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1040 | 回复数: 1

发表于: 2019-03-13 17:10
当代快乐源泉,好笑不过三天 

  为什么每每感到“自己的智商被摁在地上摩擦”,却还是一头扎进粗劣笑料,不能自拔?

  高效解压方式
  “开心点朋友,人间不值得”

  搞笑不易,但追逐搞笑还是省力的。网上冲浪看到一张很白痴的图,边笑边觉得自己略傻,却随手转发给了朋友;键盘连续打多个“hhh”时,系统自动识别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不用手动调整。这些征兆下,正应了李诞那句话:“开心点朋友,人间不值得”。这不是一个值得死磕到底的时代,即使旁人都在贩卖焦虑,但对嗜笑人士来说,比不起那不如不攀比,毕竟,痛苦的束缚是暂时的,生活,快乐就完事儿了。

  高级行为艺术
  “讲笑话,也能上升到高度理论”

  幽默,大概算是最受人类欢迎的一种性格特征,它往往可以跟外向、易相处、有趣等等受到广泛欢迎的优点挂钩,成为一些人找寻理想伴侣时内心里的特别“加分项”。我们擅长收集笑料,总结幽默守则,努力成为别人眼里“不论在恋爱和生活中,灵魂有一股有趣的魅力”的人。不过,在另一些人看来,互联网上故作幽默就太没意义了,把偏见、无知、低俗当有趣,不过是一帮loser的自说自话。

  社交个性表达
  “对人类要有一种简单粗暴的示好”

  线上聊天,你可以不精通互联网社交黑话,但一定得有强大的表情包库。讲真,表情包本身便构成了语言的一部分,尴尬至极没话聊?甩表情包,速速收场;百转千回的情绪不懂表达?甩表情包,与有同样嗨点的“友军”配对成功。另外,能够使用最新潮搞笑的表情包,无论是单线条蠢形象还是抠得乱七八糟的两行字,往往能成为自己还能跟得上潮流、足够年轻和有趣的某种证据。

  笑点的产出跟不上受众厌倦的速度

  笑点,好像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活跃于我们的日常之中,每天都有无数的搞笑视频扑面而来,每人嘴边都能轻吐一些网络热词、新梗逗笑旁人。

  在这密集产出笑点的时代,所谓笑,被大规模制造,成批次售卖,统一快速消耗。每个人都尝试过,在放声大笑之后,迎接我们的往往是空虚和绵长的不适感。

  人类的笑点阈值变大,口味也愈发变得挑剔。恶搞的戏码看腻了,反串的扮相看疲了,扮丑作妖的抖机灵都不忍直视,还有什么能再度戳中我们的笑点?当年papi酱,称得上是搞笑网红界里的一股清流,可如今才短短两年过去,却已经多少有了点泯然众人的趋势。

  不过,根据《心理学和衰老》杂志上的一份研究显示,人类幽默感和年龄也有关。年轻人喜欢自嘲式的幽默,而老年人更喜欢有亲和力的幽默,一些会让观看的人感到氛围舒适的玩笑。也就是说,如果那些陈年老梗还能把你逗乐,除了有点中二,也不全是坏事。

  比起以往,现在是个笑料密集的时代,吃瓜群众的快乐源泉空前庞杂,万物皆可戏谑,万事皆可解构。但如今,笑也成了“次抛型”产物,有效期限格外短促,且乏味。

  如今的段子,好笑不过三天

  万物皆可戏谑的当下,还有什么不能成为网友的快乐源泉。

  近日,由暴走漫画出品的改编歌曲《难忍的经》,形象描述了女生痛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啊哈,像怀了个甄子丹,啊哈,像吴京在我肚里拍战狼三,像哪吒在我肚里闹陈塘关,像二营长在我肚里发射炮弹……”这种塑料粤语+虐心吐槽,让不少感同身受的网友纷纷转发,并搭配“哈哈哈哈哈哈哈”七连发。

  不过,被消费过度的笑料,带来短暂的快感之后,也只剩下被众人遗忘的命运。前段时间,一曲“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被改编成为国产说唱,无论是flow还是押韵,鬼畜中居然还透着好听,但这首神曲在去年末蹿红后,在春节期间又火了一阵,目前已经逐渐降温。

  盘点一下,有一百种吃竹鼠理由的“华农兄弟”,硬核式美食博主“王刚”,无论是流行歌曲《日不落》《卡路里》还是清新民谣《可能否》都能驾驭的“腾格尔”,曾经都充当过我们的快乐源泉,但除了当时当刻笑值达到最高点,现在吃瓜群众也都进入了无欲无求的贤者时间。

  当我们面对手机屏幕哈哈大笑已成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手机里除了自拍全是恶趣味图,微博收藏打开全是搞笑视频,靠互发画风清奇的表情包拉近网友寂寞心灵的距离,靠“有毒”“魔性”或“哈哈哈哈哈神经病”这样的称叹照亮苦闷生活。

  笑,也变得格外短促而缺乏回味。那些停留在首页上的视频和段子,往往一眼,即永别。笑够之后,我们即刻抛弃;笑完之后,我们马上切入另一个笑点。如今,笑也成了“次抛型”产物,使用规格一次性,有效期限不过三天。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9-04-02 23:08

我有一个很幽默的朋友,很阳光,不管多霾的心情,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异常的放松,有这样的一个朋友实在是大福气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