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数: 2088 | 回复数: 0

发表于: 2019-02-28 16:41
人人都有评论自由,但评论多半无意义 

  自从谁都能对电影说点什么
  如今不论是普通观众还是专业影评人,都有评论并给影视作品打分的权利和自由,但往往有权,并不一定就有价值。

  不喜勿喷型
  评价一部电影的首要前提,在于是否和看电影的人产生共鸣。你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导演要表达的意图,自然是情到深处五星好评。但明明已经三四十岁且毫无童心的人,硬要去看一部卡通片然后痛斥人家没深度,就没意思了。不属于受众范围,也非专业评委,普通人装作看懂一切的模样对一部电影评头论足,什么特效不到位、剧情不紧凑、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更要命的是结尾总有这么几句: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这不是喷子是什么?
  掺水指数:★★★

  应激反应型
  一个原本用来评判影片品质好坏的平台,怎能沦为释放刻板印象或私人情绪的垃圾桶?豆瓣上有些人被戏称为“战狼ptsd患者”,具体表现为一看到吴京或者正面英雄形象就高潮。这种因为演员本身而评价电影演绎,或深陷角色性格牵连导演编剧的行为,在饭圈女孩/男孩身上也常出没。他们如水军一般出现在电影评分系统中——电影是多人的艺术,不是爱豆的个人作品,不管是不是主角。
  指数:★★★★★

  脱俗软广型
  与不看片就评论和“人身攻击”评论同样含水量十足的,还有“收了钱or人情”才评论。网络时代人人都可以评电影,但我们必须承认,新媒体的生存方式某些程度上确会影响其评论的客观性,以小博大“标题党”尤其。那些隔三差五就有“神作”安利,上榜理由充斥着“无与伦比”“全程无尿点”等浮夸关键词,不掺和烂片骂战只帮烂片做推广的大V,很多时候观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锅,应该他们背。
  指数:★★★★

  很多人都习惯性对自己的双标视而不见
  在互联网及其传播速度越来越快,渠道越来越多样的大背景下,电影评论界的生态和格局已然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表示,差异化、多元化已经是一种新景观,“标题党”“博眼球”“修辞狂欢化”是一种必然性的选择。
  要知道,“我觉得”和“你觉得”之间,可是很可能相差一条银河呢!不知那些指摘打五星好评就是“情怀瞎”,打一星差评就是“坏心眼”的人,是否意识到自己的双标,意识到很多人,一边说着各人审美有差异,一边默默在心底,甚至高调地在社交网络上把自己放在了鄙视链顶端的位置?
  “当我们从电影院里走出来,生命中的九十分钟或两小时不见了,但它会以另外一种能量回来,参与我们未来生活的建设。”愿所有人,在输出、传播自我观点的同时,能无愧于心。

  商业社会的速食消费下,对待一部电影,大多数受众的态度经常是看过便算。深究其背后的创作根源或社会意义,又有点过犹不及的意味。开放的电影市场,每个观众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也正因如此,良性互动的评论生态,也愈发难以维持了。

  如今网络平台,再无客观影评?
  2014年之后,每年奥斯卡颁奖礼的收视人次都在降低,去年更是跌破3000万人大关,被无数网友调侃成了“美国春晚”。而随着2019年的奥斯卡落下帷幕,我们再一次看到它被各大公众号、微博大V等贴上泛善可陈的标签:存在感还不如红毯、新世纪以来最弱的一届、提名差强人意获奖毫无悬念……
  你有没有觉得,这种无论什么电影获奖,总会有骂声一片的场景似曾相识?回看我们每年的贺岁档,不是也总有一两部电影的评论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比如今年,就没人能预料到《流浪地球》的票房成功,会演变为一场“战争”的引线。且战火一燃,把各大社交平台都烧了个底朝天。
  有人说,就连豆瓣这个称为文艺青年天堂的地方都充斥着机器人的味道,更不要说水军泛滥的微博了。号称用户群体更高知、更理性的知乎,也从批评《流浪地球》把科幻当儿童文学,侮辱观众智商,到强夸《星际穿越》求的不就是个光鲜的视觉效果么……活脱脱从分享你刚编的故事,变成了大型双标现场。
  难到如今在网络平台上,再难找到一个能对电影有客观评价的地方?
  我们常常看到,不少粗制滥造的片子票房高歌猛进,赚得盆满钵满,而一些倾注了制作人员大量心血的艺术作品却铩羽而归……对待一部电影,网上有众多带着个人喜好的偏激“口水账”,亦有被人“公关”过的言不由衷的“无脑吹”。这大概就像导演侯孝贤说过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评论电影的自由,但评论多半是没有意义的。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