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19078 | 回复数: 43

V14 发表于: 2018-06-08 15:36

 
    第一章你们不得好死!
 
    阴暗潮湿的房间内,一个披头散发身形瘦削的女子蜷缩在床角,隐隐可见女人长发遮盖下半边绝美的脸庞。
 
    此人正是即将登位的淮王赵衍侧妃,丞相嫡女——萧阮。
 
    “小姐,小姐……”雕花门外忽然传来婢女连翘的呼唤,紧随着的是锁链和木门被打开的声音,待到门被打开,萧阮抬头,才发现外面竟已是黑夜。
 
    “连翘,你怎么来了?”萧阮惊讶地看着连翘跑进来,精致苍白的半边脸上满是惊讶。萧盈怕自己被关押的消息传到外祖耳中,一开始就把自己的贴身婢女连翘收押,而她这院子怕更是连只老鼠都出不去。
 
    “小姐,我们快走,明日就是王爷的登基大典了,听府里的下人说,二小姐会在大典后求王爷赐你死罪。”连翘跑到萧阮身边,看着自己小姐满身的伤痕血迹更是心疼,都是她没用,没有保护好小姐。
 
    “什么?”萧阮任由连翘将她扶起身,心中的疑虑却不断加大:“门外那么多的守卫,你是怎么进来的?”自己被萧盈陷害关在这里已经好几日,赵衍忙着清理前太子余党的事宜,王府后宅已被萧盈全盘控制,她不相信萧盈会对她有所放松。
 
    “今天有人偷偷放了连翘,还留了纸条说是明日登基大典,小姐这边的护卫会有所放松,只有今天能救出小姐,我过来时,路上的确也没有碰见护卫,想来是人手不够被撤走了。”连翘快速地解释着,“小姐,咱们正好趁府里空虚去找老太爷,有老太爷在,二小姐断断不敢这样对待小姐。”
 
    “不,我不能走,更不能去找祖父。我走了,萧盈给我的罪名就都落实了。”赵衍即位在即,绝不容许现在有人对他的皇位产生一点威胁。祖父作为太傅,门生遍天下,赵衍本就有所忌惮,更何况还曾支持太子……一条条脉络合在一起,萧阮顿觉得遍体生寒:“连翘,你快去找祖父,告诉他千万……”
 
    只是她话音未落,就听得门口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庶妹萧盈身着大红绣凤碧霞罗,跟在一身戎装的赵衍身后,满脸都是奸计得逞的笑:“王爷,臣妾说的没错吧,姐姐可不会甘心做一个妃子,这不就是要找陆太傅去了。”
 
    “王爷,臣妾不是……”萧阮看着多日不见的赵衍,只觉得百感交集,刚想解释却被男人冰冷的打断:“够了,你这丑妇,本王亲眼所见,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丑妇?”萧阮被这一个词惊在原地,15岁那年,家中失火,她被烧伤左脸毁容。刚嫁入淮王府时,赵衍的政敌亦曾用她的容貌诋毁过赵衍,可当时的赵衍是怎么说的:“世人皆道你貌毁无盐,我却知你至真至善,我娶你,是真的心悦于你。”
 
    “你这幅容貌,如何能入宫?还妄想当皇后,你是怕天下人都不知道我娶了你这样一个丑女人吗?”赵衍即将登位,如今看着萧阮的双眼只有厌恶。
 
    “王爷息怒,毕竟姐姐这另外半张脸,还是沉鱼落雁地很呢!”萧盈似是很开心赵衍的这番话,踱步到萧阮跟前,一把揭下了萧阮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左边大块血红的疤痕,“只不过姐姐别忘了加上这半边,才是姐姐真实的模样啊。”
 
    “啊!”萧阮下意识伸手捂住了左半边脸,女为悦己者容,虽说赵衍曾说不在乎她的容貌,可嫁给他这十几年,为了让自己在爱人面前更美好,从开始她就一直带着面具遮住左脸。
 
    “小姐,”连翘被下人压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盈折辱萧阮,大喊道:“二小姐,小姐毕竟是你嫡姐,你这样是会有报应的……”
 
    啪……话音未落,就被一巴掌打得侧过脸去,萧盈轻轻扇了扇打痛了的右手,不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来人,给我继续掌嘴。”
 
    两个粗壮的嬷嬷走上前来,抓起连翘的头发就开始大力掌嘴,连翘虽是丫鬟,但跟着萧阮也算是娇生惯养,不过几下就被打的满嘴是血说不出话来晕死了过去。
 
    萧阮在一旁看得更是心痛,“住手,快住手!”可惜来的全是萧盈的心腹,又有哪个肯听她的话,萧阮求助的眼光看向赵衍,却见男人证满脸心疼地握着萧盈方才打痛的手,连一个眼神如今都不舍得给予。
 
    “王爷,你我夫妻十几年,就算臣妾求你,放了连翘吧……”不顾身上的伤痛,萧阮起身就想向前,却被两个侍卫一下按住。
 
    听到她搬出夫妻情分,萧盈的神情更猛地下沉,看着萧阮的眼神如同看一个死人:“你也知王爷陪了你十几年,但你可知王爷从来没有爱过你。从一开始王爷喜欢的就是我,若不是你嫡女身份,身后又有陆府作为倚仗,我和王爷又何苦分离十几年陪你做戏!”
 
    “你胡说!”男人沉默的态度虽然让她心惊,萧阮却仍不愿相信自己爱了十几年的夫君只是个满心权欲不择手段的男人,“我嫁给王爷十几年,度过多少难关,挡过多少明枪暗箭,王爷怎么可能不爱我?”
 
    这么多年,赵衍都未娶过正妃,他说是为了不让她受委屈。可如今萧盈却告诉她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用她?她不信!她不信!
 
    “像你这样的丑妇,本王怎么可能动心。”赵衍的声音依旧清润动听,可说出的说却如同世上最恶毒的利刃,“我的确一直都在利用你,如今我即将登位,你也没有价值了。留着你,只会让世人耻笑我!”
 
    丑妇!耻笑!一字一句像雷电击中萧阮的心脏,整个世界似乎都崩塌了。
 
    萧阮觉得自己被埋在黑暗的底处,痛得无法呼吸,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所以陛下才任由萧盈折辱我,不管不问?”
 
    看着萧阮绝望的脸,赵衍微微皱眉,将萧阮软禁的确是他和萧盈早就计划好的。只是这些天他一直忙于大典事宜,实在没想到萧盈会对她动刑。
 
    但说到底,萧阮在他眼里已是个必死之人,不管如何今天她必须从这世上消失,萧阮的存在,是他夺位的证据和耻辱,是必须抹杀的存在。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萧氏自嫁入淮王府,心怀不轨利欲熏心,收买杀手刺杀太子,人证物证确凿,罪无可赦。看在你跟了本王十几年的份上,本王会赐你一个好死。”
 
    萧阮没想到赵衍竟是想要将刺杀太子的罪名诬陷给她。想当初她无意撞破赵衍的阴谋,为了爱人还刻意为他隐瞒,不然祖父也不会简单放过太子被刺杀一案,却没想到,如今却成了她的催命符咒。
 
    “慢着。”压着萧阮的侍卫正要将萧盈拖出去,却被萧盈阻止。
 
    美丽的眼眸一转,萧盈水涟涟的眼珠里满是恶毒,突然靠着赵衍在耳边说着什么,只见赵衍的眉间越皱越深,等萧盈说完,沉思半晌方开口道:“依你所言。”
 
    萧盈这才有了笑脸,对着赵衍微微一拜道:“即将天明,王爷还要进行登基大典,这件事就交给盈儿吧。”
 
    萧阮只觉得心中的不安更甚,萧盈又有什么阴谋?下意识地看向赵衍,她如今怕是只有死路一条,只求赵衍能放过她身边的人,“王爷……”
 
    “好。”只是她话还未出口,就被赵衍打断,男人随即转身离去,没有半点怜惜迟疑。
 
    萧阮看着满脸阴毒的萧盈,只觉得遍体生寒:“你到底和王爷说了什么?你还有什么阴谋?”
 
    萧盈往前走了两步,却不理萧阮的质问,从身后的侍卫那里拿了马鞭,破空之声传出,“啪”一下就狠狠地打在了萧阮身上,力道之大直接将她打趴在地上,被打到的地方也渗出丝丝血迹,萧阮强咬着牙,不发出一声呻吟,这些天萧盈几乎只要有空就会对她用刑,她不明白明明同是尚书府出生,萧盈为何会如此恨她。
 
    看着萧盈得意的面孔,她一双眸子浸润了血色,凄厉地喊道:“萧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啪!
 
    萧盈听见萧阮的话,狠狠地一鞭落下,打在了萧阮的脸上,血迹混着伤疤更是可怖。又连着打了几鞭,萧盈方才停下嗤了一声,弯下腰捏着萧阮的下巴,一字一顿轻蔑道:“萧阮,你的皇后位,你的好夫君,都是我的了。你又有什么资格说,不放过我?”
 
    说完,她将马鞭随意的丢在地上,素手清扬,便有宫人端着碗猫腰走了进来。
 
    “给她灌下去!”
 
    “唔唔——”
 
    萧阮的脖子被人狠狠地摁着,半张脸沾染了尘土和血迹,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没有逃脱掉被灌了药的痛苦!
 
    漆黑如墨的药汁,相传正是当年吕后所研制的毒药,哑人嗓子、毁人肌肤,更让全身似是千万只蚂蚁啃咬,剧痛难忍。
 
    院外却不时传来破箭与厮杀之声,萧盈心中一动。
 
    “姐姐,你不是想知道我与王爷说了什么吗?你可知道门外的人是谁?那些人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外祖与霍恂!我早就将你被囚禁于此的消息放出,方才是我与王爷商量着要利用你将霍恂与陆家一网打尽!”
 
    萧阮闻言睁大了眼睛,原来赵衍和萧盈竟是存了这样的心。
 
    萧盈命人扯着萧阮的头发就将她拖到院外,重重御林军包围着中间所剩无几的霍家军,围墙上竟是埋伏的弓箭手,饶是霍家军如何精练有武,仍是不免在不断的利箭下一个个倒下,这当中,一个人左手和腿上中箭,浑身浴血,却仍坚持着战斗,牢牢护着身后的陆氏父子,是霍恂!
 
    萧阮紧紧咬住唇瓣,手指甲嵌进肉中,一时间手心早已鲜血淋漓。她看到须发皆白的太祖父一身戎装,眼泪止不住地落下,“快走,不要过来!”
 
    她在心中呐喊,她想让他们走,不要中了萧盈的圈套,可是她已经被毒哑了嗓子,失去了声音。
 
    她强撑着跪在萧盈身边,不停地磕头,求她,求她停下,求她放过她的家人。萧盈看着额头磕出血的萧阮,方缓缓开口:“你想让我放了他们?”
 
    萧阮重重地点头,祖父年事已高,这样围剿下去,必是死路一条,他是两朝元老,当朝太傅,不该,不该这样为了她去死!还有霍恂,那个爱着她的傻子……
 
    萧盈却微微一笑,俯下身来看着萧盈满脸的血污:“可是姐姐,这可都是王爷安排下的人手,为的就是灭了陆氏和霍家,你求我,确是让我为难了呢。”她就是要让萧阮知道,害她的人,是她最爱的男人!她就是要让她尝尝被爱人抛弃、失去亲人的滋味!
 
    看着萧阮的脸上满是绝望和愤恨,萧盈终于畅快地笑了起来,伸手将身后侍卫的匕首拿在手中把玩,幽幽道:“不然姐姐可学学前朝薄太后取悦我,说不定我一开心就放了他们呢。”
 
    前朝薄太后,为妃时深受皇帝宠爱,因此引来皇后不满。皇帝死后,薄姬为求儿子一条生路,自切双乳奉给皇后。萧盈的意思,是要她自残!
 
    萧阮紧紧咬着下唇,却听得下面一阵呼喊,“太傅!”
 
    是祖父。
 
    她循声往外看,正看到祖父中箭倒地,刚才那声是霍恂地怒吼,看着已为数不多的霍家军和半俯在地上的外祖。
 
    萧阮不再迟疑,拿过萧盈手中的匕首狠狠刺入右腿,剧痛袭来,萧阮将下唇咬破,心中一横,便切下一块肉来,血染红了地板,亦染红了院中霍恂的眼。
 
    萧盈尖利的笑声在整个别苑中回荡:“萧阮,你真是蠢。你嫡女出生,处处压我一头,你以为我真会放过他们。今日,是你的死期,而你外祖家也将不复存在。等到赵衍登基,我就是他的新后,从此以后,我才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
 
    萧阮再也忍不住,喉间传来血腥的味道,一口气喘出,却是带出了满满的一口鲜血。
 
    血如红梅,溅在萧盈的凤袍之上,烈烈灼眼。
 
    血液快速地流失,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她看到院中只剩下了一个男人,他的军装染满血迹,中了箭的身躯一步一步不放弃地朝自己走来,剩下的御林军护着萧盈往外撤退,最后只剩下她和霍恂,以及满地亲人的尸首。
 
    萧盈走到院外,将手上的火折子点燃,随手丢在了地上,高傲的转身离开。
 
    ”我要让你葬身火海,永无转世之机!”萧盈回想起自己在赵衍耳边说的那句话:“王爷放心,我不会杀了姐姐,只会按照您的安排将她送到静安寺让她静心修行。”
 
    这世间,她容不下的是萧阮这个人,纵然违背了赵衍的意愿,她也要让她尸骨无存。
 
    被倒了桐油的地面,瞬间便燃起一片火海。
 
    萧阮瘫在地上,闭上眼,她的眸中,有血泪落下……
 
    别苑中早已是一片火海,温度在不断升高,萧阮已然不在乎!火光冲天中,她感觉到自己被霍恂抱在怀中:“阮儿,对不起,我来晚了……”
 
    第二章重生,逃离火海
 
    这个傻子,烟雾中弥漫着人体烧焦的味道,那是她萧阮亲人的血和肉。在身体的剧痛夺去她的意识之前,她咬破手指,在地上极慢地写着:
 
    “以吾之魂,祈愿,让萧盈赵衍二人,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噼啪——”
 
    精致的房梁柱子被火舌席卷,跌落在地发出剧烈的震颤。
 
    热浪夹杂着火星,浓烈的烟气铺天盖地,将闺房内的黄花梨木床都蒸的灼热无比,烟雾中隐约能看见床上还躺着一个着白色里衣的少女。
 
    痛,撕裂般的痛楚将萧阮从昏迷中唤醒。
 
    耳边是火星的噼啪之声,浓烈的烟雾呛得她呼吸困难:“救命!”她本能地开口,却被少女银铃般的声音惊了一跳,她不是被萧盈灌了药毒哑了吗?
 
    “阮儿,阮儿——”外面有人在喊自己。
 
    那声音听不真切,可却让萧阮猛地打了个机灵。
 
    是霍恂,霍恂还在外面!
 
    她死了不要紧,可绝对不能连累霍恂和外祖家!
 
    念及此,她不顾眼前浓烟阻挡,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外跑去。
 
    她要让霍恂快点离开这里!
 
    就在此刻,只见那扇雕花木门被推了开来,随后便见一个年约五十开外的老妇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因着惯性,那门又被重新合了上去。老妇人却无心管,眯着眼呼唤着萧阮的乳名:“阮儿,阮儿!”
 
    她的衣服被烧了数十个小洞,夹杂了银丝的头发也散了开来,整个人显得格外狼狈。
 
    然而纵然如此,也遮掩不住老妇人通身的气度。
 
    竟然是祖母姚氏!
 
    可是,祖母早在三年前就过世了,为何会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是她被喂了毒药之后,出现幻觉了么?
 
    见到萧阮完好地站在屋内,姚氏连连念了几声阿弥陀佛,一把抓住她的手,焦灼道:“阮儿,你怎么还愣着?快走呀!”
 
    直到被这双带着汗意的手握住之时,萧阮才真切的反应过来,她的祖母,是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就在这时,只见那横梁直直的坠了下来,朝着姚氏便砸了下来!
 
    萧阮眼疾手快的将姚氏拽了过来,以自己的身子垫在了地上,也免于姚氏被砸到的危险。
 
    眼见得那横梁落在地上溅起的火星,萧阮当机立断的扶起姚氏,沉声道:“祖母别怕,孙女儿带您出去!”
 
    可姚氏却先松开了她的手,含泪道:“阮儿,祖母年纪大了,活了一辈子,也知足了,你还年轻,快逃出去,不要管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萧阮往外面推。
 
    萧阮哪里能在这样的时候放手,她掀了掀唇,正待说什么,却见那火以燎原之势蔓延,眼看就要烧到她们了!
 
    她一把将姚氏背在自己身上,摇头道:“祖母,搂紧我!”
 
    浇了桐油的雕花木门被火舌席卷而上,热浪灼烧着萧阮的脸,她下意识便想要往后退。
 
    可是背上还有她的祖母,若是此时不能破门而出,她们就会被活生生烧死在里面!
 
    念及此,萧阮再顾不得其他,狠下心抓起了烫手的凳子,拼命朝着木门砸过去。
 
    只听得一声巨响,便见那木门“砰”的一声朝外倒了下去。
 
    萧阮灵敏的躲开火苗钻了出去,却猛地怔在了原地。
 
    身后的火海熊熊燃着,可是眼前却再不是那个四周荒芜的别院。
 
    入目之处皆是雕梁画柱,更有那假山碧树,青草娇花,处处都显示着一派生机盎然。
 
    这样熟悉却又陌生的场景,赫然是她幼时的居所!
 
    记忆在脑海中翻涌,支离破碎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地浮现,浮现,直到与眼前的景象完全重合——
 
    这是十五岁让她毁容的那场大火!“萧阮你这蠢货,那场大火我是故意的,为的就是毁了你这张脸!”萧盈恶毒的话还在脑海里回荡,火光的热烫的萧阮整个人都在颤抖。
 
    “哈哈哈哈……”笑声夹杂着眼泪,她,萧阮,竟然得老天爷眷顾,重新回到了十五岁那年!
 
    萧盈的那把火没有烧死她,反而把她送回了一切最开始的时候!祖母还没死,她也还没有嫁给赵衍那个负心汉,当真是苍天有眼!
 
    院门被猛地推开,不断有下人们带着水桶跑进来,“救火”之声不绝于耳。
 
    伴随她十五年的院子轰然倒塌,如同萧阮一塌糊涂的前世,一起烟消云散。
 
    自今日起,她便是一个全新的萧阮!
 
    萧阮站在院子中间,一时之间悲喜交加,望着那四周越发嘈杂的环境,终于再也忍不住,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再醒来,还是黑夜,萧阮睁开眼,看着头顶粉色的纱帐,回忆纷至沓来。
 
    记得十五岁的时候,她也是这般地躺在床上,整张左脸都被烧焦了。
 
    伸出手轻轻抚在自己的面颊之上,手指所到之处,触到的皆是柔嫩光滑的肌肤,没有半分伤疤的粗糙和疼痛。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右脸一丁点的刺痛,这是她晕倒在地的时候,不小心擦伤的。
 
    遥想前世,萧盈设计,在她睡梦中放火,让她于昏迷之中被毁了容貌;可萧盈却“冒死救出”了祖母,为夺去她的嫡女之位铺上了重要的一步。
 
    一石二鸟,一箭双雕,萧盈惯爱谋划这样的事情。只因为她对自己的谋略太过于自信,认为他人都是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傻子。
 
    很显然她做到了,因为自此之后,萧盈一路扶摇直上,最终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切。
 
    然而萧盈的平步青云,却是踩着她的尸体上位的!
 
    第三章她要改写命运!
 
    天可怜见,竟让她重新活了过来。那么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让萧盈母女如愿以偿。
 
    萧盈所愿所求,她都会亲手摧毁,一一折辱。
 
    今生,她萧阮再不做那等懦弱无能之辈,她要改写自己的命运!
 
    萧阮一遍一遍抚着自己光滑的脸颊,脸上的笑意逐渐加大,咧出诡异的弧度。可是她的眼眶里却落下泪来。
 
    掖过被角将脸颊上的泪珠轻轻拭去,萧盈转身向里,将被子绵绵地裹在身上,只是那双眸子,却始终睁得格外大。
 
    她怕这凭空得来的命,会被老天爷再次收回去。所以她要用最短的时间,将萧盈和赵衍送进地狱!
 
    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萧阮才有了一个逐渐成型的计划。她唇边浮起一抹浅淡的笑意,然后轻轻合目,静静休养。
 
    ……
 
    日上三竿的时候,萧阮终于起身,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
 
    贴身侍女连翘听到屋内的响动,连忙进屋,欣喜道:“大小姐,您醒啦!连翘都担心死了……”
 
    再次看到连翘,萧阮只觉得又喜又悲,喜的是连翘还活着,一切都还来得及,悲的是自己上辈子的愚蠢,害得亲如姐妹的她死无全尸。
 
    一想到那时被侍卫拖出去时连翘血肉模糊得意样子,萧阮心中的恨意便忍不住的翻涌开来。她真想现在就将萧盈凌迟!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她如今只是不受宠的女儿,而萧盈母女却在府上十分得人心。她要毁掉萧盈的所有,让她满怀怨怼和恐惧的死去!
 
    单单是杀了她,太便宜萧盈了。
 
    萧阮逼退了自己眼中的寒意和泪珠,轻声道:“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说到这里,她又摸着自己的脸颊,若有所指道:“连翘,帮我传个消息出去。就说——我的脸受了重伤,不愿见人,要静养。”
 
    “是。”连翘点头应了,又疑惑道:“可是小姐,您脸上只是擦伤而已,这消息若是被有心人传扬出去,会毁了您的名声的。”毕竟,一个毁容的女子,可是没人敢上门说亲的,她家小姐又不能挨家挨户上门告诉媒人,自己的脸没事儿吧。
 
    闻言,萧阮缓缓勾起一抹冷笑来,淡淡道:“要让鱼儿来,总得抛个鱼饵,不是么?”
 
    待得连翘出门了之后,萧阮才重新躺回了床上。
 
    毕竟,她现在可是一个“毁了脸”的病人呢。
 
    顾氏和萧盈来的很快。
 
    方用了早膳,便听得有人来敲门。
 
    只见顾氏母女容光焕发的走了进来,萧盈更是精心打扮过的。
 
    上身着一月白色的小夹袄,下身着淡绿色百褶裙,裙边的蝴蝶随着她的走动而摆动,宛如活物。
 
    见到蜷缩在床上将自己包裹严实的萧阮,萧盈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几分,假情假意的凑到萧阮的床前,弯下身子道:“昨日发生的火灾,听说姐姐损了容貌,我跟姨娘特地来看看你。”
 
    那一声姨娘出口,顾氏的脸色一僵,旋即堆起笑意,附和道:“是呀,大小姐。昨日兵荒马乱的,后来听说你伤重,急的我一夜都没睡好呢。这不,一大早我便跟二小姐来看你了。”
 
    她在萧家如履薄冰这么多年,虽说如今萧家中馈归她掌管,可谁不知道她只是一个姨娘?
 
    这个身份,当真叫人恨得肝疼!
 
    而对于两个人的话,萧阮却没有任何反应,只将被子又往上拉了一拉,严严地将自己的脸都遮住,只留出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来。
 
    见状,萧盈和顾氏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得意。
 
    “姐姐别怕,莫说你的脸只是受伤了,就是损了容貌,单凭尚书府嫡女的身份,又有谁敢耐你何?”
 
    说这话的时候,萧盈的眼中有一瞬间的不甘,而后那笑意越发真切了起来。
 
    感受到萧盈的手来拽自己的被子,萧阮故意朝床的里侧挪了一挪,缩成小小一团,一副见不得人的怯懦模样。
 
    顾氏也在一旁假意关心:“大小姐,您就是损了容貌,也不要这样捂在被子里啊,这样不利于伤口的恢复。”
 
原文链接:https://www.9yread.com/book/10006879/4(链接可以直接点哦)
更多福利及优惠信息欢迎关注九阅官方微信:九阅小说(jiuyuexiaoshuo),回复“福利”领书券免费看书哟~         

他即将登上皇位,却嫌弃她容貌被毁不配当皇后赐她死罪

 
  • 人赞过
查看更多
评分记录
版主
勋章 勋章

帮帮团达人

发表于: 2018-06-13 15:52

楼主多推荐些好看的书书哦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0

赵洵这个男人也是个心机男啊!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1

不是真的喜欢女主,竟然能假意十几年,颁个奥斯卡奖都够格了。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1

还有那个可恶的女二,萧盈,心机婊!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2

开篇就介绍清楚了三个的恩怨情仇,作者的思路不错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3

女主十几年沉浸在被爱的氛围中,突然被告知都是假的,谁能受得了啊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3

女主的娘是什么时候过世的啊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4

该不会女主的娘亲被姨娘害死的吧,难道她的外祖没有发现问题吗?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4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这话说的真不错。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5

所以她才会生活在一个姨娘主持中馈的家庭里。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5

不过女主应该还是由外祖养育长大的。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6

看她懂得文韬武略这些,就知道是被好好养大的,没有被姨娘给掰弯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6

可是她拥有这些才情是幸还是不幸呢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8

帮助赵衍夺得王位,最终也落得个被抛弃的下场。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8

还害得她的外祖和真正爱她的男人丧命,真是痛心。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09

原来她会毁容,也全归功于萧盈这个心机婊啊。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0

没有毁容的萧阮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啊。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0

静待看她怎么报复萧盈和赵衍这两个贱人哦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1

古代大家小姐就寝的时候,房里不是都会有几个侍候的丫鬟的吗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2

为什么萧阮的房间被人泼上桐油还点火,会没有人发现啊。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3

难道府里所有的丫鬟和小厮都被萧盈的母亲收买了,就为了害萧阮一命吗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4

嫡女还真的是要对庶女千防万防啊。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4

特别是管家的还是姨娘的情况下,嫡女只能自求多福了。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5

萧阮为了求外祖和霍恂而自残的情景太逼真了,看得心都纠起来了。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6

可是萧盈的目的就是斩草除根,哪里会放了有能力东山再起的萧阮这些人呢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7

这一世的萧阮竟然没有被毁容,看来事情正在慢慢向萧阮所期待的轨迹走去。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8

萧阮和赵衍十几年的夫妻竟然没有孩子吗?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8

不过好在没有孩子啊,要不然也太残忍了。
V8 发表于: 2018-06-14 09:19

这一世女主的良人会是谁呢?霍恂吗?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