烦躁的拍开打她脸颊的那只手,睁开惺忪的眼睛,迷糊之间似乎看到她的好闺蜜江小姗。
 
    “小姗啊……”她嘿嘿笑着,伸手去拉她的手,又努着嘴角,向她介绍起男人来,“小姗,他是我包下来的公关……怎么样,是不是很帅……他江慕城不要我,我就自己给自己找个男人……小姗,我是不是很聪明,你快夸我啊……”
 
    江小姗恨铁不成钢的狠瞪了她一眼。。
 
    聪明个鬼!
 
    这男人这一身的气度哪里像是公关了。
 
    “小姗,要不你给我们拍个照吧……拍完照再发给江慕城看……让他知道我也是个很受男人欢迎的女人。”木青舒脑子已经乱糟糟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因为挨得近的缘故,江小姗很明显的感受到木青舒把男人说成鸭时男人身上渗出的冷冽气息。实在是怕木青舒再说些不靠谱的话得罪了男人。她二话不说,使出吃奶的劲用力的将木青舒从他怀里拉出来。
 
    男人锋利的眉角轻挑了挑,最后还是放开了木青舒。
 
    江小姗认命的拖拽着木青舒离开。木青舒走出了一段距离,还顿住脚步,回头向还坐在沙发处的男人挥了挥手,傻气道,“喂,你记得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回家乖乖等我电话。”
 
    隐匿在阴影之中的男人唇角轻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来。
 
    她的人?
 
    呵。
 
    到时候谁压谁还不一定。
 
    江小姗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木青舒给丢光了,再也不敢耽搁,拼命的将她拉走。
 
    而等她们两个女人离开后,包间外匆匆的走进一个穿着深色西装长了一张娃娃脸的男人。那年轻男人走到沙发边,一脸恭敬的对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着,“总裁,对不起。”他只是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就见有个女人要往包间里闯。他上前阻挡,和那个女人吵了架。
 
    可还是没有拦住那个女人,让她闯进了包间。最恐怖的是等那个女人冲进包间后,他才发现包间里原来已经闯进了一个女人,并且那女人还胆大到缠在他家总裁的身上。
 
    作为总裁的助理,他太清楚总裁对女人的抗拒程度了。
 
    那简直是抗拒到性.冷.淡,需要心理医生干预的程度。
 
    而他竟然疏忽到让女人跑进包间缠住他家总裁,总裁要是追究下来,他下半年可能就得去非洲“拓展业务”了。
 
    出乎意料,男人这一次却没有生气,他悠悠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修长的手指轻拈着酒杯,菲薄的嘴唇勾出一抹邪魅的弧角,朝着木青舒刚才离开的方向,做了个干杯的动作。
 
    “你去查查她是谁。”
 
    助理诧异的皱了皱眉头。
 
    天啊,他离开包间这段时间他家总裁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
 
    要不然一向性.冷.淡对女人厌恶无比的总裁怎么突然对女人有兴趣起来,居然主动让他去查女人了。
 
    第三章 丈夫和小三
 
    木青舒第二天是在自己住的小公寓醒过来的。宿醉让她脑袋昏沉沉,整个人都极为不适。她根本想不起昨晚喝醉酒后发生的事情。她打了个电话给江小姗想要问她昨晚自己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江小姗没有接。再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她便匆匆洗漱一番后,赶去上班。
 
    木青舒刚到电视台,就看到几个同事围在一起议论着什么。等她从她们身边经过时,就听到了她们的几句议论声。
 
    “你们看了昨晚的颁奖典礼了吗,江氏集团董事长江慕城亲手给影后白薇颁奖了。天啊,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男的俊逸女的俏丽,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不是嘛。听说两人一直就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次江慕城的奶奶病重,影后白薇又回了国,两人可能是要赶在江老太太离世前把婚给结了,让老太太能走的安心些。”
 
    “你这消息可靠吗?”
 
    “当然可靠了!这消息据说是从白薇影后的经纪人口中传出来的,怎么能不可靠。”
 
    “……”
 
    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人这样议论江慕城和白薇,木青舒的脸色还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恰好有个眼尖的同事看到她,出声叫住她,“青舒,你们部门消息灵通些。江慕城真的要和影后白薇结婚了吗?”
 
    木青舒脚下的步子顿时轻轻一滞,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才有些艰难的把能想到的几个字挤到嘴边,那个问她的同事已经又自己开口道,“哎呀,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你是这两天才调去负责跑娱乐八卦的。你对江慕城和影后的事情可能还没我清楚。”
 
    木青舒以前是负责跑民生类报道的。她以前在她们部门是出了名做事认真、又不苟言笑的高冷之花,对这种娱乐八卦新闻她们都觉得她可能不会太关注。
 
    木青舒已经在嘴边打转的几个字又被咽进肚子里。她朝那个同事笑了笑,起身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坐下,心口却像是被人打了一拳,闷闷痛。
 
    江慕城,白薇……
 
    一个是昨天刚和她结婚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姐姐……
 
    原来江慕城昨天在婚礼上撇下她就是赶着去给白薇颁奖啊。
 
    正胡思乱想时,内线电话响起。木青舒接起电话,是她的上司打来的电话。今晚海城有个慈善晚会,许多名流贵族都会参加,上司让她去会场负责参与这场慈善晚会的报道。
 
    晚上六时,天刚刚黑下去。海城最豪华的酒店大门前,停了各种顶级名车。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里,更是人头攒动,衣香影鬓,一片热闹的景象。
 
    木青舒和摄影师忙着拍摄来参加晚宴的嘉宾。等晚宴差不多要正式开始时,该拍的人都拍的差不多了,木青舒这才缓过劲头想趁机休息一会儿,大厅门口这时却传来一阵异常热闹的喧哗声。
 
    木青舒看过去,只见在媒体镁光灯狂轰乱炸之下,走进了一男一女。
 
    男人身穿黑色纯手工西装,身材挺拔高大,宽腰窄背,温润俊美的五官在镁光灯的映照下清隽俊秀。他走进来时,薄凉的嘴唇轻抿,脸上虽没有半点笑意,一身豪门贵公子的风范却也能让人惊叹。
 
    而他身边的女人,一袭纯白色私人订制鱼尾裙,香肩半露,一头黑色卷发更将她的肌肤衬托的白似雪。她站在男人身边,一只芊芊玉手轻挽住男人的手臂,脸上的笑容明艳动人。
 
    木青舒心狠狠地一抽。
 
    据她对江慕城的了解,他这人虽然掌管了整个江氏,在整个海城只手遮天,却最讨厌抛头露面,尤其是不愿意参加各种宴会。
 
    可就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他先是出席了颁奖典礼给白薇这个影后颁奖,今天又跟她一起出席慈善晚会,他对白薇果然是深深的爱呀。
 
    身旁的摄影师老廖见别家媒体的记者都往江慕城和白薇面前挤,而木青舒却白着一张脸一直没有动,老廖担忧的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舒,你没事吧?”
 
    木青舒赶紧敛起心里的暗涛,向老廖摇了摇头,便和其他记者一样上前对江慕城他们进行采访。
 
    “江总裁,外界都在盛传江老太太近日身子不适,请问你和白薇小姐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因为木青舒和江慕城昨天的婚礼只邀请两家的亲戚,并没有对外界公布,所以记者们并不知道江慕城结婚的事情。
 
    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江慕城和白薇什么时候结婚。
 
    江慕城并不喜欢把自己的隐私暴露给外人。他一双温润的眼瞳闪烁着淡漠的光泽。刚要拒绝回答记者们的问题,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了人群之中拿着话筒的木青舒。
 
    嫌弃厌恶的目光只在她身上轻轻一顿,继而就飞快的移开。
 
    今晚她怎么也在?
 
    白薇的目光一直都追随着江慕城。她顺着江慕城的目光看过去时,也看到了木青舒。
 
    白薇唇角忽的一轻扬,露出一抹明艳的笑容。
 
    她将自己的身子轻轻依偎到江慕城身上,一只手搭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像是宣誓主权似对场上的记者们尤其是木青舒道,“江奶奶的身子最近的确不是很好。我们做晚辈的自然是非常希望能让长辈开心,所以最近都很努力……”
 
    她说一半留一半,一只手却搭在小腹上,这让全场的记者们马上嗅到八卦因子,各个紧盯着白薇的肚子。
 
    “白薇小姐,你是不是怀孕了?”有直接的娱乐记者马上追问。
 
    白薇没有否定,向那记者眨眨眼,仰头又一脸甜蜜的去看江慕城。
 
    江慕城也垂眸,目光深情的凝望着白薇。
 
    木青舒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冰水,全身都冷的彻骨。
 
    她感觉自己像是个傻子似的,以为嫁给了他,以为只要站在他回头能看到的地方,总有一天会让他化解对她的误会。
 
    可现在……该结束她的痴想了……
 
    洗手间里,她洗了一把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身后传来了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她没有回头,目光冷淡的看着镜子里突然多出的那张脸。
 
    明艳动人得很。
 
    “木青舒,没想到吧。你以为江老太太那个老巫婆要挟慕城,说他要是不娶你就让他失去继承江氏集团的控制权,我就拿你和江老太太没有办法了。怎么样,结婚当天被新郎撇下的滋味好受吧。”
 
    白薇说话间又故意将小腹一挺,对木青舒炫耀着,“顺便再告诉你一声,我怀了慕城的孩子,慕城很感动,说一定会好好照顾我们母子两人的。”
 
    木青舒心里的某处像是被针给刺了一下,微微的疼。
 
    外面的人可能不知道,但这个站在她面前向她炫耀怀了她丈夫孩子的影后却是她的姐姐,木青灵。白薇只是她的艺名。
 
    她的人生充满了狗血。她和白薇同一家医院,差不多的时间里出生。由于医院护士的粗心,她和白薇身份对换了。白薇被抱去木家,而她被一对穷苦的夫妻抱回家。
 
    白薇在一个优渥的环境下长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她从小就在缺衣少食的氛围里摸打滚爬。在她十五岁那年她才被亲生父母找到,回了木家。
 
    多年的抚养让她的亲生父母早对白薇产生了感情,他们并没有让白薇离开木家。白薇便成了她的姐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薇偷了她的人生。现在又偷了她的男人。
 
    木青舒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她勾了勾唇角,嘴角边浮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白薇,你怀了江慕城的孩子又怎么样?先不能说你一个心脏病人能不能成功的生下孩子,就算让你生下了孩子,只要我不离婚,你的孩子就是私生子。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你这个国际影后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个私生子,那就好玩了。”
 
    没错,她是个不受宠的原配。可那并不代表她要躲在某个角度里默默伤心难过。白薇想要刺激她,她也不会让白薇好过的。
 
    “私生子”三个字严重的刺激到了木青灵。白薇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庞很快的狰狞扭曲起来,她上前就伸手去抓木青舒的脸,“你个贱女人,慕城根本不爱你,要不是那个老巫婆从中作祟,嫁给慕城的该是我。”
 
    木青舒躲开木青灵的袭击,冷声道,“他再不爱我,当初也是他跪下来向我求的婚。我们的婚姻也得到了奶奶的认可。你呢?”
 
    其实要不是得了重病的江奶奶跪下来哭着求她嫁给江慕城,她想她即使再爱江慕城,也不会把自己放在这么卑贱的地位。
 
    痛处被人提出,白薇瞳孔猛地一猝,又狰狞着一张脸上前抬手就要给木青舒一巴掌。
 
    木青舒再也不想和她继续纠缠,抬步离开。白薇的巴掌没有打到她,眼里掠过一抹恶毒的光,就伸手想要从木青舒身后推她。
 
    “青灵。”一个温润富有磁性的声音从洗手间门口传来。
 
    是江慕城的声音。
 
    白薇脸上的狰狞只在一瞬间就化为痛苦的表情,脸色一白,突然捂住她的肚子大叫。
 
    “啊!痛……我的孩子……”
 
    几乎是白薇的声音刚说完,江慕城已经冲进洗手间,一把撞开木青舒,冲到白薇的身边了。
 
原文链接:https://www.9yread.com/book/10008001/4链接可以直接点哦)
更多福利及优惠信息欢迎关注九阅官方微信:九阅小说(jiuyuexiaoshuo),回复“福利”领书券免费看书哟~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09 14:37

谢谢分享推荐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