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5078 | 回复数: 32

发表于: 2018-07-09 11:00
她是获罪入宫的丫鬟,却一步步爬上了太后之位…
 
    第一章:身处地牢
 
    “咳……咳咳……”
 
    寂静无声的地牢昏暗的可怕,地上大片的污水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已分不出颜色的斗篷裹在角落里一个蜷缩成一团的身体上,显得格外可怜。而打破这寂静的轻咳声,正是从此人口中溢出。
 
    “哗……”
 
    又是一盆冷馊水,迎着云香迟的头盖浇而下,这里看不到外面,既不知道进来了几日,也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盆馊水伺候了。
 
    只是这监狱真真是阴森可怖,加上那凶神恶煞的狱卒,云香迟只能咬紧了嘴唇不敢让自己害怕的哭出声来。
 
    她眼前有些模糊,满头青丝已不复昔时的柔顺,湿漉漉的滴着馊水不说还挂着点菜叶。云香迟无声苦笑,这牢里泼馊水的规矩她是晓得的,却未曾想到有一天会泼到她自己身上。
 
    云香迟拨开眼前的乱发,露出一张有些憔悴的容颜,原本清亮勾人的丹凤眼里写满凄凄。古人云: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古人诚未欺她……
 
    她祖父安澜太守曾经何等风光,身边逢迎拍马的人络绎不绝。可如今一听闻祖父获罪,那些所谓的知己好友竟没一人肯为她云家说上一句话,鸣上一句不平的。
 
    她有些恨,却也第一次看明白了世态炎凉,那些人本就不是真心结交,此刻她云家蒙难,那些攀附之人不上来踩上一脚已经算有良心了。
 
    想到这里云香迟嘴角哭笑,人心这般她云香迟今日算是长了见识了。想起那些人凉薄的心,与他们之前热络的话语,云香迟不禁打了寒噤。原本便以冰冷的身子更是如坠深渊冰窖一般,她不敢在继续想下去,怕自己受不住,都已沦落到了如此地位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此刻脑中却忽的想起了一个人,云香迟发紫的唇边荡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温和清浅。下意识的探出右手,以目光抚摸着腕上的玉镯,心下原本的失望和愤怒终于变得平和。
 
    不幸中唯一的幸,大概就是还有一家是愿意帮着他们的。
 
    云香迟左手指尖轻点,触在带着些凉意的玉镯上。这不是什么名贵的玉种,自然也没那冬暖夏凉的效用,此刻戴在她的手上甚至比她冰冷的手还凉上三分。然而,她却能够在上面汲取到了久违的温暖。
 
    这温暖不为玉,而为人。
 
    她拉紧了身上的斗篷,有些怀念的想。地牢里暗无天日,虽不知与他已有几日未见,脑中他的模样却愈发明晰。
 
    何简隋,她无声的念着,面上依稀可见往日那般简单轻松的笑意。如今只有想到他罢,云香迟才有那么一丝的动容。
 
    何家与云家是世交,从祖上六辈起就有交情。她的祖父云天与何简隋的祖父何远私交甚好,两家的小辈儿女自然就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可以说,对他们二人的走近,两家长辈都是乐见其成的。就在今夏她生日之时,两家皆大摆流水宴,正式订下亲事。这只玉镯,便是那时何简隋赠的。他言此非定亲信物,而是定情信物。直至她入狱,何简隋也执意不肯收回这玉镯。
 
    第二章:再见故人
 
    云香迟忽地打了个寒颤,这地牢本就凉,身上沾了水更是冷得彻骨。她面上那抹淡淡的笑意逐渐褪去,苦涩又漫上眉间心头。
 
    虽有何家上下打点,她们一家倒是没受什么严刑拷打或是凌辱,可她祖父年岁已高,身子骨早不复年轻时候的硬朗。这狱卒不时就泼两盆馊水,也不知是否染了风寒。
 
    她有些忧虑,却又自嘲一笑。这命能保到几时都说不准呢,染了风寒也不过是小事罢了。只可怜她祖父一生尽忠值守,晚年竟如此凄凉,受此等不白之冤。以其的性子,怕是气都要气个半死了罢。
 
    此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云香迟看着一个狱卒骂骂咧咧的来送早食,态度甚是恶劣,心下却已淡然。她现下是待罚的罪臣之女,不是云家的千金小姐,哪里有资格去在意这些?
 
    她接过狱卒递来的馒头,和着水慢慢吃。倒不是云香迟娇气,只是这馒头着实冷硬了些,的确不好下咽。
 
    吃罢早饭,云香迟觉得身上恢复了几分气力。她一夜未眠,现下倒是有几分困倦,便想着靠在墙壁上小睡一会儿。只是这眼睛才刚刚闭上,却听牢门又是吱呀一声轻响,云香迟不解的抬头,一袭与这昏暗牢房格格不入白衣映入眼帘。
 
    “……简隋?”
 
    云香迟一愣,良久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轻唤道,声音微微颤抖,似乎生怕重一分就会打破这个常出现在她梦中的身影。
 
    “是我。”
 
    何简隋看了一眼面前瑟缩在一团的小人儿,神情也是一愣,随即心中便是一阵绞痛。他看着云香迟略有些迟疑的目光便有应了她一声。
 
    “香迟,是我来了!”
 
    何简隋心中万般心痛,他何曾见过云香迟如此憔悴狼狈的模样?
 
    在他眼里,云香迟一直是那个俏皮善良的姑娘,怎该受此无妄之灾?他有些恨自己的无力,蹲下身来把身上的披风系在云香迟身上,疼惜的抚摸着她消瘦的面颊。
 
    云香迟眼眸微亮,试探性地探出手去拉何简隋的宽袖。直到她感受着手中柔滑的触感,确认了眼前的这一切不是幻觉,这才痛哭失声。
 
    她再如何坚强,也不过是一名刚刚及笄的少女。家中突逢大变,她又怎能不惧不怕?不过是在地牢里哭也无用,不想徒添笑话才强忍了。如今一见了何简隋,心中的忧愁困苦像是有了发泄的地方,一股脑儿的都哭了出来。
 
    何简隋也知云香迟委屈,便轻轻的拥着她,只是那浑身的冰凉,瑟瑟发抖的身子,让他的心又是纠在一起的疼。
 
    此刻他并无他法,只得温言软语的劝慰着。他蹲的有些麻,却也等到云香迟停止了哭泣,才干脆席地而坐,到也不嫌地上脏乱。目光紧紧的锁在她身上,倒也不在乎旁的东西。
 
    云香迟哭够了,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收回手臂,还好这几日头发胡乱的披在脸侧才不致脸红的被发现。
 
    不过云香迟却也不忘问正事,“我家人可还安稳?”
 
    第三章:宫中大赦
 
    “尚好。”
 
    何简隋应道,略略压低了声音,“香迟,你且听我说,如今想翻案确实不易,但也不是无法可救。当今圣上的母后华安太后恰巧此时薨逝,圣上念其仁德欲大赦天下,此为良机。”
 
    云香迟虽在深闺,却也懂何为这官场都是官官相护如今她云家既然倒了,若无一个大人物出来为他们平反昭雪恐怕是难了,心中明白如今这清白自然不如保命重要,当即便是点了点头,忧虑之色倒是减了些许。
 
    “香迟听得懂,简随能保住我们一家性命已算大幸,我替全家谢你!”
 
    云香迟心中激动,不管此刻他是安慰她或是其他她云香迟都对他万分感谢,香迟稍稍迟疑,还是伸手轻轻拥了一下何简隋。
 
    何简隋听了云香迟的话,本想说他们之间何须说这般话,却为云香迟着一拥愣住了
 
    只是,这难得的温存不久便被狱卒的脚步声打破,何简隋暗叹一声站起身来,深深地看了云香迟一眼,这才走出了牢房。他脚下不停,一直走到地牢门口,感受着温和的光线淡淡停留在身上。
 
    他此刻心中五味杂陈,却也明白现下正是该抓住机会保住他们一家的关键时候。却也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耽误正事,思及此才将云香迟那憔悴可怜的模样从脑中挥去。
 
    何简隋乘着马车一路回了何府,路上还在不断思索着。
 
    而对云香迟来说,最终的结果便是那一道明黄色的文书。
 
    所有云家族人都被带了出来,云天跪在最前,听传旨太监掐着尖细的嗓子宣读圣旨。
 
    “……朕念华安太后慈徳,特大赦天下。着,逐安澜太守云天三千里,凡云家男丁皆随。女眷入宫为婢。钦此——”
 
    “罪臣云天,谢主隆恩。”
 
    云天苦笑,接过圣旨的双手微微发颤。罢,罢了,虽说是受了不白之冤,但总归是保住了全家性命。
 
    那太监传完圣旨后便自行去了,云香迟微微抬头,见几辆马车候在门口也是抿紧了唇。那马车旁边站着的人身上着的都是官服,分明是现在就要把他们云家的人各自送走。
 
    她轻叹一声,神色黯然。为何如此匆匆?
 
    云香迟心中还有几分奢望,希望此刻何简隋能够赶来,她还有话想要跟他说。
 
    她云家蒙此大难,往日里的其他故交都弃他们云家如同敝履,只有何家只有他。
 
    她起身与爷爷,父亲作别,发配三千里,便是走也要走上几个月,她心中难受这一别恐怕再难相见。
 
    宫中的马车停在门口,一个穿着官服的公公走了过来,嫌弃的看了云家人一眼。声音又尖又细的催促这些女眷:
 
    “都别磨蹭了,耽误了进宫的时辰可不是你们能担待的!”
 
    云香迟心下一寒,这一样一来恐怕入宫前,是见不得他一面了。
 
    温和的阳光洒下,此日天色万分晴好。初夏时节正是十里花息的时候,微风挟着淡淡暖香拂过人面,呼吸间亦有香甜。偶有几片花瓣打着旋儿落下,自有一番好景致。
 
原文链接:https://www.9yread.com/book/10007307/4链接可以直接点哦)
更多福利及优惠信息欢迎关注九阅官方微信:九阅小说(jiuyuexiaoshuo),回复“福利”领书券免费看书哟~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09 14:37

谢谢分享推荐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8:56 QQ浏览器

谢谢楼主分享这么精彩的故事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8:56 QQ浏览器

从开篇就可以看到出来作者是有一定的文笔基础的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8:57 QQ浏览器

环环相扣,剧情推进,引人注目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8:57 QQ浏览器

作者大大文笔细腻,看到让人入了迷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39 QQ浏览器

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差点没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48 QQ浏览器

开头女主真的是太惨了。落魄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49 QQ浏览器

还好她的身边还有一个默默守护着的人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49 QQ浏览器

那玉镯子,对于女主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49 QQ浏览器

否则也不会成为支撑她活下去的力量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50 QQ浏览器

有那么一个人,只要提起他名字的时候……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50 QQ浏览器

总能让你觉得心头一暖,找到一丝安稳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50 QQ浏览器

世态炎凉,大难临头各自飞。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50 QQ浏览器

昔日对他们攀龙附凤的人,此刻倒是跑了干净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51 QQ浏览器

只有在遇见事情的时候才会知道到底谁对你是真的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09:54 QQ浏览器

人心隔肚皮,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04 QQ浏览器

看见女主这落魄的样子,着实叫人觉得心疼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04 QQ浏览器

以前的她衣食无忧,曾几时会想到自己竟然会落入这般田地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05 QQ浏览器

开局一下子就把我们的心给揪住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07 QQ浏览器

好不容易来了个契机,有机会可以离开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07 QQ浏览器

但是谁都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来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28 QQ浏览器

好在女主的初心未曾被改变过。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29 QQ浏览器

她的善良终究会是她最大的武器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29 QQ浏览器

被发罚进了浣衣局,开启了新的人生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29 QQ浏览器

女主一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的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29 QQ浏览器

不忍心看见自己的小姐妹挨罚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29 QQ浏览器

女主铤而走险,主动出击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30 QQ浏览器

不过去招惹孔雀倒是有点意思啊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7-12 10:30 QQ浏览器

希望女主可以成功翻身,加油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