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7352 | 回复数: 35

发表于: 2018-08-02 11:16
她悲伤过头哭错了坟,误惹了鼎鼎大名的柏氏掌门人…
 
    第1章葬礼vs葬礼
 
    郊外的寂静山头。
 
    肃穆庄严的葬礼上,挥挥洒洒的细雨润湿了每个前来参加葬礼人身上的黑衣。
 
    本来就寂静尴尬的气氛,被冰冷的深秋之雨,渲染的更加肃冷,还隐约带着股森森煞气。
 
    使得这前来参加葬礼的人,都不觉的缩了缩肩膀。
 
    “这柏家的大少爷也真是的,哪有自个父亲的葬礼还迟到的?倒是让我们这些旁亲,在冷飕飕的天儿里干等着!”
 
    穿着名牌黑呢大衣,着白色短裙的女人禁不住埋怨了句,朝后面瞅了眼。
 
    当看见那远远驶过来的一辆黑色奥迪之时,立刻挺直身子,脸色戏剧性一变,满脸肃容的看着死者的墓碑默哀。
 
    “闭嘴,你这败家娘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女人身旁挺着啤酒肚的男人,低声喝斥了句,也赶紧用手抿了抿被雨水淋湿的半秃头发,正了正站姿。
 
    此时的天,已悄然接近黄昏,雨竟然说停就停了,天边缓缓掀开了条口子,淡淡织金光芒泄洒而出,柔和的洒在了那辆已经停稳的黑色奥迪上。
 
    迎着这淡淡如缎般的金光,奢华黑亮的副驾驶座门先被打开了,一条黑色修长的腿迈了下来。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柏总临时有点事处理,所以来的晚了些。望大家见谅!”
 
    这说话的,自然不可能是后座还未下车的柏寒明,是他的助理李浩。
 
    不过尽管如此,这来参加葬礼的人,还是点头哈腰的说着没关系,说再等几个小时也不是问题!
 
    就在这时。
 
    柏寒明从车上下来,正如其姓,那如松柏般优雅修长的身材,与生俱来雍雅高贵的气质,一出场便有种君王降临的威严之势。
 
    顿时,整个刚刚还稍有抱怨的气氛,一下子安静的出奇。
 
    他缓缓抬头,望向那静静坐落的墓碑,侧脸线条棱角分明,紧密的薄唇几不可见的勾起了一丝弧度,沉稳的脚步,一步步的朝那里迈去。
 
    “柏总节哀,虽然伯父走了,不过柏总以后只要有用的着我们林氏的地方,尽管开口!我林氏企业绝对无条件支持柏总!”
 
    就在柏寒明要走近那冰冷墓碑前时,一个看起来尚且年轻的男人,弯腰表着忠心,那隐隐颤抖的双腿,足矣证明内心的害怕。
 
    不过,这年轻男人也是逼得没法子了,谁让他平日里连见到柏总的机会也没有?这参加葬礼的机会,还是他削减了脑袋硬是攀亲带故,才钻进来的!
 
    步子略停的柏寒明,只是用余光瞥了眼这身后的年轻男人,薄唇勾起的笑容更深了些,依旧迈开修长的腿,往前走去。
 
    “柏总……”
 
    这姓林的男人下意识的伸手,却连柏寒明的衣角也没碰到,正在尴尬之时,李浩走了过来,说了几句,他的脸色才稍稍好转了些。
 
    无声的,其他人都悄然吁了口气,这谁人不知,只要柏总不支声,就算天王老子也休想榜这颗大树?
 
    柏寒明的步子停在了那冰凉的深灰色墓碑前,望着墓碑上,微笑着发丝半白的男人照片。
 
    纵然他是自己名义上父亲,然而他的内心,却找不出一丝悲哀。
 
    一个抛弃妻子的男人,不配当他柏寒明的父亲。
 
    此时无人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那继承了墓碑下之人的英俊样貌,甚至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那如雕塑般棱角分明的五官眉目,如遥遥云端临下的完美神祗,他笑,则万物春风,他怒,则万物凋零。商场上,无人不知他那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以及那让人总是捉摸不透的心思城府。
 
    膜拜他的女人们总说,他是完美融合了两个极端的男人,优雅温柔起来让人爱的要死!可耍起高冷阴狠时,让人又恨的要死!
 
    此时,当众人看到柏总不言一声的站在墓碑前吊唁,纷纷绷紧了神经,谁也不敢再吭一声。
 
    最起码这一刻,他们都以为这父子俩感情深厚,子孝父慈。纵然都说豪门鼎深,可这柏家他是独子,不存在争产夺利,一定是相处融洽。
 
    雨虽然已停,天色也悄然暗寂了下来。
 
    却就在此刻!
 
    “让开!”
 
    随着一声猛喝,一股蛮劲夹着股子冷风扑来,硬生生把站的稳稳当当的柏寒明给撞了个趔趄!
 
    入目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一脸悲怆的小脸挂满泪水,噗通一生跪在了墓碑前,似刚出生的孩提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高分贝的声音,使得原本寂静的山头,一下子活然了开来。
 
    “爷爷!你怎么能说走就走了?!你不是说还要等小倾回来看您的吗?您不是说还等小倾回来听您讲故事的吗?可您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倾儿不答应!倾儿不答应!”
 
    粉拳梆梆的敲着墓碑,似这手儿根本不是自个的,这女孩连哭带嚷着,情绪已经完全失控!
 
    “爷爷!呜呜……孙女都没来得及看您最后一眼,您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
 
    被撇到一旁的柏寒明,黑着那张俊脸,修长浓黑的眉紧的不能再紧,对着一旁也不知所措的李浩勾了勾手。
 
    “她是谁?”
 
    这次凡是柏家沾亲带故的都来的差不多了,怎么就没见过有这么一个小姑娘?
 
    李浩朝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女孩儿看了眼,而后直起了身子,对着柏寒明摇了摇头,“柏总,她我从来没见过。会不会,会不会是老爷子在外面……”
 
    李浩适时的闭上了嘴,因为看柏总的脸色愈发的阴沉。
 
    柏家的亲戚原本就不多,这凡是有一丁点亲戚关系的,几乎都踏破了柏家的大门,这不可能还有他不认识的啊。
 
    除非……除非是老爷在外头的私生女。
 
    可是,这女孩儿叫老爷子‘爷爷’,这老爷子就柏总一个儿子啊,这么算起来,这女孩不是应该是柏总的女儿?
 
    荒唐!
 
    他家柏总才刚三十,婚都还没结,哪来这么大的女儿?!
 
    “莫倾!莫……莫倾?!”
 
    第2章 认错人,哭错坟
 
    正在这尴尬艰难之时,另外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喊话的女孩,约莫和墓碑前痛哭的女孩年纪差不多,只是那秀气的脸上有些古怪的尴尬难看,垂着脑袋跑到了那哭的泣不成声的女孩面前。
 
    “哎呀,莫倾你快给我起来!爷爷没有葬在这!刚才你光顾着哭也不听我说!真是的,你也不想想,叔叔怎么买得起这样的墓地?”
 
    “你,你说什么莫芳……”止不住哭泣的莫倾,抬起那还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泪眼朦胧的望着表姐莫芳,小脑袋瓜一时间转不过来!
 
    她一直在外面工作,这刚回来就听见爷爷死了,因为她刚刚入职,家里人因为不想她受影响前途,才瞒着不告诉她爷爷的病情。
 
    这才使得莫倾回来一听到这噩耗,便慌不择神的满地乱跑,恰巧看到这山上有人在参加葬礼,便不顾一切的跑了过来。
 
    谁曾细想这同一天,同一个地方会那么巧合的死两个人?
 
    “我是说!你好好看看清楚,看看这墓碑上的照片是爷爷的吗?爷爷的坟头在隔壁的那个小山头!刚刚那个岔路口,你跟个疯狗一样乱跑,我喊你也喊不住!”
 
    表姐莫芳这话,如一道闪电般,轰隆一声劈在了莫倾的脑袋瓜里,她这才擦干盛满泪水的模糊双眼,左右瞄了瞄!
 
    这一个个的全是陌生面孔!哪里是她所熟悉的大姑二姑大伯大伯母们?
 
    原本止不住的抽泣一下子刹住了车,莫倾默默的垂下了头。
 
    老天,连哭着坟都哭错了人,她莫倾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可这最关键的是!
 
    怎么圆这个场?
 
    想到此,莫倾晕晕乎乎的直起身子,“芳啊,我头好晕,你扶我起来吧,带我去找我爸!我得好好问问他……”
 
    得好好问问,怎么就不能给爷爷找个好点的墓地!譬如这里风水就很不错啊,还离家里最近,为什么倒让别人先占了去?
 
    莫芳眼尖的赶紧扶着她站起来,两人转身就往外走去。
 
    “站住。”
 
    刚走不过三步,一道充满磁性却震慑力十足的声音响起!
 
    莫芳瞄了眼莫倾,刚准备笑嘻嘻的转过身去跟人家道歉,却被莫倾突然拉住了。
 
    所谓先发制人,不等别人开口,莫倾便抢先说着。
 
    “这位先生,所谓人之初,心本善。这失去至亲人之痛,我想你应该和我一样了解吧?这位墓碑上的老先生,和我的爷爷相仿,我看见他,一时便忍不住……这,应该没什么错吧?”
 
    莫倾眨了眨圆圆大大的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有刚刚的泪痕,长长卷卷的睫毛被泪水弄的粘在了一起,就连声音也沙哑了许多,失去了原有的清脆。
 
    不过,发泄过情绪后,理智自然恢复的快。
 
    “你站在这里就是个错误。不分青红皂白的哭得一塌糊涂,乃至把我们这里搅得乌烟瘴气,更是一个错误。”
 
    裹着层寒气的声音再次响起,柏寒明依旧背对着她们,一手拍了拍刚刚被莫倾弄皱的西服袖子,语气中满是浓浓不悦。
 
    “乌烟瘴气?”
 
    莫倾甚是配合的看了看周围的空气,伸出一根食指说着。
 
    “没有啊!这里是墓地,我不哭难道笑不成?还有,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的,这明明是悼亡逝者的,怎么能一个个的脸上干净的跟镜子似的,就不怕逝者的亡魂难以安歇吗?”
 
    真是的,她明明替他们哭了,白白流了那么多眼泪,现在到好,还赖上她搞得乌烟瘴气?
 
    柏寒明轻哼了声,一根修长手指轻轻一指那墓碑前,被她搞的乱糟糟的一块地方,“这是我的家事,用不着你来管。倒是你,走到是可以,把你的东西也一并带走吧。”
 
    这话一落,在场的人也纷纷面面相觑,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姑娘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东西啊?
 
    莫倾和莫芳对望了眼,莫倾从头到脚看了看,没掉什么东西啊?手上奶奶送的玉镯子也没丢,兜里的手机也还在,家里的钥匙还在另外一个兜里揣着呢。
 
    莫倾挠了挠头,一只手伸到裤兜里把钱掏了出来点点数,没错啊,连去超市买东西找的那三个一毛硬币也没丢啊!
 
    这一幕被在前来参加葬礼的人看在眼里,有几个忍不住低下头偷笑着,这女孩儿还真是萌蠢的可爱!
 
    莫倾实在是不解,本想着快点走去看爷爷,可是看这男人的架势好像不准备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她。
 
    “我没丢什么东西啊。就算有也不是我的。人家葬礼还有专门陪哭的,我也就不收什么费用了,走了!”
 
    “眼泪。”
 
    “……”
 
    “把你掉在地上的眼泪收起来。”
 
    “……”刚转过身准备走的莫倾,嘴角止不住一抽,这啥意思?
 
    合着说了半天,原来嫌弃她掉在地上的眼泪脏,让她收回去?
 
    莫倾抬头,一直没仔细看这个男人,刚来的时候以为是爷爷的墓碑,没心情看。
 
    刚才是心虚,没底气看。
 
    现在看去——
 
    男神!还是个骄傲高冷的绝种男神!
 
    剪裁得体的手工深黑色西服,梳理有型的黑栗短发,饱满光洁的额头,许是因为这位男神天生表情单一而无一丝皱褶。那两条浓黑微扬的墨眉,张扬不可一世。修长深邃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丝耐人寻味的光芒,至于那凛冽的光芒暂时忽略。
 
    暂不影响她的欣赏……
 
    那鼻……那唇……
 
    还未来得及打量完,陡然眼前一黑,视线完全被人遮挡了住,这一闪也让莫倾恢复了神智,虽让刚刚那一幕,让她搜罗完喜欢的所有影视明星也不及他的绝品之貌,只是,那只是客观上。
 
    现在来看,这男人虽然有着男神的所有优良条件,却并没有那份温文尔雅的的善解人意。
 
    就这一点,差评!差差评!
 
    “莫小姐是吧?不好意思,我们家柏总最不喜欢女人眼巴巴的盯着他看了。而且我们柏总的话也从未收回过的。这样吧,我把地上只要是您碰过的土壤都收起来,您带回去如何?”
 
    李浩笑眯眯的说着,纵然这办法听起来很荒唐,可是,这也是他目前能想起来的唯一办法了。
 
    莫倾闻言止不住笑哼了声,探出头冲着李浩身后的正主说着:“这敢情好啊,柏总,这山上山下的地方都被我踩过了,您看这样如何?干脆啊,就把这座山送给我得了!还有您父亲的这墓碑,我也摸过来,是不是也是我的了?”
 
    “对了,刚来的时候好像我也碰到你了,不如也一块打包让我带回去得了?”
 
    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莫芳更是恨不得晕过去,不理这个贼妮子,都是让爷爷给宠坏了!
 
    现在倒好了,哭错人也就算了,居然,居然连人家的山头儿子都要拐回家去?!
 
    “你……”
 
    李浩刚准备开口,身后的柏寒明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儿,走过去,冰凉干燥的手指挑起了那莫倾那圆圆的下巴,准确的说是捏,恨不得把她捏碎的感觉。
 
    “你刚刚说什么,要不要再说一遍?”
 
    第3章 绝种大男神
 
    短短的一句话,却足以听得出来那话里的咬牙切齿,柏寒明那浓黑的眉头已然打了三个结,脸色更是阴沉至极。
 
    这种情况如果换做他人,是打死也不会再说半个字的!
 
    可今天,是莫倾。打小就自恃有点小聪明,而不知天高地厚的莫倾!
 
    莫芳默默在心里哀悼着,想着是不是该把莫倾给拉回来,可是又怕殃及池鱼祸及到自己,攥紧了手心,不住的跺着脚!
 
    “我是说,既然你决定要无理取闹的话。那好啊,你就把这山头所有我碰过的东西都让我带回去好了……当然,也包括……唔唔!”
 
    莫倾的话还未说话,嘴巴陡然被人捂了住!
 
    “实在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我家莫倾可能因为爷爷刚去世,所以神智有些不清楚,那个,我先带她回去啊!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她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了啊!”
 
    莫芳点头哈腰的笑嘻嘻说着,一边儿死死的捂着莫倾的臭嘴,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人就往山下冲!
 
    走了大老远,莫芳才松开了莫倾,一屁股蹲在地上,这会儿才发现两腿早就吓的只打颤。
 
    再看看莫倾,正在朝她虚心一笑,那小脸上莹润的大眼眨巴看着她,好像知道自己闯祸,而感激似的。
 
    ——
 
    “柏总,天色已晚,现在回城里最少也得两三个小时,要不就在山下先住一晚?”李浩看了眼身后那些淋了雨,又马上迎来寒冷夜的来参加葬礼的人,带着询问的口吻小心的说着。
 
    “你安排吧。”柏寒明优雅从容的整了整身上的西服,好似刚刚的闹剧没发生般,他轻轻一拉袖子露出了手上精致的腕表,扫了眼时间,径自上了车去。
 
    柏寒明上了车,其他前来参加葬礼的人也忙上了自己的车子,尾随在他身后。
 
    车子缓缓驶起,柏寒明那深邃的目光一直望着,那寂静苍凉的墓碑,那目光毫无温度,却又有种说不上来的悲凉。
 
    渐渐的,孤寂的墓碑被淹没在黄昏的晚霞中。
 
    “柏总,我查看过了,这家是这小镇上最大的一家旅馆了。虽然设施比不上城里,但是也还算干净整洁!而且这里也是唯一一家能容纳下我们这么多人的,您看,今晚是不是就在这里安歇?”
 
    李浩指了指这身后的一家旅店,硕大的五个金字牌匾跃然于上。由于此刻已经是黄昏,天色将暗,灯火一盏盏亮起,这个也随之亮起的字灯在此时寂静的黄昏,尤为扎眼。
 
    莫家人旅馆。
 
    ——
 
    “爸,你找我?”
 
    打开门,莫倾探出了脑袋,朝里头看了看,当看到那坐在老式方桌前捏着酒杯发愣的人,小脸顿时露出笑颜。
 
    “小倾啊,快,快进来陪爸坐坐!”屋里坐着个中年男人,面色憔悴苍白在看见莫倾时,刻着皱纹的双眼闪着晶莹温暖的光,忙对她招着手!
 
    莫倾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橙子过来,顺便拎了把水果刀,仿若没有看到爸爸脸上的悲容般,利落的将橙子一刀切开,“莫老爸,来多吃点水果,橙子下火,这一段你也忙的够呛了。”
 
    莫父饱含眼泪的双眼,深深的刻着岁月留下的皱纹,叹了口气,接过了莫倾切好的橙子,望着手中黄灿灿的橙子,呆呆的发着楞。
 
    “小倾,其实爸知道,你心里比谁都难过。你爷爷最喜欢你了,你这丫头虽然平时最调皮,可是不管再怎么闯祸,你爷爷总是向着你。你爷爷喜欢你,你心里也跟你爷爷最亲……可是现在……唉!”
 
    莫倾将手中切好的橙子,整齐的摆到了他面前,双眼中一闪而过的晶莹被她巧妙的一垂头,再抬头时,笑意然然的。
 
    “好了爸!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不是吗?其实,我很早就想过这一天的到来。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尽管您和大伯他们再怎么尽孝心,可还是阻挡不住时间。其实,也没什么啊,爷爷去了天堂,这样就不要再受苦了,我知道,每次化疗爷爷都很痛苦。与其每次看到爷爷那样难受,反倒是想着他可以早点解脱。”
 
    莫倾长长舒了口气说着,再次掩盖掉了眼中的悲伤,站了起来拍拍父亲的肩膀,“爸,我听贵叔说,前面来了很多客人,您看您身为这莫家人的老板,是不是该去张罗张罗招待客人啊?”
 
    原本还在悲伤中的莫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袖子一擦眼泪,似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重重一拍桌子!
 
    “坏了!你爷爷办丧事,我给员工们都放假了,都这么晚了,客人肯定要吃饭的,这可怎么办才好……”莫父念念叨叨的打开门便走了出去。
 
    莫倾抬了抬眉头,看了看桌子上被拍散的橙子,她这莫老爸,还真是一碰到店里的事儿就马上打起精神来了!
 
    也难怪,这莫家人旅馆,是爷爷留下的最后一样产业了。
 
    不过,不就是厨师不在吗?至于紧张成这样,不是还有她,这个自封的黑暗料理界的‘女王’吗?
 
    “成军啊,这是客人点的菜单!”已经年近六十的贵叔皱着眉头看了眼手中的菜单,递给了正赶来的莫父。
 
    莫成军接了过来,一看也顿时皱起了眉头,“咱这穷乡僻壤的,哪里有这些珍贵菜品?这些客人打哪来的?你没把咱们的菜单给他们看吗?”
 
    “唉,别提了成军,你是不知道,我把菜单给他们,人家扫了眼就给扔地上了!直接让人写了这份餐单过来,说是多少钱也无所谓,只要按餐单给人家上菜就行!”
 
    贵叔摇头叹息着,这些人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估计是吃惯了燕翅鲍鱼,点的也都是些他们听都没听过的,这不是存心刁难他们吗?
 
    莫成军思量了半刻,重新去拿了份自己店里的餐单,“这样,我找他们说说去,都怎么晚,如果他们非要吃这些,光是找食材估计都得找到明天早上了!”
 
    莫成军刚准备拿着餐单出去,却在刚迈出脚,手中的餐单突然被人夺了去!
 
    “老爸,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家的宝贝女儿吧!放心,有我莫倾出马,绝对让他们‘心服口服’!”
 
    换了身衣服的莫倾,一身粉蓝色的运动服,头发也扎成了赶紧利落的马尾,露出了那张还带着婴儿肥的可爱小脸,那双眼满是狡黠奕奕。
 
    “贵叔,您把咱店里现在所有的新鲜食材都拿过来,厨师不是都休息了,这次就让我来掌勺吧!”莫倾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说着!
 
    “哎呀,我的乖女儿,你别添乱了行吗?你做的菜除了你小珩肯吃,就……就连狗都不闻的!”莫父一听女儿要掺和,立刻头疼了起来,连连摆手去夺莫倾手里的餐单!
 
    “我说爸!你觉得现在是两手空空,找他们白白浪费口水来的实际,还是把热气腾腾的饭菜摆在他们面前更有说服力呢?”
 
    莫倾任由父亲夺走手里的餐单,耸了耸肩,撩了下马尾不紧不慢的说着。
 
原文链接:https://www.9yread.com/book/10006382/4链接可以直接点哦)
更多福利及优惠信息欢迎关注九阅官方微信:九阅小说(jiuyuexiaoshuo),回复“福利”领书券免费看书哟~       

0人已打赏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06 11:25

好看的书书,多多介绍吧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8:47 QQ浏览器

谢谢楼主分享这么精彩的小说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8:47 QQ浏览器

一开头给人的气氛就觉得很紧张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8:48 QQ浏览器

很快就融入到了这个故事里头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8:48 QQ浏览器

旁边人窃窃私语的小动作。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8:48 QQ浏览器

还有别人那种不耐烦的小眼神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8:48 QQ浏览器

一点一滴的细节都刻画的很好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0 QQ浏览器

男主的气场是真的很强啊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0 QQ浏览器

从车厢下来的时候完全就是居高临下的感觉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5 QQ浏览器

那种气场绝对是震慑八方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5 QQ浏览器

原本还有埋怨的人一下子都各种乖巧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6 QQ浏览器

看他们那种谄媚的小眼神就想笑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6 QQ浏览器

女主刚出现的时候我心疼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6 QQ浏览器

但是后来在知道真相后我笑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6 QQ浏览器

这什么鬼,认错人,哭错坟。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6 QQ浏览器

这所有人都看着她的时候贼鸡儿尴尬吧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7 QQ浏览器

求女主心里阴影面积有多大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37 QQ浏览器

越看越想笑,女主这迷糊个性有点萌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48 QQ浏览器

这哭的撕心裂肺的,结果竟然走错场?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49 QQ浏览器

女主真的不是来搞笑的吗哈哈哈哈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49 QQ浏览器

周边的人估计都一脸懵逼吧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49 QQ浏览器

女主心里头想的估计是:我是谁我在哪里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49 QQ浏览器

本来想要装疯卖傻走人,结果被拦截下来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50 QQ浏览器

这男主什么都优秀,就是这个脾气,差评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50 QQ浏览器

女主胆子也是很大,什么话都敢说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50 QQ浏览器

我就很佩服这种不怕死的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50 QQ浏览器

不过。如果没有这种误打误撞。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50 QQ浏览器

两个人也就没有接触到一起的机会了吧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0 09:51 QQ浏览器

本以为道歉一下就可以了事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